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8集:参差剑现!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198集:参差剑现!

【星期五新书上传,史上最牛,无限冒险,期待大家支持!】 一坛酒下肚,江晨仍然毫无异样,莫说酒量还没有达到他的上限,即便达到了,以他如今的功力,完全可以将之炼化,不单单对身体没有任何的害处,反而还能够增进他几分气力,毕竟,酒也是由五谷酿造而成! 方擎天的酒量虽然不如江晨,却也着实不小,仍旧是目光朦胧,酒意微醺,说话仍旧清晰:“江兄弟,真是好酒量,痛快……若是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方某!” 江晨面上轻轻笑了笑,点点头,没有驳了方擎天的面子,端起大碗,道:“来,方掌门,咱们干了这碗!” “干了!” 方擎天哈哈大笑,端起大碗,凑到唇边,咕嘟咕嘟,一口气喝了下去,嘴边漏了许多,将前襟打湿。 “师父,千万记住师娘的话,莫要醉了。” 先前开口的那个青年男子再一次低声道,方擎天摆摆手,道:“盛云,放心罢。”那盛云环顾四周,目光如电,瞄了瞄屋子周围诸人,神色凝重。 江晨抬起头来,瞥了周围一眼,神情也是微变,转头与那盛云相互对视了一眼,眉头微微蹙起。随之心念一动,推碗而起,抱拳说道:“方掌门,在下还要赶路,今日便喝到这里罢。” “不成!” 方擎天忙伸手一推碗,用力摇摇头:“江兄弟,老哥最近烦心的很,难得遇上兄弟,喝得这么痛快,莫要扫兴才是!” 江晨苦笑道:“在下确要赶路,耽误了时辰,可不大好!” “呵呵……” 方擎天收回手,洒然笑道,“江兄弟何必着急,我随行弟子有快马,到时候送你一匹快马,岂不更快?” “这……” 江晨迟疑,略一思忖,点头苦笑:“好罢,既然方掌门有此心意,在下却之不恭,便舍命陪君子一回了!” “这才对嘛!” 方擎天当即一拍桌子,让掌柜的再拿来一坛酒。大声道:“江兄弟,今天咱们一醉方休,不醉不归!” 江晨的酒量极豪,比起穿越前,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况且,他一身内功深湛,美酒一入腹中,便被炼化,想要喝醉,还真有点困难。 喝酒之时,他心神稍分,关注着外界。觉了异样,周围的这些人,不时的瞧来一眼,乍看上去,只是好奇他们酒量之豪。 但江晨还是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这些人行囊鼓鼓,藏着兵器,显然不是寻常百姓。而是些武林中人。他如今武功还没有达到天下无敌的境界,所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想要抽身而出,不想这位方擎天颇是热情,他也好奇,不知如今的武林,究竟有些什么路数,艺高人胆大,便顺势留了下来。 酒至半酣,方擎天反而越喝越清醒,讲起了自己的烦心事,却原来,他这一派长驻昆仑,擅长剑法,尤其是参差剑法,玄妙非常,可就在前不久,派中最杰出的弟子张人凤一家被人灭门,他带领门人下山,本想讨回公道,奈何,黑石势力庞大,最终铩羽而归。 “.........” 对此,江晨只能深表无语,没有想到,自己误打误撞,居然遇上了张人凤的师门中人,这可真是缘分啊! 说起来,江晨对张人凤所会的参差剑法很感兴趣,但要他从方擎天这里谋取,他却又不大愿意。 虽是萍水相逢,但二人以酒交友,若是掺杂了利益算计,未免不美。 两人一碗接一碗,喝得兴高采烈,方擎天那两个青年弟子却滴酒不沾,默然不语,仿佛不存在一般。 绣帘响动,门口一暗,走进来三个人。