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8集:神魔禁元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188集:神魔禁元

混沌波动,熔炼神魔,潜龙渊内,江晨参悟神魔界印,凝练天地本源,禁忌神魔之力正在蜕变,浩瀚元功,吞吐风云大势。 潜龙渊外,青衫老人负手而立,眼中闪过一抹惊诧:“这股气息,莫非是传说之中的神魔禁元?!” 好半响,他方才从震惊从回过神来,随即,摇头苦笑:“真不知道,救下这个小家伙对极宙来说,是祸是福........” 神魔之力回朔本源,江晨只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极其微妙的境界,造化、毁灭,两种极致力量,在神与魔之间,不断流转。 宛若一瞬,又像是过去了亿万年岁月,蓦然,江晨双眼一睁,周身神魔聚元,超越原本极限,凝成神魔禁元。 “这股力量..........” 感受着体内新生的力量,就算是江晨自己都忍不住的为之感到一阵莫名惊骇:这股力量,太可怕了! 是的,他渴望得到强大力量,成为真正的强者,可若是这股力量强的超出预期,甚至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那么,这股力量于他究竟是有益还是有弊,那可就两说了。 结束了修炼,江晨方甫自潜龙渊中走出,便见青衫老人早已等候在门外。 “不错,大道境顶峰,更凝炼出了传说之中的神魔禁元!” 青衫老人笑着赞道:“再加上你从养剑阁秘库之中得到的宝物,纵然面对道主级别的存在也可以放手一战,现在的你,可以去为我办那件事情了。” “还请前辈明言。” 江晨当即沉然应道:“若是晚辈能够做到,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不急,在这之前,你还有些情况需要了解,走吧,跟我来。” 青衫老人说罢,当即转身便走,江晨不敢怠慢,连忙紧跟而上,他很有自知之明,虽然此番他修为大进,战力已然堪比道主,但与青衫老人仍然没有半点可比性。 “是道尊境?亦或是宇王境的大神?!” 江晨心下已不止一次揣测青衫老人的修为,可惜,始终没有半点收获,久而久之,索性便不再强求。 默默的跟随在青衫老人的身后,两人向着山谷深处进发,期间,时空几次变幻,堪称诡异莫测,江晨一路上都没有说话,直至青衫老人将他待到了一扇巨大的白玉门前,只见门上雕刻着无数的飞禽走兽,尽都栩栩如生,形神并貌,江晨没有见过那些奇异的飞禽走兽,便忍不住带着几分好奇指着门上面的图案问道:“这些是什么?” 青衫老人笑着道:“这些是我开辟世界创造出来的生物,觉得有意思,就将它们雕刻在这道门上了。” 江晨了然,但随即便又追问道:“前辈,你给我的书籍中有介绍极宙的大概情况,书上说,这个世界不会孕育任何生灵,那这里有没有飞禽走兽呢?” “怎么没有?” 青衫老人笑道:“不过,都不是天生的就是了,且不说创世神族修为达到道尊境便可联通自己开辟出来的世界,就算是不朽神族,修为一旦突破道尊界限、达到宇王境后,也能够破开虚空限制,投影降临诸天万界,极宙之中的草木生灵、飞禽走兽便是因此而来。” 说话间,青衫老人已然伸出手来,按在白玉门上,顿时,大门洞开,露出里面一个巨大的空间,好似一个天地般辽阔。 江晨随青衫老人进入其中,只见这偌大空间之内,密密麻麻放置着无数天材地宝,虽然不是成品,但比之养剑阁之中的秘库丝毫不差,甚至犹有过之。 “这些都是我这些年闲着无聊收集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青衫老人淡然道:“你可以随意看看,如果有什么喜欢的,随便挑几件,只要别太贪心就行。” “多谢前辈!” 