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9集:无限内力,残缺记忆!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199集:无限内力,残缺记忆!

【星期五新书上传,史上最牛,无限冒险,期待大家支持!】 参差剑现,夺命造杀,瞬息之间,数人毙命,后面的人见状,不禁为之一惊,就在这时,方擎天把握时机,往前急冲:“跟我走!”双剑在手,他一时如天神附体,神威凛凛,身前是漫天剑光,宛如数人并肩,极为骇人,可谓是所向披靡,竟无一合之将,转眼之间,便已冲到了门口。 到了门口,却不由停下了步子,堵在门口这四人,皆是老者,容貌各异,俱是神色沉静,古井不波。他们淡淡望着须皆张的方擎天,手中长剑挥出,组成一道剑网,宛如被怒浪冲击地礁石般屹立不动,任凭方擎天如何疾舞长鞭,仍难冲破他们的剑网。 “你娘的,老子偏偏不信!” 方擎天一声,再次前冲,手中长剑挥舞更疾,漫天剑光卷了过去,似要将他们四人吞没。他身后的两位青年,所受压力更大,王大东带着五十余人他们追在身后,一窝蜂的前涌,欲要一口吃下他们。 江晨十分无奈,总不能看着方擎天的两个弟子被杀吧,只得趁乱出手,他也知道此刻情况危急,却也顾不得留手,每一出手,便杀一人,不知不觉间,竟被他杀了十五六个人,由于处在乱斗之中,并没有被发现。 漫天剑光渐渐稀疏,方擎天气息粗重,已呈力竭之兆,参差剑法虽然厉害,但他的对手也不弱,连番激战,内力消耗极大,渐渐已开始无力支撑。 “兄弟,哥哥实在对不住,今日要连累你了!” 方擎天招式放缓,免得被自己累死,笑得仍旧大声。 江晨闻言,摇了摇头,探手向前,抵在他背后,摇摇头,道:“方掌门不必内疚,是在下适逢其会罢了。” 方擎天仰天大笑:“哈哈,黄泉路上,有马兄弟作伴,倒也不会寂寞,到了阴间,咱们再喝个痛快!” “那倒不必。” 江晨笑了笑,内力运转,自掌心吐出。 方擎天本已力竭,勉强维持双剑,免得被对方觉自己外强中干,蓦然间,后背涌入一股热流,泊泊然,澹澹然,不仅精纯,更仿佛无穷无尽,绵绵不绝。方擎天心下大讶,轻轻一转头,果然是江晨,心下惊讶之极,没想到,自己竟看走了眼。 “方掌门,不妨诈他们一诈。” 江晨嘴唇微动,声小如蚊,外人听不到任何声响,唯有与他内力相连的方擎天听得一清二楚。 身为一派之长,方擎天也非笨人,自然明白江晨话中的意思,当下一边挥动长剑,仍做有气无力状,炯炯的双眼微微转动。他猛的一回头,怒瞪站在人群后面的王大东,大喝一声:“姓王的,先宰了你再说!”说罢,喝了一声:“你娘的,盛云,换位!” 盛云身形枯瘦,手中拈着一柄长剑,挥舞出霍霍寒光,看起来轻若无物,如拈一条长蛇,四下乱舞,听到方擎天叫声,剑影顿时暴涨,寒意森冷迫人,同时身形窜动,已与方擎天两人换过了位置,抵住四个老。 “杀!” 方擎天口中一声大喝,瞪红了双眼,带着三人冲向王大东所在的方向,手中双剑再次疾挥,洒下漫天剑影,影影灼灼,比之刚才还要威猛几分,当真是所向披靡,竟无人能够拦得住。 江晨紧随他身后,不时轻拍一下他后背,输过去一道内力,免得他内力枯竭。这样做,不过治标不治本,光靠方擎天师徒三人,想要脱身,怕是不容易,无奈,他只好再施辣手,乘机又杀了十余人。 方擎天打的是爽了,只是他那两个青年弟子却是压力更大,没有江晨的暗中相助,已然受了伤,或伤在手,或伤在肩,好在伤势不重,仍未失力。 王大东神情不动,任由方擎天冲到跟前,狭长的脸上布满冷笑,狭长的眸子寒光迸射,冷喝一声:“困兽犹斗,强弩之末罢了!”