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4集:密探,神候!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14集:密探,神候!

一【新书史上最牛冒险,默默求点击收藏推荐票支持】 霸刀入手,江晨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满意笑容,登顶天下第一的路上,他正好可以借此机会,收集天下武学,完善造化天功。 踏步离开西街,他正要去寻便宜徒弟成是非,忽地心有所感,脚下步伐微微一顿,方才继续踏步向前。 前方,一个小小的茶摊上,赫见一名白衣青年背对着江晨而坐,他一手持折扇轻摇,一手端着茶杯品茗,一派气定神闲的模样。 但江晨知道,对方的目标,正是自己。 果然,察觉江晨到来,白衣青年一口饮尽杯中茶水,自顾淡然开口:“听闻尊驾昨夜夜闯天牢,大败曹正淳,可见一身武功盖世,不同凡响,在下十分敬佩,特奉清茶一杯,请君品尝。”说话间,只见他手中折扇一摇,劲力勃发,击在桌上另一只茶杯上,那茶杯顿时呼啸破空,直奔江晨飞射而来。 “嗯?” 乍见白衣青年出手,看似平凡普通,实则自蕴一股精纯内力,绝非一般的江湖人士可以相比,足可堪比当世第一流高手。 “不差!” 江晨同样淡然开口:“但也仅仅只是不差而已。”不见他如何动作,那飞射而来的茶杯至他身前三尺之前,便就猛然停住,好似撞在了一堵无形气墙之上,再不能进。 “护身罡气?!” 似是惊诧江晨能为,白衣青年见状,连忙回转身形,挥手间,折扇一摇,内力再发,再赞三分劲力。 茶杯受到白衣青年内力催动,急欲往前,却又遇阻,悬在半空之中,竟滴溜溜的转个不停。但,无论白衣青年如何增强内力,茶杯也只是越转越快,始终不得寸进。直到那白衣青年脸上渐渐浮现汗迹,转个不停的茶杯也终于承受不住内力灌注,轰然一声,炸裂开来。 “刚吃过早饭,喝茶太早,对胃不好。” 江晨挥手间,将茶水碎杯尽数扫落:“你是东厂的人,还是护龙山在的人,报上你的姓名,直说你的来意。” “尊驾果然是爽快人!” 白衣青年拱手一礼,笑着道:“在下上官海棠,添为天下第一庄的庄主,此番乃是代表铁胆神侯而来,神候网络天下英杰,匡扶朝政,救助苍生,对于尊驾这样的英雄豪杰,向来思慕钦佩,听闻昨晚尊驾在天牢击败曹正淳,武功之高,天下罕见,所以特来相请,希望能与尊驾共商天下大事。” “哈!” 闻言,江晨当即回之一声轻笑:“原来你就是上官海棠,朱无视麾下的大内密探,看起来,你也不像是什么蠢笨之人,为何要在这里跟我说这些蠢话?” “蠢话?” 上官海棠道:“在下不解尊驾之意,我是携着满满的诚意而来,相请尊驾为朝廷、为天下黎民百姓,尽一份心力。” “朝廷与我何干?天下黎明又与我何干?” 江晨淡然道:“朱无视想要把我收入麾下,不过痴人说梦而已,他说到底,也不过只是皇帝的下属而已,而我,纵然是皇帝亲临,也休想左右我的意志,你走吧,看在我现在心情还算不错的份上,否则,你早已是我剑下亡魂。” 上官海棠还欲再劝,却闻江晨冷然道:“你最好不要再开口,否则,触怒了我,非但是你,就算是朱无视,我也不会放过。”话至此处,他忽地言语一顿,转而向着另一边道:“二位既然已经到了,何必藏头露尾,出来吧!” 看似平淡的话语,出口一瞬,即化雷霆音浪滚滚呼啸而出,向着四面八方怒涌而出,直震得周围房上的瓦片咯咯作响。 “怎么回事?” “是江湖人士,快走!” 不愧是武侠世界,大街上的行人纷纷四散躲避,转眼之间,偌大一条街道,除了当事之人,再无一个平民百姓。 “尊驾果然修为不凡!” 一声清朗话语回应,但见一道修成身影急掠而出,来到江晨身前三四丈外站定,他穿一身黑衣,头戴黑纱斗笠,腰间一柄扶桑武士刀,整个人好似一柄出鞘利剑,身上不断散发出一股股无形的剑气。