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0集:真正的魔!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20集:真正的魔!

时间,在不知不觉间流逝,本该一两日就苏醒过来的归海一刀,依旧静静的躺在水月庵中,路华浓照看着他,脸上满是担忧之色。 按照上官海棠临走时所言,归海一刀早该醒来了。 “难道,是那个人?” 想到先前曾经来过的江晨,路华浓脸上的忧虑之色更为浓烈,她不知道,江晨究竟对归海一刀作了什么手脚,但这件事情,肯定跟他有关,否则,归海一刀不会昏睡至今,都没有苏醒。 九天,已经足足九天了! 路华浓心里焦急难耐,就在她准备再去佛堂向佛主祈祷的时候,突地,归海一刀睁开了双眼。 “一刀,你醒了........” 路华浓惊喜出声,可是,当她看到归海一刀睁开的双眼的时候,不由得言语一滞,脸上更是不自觉的浮现出几分惊恐之色........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啊! 原本黑色的瞳孔,此时一片血红,如同深夜里发狂的野兽,叫人看了不寒而栗。如果,归海一刀此时面容狰狞,倒不叫人害怕了,但偏偏他面色平静,平静的如一潭死水。 这,叫路华浓感到惊惧! 归海一刀缓缓起身,坐了起来,路华浓本能的后退了一步,浑身紧绷。他看着母亲,面容平静的骇人,瞳孔中更是没有一丝波动。 “一刀……” 路华浓开口,言语之间,分明带着几分恐惧,她想要上前,却又因为恐惧,一时犹豫,停留在原处。 归海一刀缓缓道:“娘,我饿了。” 闻言,路华浓不由得为之一愣,下意识的点头应道:“好,娘这就给你准备吃的。”等话说完,她才惊喜回神,口中道:“一刀,你好了?!”这一刻,她似乎忘记了恐惧,连忙快步走到归海一刀身前,紧紧打量着他。 归海一刀嘴角动了动,似扯出了一个笑容,口中淡然应声道:“我没事了,只是饿的浑身没力气。” “好,好,娘马上去给你准备吃的。” 路华浓连忙应声,“很快就好。”说着,她急忙出门,往厨房拿吃的去了。 看着母亲的背影,归海一刀强行扯出来的一丝笑容顿时消失不见,他静静的坐在那里,不言不语,整个人安静的有些骇人。 似乎,他连呼吸都没有,身上,弥漫着永恒的冰冷。 不久之后,路华浓端着热腾腾的饭菜来了,归海一刀不言不语的接了过来,如风卷残云,将饭菜全部一扫而空,方才道一声:“娘,我吃饱了。” “好,好。” 路华浓一边收拾碗筷,一边叮嘱道:“一刀,你才刚醒,身体还很虚弱,一定要注意多多休息。” 归海一刀点了点头,他靠着墙壁盘坐在床榻上,缓缓闭上了双眼。 见状,路华浓总算松了口气,虽然,她心里还有些担忧,但眼下的情况,相比之前,已是再好不过了。 与此同时,水月庵外,一株大树横杈上,同样盘膝而坐的江晨蓦然睁开了双眼,他望着不远处的水月庵,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微笑:“好,很好,归海一刀,你终于不负众望,从生死之间苏醒了过来!” 这一刻,他笑的很开心,因为,在他的眼中,此时此刻的水月庵,已然为一股森然刀意所笼罩,那就是阿鼻道三刀的真正刀境! 九天前,上官海棠想要弄昏归海一刀,把他带往京城,当时她说谎了,却也有一部分是真的,那就是她的银针刺穴可以激发人的潜力,但为了更好的叫人适应,却需要保持昏睡状态。本以她的能力,根本制不住归海一刀多久,但江晨后来给他加了一掌。 那一掌,迫使归海一刀进入假死龟息的状态,在生死之间,将他体内的潜力完全激发出来。