说话声中,剑光一闪,他已然拔剑出鞘,化为一点寒芒,直袭方擎天面门,身法极佳,剑速极快! “叮”的一声脆响,方擎天长剑直刺,硬接王大东一剑,双剑交击,声音清脆,方擎天消耗太大,纵然有江晨的内力支撑,一时之间,也有些吃不消,身形不由一退,被江晨轻轻抵住,这才没有乱了身形。 “好,姓王的,想不到你还有两把刷子!” 方擎天大笑一声,只觉体内温温煦煦,江晨的内力绵绵不绝输送而来,受用不已。双眼一瞪,抖动长鞭,哼道:“可有胆子与方某放手一搏?!” 王大东冷笑一声,瞥他一眼,不去理会,用力一挥手:“一起上!格杀毋论!”他性子本来阴沉,如今形势大好,岂会逞匹夫之勇? 方擎天转身回头,瞧了一眼自己的两个弟子,不禁摇头苦笑一声,低声对江晨说道:“兄弟,眼下形势险恶,你还是先走罢!” “方掌门,先往门口冲,到门口时,我出奇不意出手,或有冲出的机会。” 江晨低声回答,他没有料到方擎天年纪这么大了,脾气还这么火爆,如此危险的状况之下,他还敢杀了一个回马枪,本不想出手,他深知武林是一个泥沼,一旦出手,麻烦便会无穷无尽地找上门来,深陷其中,难以自拔,故奉行韬光养晦之策。 只是事到如今,却由不得自己,否则,方擎天这个豪爽之人怕是会交待在这儿,他摇头轻叹,早知如此,不如刚才在门口便出手,免了这一番手脚,束手束脚,没有天下无敌的武功,实在过得不痛快! “好,再冲杀一番!” 方擎天慨然应了一声,大喝道:“盛云,换位!”两人身为师徒,动作默契十足,周围众人竟无法阻挡,只能任由他们自如的换了位置,不由大感脸上无光,攻势更猛。 江晨双手伸出,分别搭上盛云和另外一个青年的后背,渡去一股内力,然后收手调息,蓄势待发,或是乘乱出手,杀上一两人,减轻压力。而有了江晨那近乎无穷无尽的内力支撑,方擎天师徒三人威风八面,转眼之间,冲到了门口。 王大东见状,顿时脸色铁青,狭长地双眼寒光四射,实没想到,这个方擎天竟然如此难缠,想来便来,想走便走,若不是请来了四位长老,这些人也挡不住他!想到这一次若是不能杀了他,放虎归山,以后怕是一天也睡不安稳,杀心更甚,拔剑冲了上去。 他的剑法远胜属下,盛云长剑霍霍,舞成一团,护住自身,不求杀敌,本已力竭,江晨的内力涌入,宛如久旱遇甘霖,顿时恢复,只是这王大东的剑法极为阴毒,无声无息的一剑,恰趁他力道已老之时,避无可避,右肩中了一剑。盛云闷哼一声,咬着牙,顾不得止血,挥舞着长剑,护住身形,双眼紧盯着王大东不放。 “嗤——” 就在此时,突来一声厉啸响起,守中门口的一位长老只觉眼前银光一闪,手中长剑涌来一股大力,再难握住,脱手飞出。却是江晨眼见情况不对,出手相助,他靠着摸尸捡漏,得了近百本秘籍,其中不乏暗器、指法,再加上他内力深厚,远非一般武林高手可以比拟,此刻弹指射物,威势十分惊人。 方擎天顿时大喜,手中长剑陡然加快,身形前冲,周身潜力尽被激出来,同时,短剑诡异出手,生死便在这一瞬! 那位长老一身修为尽在剑法上,没有了兵刃,只能退后一步,躲过长剑,固若金汤地门口顿时告破,却被短剑重创,方擎天如猛虎出柙,一下冲了出去。江晨紧跟在后,抬手间一掌重击,击在那长老身上! “砰!” 沉重一掌,重击在身,那长老只觉得身子一颤,内力瞬间便被击散,人也随之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嗤——” 再次响起一声厉啸,银光一闪,另一位长老的长剑脱手飞起,方擎天这次看清,却原来是一枚碎银为暗器,自己三人没有这般本事,定是江晨所为。当下一声大吼,长剑一卷,攻了过去,那长老大吃一惊,连忙躲闪,江晨从后面出手,与之前如出一辙,乘势击杀了这位长老。 