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2集:姻缘起时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02集:姻缘起时

经【新书史上最牛冒险已经开始更新,期待大家点击、收藏、推荐票支持!】 “见痴?” 江晨讶然道:“原来是你!” “施主听说过我?” 见痴和尚同样讶然,他隐居于此,向来名声不显。 “早有耳闻。” 江晨点头承认,没有半点遮掩的打算,确实,接受了轮回剧情,他早知见痴此人,在他接受的剧情信息之中,留有姓名的人不多,佛门之中,除了陆竹之外就是眼前这位见痴和尚了。 在剧情终,与其说细雨是被陆竹点化,倒不如说是被见痴和尚点化,陆竹所做的只是用情感动了细雨而已,真正点化细雨放下过往的正是见痴的一番话。 陆竹虽然号称佛门第一高手,但在江晨看来,见痴和尚有过之而无不及。 细雨之所以会把罗摩遗体埋到这云河寺中,也是受了陆竹的嘱托。 罗摩遗体在江湖上掀起腥风血雨,一旦消息走漏绝对会引来各路高手,若是没有一个实力超绝的强者,绝对守护不住罗摩遗体。 按道理,陆竹应该把罗摩遗体归入少林寺,毕竟他从小在那长大。而且少林寺高手众多,绝对是一个好地方,但偏偏陆竹选择了云河寺。 原本江晨还有些不明白,直到现在,江晨才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陆竹会让细雨把罗摩遗体交给见痴和尚,因为见痴和尚就是最好的高手,有见痴和尚在,莫说一般的江湖高手,就算是转轮王亲自前来,也休想拿走罗摩遗体。不过,很可惜,遇上自己这个异数,怕是陆竹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事情。 “施主究竟为何要盗取罗摩遗体?” 见痴和尚微微一叹道:“以施主的盖世武功,即便得到罗摩内功,也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老僧相信,施主盗取罗摩遗体,必有别的目的。” “佛门的人,果然都很自以为是。” 江晨淡然道:“这半具罗摩遗体,我先借用一段时间,等过段时间,我会还你们一具完整的罗摩遗体。” 无意与之多做纠缠,江晨转身便走。 “阿弥陀佛。” 目送江晨远去,见痴和尚宣一声佛号,叹息道:“如此高手,踏足武林,看来,江湖上又将掀起一片腥风血雨了!” 夜色中,江晨带着半具罗摩遗体回到家中,虽然只有半具,但他以造化天功作为根基,没费多少功夫,便就将完整的罗摩内功推衍而出。 “果然神妙非凡!” 虽然,仅限于低武世界,但也算得上是一门绝世武功了,江晨以之返照,脑海中,隐约又有不少的记忆浮现,造化天功第一重,渐渐趋向圆满。 相比于已经登临此方世界武力顶端却还在努力苦修的江晨,化名曾静的细雨,很享受现在的小日子,无忧无虑,跟寻常的老百姓一样每日念叼着那些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小事,这种生活很轻松。 渐渐的,她似乎体会到了陆竹说的“能断一切法,能断世间一切痛苦,脱离苦海,而登彼岸”是什么意思,恐怕就是为了让自己过上这种平静的生活,这就是彼岸。 唯一的问题就是蔡婆,每天都自做主张地给她张罗着找对象,而且还收男方的钱,这都不算什么,间关键的是她找来的人都是那种极为罕见的奇葩。这让心里只有陆竹,根本没有想过结婚的曾静很是苦恼。 但是,蔡婆的出发点毕竟是好的,又没有什么大恶,就算曾静觉的有些麻烦,但总不能对她拔剑相向吧。 曾静微微摇头,旋即轻笑起来,有苦有乐,这样才是老百姓的生活嘛。 “轰!” 正当此时,天空突起一声惊雷,大风骤起。 江南的天气本就多变,更何况是在这个多雨的季节,时不时的来一阵雨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打雷了,下雨了,快点回家收衣服啊!” “好大的一阵风,快点避避........” 