同时,他更留下了一股剑意,与精神状态的归海一刀不停交锋,压迫他的精神,再次刺激他的潜力。 可以说,这短短的九天时间,对于归海一刀来说,犹如过了九年一般,再加上江晨那一掌,在他的体内留下了一股精纯内力,归海一刀精气神得以大增,从而摆脱了刀控人的局面,达到人控刀的新境界。 此时,他的魔刀更加可怕,不过,却也算不得“魔”了,因为,他已经能够驾驭住魔刀,用之神则神,用之魔,方才算得上是魔。 “可惜,爆发潜力寻求突破,始终留下了不少破绽,想要再进一步,困难了。” 对于自己亲手造就出来的绝世强者,江晨既感欣慰,又觉得可惜,不过想想,这个世界就这么大,放眼天下,恐怕也找不出几个有资格与出魔之后的归海一刀匹敌的对手,进步与否,倒也无关紧要了。 “嗯?” 就在此时,江晨忽地眉头一挑,向着树林之外看去,那里,一道黑影正在飞速向前,直奔水月庵方向而来。 “好快的速度,好强的气息,此方世界,能够有这份修为的,怕是屈指可数。” 江晨只微微一顿,便就翘起了嘴角:“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来人应该是铁胆神侯朱无视无疑,看来,柳生但马守之死,让他坐不住了,不过,来得正好,归海一刀魔刀初成,正需要一个人试刀。” 黑影飞奔,快如鬼魅,片刻之间,便就来到了水月庵外。 似是有所感应,水月庵静室内,归海一刀陡然睁开了眼睛,身子突兀而起,一旁宝刀被他隔空摄入手中,旁边,正自默诵佛经的路华浓听到了动静,回头看时,忍不住惊道:“一刀……” 却见归海一刀淡然应道:“有人来了。” 路华浓闻言一愣,赶紧望向门外,只见门口处,一道黑色人影正立在那里,她不禁为之一皱眉头,口中道:“阿弥陀佛,不知施主是何人?来此何事?” “哼!” 黑衣人回之一声冷哼,路华浓只觉耳边如雷霆炸响,身子一颤,几乎倒在地上。她心中大惊,再看时,归海一刀却已站在她身前,血色的双眸平静的看着黑衣人。 黑衣人被他目光一扫,心底不禁一寒,这般眼睛,实在太过骇人。 “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看他一脸平静模样,也不像已经入魔,但那双眼睛……且先试试他再说……” 心念既动,黑衣人欲要动手,归海一刀却似有所感应,血色双眸凶光乍现,森森杀机顿时透发而出,只见他抬手之间,一刀劈出,血色刀光携无匹杀意,辟分阴阳,直奔黑衣人头顶斩落。 “嗯?” 眼见着归海一刀竟似能够感应到自己的气机,抢先出手,饶是黑衣人自持武功盖世,也不由得为之心中一凛,竟生出了几分不好的预感,当即脚下微一踏步,身形往一旁挪出数尺,脱出归海一刀的刀光笼罩,但闻得“轰”然一声爆响,归海一刀重劈而下,地面之上的木板好似被千万刀刀光同时斩中,顿时掀飞而起。 黑衣人见状,眼中惊骇之色更甚先前,当下连忙出手,磅礴内力倾吐,掀飞而起的木屑被他掌风扫中,化作一蓬急雨,漫天扑来。 归海一刀神色不变,翻手之间,劈刀一战,凌厉无比的刀光,涛涛如江河奔流,呼啸着穿破空气,带着势不可挡的恐怖威势,径直席卷而过,漫天碎木立时之间便是被生生的搅成了粉末,轻轻飘落。 这突如其来的高手对决,着实吓了路华浓一跳,好在,眼前情况,归海一刀并未落在下风,倒让她放心不少。 “绝情斩!” 一声低吼,似野兽咆哮,归海一刀目光所向,长刀破空,凌厉刀光,宛若血色长虹,直贯而出,无边杀意,缔造森罗鬼域。 “不好,退!” 适才与归海一刀交手,黑衣人已经知道归海一刀武功大进,远非之前可比,却不料,还是忍不住的为之大吃一惊,当下连忙抽身后退,右手往后一探,按在墙壁之上,一股澎湃掌力倾吐,那木质墙壁怎经受得住,顿时破碎开来,身形不停,径直飘退出去,这才勉强脱出了血色刀光笼罩的范围。 