这三个人进得屋来,身形定住,站在门口,眼睛在屋内扫来扫去,似乎是找位子。 江晨眉头一皱,眼角余光瞥到了众人的变化,屋内的气氛顿时紧张几分,虽是无形无质,却隐约可察,便慢慢放下了大碗。对面,方擎天亦缓缓放下海碗,望向进屋的三人。他是南天剑派的一派之主,是自刀光剑影中闯出来的,对于危险与杀意有一种难言的直觉,感觉到了异样。 三人一高两矮,当先一人,约有三四十岁,身形高瘦,脸形狭长,宛如一根黄瓜,一双眼睛颇是狭长,寒光四射,宛如两柄利刃。身后两人,却是一对双胞胎兄弟,长得极像,圆滚滚的身材,颇有几分酒肆掌柜地风范。 “三位,抱歉抱歉,小店已经客满了。” 掌柜的站在柜台后,抱拳致歉,脸上笑得谦恭,令人无法生气。 先一人点点头,直接迈步,走了进去,不理会掌柜。三人来到一张桌前,那桌边的四人忙起身,让出座位,站在他面前,躬下身子,低声道:“拜见帮主!” “免了。” 狭长脸汉子一摆手,五马金刀的端坐,寒光扫一下方擎天所在。 看了看四周,方擎天抬头对江晨说道:“江兄弟,咱们今日就喝到这儿罢!” “哦?”江晨微讶,笑道:“难道方掌门尽兴了?!” “今日怕是无法尽兴了,” 方擎天摇了摇头,瞥一眼端坐的狭长脸中年汉子,苦笑一声:“方某遇到了老朋友,就不能陪兄弟你了!” “那倒是巧了。” 江晨呵呵一笑,端起大碗,慢条斯理的轻啜一口,他的目光自碗边上瞟过去,瞄了瞄狭长脸中年汉子:“在下虽然驽钝,却也猜得出,你这位老朋友来不善。” “不错!” 方擎天点头,但随即却又满脸无奈的摇了摇头,低声道:“今日算是栽了,只能先撤,兄弟不妨先走一步。” 江晨呵呵一笑,这个方擎天,倒是个爽快人,见机不对,未打先撤,看似胆怯,却是审时度势之举。只是任旧微微一摆手,摇摇头:“在下武功虽然不济,却不能在朋友落难时独善其身!” “好!” 方擎天用力点头,重重一拍双手:“方某果然没看错人,你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说罢,端起大碗,咕嘟喝了一大口,抹着嘴,哈哈大笑,豪气飞扬。 “嘿嘿,方掌门,真是好兴致啊!”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低沉地笑声响起,只见那狭长脸中年男子抱了抱拳,脸上皮笑肉不笑。 “哟,这不是王帮主吗?怎么舍得下身段儿,屈尊来这般地方吃饭了?!”方擎天抱了抱拳,阴阳怪气的回答。 狭长脸中年汉子嘿然说道:“听小的们说,方擎天驾临此处,本座也来凑个热闹罢了。” “这可怎么敢当?!”方擎天摇头,嘿嘿冷笑一声,炯炯的双眼暴出寒芒。 “帮主,夜长梦多,不必跟他废话,动手便是!”狭长脸中年汉子旁边一人跳出,指着方擎天,大声喝道。 狭长脸中年汉子双手用力一拍:“好,动手!”他话音刚落,便听得“唰唰”声响起,十几个人纷纷抽出藏于囊中地兵刃,刀剑或剑尖俱指向方擎天一桌。屋子内光线微微黯淡,此时明亮了几分,刀光剑影,寒气森森,气势一触即。 “呵呵,王大东,你也就这点儿出息!” 方擎天哈哈一笑,伸手自后背抽出一柄长剑,脸露讽笑:“就算是搭上了黑石,也只敢趁着方某落单,才敢跟我递剑!” 王大东阴沉一笑,缓缓抽出腰间长剑,平平一伸,指着方擎天,冷冷道:“甭说废话……姓方的,今儿个你这条命王某是要定了!” “那倒要看看你的本事!” 方擎天哈哈一笑,站起身,护在将的身前,转头低声道:“兄弟,待会儿跟在我身后,莫要分开。” 江晨武功大成,位列当世顶尖,早已返璞归真,因此外表毫无练武人的特征,太阳穴不鼓不陷,双眼清亮,并无真气流转时地精芒,况且,他虽然带着一柄精钢长剑,但却毫无血气,因此方擎天虽然猜测他会武功,但想必高不到哪里去。 