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1集:定居京城,云河寺中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01集:定居京城,云河寺中

经【新书史上最牛冒险已经开始上传,期待大家点击、收藏、推荐票支持!】 “剑一!” 造化天功,剑道初现,江晨牵动一身剑意,恍惚之间,一点明悟,凝成玄妙一剑,锋芒所向,直指陆竹。 “阿弥陀佛!” 眼见江晨一剑逼命来袭,陆竹不禁神色一凛,铁筷收敛一瞬,提掌纳元,禅光普照,金刚怒目,赫然正是,大金刚掌! “轰!” 掌势雄浑,如开混流,一剑生玄,无所不破,瞬息之间的交锋,划下最终胜负。 “你......败了!” 冷冽话语,冷冽剑锋,赫然停在陆竹咽喉之前。 “是贫僧败了。” 陆竹脸上并未见丝毫颓败神色,反而笑着道:“看来,这也是贫僧与施主的缘分,即是有缘,我这有一门菩提心法,还望施主笑纳。”随即,他将菩提心法缓缓道来。 【轮回者完成附属任务:获取少林寺僧人陆竹好感、并向其学习一门武学,获得开启腕表空间资格。】 【腕表空间初始开启:大小为一立方米,可按照轮回者的意愿,随意更改长宽高,可储存没有意识、且大小不超过空间极限的物体,可以通过完成特定的任务扩充空间大小,可将空间里的东西带出轮回世界..........】 【附属任务二开启:在剧情结束之前,夺取罗摩遗体,完成任务,可获得加倍扩充腕表空间一次,任务失败,关闭腕表空间。” 总算是将附属任务完成了!江晨心中惊喜,开启腕表空间,这不就是传说之中的随身空间吗? 虽然,只有一立方米的大小,可只要自己好好计算一下,有了这么一个随身空间,绝对能够发挥出超乎常人想象的作用。 而随之开启的附属任务二,则叫他忍不住的为之大皱眉头,根据这一段时间的际遇,他心里已经隐隐有了些猜测: 轮回腕表发布给他的附属任务,是有其唯一性和连贯性的,只有完成一件附属任务,才能够触发接下来的附属任务,而并非随着自己的肆意纵横,就随时随地可以触发任务,供自己完成。 否则,以自己先前的作为,轮回腕表早应该发布无数任务给自己完成了,哪里会安安静静的等到现在,一直到自己遇上陆竹,完成了第一件附属任务,才有第二件任务紧接着发布出来。 想通其中关键,当下,他自与陆竹道别后,转往京城,他武功既成,轻功冠绝当世,前后不过数日时间,便就抵达。 京城繁华,自不是别处可以相比,街道上人来人往,两旁茶楼、酒馆、当铺林立,他费了不少功夫,方才寻到一个茶摊子前,茶摊老板是个五十来岁的老妇人,他笑着问道:“您就是蔡大娘吧!” 蔡大娘眼睛闪着精明的光芒,见江晨一身锦衣贵公子的模样,连忙小心翼翼的应道:“我就是蔡婆婆,公子找我有什么事啊?” “听说您这里有房子出租?” “你要租房子啊!” 蔡大娘除了卖茶之外,同时也兼职租房的业务,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急忙道:“有,有,我这就带你去看房子。” 很快,两人便就来到一片宅院前,这里共有三个宅院要出租,蔡大娘带江晨来看的,自是中间那做最大的宅院。 “这个宅院我可是天天收拾,干净得很!” 蔡大娘介绍道,“这个宅院共有前后两进,整租的的话一个月十五两,分开来租的话,左右厢房……” “整租。”江晨笑着道:“我这个人比较喜欢清静,不习惯跟人合租。”说话间,他取出一锭十两的黄金:“这是半年的房租,有多的您拿去喝个茶。” “诶,好嘞,一看公子哥您就是实诚人,我这就给您打契约去!”蔡大娘捧着银子欢天喜地的离开了。 