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6集:绯苍之羽,太皇轮回!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186集:绯苍之羽,太皇轮回!

一根羽毛,看似平凡无奇,但在江晨眼中,却无异于掀起惊涛骇浪,因为,他从这根羽毛上感受到了一件无上禁器的影迹。 绯苍之羽! 或者说,这就是绯苍之羽的一部分,往昔,曾经在上一次轮回纪元中,开启大战的关键,此时此刻,就在他的眼前。 几乎下意识的,江晨伸出一只手来,欲取这根疑为“绯苍之羽”部分的羽毛,谁曾想,那看似明灭不定的光团,却在瞬息之间,凝结成一道柔软但又十分坚韧的屏障,直接挡住了江晨伸出的手,同时,一股极为熟悉的力量蔓延而至。 “这是?” 江晨忍不住的为之吃了一惊,那股蔓延而回的力量,不是别的。正是自己附着在伸出去的手上的那股力量,如今却是原封不动的又被奉还给了自己。 “好家伙,果然不愧是前辈大能布下的禁制,真是不简单,不过,单单凭借这么一个禁制,只怕还挡不住我。” 既然对方已经将机缘送到了自己的眼前,倘若自己还把握不住的话,那么,可真的就要被对方看笑话了。 心念一动,顿时,体内玄功运转之间,江晨的手上,一股无形的力量,由内而外的扩撒而出,将他的整个手掌都包裹在内,再一次的探向那光团。 看似只有尺许大小的光团之中,蕴含着的禁制强力无比,实是超乎了江晨的预料之外,不断波动的涟漪。一道坚韧的光幕,死死地挡住江晨伸出来的手,而且,还不断地将江晨力量反弹回来,与江晨硬碰。 如此一来,江晨等若是在与自己角力。 一个人,战胜对手往往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但是,想要胜过自己,哪怕是绝世的强者,也并不容易。 这........才是此方阵法的奥妙所在。 “小样,我还真不相信就治不了你了!” 接连两次无功而返,江晨非但没有因此而气馁,反而更激发了他的斗志,手上顿时又加了一股力,再次出手。 不同于之前,这一次出手,江晨觑准了阵法破绽所在,在力量之中暗藏潜力,阵法毕竟只是死物,反应不及,挡下明劲的同时,遭遇强悍潜力冲击,终于渐渐地顶不住了,在将兴奋的双眼之中,他瞬间突破光团的禁制防御,一把拿住了其中的洁白羽毛。 “这股力量........真是神异!” 几乎瞬间,江晨便自洁白羽毛之上感应到了一股极为特殊的能量波动,作为一个开辟出寰宇世界的存在,他自然不会陌生,那是属于时空的力量。 不,洁白羽毛之中蕴含的时空力量,远胜过一般的时空之力,或者应该说,那是属于大时空之力。 一般的时空之力,只能作用在衍生时空之力的本土世界。而大时空之力,则可作用于诸天万界! 两者之间,有质的差别。 至少,就现在而言,江晨所掌握的,只能算得上是一般的时空力量,远不如这根洁白羽毛之中所蕴含的大时空之力。 也正是因此,他更确信,这根羽毛纵然不是绯苍之羽,必然也与之脱不了干系。 小心收起羽毛,江晨目光再转,继续在楼阁之中寻找起来,这里宝物众多,其中不乏大威力者,青衫老人许他寻找三件宝物,还有两件,他要好好寻找,最好能够找寻到直接增幅他战力的至宝。 许是青衫老人有意成全,又或者江晨运气真的不错,很快,他就有了新的发现,那是一副战甲。 如同青铜铸就,泛着森冷的金属光泽,一道道的神秘纹路,交织密布于战甲之上,隐隐然间,有一股巍然之势透发。 这是一件无上神甲。 江晨能够感觉得到,如果他穿上这件神甲,哪怕是妃雪道主手持赤煌凶剑,也未必能够破开他的防御。 “就是它了!” 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的,哪怕他炼体有成,也难保不会遇上专门克制不死之身的神通法宝,这个时候,有一件护身宝甲,就显得尤为重要。 当下,江晨一声沉喝,按照先前摸索出来的破禁手法,花费了一段时间,破开了守护禁制,拿到了青铜战甲。 不同于先前的那根白色羽毛,拿到青铜战甲的瞬间,江晨便就接收到了许多信息,比方说,这件青铜战甲名为太虚神甲,是由一个名为太虚的寰宇世界先天孕育,后又经数位大能祭炼,方始成甲,防御力十分强悍。 紧接着,他又寻到了一件攻击至宝。 是一根矛,仿佛黄金浇筑而成的战矛,叫做破灭,乃是由一个号称破灭道尊的强者祭炼而成,攻击力大的惊人,就算是道主境界的强者,挨上一击,也是非死即伤。 攻有破灭战矛,防御有太虚神甲,如此一来,虽是借助了外力,但不可否认的是,江晨确实实力大增,甚至拥有了直面道主强者的本钱。 这还只是楼阁之中诸多宝物之中的两件,想到这里,江晨环顾偌大楼阁,不禁为之一阵眼热,不过,他也清楚,这里,绝非现在的他可以觊觎的所在,能够得到三件宝物,已是天大的幸运。 叹息间,眼前的景象一阵扭曲变幻,江晨微微一怔,他已经又回到了养剑阁的门外,面前站着的,正是一脸微笑的青衫老人。 “让我看看,你都选了什么宝物,嗯,太虚神甲,防御无双,别说道主之境,就算是道尊境界的强者也能够抵挡,不错,唔,还有破灭道尊的破灭战矛,虽然品阶低了些,但威力不俗,道尊境界以下,鲜少有人能够抵挡。” 青衫老人看着江晨挑选出来的三件宝物,口中肆意点评,待看到那根白色羽毛的时候,顿时眉头为之一皱:“我给你这么好的机会,难道里面没有适合你的天地至宝、绝世神兵吗?为什么要取这根几乎无用的羽毛。” 江晨呵呵笑道:“比起那些天地至宝,我觉得,这根羽毛对我的用处更大。” 青衫老人闻言,只是稍稍一愣,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看着江晨笑道:“看来,你已经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 “确实有所猜测。” 江晨如实应声道:“只是,晚辈见识浅薄,虽有猜测,但却无法确定,这究竟是不是那件无上禁器。” “仅仅只是一点猜测,你就不惜代价的选择它,真不知道,你是胆大还是莽撞。” 青衫老人叹道:“不过,还是要恭喜你,确实选对了,这根羽毛,确实是绯苍之羽的一部分,而且,还是比较核心的部分。”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仰头看着天空,半响之后,方才带着几分低沉问道:“身为轮回者,想必你应该知道一些关于上一纪元轮回大战的信息吧?” “这........” 稍作犹豫,江晨终究还是点了点头,应道:“不错,我曾有机缘一窥轮回核心之秘,所以知道一些轮回大战的信息。” “绯苍之羽,就是在那一场轮回大战之中失落的。” 青衫老人长叹道:“昔日,诸天众强,为了挣脱轮回太皇的钳制,花费大心血,从诸天万界之中,寻找祭炼了五件无上禁器,绯苍之羽就是其中之一,那一战,惨烈的叫人惊骇,轮回太皇陨落,五大禁器纷纷失落。” “失落?” 江晨皱眉问道:“那绯苍之羽后来又是如何破碎的呢?”毕竟,连轮回大战也不能损坏的无上禁器,实在是难以想象,究竟是什么力量,能够将之破坏。 青衫老人并未直接回答,而是带着几分神秘笑意反问道:“窥得轮回之秘的小家伙,不知你是否听说过羽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