王大东一方的四大长老瞬息之间折损过半,再也无力抵挡方擎天四人,给他们一怒脑儿冲了出去! 此时,淮阳城的大街上,正是晌午时分,人们多是躲在阴凉处,很少在大街上走动,显得颇是空旷。方擎天、江晨四人在前面跑,身后是一群人在追,令酒楼的人们纷纷探头打望,议论纷纷。 方擎天施展轻功疾奔,回身哈哈笑道:“江兄弟,没想到你竟是深藏不露的高手,我这回可是看走眼了!” “小弟这点庄稼把式,不值一提。” 江晨呵呵笑道,脚下施展的虽不过只是草上飞这样的末流轻功,但速度之快,却超乎想象,当真有如御气飞行,无形之中自有一股飘逸之感。 “亏得江少侠援手,否则,我盛云这一百多斤怕是就要交待在这儿了!” 盛云呵呵笑道,枯瘦地脸上仿佛一朵花,他右肩的伤已经点穴止了血,并已敷上了药,皮外伤,没有伤着筋骨。 “小弟总不能见死不救。”江晨摆摆手,回头瞧了身后一眼,说道:“快到地头了吧?他们应该还有伏手!” “嘿嘿,他们有伏手,方某岂能没有?” 方擎天哈哈大笑,甚是欢快,死里逃生地感觉令他极为兴奋。说着,他伸手自怀中掏出一物,用力一拉,火光冲天而起,拖着长长的啸声,在空中炸响,随即又是一响,乃是双响炮。 “江兄弟,放心罢,我的人马很快赶过来!”方擎天轻功不俗,脚下无尘,脸上豪气洋溢,丝毫不像在逃跑。 “那就好。”江晨点头,不再多说。 跑到城南,隔城门还有一段儿距离,一队人马迎面冲来,约有十几人,方擎天哈哈大笑:“江兄弟,咱们不必跑了!” “掌门!”“掌门!”那队人马隔着老远,便高声呼喝,皆是精壮的汉子,俱是皮肤黑,牙齿雪白。 “来得好,来得好!”方擎天哈哈大笑,身形停住,想要从容一些,免得坠了自己一派掌门的威风。 “方掌门,咱们还是走罢。”江晨苦笑一声,向着身后指了指。那边,又有一队人马自西边街角处转过来,却是二十几个,显然是冲着他们而来。这些弟子,远不如之前客栈里的那些精粹,但此刻几人的状况,委实不能再战了! “奶奶地,撤!”方擎天气得一跺脚,一挥手,轻功再次施展开来,领着一队人,向城南门冲去。他们一路奔逃,终于出了淮阳城,到了城外,跨上快马,速度自然大增,甩开了王大东他们。 快马上,江晨却是不由得眉头为之大皱,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很不对劲,似乎强大的有些超乎想象,虽说练武不过短短数月,但内力深厚,远在此方世界的武者之上,诸般武学,他只要稍稍用心,便能练至登峰造极的境界。 方才一场乱斗,他虽然未曾正面对敌,但连续输出内力,竟让他有种想要突破的感觉。 方擎天等人也看出了江晨的情况不对,连忙招呼着,在前方的一处小镇上停了下来! 一行人入了小镇,寻了一家客栈住了进去,方擎天给江晨要了一间最安静的上方,供他休息,并亲自为他坐镇护法! 房间内,江晨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头顶之上,一缕缕白烟不住的蒸腾升起,他不断运转金钟罩,原本只有九层的功法竟尔自行衍变,生出第十层,第十一层,乃至第十二层,须臾转念,玄奥自见。 “吞天魔功........” “不死天功........” “焚天武典.........” “古神诀.......” “无上道武........” “神魔禁武........” 脑海中,似有模糊的记忆浮现,但并不清晰,只一点残留的意蕴浮现,但已足够让江晨做出最极端的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