初至极宙,又无法联通诸神世界,此时此刻的江晨可谓是一穷二白,如今既然有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 目光飞速扫过诸多天材地宝,很快,他就发现了他想要的东西。 “这是..........三光本源结晶?!” 看着眼前的三色晶体,江晨不由得为之一阵愕然。 青衫老人却笑道:“这是我自一个修炼三光之道的道尊尸体上掏出来的,算是他的本源根基,你若是看上了,拿去就是。” “这........多谢前辈!” 江晨没有多做犹豫,因为,这东西对他来说太重要了,将之熔炼入三恒曌世,绝对可以让三恒曌世的威能大幅度提升。 收取三光本源结晶后,他便收回了探寻的目光,做人不可以太过贪心,万一要是惹得青衫老人不开心,一根手指碾下来,他估计就玩完了。 青衫老人见他没再继续搜寻宝物,虽然没有夸赞,却也暗暗点了点头,不多时,他领着江晨来到了空间最深处,那里,赫然刻画着一个传送阵。随即,他取出了一块巴掌大小的白色玉牌,递向江晨:“这座传送阵通往永恒古路,那是一位古老宙皇留下来的证道之路,我要你带着这块玉牌,沿着这条永恒古路向前,去一个叫做‘坠魔谷’的秘境找寻一道能够与玉牌共鸣的残灵,此行凶险万分,你可愿意助我一臂之力?” “这.........” 稍作犹豫,江晨到底还是接过了白色玉牌:“晚辈这条命都是前辈救得,前辈有事托付,晚辈自是义不容辞,只是,前辈可否详细跟我说说永恒古路之事。” “当然可以。” 当下,青衫老人将永恒古路之秘,悉数告知江晨,原来,这古路不仅是一位古老宙皇的证道之路,更牵扯到了那位古老宙皇的传承,古往今来,无数修行者都向着通关永恒古路,好得到宙皇传承,可惜,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数不清的修行者都陨落在了永恒古路之上,青衫老人要找的残灵,便是其中之一,据说,那是他至交好友的残灵,早已陨落多年,而他却因为镇守诸天轮回门,无法前往永恒古路,所以,治好安排一些天赋惊人的后辈修者前往。 亿万年来,进去的人多了,虽然没有成功,却也带出了一个消息,那就是,他那好友的残灵就在一个名为“坠魔谷”的秘境之中,但是,想要在坠魔谷中来去自如,必须是凝练出神魔之力的人才可以。 江晨苦笑,看来,这一趟他是非去不可了。 与青衫老人抱拳告辞,江晨踏进传送阵,一阵耀眼的强光闪烁间,时空剧烈波动,随即,再睁眼时,江晨发现,自己已然出现在一片近乎完全枯寂的大陆之上。 清冷的风吹来,枯寂的大陆之上终于有了一丝动静,打破了死一样的寂静,黄沙遍地,江晨极目远眺,入眼所见,一片苍凉。 尤其是在这黄昏时分,到底幽暗,这天地发黄,无比昏沉,没有一点生命迹象。 带着恩人的托付,江晨终于踏上了永恒古路,传说之中古老宙皇的证道之路,没有尘世的喧嚣,只有无限的孤独。 何为孤独?不是寂寞,不是抑郁,不是悲伤,孤独,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孤是王者,独是无二,独一无二的王者,这才是真正的孤独,此时此刻,江晨要面临的,就是这样的孤独。 永恒古路,好像真的只是一条无止境的古路,偌大的古路上,只有江晨一个人,在孤独中不断前行。 一刻不停,江晨已经不记得自己走了多久,一百年还是一千年,甚至已经超过了一万年,他从一片大陆道另一片大陆,不知疲倦,重复单调,至今还没有遇到一个充满生机的大陆,黑暗与冰冷无边无垠,就这样横渡下去,没有尽头,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多远,但他只能不断向前。 从他在第一块枯寂大陆上寻到了一个单向传送阵开始,他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沿着一条古人早已铺好的古路前行,不知起点,不知终点,被动而行。 