有银子打底,蔡大娘的办事效率不是一般的高,前后还不到一个时辰,所有的手续便就全都搞定,江晨上街一趟,买了些日用品,便就直接入住宅院,搁在现代,等于十拎包入住的节奏。 自此,他就在京城定居,为夺取罗摩遗体做准备。 罗摩遗体在多年前就已经被一分为二,其中半具在细雨手里,另外半具现在应该已经落到了南京城首富张大鲸的手中,不过张大鲸身为首富,身边保镖众多,想要从他手中拿到罗摩遗体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除非他大开杀戒。 为半具罗摩遗体大开杀戒,这绝非江晨所愿,不过,也并不是没有别的办法,他记得清楚,剧情开始后,崆峒派的紫青双剑会拿半具假的罗摩遗体把张大鲸给钓出来,是以,他准备耐心等等,等到事发之时,再趁乱夺取罗摩遗体。 如今,距离剧情开始还早,他为了不引人注意,落户不久后,便就开始做起生意来。 为了方便关注江湖动向,江晨在蔡大娘的茶摊对面开了一家“醉仙”的酒楼,这个时代的酒水度数普遍不高,他以蒸馏法酿造出来的高度白酒,自是大受欢迎,不到一年时间,便就声名大造。 这日,醉仙楼里忙过一阵,好不容易清闲下来,江晨将生意交由掌柜的看照,自己准备回家修行,路过蔡大娘的茶摊,也不忘跟她打一声招呼。 两人闲聊间,一个身材高挑的身影走了过来,问道:“请问,您是蔡大娘吗?” “我就是,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叫曾静,听说您这里有房子出租?” 一如当初江晨找上蔡大娘,几乎一模一样的对话,令得江晨不由得眉头一挑,他知道,命运的巨轮,终于开始转动了。 曾静的到来,意味着此次轮回的主线剧情正式开始。 江晨下意识的打量了一眼曾静背后的包裹,他知道,曾静就是细雨的化名,但不知道,罗摩遗体是否在其中,他暗暗思量,是否要即刻出手,但一番犹豫过后,终究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且不说他现在出手,只会将剧情推往一个完全无法预料的走向,而且,就算他抢到了罗摩遗体,也不过只有半具而已,根本没用,反而会让他成为黑石的目标,成为万千黑石杀手的刺杀对象。 虽说,他已经不是初入江湖的菜鸟,但也不想时时刻刻被一群亡命杀手盯着,这绝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不过,他虽然放弃了出手的想法,但并不代表他放弃了罗摩遗体:“等等吧,等到细雨把罗摩遗体藏到云河寺再说。” 化名曾静的细雨就在他旁边的那个宅院入住,约莫半个多月后,化名江阿生的张人凤也搬到了附近,干起送快递的活来,而细雨,则在蔡大娘的茶摊边开了一个布摊,做了点小生意,过着平民百姓的日子。 是夜,清风徐徐,正逢月初,月亮洒落淡淡的光芒。 江晨一袭黑衣,借着夜色一路朝城外云河寺而去。 细雨来到京城已经将近一个月,那半具罗摩遗体应该已经被她埋到了城外的云河寺中,江晨此行就是为了盗取罗摩遗体。 只要这半具罗摩遗体入手,再想办法拿到张大鲸手里的半具,他的第二个附属任务就完成了,至于罗摩神功,只不过是附带。 虽然,罗摩神功在此方世界堪称无上绝学,但对已经推衍出造化天功的江晨来说,并不见得多么重要。 云河寺并不大,相比于少林寺、相国寺之流,简直就是一座小庙,而且,庙里也没有几个和尚。 月色被乌云笼罩,夜晚入寒,雾气升腾,到处都显得阴森森的。 江晨来到寺庙后面的塔林,越过重重塔碑,很快,一座新坟便就映入眼帘,上面几个大字顿时吸引了他的目光。 “民女曾静之墓” 这就是他要寻找的,按照他的所知,此时此刻,细雨手中的那半具罗摩遗体应该就埋在这里。 