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3集:守门人,赤煌剑!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183集:守门人,赤煌剑!

死劫,死劫,面临妃雪道主一指碾压,江晨死劫在前,千钧一发之际之际,忽闻,远处天际尽头,一声冷喝传来: “谁给你的胆子?竟敢在诸天轮回门前放肆?!” 话音落下一瞬,一股庞然巨力,自九天之上倾泻而落,顷刻之间,如一道巨墙,横在江晨身前。 “轰!” 妃雪道主一指碾落,无穷劲力澎湃,猛然击在巨墙之上,伴随着一声巨响,磅礴气劲迸发,四散开来。 巍峨巨墙,坚不可摧,妃雪道主一击之下,虽有破灭天地之威,但却无法撼动眼前巨墙分毫。惊愕一瞬,巍峨巨墙之上自发震出无边巨力,妃雪道主诧异之间,竟是难以抵挡,整个人猛然向后倒跌抛飞,狠狠地撞在一座数万米高的巨大山峰上。 “轰隆!” 难以转卸的磅礴大力,妃雪道主径直撞入了山峰内部,伴随着一阵震天巨响,山峦崩碎,轰然倒塌。 “可恶!” 一声愤怒喝骂,浩世神力冲霄,妃雪道主破开山体,赫势直上九重天,翻手之间,一口上古石剑在握,剑锋所向,直指天际尽头:“究竟是谁?鬼鬼祟祟的藏在暗处算什么能耐,有本事出来一见。” “你确定........真的想要见我吗?” 沉然话音,明明自天际尽头传来,但却又好似近在眼前,就在耳边响起,无视神魂阻碍,透入人心最深处。 “少废话!” 位列三千大道之主,妃雪道主何曾被人如此轻视过,当下口中一声冷哼:“你若是不敢现身,就少来妨碍本座的事,否则,后果自负!” “哈!” 一声轻笑,满是嘲讽,不知是在嘲讽妃雪道主,还是在嘲讽自己:“多少年了,已经不记得多少年了,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敢这样威胁我?你........很好!”话音落,乍见苍穹之上,风云翻涌,昊光璀璨,倾天而落,无边圣霞,排开万丈,照现九天一人,缓缓落下。 “轮回无间,生死一念,叩问万界诸天;大地苍茫,山河轻荡,超脱门前几番缘!” 不世身影,拔空降下,双眸微微睁开瞬间,恐怖力量,扫荡乾坤,妃雪道主首当其冲,整个人当即往后败退千丈。 “你.........” 眼见着来人一袭青衫,鹤发童颜,看似枯朽老矣,但枯瘦的身体之中,却蕴藏着足以毁灭诸天的不世神力,妃雪道主心神一凛,脑海中忽地想起了一则古老传说,随即,他忍不住的为之身子一颤,口中话语更见颤抖:“你是传说之中的守门人?!” “比起守门人,我更喜欢接引者这个称呼。” 青衫老人微笑开口,但言语之间,却有着一股刺骨森冷,冷然透出:“相比于此,我更想知道,究竟是谁给你的胆量,竟敢让你这么一个区区道主境界的存在,在诸天轮回门前擅杀飞升者,你.......不想活了么?!” “这.........” 面对着传说之中的守门人,饶是妃雪道主,亦不禁感觉额上冷汗森森,他尚未及有所动作,一股可怕的杀意已经将他死死锁定。 “把你手上的石剑留下,你可以走了。” 青衫老人淡然开口,言语间却透着几分不容回拒的霸道:“念在你还能认出我是守门人的份上,今天我就不杀你了。” 妃雪道主脸上神色几番变化,终是一声冷哼,他抬手将掌中石剑抛出,随即,整个人破空而起,消失在无尽时空长河之中。 “倒是个识趣的小家伙。” 青衫老人一声轻笑,挥手间,将石剑抛给江晨:“我已经很久没有遇见轮回者了,能够凝成神魔界印,你这小家伙,资质不差嘛,此剑名为赤煌,你试着将体内的神魔之力灌入剑内,或许能够得到些意想不到的收获。” “这........多谢前辈!” 