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铁胆神侯朱无视麾下天地玄黄四大密探之首的天字号段天涯吧?” 江晨带着几分戏谑道:“其实我一直有些奇怪,中原大地,高手如云,其中不乏剑道高人,你为何偏要去扶桑学剑,眠狂四郎不过井中之蛙,那点修为,不值一哂,白白浪费了你一身天资,怪可惜的。” “可惜什么?至少我行的正,坐得直。” 段天涯伸手握住了腰间的扶桑武士刀,口中沉然以应:“倒是尊驾,仗着一身武功,昨晚夜闯皇宫,大闹天牢,已然犯下大罪,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劝阁下还是随我去护龙山在向侯爷请罪吧。” “好,好,好!” 闻得段天涯话语,江晨当即回之三声大笑:“好一个段天涯,来,让我看看,你在扶桑到底学了多少本事,居然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词。” “得罪了!” 段天涯一声大喝,随即,拔刀一瞬,锐气破空,直奔江晨斩来,与此同时,他整个人化作一道幻影,飞扑而出,刀光破空,虽然仅仅只是试探之举,但以段天涯的武功修为,却也着实不容小觑。 不过,江晨面对这一记刀气,却没有半点畏惧,也不见他如何动作,身子却已仿佛瞬移一般,鬼魅无比的向一旁平移了一个身位,随后,他一抬手,大袖便犹如天罗地网一般的罩向段天涯。照面瞬间,趁着段天涯折刀回守的时机,左手犹如闪电一般,重重击在段天涯刀身之上。 段天涯虽然武功不俗,堪称顶尖,但是,对上江晨第二重圆满境界的造化天功,依然有着不小的差距,澎湃掌力,似浪涛怒涌,势不可挡,顿时逼的他连连向后退出十数步,踏的青石地面尽裂,方才堪堪卸尽力道,稳住身形。 “眠狂四郎就教了你这么点本事吗?扶桑武学,果然不值一哂。” 江晨悠然而立,口中轻声笑道:“段天涯,你若是没有更强的武学,还是就此退去吧,以在下的武道修为,纵然站着不动,你也奈何不了我的。” 段天涯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自己的心绪,方才再次举起手中扶桑武士刀:“我承认你武功盖世,但你也不该狂言侮辱眠狂四郎前辈。今日,我就要用眠狂四郎前辈所传的幻剑剑法将你打败,为前辈正名。” “幻剑?” 江晨笑着道:“早就听说,那眠狂四郎号称扶桑第一剑客,你既得其传承,倒也有资格为他正名,来,让我领教一下你的幻剑,看看那眠狂四郎究竟有多少本领。” “幻空!” 猛提真气,段天涯功催极限,抬手之间,猛地一刀劈出,霎时间,流光幻影,笼罩四周,刀锋所向,竟有十余道真真假假的刀气从四面八方呼啸而来,单论剑道境界,如今的段天涯实已不在眠狂四郎之下。 但江晨依旧丝毫不为所动,只见他催动真气,顿化三尺气墙,周身三尺,尽在笼罩范围之内。段天涯所发的刀气虽然虚实难辨,但江晨却根本不需分辨,护身罡气,足以阻绝一切外力侵袭。 “好厉害的护身罡气!” 段天涯见状,不由得为之一声惊叹:“怪不得,连东厂大太监曹正淳都不是尊驾的对手,尊驾一身武功,放眼天下,足可位列顶峰!”但随即,他便又沉声道:“不过,这并不是尊驾可以肆意妄为的依仗!”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突兀,旁边一道青色身影从旁杀出,这人还未到,一股浓烈的杀气和刀气便已经呼啸而至。待得此人现身,只见他面目刚毅冷酷,一双眼睛比之昔日的霸刀更加无情。 “绝情斩!” 一刀破空,呼啸斩出,顿时,一股绝天绝地绝神绝魔,天地之间,唯有我刀的可怕刀气,便犹如撕裂空间一般向着江晨吞噬而来。 “霸刀?” 面对这一道凌厉无双的刀气,江晨并没有以护身罡气抵挡,抬手之间,屈指一弹,一道剑气倾吐,破空迎击而上。 “锵!” 伴随着一声尖锐刺耳的金铁交戈声响,刀剑交迸,夹杂在其中的杀意和罡气登时犹如彗星撞击一般,瞬间全部爆发开来。