路人急匆匆地跑了起来。 曾静未曾在江南生活过,也未曾做过生意,对江南的天气没有多少了解,见到起风便手忙脚乱的收拾起来,在忙乱中一卷布掉到了摊外。 “你的布都掉了,我来帮你。”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青年疾奔过来,曾静认得,那是自己的一个邻居,名唤江阿生,此时,江阿生已经帮她把布捡了起来,现在正帮着她拿苫布把摊子盖好。 就在这时,凉风袭来,雨水停了。 这场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前前后后,不过半盏茶的时间。 “多谢了。” 曾静礼貌道谢,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 “不用客气。” 江阿生说完,点下头便直接离开。 这便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对面,醉仙楼二层的窗口处,江晨默默地观望着这一切,他知道,这两人的缘分已经开启,他无意干涉,便就静观其变。 时间,在不知不觉间流逝,转眼,便是半年过去,正所谓,日久生情,随着不断来往,曾静和江阿生的感情越来越好了,甚至,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关口。 江晨非但没有掺和破坏,反而有意的为他们遮掩风波,以此换取更多的时间,用来修行,直至造化天功达至第一重圆满。 “这个世界对我来说,终究小了。” 感应到修为已经无法精进,江晨终于决定亲手开启风波。 是夜,江晨踏月而来,整个人化作一道若隐若现的影,来到了江阿生租住的小院里,站在窗外,屋子里的一切,尽都被他收拢眼底。 此时,江阿生穿着一身夜行衣,身上还有斑斑的血迹,似乎是刚刚回来,江晨看在眼里,不由得浮现出一抹微笑。 张人凤化名江阿生隐居到南京城,就是为了斩除黑石为父报仇,期间也在不断的暗杀黑石的高手,看这番模样肯定是刚刚外出刺杀回来无疑。 “既然你这么想报仇,看在我与南天剑派的交情份上,助你一助,倒也无妨。” 想到此处,江晨当即屈指一弹,但见一张纸条,如破空利箭,径直射向江阿生。 “什么人?!” 乍然遇袭,江阿生脸色微变,口中一声冷喝,在第一时间便就做出应对,只见他抬手一掌,赫势抓向飞射而来的“暗器”,当世一流高手之能,尽展无遗。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那飞射而来的暗器一到他身前两尺,便就化作轻飘飘的纸张,缓缓落下。 他下意识的伸手接住纸张,但见其上写有三个大字: “张人凤” 瞬息之间,江阿生神情巨变,死死的握住手中的长剑,扫视着四周一切可疑的迹象,可惜,屋内屋外,竟无半点生息异样。 到底是谁?江阿生为了铲除黑石才隐居此地,没想到身份竟然暴露了,他脸色变得阴沉不定起来。 然而,就在此时,又一张纸条破空飞射而来,落在他的身前。 江阿生脸色再次大变,心中甚至隐隐有了一种惶恐。他好歹也是当世一流高手,对方却能把一张轻如无物的纸条无声无息的送到他面前,可想而知,对方的武功之高,手段之大,实在不可思议。 不过,他可以断定,对方应该对他没有恶意,否则,只怕射来的就不是纸条而是夺命暗器了。 他伸手捞起纸条,摊开来看,只见上面写着:“想要报仇吗?送你一个消息:陈记油铺是黑石据点。” 江阿生死死的捏住纸条,眼中光芒闪烁,心中在思量这个消息到底可不可信?暗中的人到底是谁,又为何要送他这个消息? “不管真假,先去查探一番,倘若陈记油铺真的是黑石的据点,那便全部杀掉。”在仇恨的驱使下,江阿生当即穿着夜行衣,提剑就走。 江晨见状,不禁为之一笑:“陈记油铺的老板虽然也算是个高手,但对上江阿生这个复仇者,绝难幸存,肥油陈一死,转轮王必会通知黑石杀手进京,到时候,正可以趁机将之一举歼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