因为早知这是空坟,江晨自然无所顾忌,当下,只见他猛然探出手来,五指一张,隔空按在墓碑之上,只听得“轰隆”一声大响,足足半人高的墓碑竟然给他隔着三尺虚空距离生生推开,被他内力一催,“砰”的一声,落在一丈开外! 江晨嘿嘿一笑,五指一拢,反手之间,猛然往下一压,一股几乎凝聚成了实质的恐怖掌力生猛的击在曾静的坟墓之上,霎时间泥土翻飞,露出了一口黝黑的棺材。 翻手之间,手臂一伸,一股掌力倾吐,棺材盖顿时凌空飞起,落在旁边地上,江晨目光一扫,顿时便就瞧见了藏在棺材中的一个包裹,一个画轴。 他取过画轴,打开来看,原是一副画像,他认得,那是细雨原来的样貌。至于那包裹,如踏料想不错,里面应该就是半具罗摩遗体了。 当下,江晨以先前准备好的假遗体将包裹替换出来,然后抬手虚空一摄,棺材盖又自凌空翻飞,盖落棺上,随即,他挥手之间,衣袖拂动,之前被掀飞的泥土又给他生生收拢回来,重新堆成了坟墓! “任务总算完成一半了!” 江晨心里一声感叹,抬手之间,五指微微转动,内力鼓动翻涌,遥隔着一丈距离,将曾静的墓碑又给摄回了原处。 然而,就在他准备离开之时,突然: “咚!” 好似寂静的夜空中陡然传出一道闷雷,音浪翻腾,激起空气涟漪,携无穷威势,径直向着江晨镇压而来。 “嗯?” 江晨一声沉吟,口中沉声道:“大师不准备出来与我一见吗?” “阿弥陀佛。” 但闻一道幽幽的声音从庙宇里传来:“施主,有些东西不属于你,不可强取,还是请回吧!” “是吗?” 江晨冷然道:“如果我非要强取呢?” “阿弥陀佛。” 眼见江晨如此强势,庙宇中的那人终于现身,却是一位老僧,只见他几个踏步,便就来到江晨身前,拦住了江晨去路:“施主何必执迷不悟呢?” “少废话,先接我一拳再说!” 江晨一声长啸,足下进步,抬手之间,一拳破空,便是径直轰了出来。 老僧见状,不由得神色大变,这一拳来势快疾绝伦,而且拳劲刚猛无涛,竟然还在他所知道的诸多绝学拳法之上,他不敢有半点小觑,连忙提气出招迎击,使得竟是少林寺的大力金刚掌法。 “砰!” 拳掌相接的一瞬,老僧只觉得对面江晨的功力深厚,不可测度,那汹涌的拳劲浩荡而来,自己的大力金刚掌虽然掌力雄浑,硬拼之下,却未免要落下风,当下他连忙将内劲一转,将江晨的拳劲引开一部分。 那一股拳劲刚猛,轰然之间,在将塔林之中的一座石塔震得开裂,老僧心下吃惊,仍旧抵挡不住剩下的力量,身子一颤,脚下不由得连连向后退了七八步远,在地面之上,留下了十余个半尺深的脚印。 “咦?”江晨见状,不禁惊疑赞道:“大师,你这一手转劲卸力的手法不赖嘛!” 老僧却自苦笑道:“施主武功高深莫测,足以冠绝天下,何需再贪图罗摩遗体?” “我自有我的道理,你想要回,先打败我再说。” 江晨嘿嘿一笑,抬手之间,五指微微一拢,作龙爪型,凌厉的破空风声起处,宛若一条怒龙咆哮,直扑老僧。 方才一击,老僧虽然败退,却也有轻视江晨的缘故,此时眼见江晨来袭,不敢轻忽,连忙出手抵御,两人激斗起来,或拳或掌、或指或爪,顷刻之间,便是已经换了十余种绝技,均是凌厉狠辣,精妙绝伦。 江晨乍见如此多的绝学秘技,不免为之心动,手上不由得为之一缓,与老僧纠缠起来,直过得三五十招,方才猛地迅疾出手,“砰”的一声,两人猛然交击一处。老僧早有预防,接掌之时,运转卸力之法,挪移江晨掌力,但江晨功力实在太强,拳掌相交,身子一颤,便止不住的向后爆退。 眼见老僧再次被击退,江晨并未追击,只待对方站稳身体,方才笑着问道:“怎么样,大师,我们还打吗?” “不必。”老僧道:“施主武功盖世,老僧不是对手。” “你也不差。”江晨笑道:“我是真没想到,小小云河寺中,居然还隐藏着你这样一个高手,不知大师法号?” “老僧见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