第1226集:月夜拦江凌波影!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26集:月夜拦江凌波影!

月色正浓,浩荡大江之上,四艘货船正自逆流西上,但凡有眼力者,自然知道这是天下四大阀门之一的宋阀,运往儿女亲家四川独尊堡的私盐船。 眼下淮泗大乱,东海李子通渡过淮水与杜伏威结成联盟,大破隋师,并派出一军,南来直迫历阳。在这样的大背景下,除了宋阀这样的庞然大物,又有几个势力敢在这个时辰溯江而上? 虽说天色已晚,但四艘货船打头的那一艘中,气氛却依旧十分热闹,毕竟,宋阀世子宋师道亲自设宴,招待客人,自是非同寻常。虽受限环境,宴席看起来比较简单,但实际上却十分隆重。 除了宋师道本人亲自坐陪之外,宋阀这边出席的尚有一对男女。 男的年约四十,却满头白发,长有一把银白色的美须,但半点没有衰老之象,生得雍容英伟,一派大家气度,且神态非常谦虚客气。 他就是宋阀的著名高手‘银须‘宋鲁,以一套自创的‘银龙拐法‘名传江南,是宋师道的族叔,乃宋阀核心人物之一。 女的约二十五六间,颇为妖媚,与男的态度亲昵,且神情体态,甚为撩人。给人有点不太正派的感觉,令人不自觉的想起扬州春风院的姑娘,不过她的姿色却远胜该院的任何红阿姑了。 她叫柳菁,是宋鲁新纳的小妾。 在他们对面,亦有三人列席在位,却是一个身材高挑的美貌女子,与两个半大的少年。 寇仲、徐子陵,两个少年虽然看起来颇有几分灵秀,但实际上,不过只是两个混混而已,相比之下,名为傅君婥的女子就非等闲之辈了。 可惜,在面对宋师道的探问时,傅君婥却只是坦言自己的身份不宜泄露,并没有透露半点。好在,对于宋家三人来说,这种无礼的行为也并非不能接受。毕竟,大家都是江湖儿女,看得顺眼帮上一把,无需计较太多。 一番吃喝过后,舱中六人倒也聊的畅怀,直到在谈论起江湖中的后起之秀时,银须宋鲁却有些惋惜地开口说道:“两位笑兄弟根骨佳绝,若早上几年碰上你们。宋某必不肯放过。可惜,可惜……” 闻得此言,原本还没大没小跟前辈聊天的寇仲、徐子陵二人顿时脸色一黯。这个问题他们并不是第一次听说,早在认下了傅君婥这个少女娘时,就已经从对方的嘴里听说了关于修炼武學最佳年纪的事情。 短短时日,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认可了这两个大儿子的傅君婥,也忍不住跟着有些难过。同时暗下决心,不管怎么样,也要试试看,能否回天有术,造就这两个儿子。 诸人各有心思,饭桌上的气氛不免变得有些低沉,就在此时,忽闻一声长啸,穿云裂石,自远处飞传而来: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啸声起时,似在天外,说话之人,却又似近在眼前,徐子陵、寇钟还有柳菁这三人武功低微也就算了,宋鲁、宋师道以及傅君婥三人却不由得齐齐为之脸色一变。 “少........少主,前........前面江上有人!” 随即,就见一人着急忙慌的进入船舱,好一会儿,方才压下粗喘的呼吸:“那人从天而降,站在江面之上,拦住了我们的去路。” “嗯?” 宋师道当即转头看向宋鲁:“叔父,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走,出去看看。” 宋鲁眉头大皱,脸上神色凝重,应声一瞬,当即立身而起。 对面,傅君婥亦是脸色一沉,她本能觉得,来人目的必是为她,为了保护好自己的两个大儿子,当下连忙对寇徐两人道:“你们两个先去舱房等候,我倒要去看看究竟是何人在装神弄鬼。” “哦!” 可惜,徐子陵和寇仲两个从来都不是什么听话的好孩子,再者,傅君婥担心他们,他们何尝又不担心傅君婥,因此,两人虽然嘴上答应的挺干脆,可实际上压根就没离开,而是偷偷地跟了上来。 一行人出了船舱,只见前方江面之上,一道白衣身影,凌波而行,宛若仙人临凡,正向他们逼近。 “这.........” 江湖之上,虽然不乏轻功高手,但是,即便再高明的轻功,也不可能在水流湍急的长江之上如履平地,眼前来人之表现,着实令人大感不可思议。 见此景况,莫说是寇仲和徐子陵两个小混混,就连宋鲁、宋师道以及傅君婥这样的江湖一流高手,也不禁为之一阵惊愕。 “在下江晨,诸位有礼了。” 众人愣神间,来人已经凌空踏上船头,淡淡然的话语,却似舌绽春雷,轰然炸响在众人耳边,令人不自觉的从惊愕中回神。 “在下宋鲁,见过........先生。” 强行按下心中惊骇,在场之中,江湖经验最丰富的宋鲁率先稳住心绪,抱拳一礼后,方才恭声问道:“不知先生凌波而来,有何贵干?” 江晨却把目光一转,看向藏在一旁的寇仲、徐子陵:“实不相瞒,在下此番前来,却是为这两个小兄弟而来。” 闻得此言,原本就对江晨来意有所猜测的傅君婥,顿时脸色一变,眼前之人,瞬间变得面目可憎起来。几乎下意识的,她的手已经握住了佩剑剑柄,大有一言不合,便要率先出手的意思。 “傅姑娘还请放心,在下虽是为两位小兄弟而来,却并无强行夺宝之念。” 江晨笑着道:“江湖传闻,有人自高丽来,刺杀杨广,更在江湖上散播杨公宝库的消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人应该就是傅姑娘吧?” 此言一出,顿时,就让傅君婥成为了众矢之的,毕竟,就连寇仲、徐子陵这样的小混混,也听说过得杨公宝库者得天下的传闻,更何况是宋鲁和宋师道? “你........” 被人一语道破底细,傅君婥顿时脸色大变,但她却并未否认此事,她也不屑于否认此事,只是又多出几分警惕,惊疑道:“你怎么会知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就是我,还能是什么人?” 江晨笑着道:“倒是傅姑娘,绝口不提自己的身份,是怕人见财起意,还是有心推动中原武林动荡,好为高丽争取喘息之机?”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傅君婥眼中闪过一抹惊慌,连忙招呼一旁的寇仲和徐子陵道:“我们走。” “且慢!” 江晨施施然道:“傅姑娘要走便走,在下不会阻拦,但这两位小兄弟乃是我中原之人,却是不好随傅姑娘一起离去。” “我们就要跟娘一起走!” 不等傅君婥开口,徐子陵和寇仲两人已着急忙慌的嚷嚷着出声。 “两位小兄弟别急,且听我一言。” 眼见着寇仲、徐子陵二人模样,江晨施施然踱步上前:“你们大概还不知道,你们所认得娘亲,乃是高丽弈剑大师傅采林之徒。因杨广三征高丽,于是傅采林派其徒来中原暗杀杨广,并根据手上掌握的地图,找到了杨公宝库。原本,她打算刺杀杨广不成,就将宝库送回高丽,以宝库中的兵器与财宝壮大高丽国,图谋入侵中原,结果却发现宝库虚有其名,才弃之如敝履。但她仍不死心,在江湖上到处散播信息,挑起武林争端,为的是让中原陷入内斗。” 说到此处,他微微一顿,方才转眼看向傅君婥,带着几分戏谑道:“怎么样,傅姑娘,不知在下所言,可有半句虚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