这种路途无比的孤独,没有人可以说话,远离了尘世浮华,只能一个人在寂寞中默默修行。 “古之宙皇的证道之路,我在沿着前辈大神的足迹前行,此行,不仅要完成前辈的托付,更要到达终点,方才不虚!” 江晨自语间,又落身在一片满地黄沙的枯寂世界之中,风起,沙扬,黄沙漫天,遮蔽了天空。 就在这个时候,突兀,他的眸子睁大了,因为,当沙尘飞天而上时,在这片大漠中出现了一些雪白的头骨。 “有发现!” 江晨连忙走过去,蹲下身子认真观察,发现属于未知种族,死去也不知万年了,头骨还很坚固,且有光泽流动。 江晨震动额头上的神魔界印,增幅自己的神识,铺盖天地一般的扩散开来,仔细搜索,遍寻整片大陆,终是发现了一缕线索。 在一块骨臂上刻有一些字,几乎快磨灭在了岁月中,是一种古老的文字,言称这里才是永恒古路的真正入口,从这里踏出去,才算得上是真正踏上了永恒古路,修行者将会迎来真正的磨难考验。 “原来,这里才是证道的开端!” 江晨喃喃自语间,眉头微皱,事实上,考验已经开始,因为,在他的神识搜寻中,并未发现传送阵的所在,所以,这第一道考验,应该就是寻找真正的古路入口。 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在神识派不上用场的状况下,偌大一片大陆,何止亿万里广阔,想要找到古路入口,何其难也? 不过,就算是再困难也要做,因为,如果做不到,修行者迟早会被困死在这片大陆之上,除非,能有道主境以上的修为,方能自由进出浮游大陆之外的虚无真空。 这片大陆上,那深埋黄沙之下的无数白骨,都是因为没有找到古路入口,耗尽生机,枯竭于此。 非生即死,江晨没有别的选择,他只能认认真真的寻找,幸运的是,他只花费了一百年不到,便就成功找到了古路入口,依然是一座传送阵。 “嗡........” 流光闪耀,时空波动,江晨终于踏上了真正的永恒古路,不久之后,一片压抑、厚重的气息扑面而来,江晨跨越时空,来到了一个神秘的世界。 “砰!” 一根锈迹斑斑的古老战矛破空直贯而来,迅猛无比,足以陨灭一个大千世界,在江晨刚刚降临的瞬间,就遭遇了最猛烈的攻击。 “哈!这下好了,终于遇到了除了自己之外的生灵,不会再忍受孤独了!” 乍然遭遇敌袭,江晨没有丝毫怒气,反而感到十分惊喜,因为,在之前的岁月里,他实在是受够了那种单调与孤独。 “啪!” 屈指一弹,引动体内神魔之力加持,顿时,那根扑面刺来的古老战矛生生断裂,随即,江晨反手一掌劈出,直奔来袭之敌。 那是一具骷髅,身上披着同样锈迹斑斑古老甲胄,虽然经过了无数岁月的侵蚀,依旧拥有着庞大的力量。 “砰!” 蕴含着江晨近乎一半力量的一击重掌,竟然被那件锈迹斑斑的古老甲胄挡了下来。 “这么结实?!” 江晨诧然,但手上的动作可不见半点停顿,一击未果,他当即再提神魔之力,劲力破空,如同江河怒涌,万马狂奔,再次重击在那具骷髅身上。 “轰!” 古老的甲胄破裂了,骷髅也被震得四分五裂,或许,曾经的他是一位了不得的强者,可如今,死者已矣,终究还是湮灭在了时间长河之中。 “这里..........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江晨向前望去,不禁眉头紧蹙,无边无际的辽阔大地,到处都是死亡气息弥漫,没有光,也不是很黑暗,四野一片昏沉,缭绕着带状黑雾,像是来到了一片死亡国度。 厚重的铅云,像是山一般压在天空中,布满了每一寸的空间,彻底充斥了这个世界,黑与白,简单的划分,没有任何绚烂的光彩,有的只是铺满了整片大地的累累白骨,风一吹,更有骨粉飞扬满天。 难以想象,究竟死了多少生灵,才会形成这般的恐怖景象?!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