眼见方擎天开口,江晨也只好点了点头,站起身来,眯眼打量周围众人,心下笃定,自己修炼武功虽然时日尚短,但造诣却不低,对上陆竹、转轮王这样的顶尖高手,或许难能取胜,但眼前这些,应当不在话下。 另外两个青年也站起身来,走到方擎天的身后,三人形成犄角之势,将江晨牢牢的护在当中。 “杀!” 无二话,王大东口中一声怒喝,狭长的脸变得通红,手中长剑用力在身前用力虚虚一斩。他同桌的四人一脚踢开椅子,拔起长刀,冲了过去,旁边几张桌子地众人纷纷冲出,足有五十余人,转眼之间便将江晨四人团团围起。 还没有等方擎天、江晨四人有所动作,却见又有几人并不参与其中,而跑到了门口,堵在那里,虎视眈眈,防止他们逃走。 掌柜的见势不妙,马上趴到柜台后,藏起了自己。 “姓方的,受死!” 一个凶悍之人挥舞长刀,划出一道匹练,身体前冲,一扫“力劈华山”,当头直劈方擎天而来。 “来得好!” 方擎天大喝一声,手中长剑一抖,剑光凛冽,好似匹练一条,宛如蛇信,疾刺而出,其快无比,后发先至,转眼刺到对方身前。 “当”的一响,旁边伸出一柄剑,将长剑拨开,却是旁边的人相助,方擎天一招不得手,不得不扭身躲避,另有一人正挥剑刺来。其余两个青年亦是如此,被众人围而攻之,毫不讲究单打独斗,唯有江晨一人,颇是悠闲站在当中。 虽然被十几个人围在当中,方擎天三人面不改色,大声叱喝,手上长剑挥舞之间,筑成一道剑幕,同时抵挡三四人,另两位青年亦是不落下风,双剑挥洒,凌厉非常,江晨立在当中,只是袖手旁观罢了。 这帮人颇善于群攻,王大东站在圈外,抄着手,狭长的脸满是冷笑:“姓方的,何必多做挣扎,黑石已经下了必杀令,你们必死无疑!” “放屁!” 方擎天长声怒喝,手中长剑挥舞更疾,“噗”的一声,剑尖刺入对面之人的手臂,却毫不停留,身形闪动,躲开斜刺来的一剑。受伤之人飞快退后,后面的人冲上来,补上他的空位,抵挡方擎天的正面冲击,一进一退,却是配合娴熟,默契十足。 “哈哈……” 方擎天大笑两声,一边挥动长剑,一边大笑:“痛快,痛快!” 江晨站在他身后,见对面十几个人面不改色,神情冷静,出招仍旧不紧不慢,显然存着将他们磨死之心,便开口提醒:“方掌门,双拳难敌四手,这样下去不是好事,咱们还是先冲出去罢。” “好,冲出去!” 方擎天嘴里答应一声,手臂一抖,一柄长剑挥洒,只听得“当当当”三声响起,剑圈竟将对方三件兵刃同时圈住,他自脚下移动,迫向门口方向。 还有四个人站在王大东身后,见到此情形,一人冲出,长剑出鞘,化为一点儿寒星,疾刺方擎天。但闻“当”的一声脆响,方擎天虽及时挥剑抵挡,但双剑交迸一瞬,整个人不由得往后退了一大步,又重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此时,江晨就站在他身后,方擎天一退,江晨也只能跟着退后一步,再次站在了原来位置上。 突围遇阻,再次陷入苦战,三四人对付一人,虽然他们每一个的武功皆不如方擎天三人,但配合默契,你来我往,彼此掩护与抵挡,宛如一个人有了三头六臂一般,威力极大。 “姓往的,倒有两下子!” 方擎天虽是陷入苦战,但脸上面不改色,口中大声笑道:“若再纠缠,莫怪我方某人不讲情面了!” “哦?” 王大东抄着手,皮笑肉不笑的道:“莫非,方掌门还有杀招不成?” 方擎天长剑疾挥,一边哈哈大笑:“能逼方某使出杀招,王大东你倒还真有几分本事!” 王大东“嗤”的冷笑一声:“倒要领教!” “既如此不知好歹,方某也不客气了!” 只见方擎天一声冷哼,长剑劲力陡然大增,力挡身前数人,与此同时,他另一只手上,忽地寒芒乍现,但听得“噗噗”声响,身前数人尽皆被划断了喉咙。 江晨见状,不禁神色一凛,对面王大东亦不例外,眼瞳一缩,口中咬牙出声: “参差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