周遭数丈范围之内,一切物件都被二人刀剑撞击生的余波吞噬,化为一片死地。 “不差!” 江晨看着眼前的冷俊青年,不禁拍手赞道:“护龙山庄地字第一号归海一刀,不错,不错,你的修为虽然还未达到顶峰,但刀法修为,实已在霸刀之上,虽然还比不上你父亲归海百炼的雄霸天下,但是也算得上是当今武林的一绝,着实不差!” 归海一刀原本冷淡的神情,在听得江晨提及自己的父亲归海百炼之后,顿时为之大变,他急吼吼的对着江晨大声问道:“你知道我父亲,那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告诉我,快点告诉我!” “一刀,你冷静一点!” 段天涯连忙出声劝阻,然并卵,一点用都没有。 “一刀,你冷静一点!” 是上官海棠,她一开口,情况自然不同段天涯,归海一刀顿时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一双眼,紧盯着江晨,所求为何,不用多说。 “很好,懂得冷静下来,说明你这人还不算太笨。” 江晨笑着道:“不错,我确实知道你父亲是怎么死的,甚至,也可以告诉你他是怎么死的,不过,你要拿雄霸天下和阿鼻道三刀的秘籍来和我交换。” “我凭什么相信你?”归海一刀冷然道。 “你有得选择吗?” 江晨淡然道:“不过,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可以先透漏一点点消息给你,好让你放心,嗯.......杀你父亲的人,是一个你见过很多次的人,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去问你母亲路浓华。” 归海一刀闻言,不由得为之一愣。 江晨却自踏步向前:“好了,我还有事,不方便在此多做停留,三位,请让开吧,先前的试探,应该已经让你们明白,纵然你们三人联手,也留不住我。” “不错,他们是留不住你,那本侯呢!” 就在此时,忽闻一道满含威严话语传递而来:“看来阁下知道的事情很多,武功也够高,不过,你不该仗着一身武功,夜闯皇宫,大闹天牢,今日,本侯就要亲自将你缉拿归案,以正国法!” 这道话语虽是从远方发出,但却好似在江晨耳边响起,足见来人内力之高,运用之妙,已然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境界。 “哦?” 不过,虽是如此,江晨脸上,不见半分畏惧之色,反而更有一丝微笑浮现,口中朗声道:“我道是谁,原来是铁胆神侯大驾光临,失敬,失敬!” 似大风怒啸,掀卷风云,随即,一道不世身影,缓缓踏步而来,那看似缓慢的脚步,却一步十余丈,宛若缩地成寸,眨眼之间,便就来到近前,快与慢,极致的冲突,让人觉得极是难受。 “既然知道本侯,那阁下还不束手就擒!” 来人赫然正是护龙山庄之主,号称天下第一高手的铁胆神侯朱无视,只见眉宇之间,神威暗藏,一双眼,觑破虚空,直逼江晨而来,口中话语,也带着几分令人难以抗拒的可怕威严:“难不成,阁下还想逼我对你出手吗?” “若能如此,那真是再好不过!” 面对当今世上最顶尖的绝世高手,江晨脸上不见畏惧,反而更有一股跃跃欲试的战意将要勃发,但他知道,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最佳时机,因为,眼前他面对的还不是最强的朱无视,当下便自压抑战意,口中嬉笑道:“我只怕,神候不敢向我出手。” “可笑!” 铁胆神侯怒然道:“你倒是说说看,本侯为何不敢向你出手?” “我说了,神候可不要生气才好。” 江晨当即悠然应道:“天山秘洞,豆蔻生香,一线生死,情牵难忘.........”

上一篇   第1213集:霸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