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5集:细雨入鷇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05集:细雨入鷇

”【新书“史上最牛冒险”已经开始上传,求点击、收藏、推荐票支持!】 京城,黑石据点。 一间密室内,丝毫不知道自己老婆儿子已经落入对头手里的雷彬,正在跟转轮王、彩戏师连绳以及细雨的替手叶绽青在密谋。 叶绽青,一个欲望极强的美丽女人,天生一颗蛇蝎心肠,因不满丈夫能力不足,于新婚之夜,杀死丈夫一家,被判死刑。 不过,杀手组织就喜欢这样的人。 转轮王看上了她,救了她的性命,传她辟水剑法,让她成为了细雨的替手,而她也确实很有天赋,短短时间之内,便就武功大进,再加上她那一副美丽容颜,任务刺杀,无往不利,很快就脱颖而出,成为黑石组织中数一数二的顶尖杀手。 如今,黑石之中,除了高高在上的转轮王,只有雷彬和彩戏师连绳两位金牌杀手可以勉强压过她一头。 而且,这样的情况也不过只是暂时的,相信,以她的天赋,要不多了多久,便能够真正替代细雨,成为黑石中最顶尖的杀手。 “咚咚.........咚咚咚........” 正当此时,忽闻一阵极为规律的敲门声响传来,随即,一位黑石杀手走了进来。 “肥油陈的死查到线索了吗?” 转轮王掐着沙哑的声音问道,他对此事很关注,毕竟,由来都是黑石暗中刺杀别人,这一次,却是黑石被人暗中盯上,不得不说,这样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没有!” 黑衣人低声应道:“不过,城里的暗哨刚刚传来一个消息,说另外半具罗摩遗体藏在京城首富张大鲸的手中!” “张大鲸?” 转轮王皱眉问道:“消息的来源查清楚了吗?” “根据我们的调查,这个消息最初是从丐帮流传而出,不过现在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了,不过也有人说崆峒派紫青双剑手中有半具罗摩遗体,现在太行十三太保、祁连七怪等江湖好手已经全都赶来了南京城。” “一群叫花子的话能行吗?” 叶绽青不屑道:“我看你们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彩戏师却冷笑道:“你不懂,丐帮虽然没落,但是打探消息的能力依旧天下第一,连我们黑石也比不上,半具罗摩遗体十有八九真的在张大鲸的手中。” 雷彬在一旁用飞针剔着指甲,闻言说道:“管他是真是假,先把那些想浑水摸鱼的家伙除掉,剩下的自然一切明了。” “不错,南京城乃是我们黑石的基地,若是让别人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夺走了罗摩遗体那就真成笑话了!” 转轮王沉声道:“那些不知死活的江湖中人我会派人前去截杀,你们三个当要任务就是赶紧把细雨找出来,罗摩遗体一分为二,我们拿到半具也没用!” 分派完任务,几人当即散去,转眼之间,密室里便只剩下转轮王一人,死死地盯着桌上的油灯,目光中闪烁着幽幽的光芒。 风雨欲来,多年的江湖生涯,已经让他嗅到了这其中潜藏的危机,仿佛有人布下了一个大局,目标正是他和黑石! “鱼........上钩了.........” 醉仙楼上,江晨每日里都能看见曾静和江阿生平凡而又快乐的生活,说实话,他很羡慕,所以,他更要努力,努力的强大起来,唯有打破轮回,他才有机会回到自己的家乡,亲人再聚,重叙天伦。 “楼主。” 就在江晨长声叹息的时候,小二走了进来:“您交代的事情已经办好了。” “是吗?” 江晨叹息道:“看来,黑石的人马上就要找上张大鲸了。”没错,这几天有关罗摩遗体在张大鲸手中的消息正是他安排丐帮的人散播出去的,目的就是为了把水搅浑,牵制黑石的注意力。 小二道:“雷彬的妻儿,我已经安排人送她们去了老家,从此以后,江湖风波,将再与她们无关。” “但愿吧。” 江晨淡然道:“你去把这封信送到张大鲸手中。” “是,楼主。” 小二自江晨手中接过信件,当即闪身而去,得到完整的罗摩内功,他的武功修为大进,已然逼近当世一流高手了。 “伙计,打一壶酒。” 忽地,江晨听到了一道熟悉的说话声音,他下意识的往门口看去,果然是她,化名曾静的细雨。 曾静绝非贪杯之人,但江阿生有时会喝一点小酒,所以,她有时会来醉仙楼打一小壶酒,不会太多,就一小壶。 “夫人又来打酒?” 江晨笑着从二楼下来,对一旁的伙计道:“小五,这位夫人和他丈夫江阿生是我的邻居,多给他们一些,价钱上也便宜些,收个成本价就就行了。” “这怎么好意思。” 曾静连忙道:“每一次你都这么客气,以后我都不好意思来你这儿打酒了。” 江晨笑道:“夫人不还是来了。” 曾静无奈道:“没办法,谁让你这儿的酒好。” “多谢夸奖。” 江晨笑着道:“说来,越是与夫人相交,我越是觉得,夫人的气质十分独特,时常会让我想起曾经的一位故人。” “是吗?” 曾静带着几分好奇道:“看来,老板跟那位故人的交情一定很不错。” “呵呵,说起来我跟他也只有一面之缘。” 江晨笑着摇了摇头:“他是一个和尚,一个还未剃度出家的和尚,我们两人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却胜过十年相交。” 曾静心中一动,不禁道:“老板能给我说说吗?” “好。” 江晨悠然道:“他叫陆竹,我和他在卢阳相遇,那时,我在一家客栈吃饭,正碰上他来化缘,我看他气度非凡,不似一般的和尚,便邀请他一起用餐,饭后,我们一起谈佛论法,甚是投缘,尔后更一起出城,切磋武功.......” 曾静心道果然如此,不禁问道:“后来呢?”很显然,纵然已与江阿生成亲,她对陆竹过往的一切还是十分感兴趣。 江晨脸上流露出几分缅怀之意,接道:“后来.......他说禅机已到,要去追一个人,便匆匆忙忙的走了。”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直到半响之后,方才一声叹息:“从那之后,便再也没能与他相见,甚至,连他的一丝音讯都没有。” “禅机已到。” 曾静小声地念了几遍,脑中回想起了陆竹临死之前的那番话,不禁有些伤感,沉默片刻,才又问道:“那...........他可曾对你说过其他的什么话吗?” “是有说过。” 江晨叹道:“但也正是因此,我总觉得,久无音讯,可能他已经遭遇了不测。” “他说了什么?” 曾静连忙问道,但话问出口,她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她清楚,她的表现有些失控了,可出口的话,又如何能够收回,只能尽力描补道:“老板不要见外,我.........我只是有些好奇.........” “理解,理解。” 江晨道:“那日,他离开之时,曾对我说过,要去了断一份缘,消去一份孽,当时我见他神色之中有些怅然,现在看来,他只怕早就知道自己会有一劫,我曾劝他回头,可惜,他终究还是去了..........” “果然,他真的是陆竹的朋友!” 闻得江晨言语,曾静已然完全相信江晨,回想当初陆竹一路追逐与她纠缠,最终,更不惜一死,唤回她的善念,她不禁伤感起来,默然不语。 江晨亦静默不语。 “酒打好了。” 忽来一声话语,打破静默,却见小五殷勤的走了过来。 “多谢老板照顾,告辞。” 曾静接过酒壶,匆匆去了。 江晨则目送她远去,脸上隐隐浮现出一抹笑意:“江阿生、雷彬、细雨.......很好,掌控轮回的感觉,真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