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8集:阿鼻道三刀!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18集:阿鼻道三刀!

【新书史上最牛冒险已经开始更新,求点击、收藏、推荐票支持!】 “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吗?” 水月庵外,感受着那股突然大增的魔气,江晨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诡笑:“不过,阿鼻道三刀可不是那么好练的,这样的程度,还远远不够啊!”说话间,他自转过头来,看着前面的道路,目光闪烁。 远处,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从远到近,不过短短片刻功夫而已,可见来人皆是一等一的好手。 “看样子,应该是东厂的人,曹正淳到底还是忍不住了,这就是多了一个我引发的变故吗?以素心引开朱无视的关注,他却转过头来针对四大密探,有趣,真是有趣!” 江晨足下脚步微挪,整个人的身形便自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赫然踏在一棵路旁一棵大树的顶端。 俯视下方,只见一群身着黑衣、遮脸蒙面、手持刀剑的凶徒,他们沿着小道,在两侧丛林中飞跃,很快就来到了水月庵外。 月光下,归海一刀正在练刀,阿鼻道三刀似真的有着魔性,方一开始修炼,便就叫他欲罢不能。刀脱手而出,但随之自动回返,而他也不自觉的死死握着刀柄,疯狂的砍向扫向四周,嘴中啊啊大叫,如发狂的野兽一般。而在水月庵小门后,路华浓、上官海棠二人都是一脸的担忧。 “伯母,这么下去不行,一刀会发疯的。” 上官海棠见状,不禁为之脸色大变。 “唉.........” 路华浓一声叹息,心中虽是担忧不已,但面上神色却全无变化,只是默默念着阿弥陀佛,祈求佛祖保佑。 “嗖嗖.......” 就在此时,突然,一阵密集无比的破空声响传来,月光下,成千上百道银光从四面八方飞射而来,目标所向,直指归海一刀。 “不好!” 上官海棠一声惊呼,正要出手相助,却见归海一刀翻手之间,掌中长刀急转,顿时,凌厉刀光在身前织成一道光幕。 “叮叮当当.........” 伴随着一阵密集的刺耳声响,成千上百道飞射而来的银针尽数被打落在地,但与此同时,却也引动了归海一刀本就压抑不住的恐怖魔性。 “杀!” 如同一头发了狂的野兽,理智完全被杀意吞没,伴随着一声歇斯底里的恐怖低吼,森然杀意暴涨,周遭如陷阿鼻炼狱,诡异的刀光带着无尽的寒意席卷八方,那些冲出来的黑衣人,照面一瞬,就被砍杀大半。 “杀!杀!杀!” 如魔似鬼,凶悍之极,归海一刀锋芒所向,瞬化千百刀光,被杀之人,伤痕遍布全身,脸上满是惊骇,双眼大睁,死不瞑目。 鲜血,染满了全身,此时此刻的归海一刀,爆发出了超乎常人想象的恐怖战力。 眼见着那不可一世的嚣狂身影,上官海棠和路华浓两人脸上没有一丁点儿的欣喜,反而露出深深的恐惧与忌惮,此时的归海一刀,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从阿鼻地狱之中爬出来的恶鬼。 一刀之下,人命消亡,那可怕的刀光一闪,带起的只有无尽寒意与杀意,明明只是一刀,就好似叫人滚过了刀山地狱,死的惨不忍睹! “阿鼻道三刀,不是这么练的。” 不远处的树梢上,江晨将这一幕看在眼中,脸上没有半点赞赏,反而忍不住的为之一声叹息:“身在此间,刀在无间,刀锋所向,生死无间,凭着仇恨练刀,怎么能够进入阿鼻道三刀真正的境界呢?” 