归海一刀口中一声冷哼,身形如同急电,激飞而出,紧追而上,抬手之间,刀锋所向,便连空气也为之凝结,化作一道血色刀虹,径往黑衣人身上要害劈斩而去,威势之大,令人惊骇。 “乾坤护体!” 逼命一瞬,黑衣人身子一沉,踏落在地,体内真气猛提,在他周身构筑成一道巨大光幕,如同墙壁,强势硬挡归海一刀。 “杀!” 魔刀所向,唯有一个字,杀,归海一刀人与刀合,冷冽杀意,掀起地狱烈焰,诡异阴森,凝聚在血色刀虹之中,猛然劈斩而落。 “好刀法!” 不远处,江晨将这一幕看在眼中,饶是他对归海一刀的精进有所预料,也不由得为之一声赞叹。 俗话说的好,百年修道,不如一朝入魔! 这话虽然有些偏颇,但也算不上错,因为,入魔,可以逼出一个人的潜力,使人获得最大限度的力量,而且,处在魔的状态中,人冷静的几乎没有感情,所以能够心无旁骛,每一次出招都接近完美,自然所向披靡。 “不过,朱无视也不弱啊!” 看着那不闪不避,强行接下归海一刀魔杀一式的黑衣人,江晨亦是满眼赞赏:“也只有吸功大法,才能够让一个人积聚出如此庞大的内力,以此为根基,乾坤大挪移才能够卸去魔刀的力量,不得不说,朱无视这家伙,真是不可小觑。” 古三通、朱无视都是天才,论天资,真不好说二人谁高谁低。古三通的武,在于一个痴。相对来说,朱无视却有着诸多杂念,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能拥有一身不弱于古三通的武力,其资质之高,可想而知了。 不过,归海一刀也不差,入魔、出魔之后,接近于完美的状态,此时此刻的他,不仅把绝情斩、雄霸天下、阿鼻道三刀彻底融为一炉,还更上一层楼,创出了完全属于自己的魔刀刀法,一刀劈斩,生死转换,变化万千,几乎没有任何破绽。 按照常理来说,论见识、境界、功力,朱无视都要超过归海一刀,可是,激战之中,他却拿归海一刀全无办法,魔刀的可怕之处,就在于此。 “真是想不到,短短时间,他的刀法竟然精进到如此境地,今日必须除去他,省得日后出现变数。” 朱无视眼中寒光乍现,浑身气势陡然大变,再出手时,掌力沛然运转之间,已然泛生出一股吞吸之力。 “要下杀手了么?那可不行,归海一刀魔刀初成,功力还未攀升到顶峰,还算不得最强,恐怕挡不住朱无视的吸功大法。” 感受到朱无视运使神功,江晨眼神一凛,足下一步踏出,瞬息之间,身形幻灭,来到场中。 “是你!” 朱无视见状,当即抽身而退,没有半点停留,可见他心智之高,着实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只一瞬间,便就做出了决断。 归海一刀并未追击,身为魔,他很清楚,自己的力量还在攀升,但还未达到顶峰,他需要时间成长,才能够追上、甚至击败那个黑衣人。 “你来了。” 随手将长刀插在身旁的地上,归海一刀缓缓转过身来,看向江晨:“怎么样,现在这个结果,你还满意吗?” “当然满意。” 江晨笑着道:“再有一个月,你的功力就会增长到顶峰,届时,你便有资格接我的战贴,共论天下第一!” “天下第一?” 归海一刀淡然道:“这就是你造就我的目的吗?看来,我要更加努力,才有足够的资格成为你的对手,就如同方才那个人一样。” “哈!” 江晨笑着道:“看来,你已经猜到他是谁了。” “是,我猜到了,”归海一刀叹道:“只是我没有想到,他的武功居然如此之高,恐怕还在少林圣僧了结大师和无痕公子之上。” “安心修炼吧。” 江晨淡然道:“一个月后,待你魔刀大成,我们便就启程前往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