下意识的接过赤煌凶剑在手,江晨顿感体内神魔之力受到引动,剧烈共振之下,石剑之上,黑光绽放,恍惚之间,他的眼前,浮现出了一片苍茫天地。 一道高大身影,手执赤煌凶剑,四尺剑锋,不断地震颤着,无穷无尽的天地精气被一股无形无质的力量牵引着,疯狂的汇聚而来,刹那之间,竟然在他的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偌大的灵气漩涡,缓缓地转动起来。 仿佛是来自远古天际的古老吟唱,那介乎于生死之间的冥冥韵律,在这一瞬之间,响彻了整个天际苍穹。 一人,一剑,在这一刻,绽放出了无与伦比的璀璨光芒,那无限的耀眼光芒之中,似有一道擎天般的身影,屹立于天地苍穹之中,在那无尽的星辰寰宇之间,仰天长啸! 在这一瞬,天地之间那原有的波动,无穷无尽的规则,都似在这里完全的沉静下来了一般,但是,就在这时候,天地之间,却隐隐约约的传出了一阵轻微的破碎声响,紧接着,被那高大人影持在手中的赤煌凶剑之上,暴起一道凶厉的黑色剑光。 黑色,本就是最接近于死亡的颜色! 在江晨骇然的目光之下,那道高大的人影缓缓地向前踏出了一步,就这一刹那,一股恍如来自心灵深处的无形无质的威压,铺天盖地一般的瞬间席卷而来,随之,便就听那高大人影的口中轻吐出声: “赤焰焚天,煌极贯地,梦里山河破碎!” 赤煌凶剑剑身震颤,可怕的黑色剑芒突然之间延伸了开来,刹那间,整个天空之中,陡然暴起一道恢弘,恍若太古洪荒,开天辟地之极,所爆发出来的惊天巨响! 天地崩溃,山河破碎,视线之中,天地万物,全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片完全残破的废墟世界。 “赤煌剑道第一式,黄泉归引!” 圣器传承,无上剑道,在江晨不敢置信的目光之中,那一道高大人影终于挥手出剑,赤煌凶剑剑锋所向,顿时,偌大的天地乾坤,竟然被一剑劈分,万里山河,如梦幻泡影,尽在瞬间破灭。 凶剑,绝世,无上传承! 江晨心神颤动一瞬,惊见那一道高大身影轮转剑锋,剑意节节暴增,赤煌凶剑同时回应一声高昂剑鸣,无匹剑压,笼罩九天十地。 莫名的气息,宛若来自九幽地狱,开启了无边黑暗的极度恐惧世界,这天,这地,仿佛只剩下了那单一的颜色,一股狰狞、凶厉,充斥天地乾坤。 吞吐风云,震动山海,是天地尽头的极限,亦是死亡轮回的重点,地狱之门,正伴随着那高大身影口中的低沉轻吟,缓缓开启。 死亡,死亡,死亡! 不可替代的名词,无可言说的凶狠,仿佛天地之间,再也没有其他事物的存在,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死亡,万物陨灭,生命凋零,尽付一剑,将死亡带临人间。 “三生石前,彼岸花下,莫道前尘奈何!” 缓缓开启的地狱之门,无声宣判的死亡之城,赤煌凶剑剑身震颤,森然黑色剑芒突然之间延伸了开来,刹那间,偌大的天地虚空,同受剑力震撼,恐怖的异象伴随着迷离剑音,无则而声。 死亡地狱,黄泉奈何,一片凄惶的恐怖世界,是死亡的象征,裁决着天地之间一切生命的生老病死。 “赤煌剑道第二式,引渡轮回!” 剑锋轻转,剑意所向,冲击乾坤八极,乍见那高大身影劈天一斩,顿时,方圆千万里地域顿时陷入了一片无尽的森然地域之中,草木枯萎,生命凋零。 “厉害!” 江晨看在眼中,不禁一阵咂舌,这赤煌凶剑之中潜藏的无上剑道,着实非同小可,令他眼界大开。 虚空再变,赫见那高大身影吞吐风云大势,周身上下迸发出一道恐怖剑意,似惊涛骇浪,怒涌而出,随即,一股庞然气息,如同山岳擎天,浩瀚磅礴,层层叠叠的向着周遭接连不断的扩散开来,一时风起云涌,天地色变。 同时,赤煌凶剑回应以高昂剑鸣,宛若荒古混沌之中的噬天凶兽,一声嘶吼,惊天动地,无尽神魔之力,迸爆而出,霎时之间,剑意冲霄,惊风走雷,玄黄翻覆,似惊涛骇浪,激起磅礴气象。 “六道同坠,魔劫万千,再起黄泉天灭!” 极致剑音,穿透古今未来,纵横诸界无碍,赤煌凶剑剑身震颤,森然的黑色剑芒突然之间延伸了开来,刹那间,偌大的天地虚空,同受剑力震撼,生出无边浩瀚剑域,覆盖诸天万界,震动山河摇曳。 黄泉路开,苍天陨落,灭杀之章。因剑而起,崩毁的六道,浩荡的魔劫,是死亡的象征,是杀戮的开端。 “赤煌剑道第三式,梵天十劫!” 无尽杀戮劫难,尽在一念瞬间,再开冷厉剑锋,高大身影巅峰一击,开启赤煌剑道,是超越了极限的无上剑力,席卷八荒,纵横四海。 一为数之始,九为数之极,十劫天灭,六道魔毁,是破开极限一击,天地万物生机消散,所有一切都在剑气之下,尽数湮灭! 江晨看得心潮澎湃,正要继续观摩,却见眼前一股剑意森冷,直透神魂而来,他竟难以承受,一声闷哼,已自传承境界中醒来。 “三招!” 青衫老人带着微笑拍手赞道:“果然不愧是在诸天轮回中历练出来的,你们这些轮回者的潜力,远比一般的飞升者要强的多,居然能够直接承受赤煌剑道三式传承,你的战力,纵然不及道主,但在大道境的古神之中,已经足以堪称得上是顶尖高手了。” “前辈缪赞,晚辈愧不敢当。” 面对一个能够在举手投足之间就将妃雪道主逼退的前辈高手,江晨自是不敢有半分托大,回想起方才的生死之战,他更清楚的明白,自己的力量,在这全新的世界,根本不值一提。 “将赤煌凶剑给我吧。” 青衫老人淡然开口:“这柄剑有属于它的机缘,不当为你所掌,否则,会给你带来致命危劫。” “前辈,给。” 闻言,江晨连忙双手奉上赤煌凶剑,确实,他的确很眼馋这柄盖世凶剑,毕竟,他本身是修炼剑道的,若能得此无上神兵,战力立时便能暴涨三成,纵使不能与道主境界的强者匹敌,但对付道主境以下的存在,当可所向披靡,纵横无敌。只是,这剑本不属于他所有,能够借此剑得到三式传承,已属幸运,焉能贪心奢求更多?况且,就算是眼前的青衫老人真将此剑赠给他,这剑是那么好拿的吗? “很好。” 青衫老人伸手接过赤煌凶剑,口中淡然道:“能够这么轻易的放弃这柄罕世神兵,想来,你一定悟通其中的关窍了吧。” “妃雪道主。” 江晨应声道:“此剑本为妃雪道主所有,若然为我所得,只怕必会引来他的追杀,以我现如今的修为,十有八九,难逃一死。” “不错。” 青衫老人赞赏道:“你这小家伙,倒是很合我老人家的口味。”说话间,他反手一抛,将赤煌凶剑抛入诸天轮回门中。 江晨见状,不禁为之暗笑,如此一来,怕是那妃雪道主纵然神通逆天,想要找回赤煌凶剑,也不是一剑容易的事情了。 “跟我来。” 青衫老人说罢,自顾转身化作一道流光破空,江晨见状,连忙提运神力,足下一步踏出,身形瞬化,同样化作一道流光破空,紧跟在后。 两人的速度快疾,在时空长河中遨游,片刻之间,便已跨越亿万里之遥,来到一处小山谷中。 山谷坐落在一片荒芜山脉之中,谷外是一片荒芜,寸草不生,生灵不存,谷内却是一片仙家圣境,绿草茵茵,鲜花遍地,虹桥流泉,楼阁清雅,更有诸多珍奇异兽,在其中游玩嬉闹,好不热闹。 流光飞泄,泄落在一座湖心小亭之中,亭中设有石桌玉登,青衫老人招呼着江晨坐下,方才笑着道:“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会在妃雪道主手中救下你吧?” 江晨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确实,他虽然未曾询问,但并不代表他心中没有疑问。 青衫老人并无忌讳,当即伸手一指江晨眉心的黑色印记:“实不相瞒,我之所以出手救你,是因为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