不过,话虽是这么说,仇恨入魔的归海一刀确实武功大进,短短片刻时间,足足三十余个黑衣人尽数被他斩杀当场。 霍然转身,映入上官海棠和路华浓两人眼帘的是一双狰狞的血色眼眸,脸上的杀意,令人心惊胆颤! “一刀!一刀……” 上官海棠连声大叫,欲要唤醒归海一刀,但归海一刀似已完全入魔,不管不顾,只是一步步的朝着两人走来。 “一刀!不要啊!一刀……” 连声呼喊,不见回应,就在上官海棠忍不住想要要出手之际,路华浓突然开口,她道:“一刀,你可知道,当初你爹死前就是你现在这个样子。” 此言一出,顿时如同九天惊雷炸响,炸响在归海一刀的耳边,如一柄尖刀,刺进了他的心中。 霎时间,他满是杀机的双眸一亮之间又黯淡下去,直到半响之后,他方才醒转过来,然后,怔怔的看着手中的染血长刀,回过头,满地的尸体与鲜血,让他自己都感觉有些难以相信,这........真的是自己做的吗? 趁他失神,上官海棠把握时机陡然出手,射出几根银针,刺中归海一刀胸口要穴。只听得一声闷哼,归海一刀当即软到在地,晕了过去。 “呼!” 见状,上官海棠终于松了口气,连忙上前扶起归海一刀,把他送进屋中,路华浓口中又是一声叹息,看着满地血腥,不知在想些什么。 静下心来,上官海棠看着路华浓的身影,不由得眉头一皱,她是一个极为聪明的人,路华浓那句话,叫她一下子就想到了,当初归海百炼死时,她怕是也在现场,不然如何说出那样的话? “她一直都说麒麟子、剑惊风、了空大师不是一刀的杀父仇人,而那小二却说只有这三人在场,难道……” 想到此处,她脸上神色顿时大变,如果真的如她所想一般,一刀如何能够接受? “不行,一刀不能报仇便近乎入魔,若叫他知道,只怕再也无法自制。怎么办?无匹到底该怎么办?” 几乎本能的,她想起了她的义父,铁胆神侯朱无视,在她想来,或许只有朱无视才能够解决眼下的难题。 心思既动,当下她连忙写信,飞鸽传书,欲要将归海一刀的情况尽数告知铁胆神侯朱无视,并求教解决之法。 “啪!”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自己放出的信鸽才刚刚脱离她的视线,就被江晨以弹指神通之法从天上打落下来。 “哈!” 江晨接住信鸽在手,口中一声轻笑,“许久没有吃过烤鸽子了,今天正好打打牙祭!”说话间,他取下绑在信鸽腿上的纸条,轻轻一搓,碾为飞灰:“自以为是的小女生,真当朱无视不知道这里得情况吗?不过是他示敌以弱的手段罢了,归海一刀入魔,段天涯、柳生但马守,恐怖皆已不远,这方面,曹正淳终究不是朱无视的对手,不过也好,如此一来,我正好可以插上一脚,如果归海一刀能够驾驭阿鼻道三刀,定能位列当世绝顶高手,到时候,天下第一之争,才算得上是名副其实,只是,他能吗?” 一夜光景很快就过去了,水月庵中,浓浓的血腥气息依旧没有散去,还有那满地的尸体,堆积在外面,令人望之生骇。 佛堂中,归海一刀终于苏醒过来,缓缓睁开双眼,温和的阳光叫他觉得有些刺目,他使劲甩了甩头,还没起身,上官海棠那满含惊喜的声音已在一旁响起:“一刀,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海棠……” 归海一刀侧过头,看着那张欣喜与担忧交织的脸庞,不由得为之心中一痛,昨夜的记忆似冲破堤坝的洪水般涌了上来,瞬间令他睁大了眼睛,双手死死抓着头,低吼道:“海棠,对不起……” “一刀……” 上官海棠满脸担忧神色,口中柔声道:“没事的,你不用道歉,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一刀,你现在不要多想,尽量保持平静。” “我知道。” 归海一刀喘着粗气,用力的点了点头,但昨夜的记忆却不停的纠缠着他,先是他发狂时的记忆,叫他极为愧疚,而最后母亲那句话,更如爬出地狱的恶鬼,正一点一点的吞噬着他的内心。 “当初你爹死前就是你现在这个样子……” 她怎么会知道?她怎么会知道?她........她也在现场吗?一时间,母亲和他说过的话再次在他脑海中重现,如果麒麟子、剑惊风、了空三人不是杀害他父亲的凶手,那么........ 身为天地玄黄四大密探之中的地字第一号密探,经过各种训练,归海一刀怎么可能是蠢笨之人?他想到了关键之处,但却不敢相信。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 魔性入侵,不断侵袭内心,杀机再次升腾起来,虽然,归海一刀一再提醒自己,一定要冷静,可是,残酷的现实,凶狂的魔念,根本不受他的控制,好似有另一个人正在慢慢占据他的识海,夺取他的心智。 “一刀,一刀……” 眼见着浑身颤抖的归海一刀,上官海棠心头一颤,连声呼喊,但是,随着归海一刀的魔性爆发,她的劝言提醒,已再不能左右归海一刀。 “不好!” 心中警兆涌现,上官海棠顾不得多想,连忙取出银针,再次刺向归海一刀心口要穴,想要先行制服归海一刀。但这一次不比先前,虽然上官海棠出手迅猛,但归海一刀还是在瞬息之间就反应了过来,好似本能的反应,他周身气劲澎湃,自发护体,竟尔将刺向身体的银针尽数崩飞。 仇恨的力量,最是凶狂,虽然失了心智,但却也令得归海一刀拥有了足以问鼎天下第一的恐怖实力,这一刻的归海一刀,刀锋之厉,纵然是号称天下第一高手的铁胆神侯朱无视亦要退避三舍。 当然,这并不是说,他的武功已经在铁胆神侯朱无视之上,相反,他的武功距离朱无视仍然有所差距,但入魔之后的归海一刀狠厉非常,且无惧生死,相比之下,朱无视就不同了,他心有牵挂,诸多谋算,注定了他不可能是一个纯粹的武者,更不可能不顾生死的跟入了魔的归海一刀生死相搏。 一击失利,上官海棠正要再次出手,她的动作很快,但归海一刀的动作更快,只见他双目猩红,血色光芒乍现瞬间,翻手之间,以掌为刀,呼啸着划破空气,携无匹之势,猛然劈在上官海棠胸口。 “砰!” 上官海棠虽然也算得上是当世一流高手,但对比入魔之后的归海一刀,却终究还是差距太大,遭逢重击,虽有卸力法门,但整个人还是被生生劈飞了出去,摔在墙角之处,张口便是一股鲜血狂喷而出。 魔势张狂,杀意高涨,归海一刀一双眼,紧盯着上官海棠,一步一步的进逼向前,竟是欲要杀死上官海棠,这个他最深爱的女子。 “咳咳........” 上官海棠看着不断逼近的归海一刀,连声呼喊着一刀的名字,想要唤醒归海一刀,但终究不见成效。 “一刀……” 千钧一发之际,路华浓走了进来,见得这一幕,连忙口中一声大喊,归海一刀乍然听到母亲的呼喊声,眼中血光顿时稍减,脸上几番神色挣扎,终究难以摆脱魔性,当下口中一声痛苦大喊。 “啊!” 魔啸惊天,杀意翻涌,归海一刀猛然抬手,不远之处,尚在鞘中的长刀顿时脱鞘而出,自行飞至他的手上。 “杀!” 血色双眸,血色刀锋,来自地狱的决杀一刀,在归海一刀痛苦无比的嘶吼声中,即将劈斩而出。 然而,就在这刹那,他眼中再次浮现出几分挣扎犹豫,手中的长刀虽是劈了出去,但却没有劈在路华浓和上官海棠两人身上,而是劈向了一旁的墙壁。 “轰隆!” 墙壁应声破碎,归海一刀纵起刀光,破墙而出。 “一刀……” 路华浓和上官海棠两人连忙齐声大喊,但但归海一刀却恍若未闻,他发了狂似的大吼,着了魔似的狂奔,转眼之间,便就消失在了小树林中。 树林深处,一条小河静静流淌,归海一刀直接纵身跃下,整个人沉入水中。 “入魔七分,还是不够啊!” 不远处,树梢上,江晨轻叹:“割舍不下复仇之念,割舍不下心中牵挂,这样一来,无法完全入魔,又如何能够出魔解脱,成就阿鼻道三刀的至高境界?罢了,罢了,能走到哪一步,且看他的运势吧,我只要他能够成为一个足够份量的饵,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