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3集:丧钟初鸣,天下尽戮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173集:丧钟初鸣,天下尽戮

死城现世,大劫开启,天地风云浩荡之间,杨逍亲自发令,萧晨带着数百古兵,横扫各大教派大军,一时之间,杀戮开启,伏尸无尽,暴戾残酷的魔王,撼动天下,半祖乃至其麾下门徒纷纷为之一片惶然败退。 数百天兵与阴兵始终合一,并不散开,战力无匹,没有任何伤亡,萧晨本身也是半祖级别的强者,锋芒所向,战败十方强敌,威名之盛,天下无出其右者。 大战过后,他额头正中的魔纹不断跳动,几滴鲜红的血水滴落而下,一战过后,大败强敌,他并没有任何成就感,有的只是沉重。他杀人盈野,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魔王,只是他已经没有退路,只能杀向前方,踏着敌人得尸体走过去,才能最终为那些诞生于虚幻之中的半祖们“送终”。 到了现在还有什么不明白?虚幻与真实逆转。九州大地与四方世界。许多东西都是虚幻得。即将要到了还原真实、破灭虚幻得时刻了。那些由人心而生、却视人如蝼蚁得伪神终将消失! 远处,清清与珂珂飞来。 清清不染杀戮。但也出手了。打退不少强者。从某种意义来说。她≈n等于救了那些人。不然大半都要被死城古兵杀死。 珂珂大发征战之财。失乐园撑开后。收八方溃兵得宝物。几乎所有逃兵都被洗劫了个遍。身上的灵丹瓶罐、空间戒指、储物手镯等全部被打劫,更是将漫天飞舞得法器等收了一大堆,在失乐园中快堆成一座小山了。 他们带来了一个消息。九州女皇赵琳儿一夜之间突然暴毙死亡,萧晨闻讯而来。劈开棺木,在里面发现了一具血肉模糊的女性尸体。他皱了皱眉,以灵识探索,发现点滴残灵都没有剩下,被彻底抹杀了。 “赵琳儿是怎么死的?” 周围众人如临大敌,一个侍卫战战兢兢的出声应道道:“昨夜一道神光从天而降,陛下当场遭创,驾崩而去。” “死得这么巧?我不相信!”萧晨一声冷哼,转身而去,但是。九州女皇身陨之事还是传遍了天下,几乎没有第二种猜测,所有人一致认为,赵琳儿是被萧晨斩杀! 强大地修者虽然无惧大地上的君主,但是一般情况下也不会轻易出手击杀,毕竟影响实在太大了。其中牵扯到的隐秘因果,即便是半祖都不愿意沾惹。 而如今萧晨大杀四方,所向披靡,半祖门徒死伤无数。流血千里,而后又孤身闯入皇宫,天下缡素,杀气直荡九重天。凶威冠绝天下。 魔王之名堪比古之巨擘。 随后,整整三个月的时间,天下寂静无声。萧晨打得各大教派失音。再无人敢出手与之相抗。 对于众多修者来说这是一个黑暗得年代。一个人横扫天下,竟然打得天下人沉默。实在是一段恐怖的岁月。 九州大地之上,九盏古灯长明。间界灵气大盛,乎九州封印彻底解封了。 杨逍凌驾死城,俯视天下,眼见着萧晨争战归来,当即便是一声叹息道:“四方世界很多地域都属于人间,现在正在慢慢回归,现实世界在逐渐还原,而事实上,虚幻真实逆转,并不是多么可怕得事情,真正可怕的事情在未来,九州将要面临的挑战,远比你想象之中要严酷的多!” 萧晨默然无语,但他知道,杨逍既然开口,绝对不会毫无根据,是了,杨逍是远古洪荒人族之始,祖神以上的至高存在,如此开口,必然是看到了未来的变化。 “清清和珂珂以及你的朋友们,为师已经尽可能地让他们安置好,虽然他们的修为都已经不差,但是,接下来的天地大变动,仍然不是他们能够参与的。”杨逍淡然出声道:“徒儿,你可做好准备,这一场,是属于你的战争。” “是的,师尊,我已经做好准备了了!”萧晨当即踏空而起,无匹雄浑修为,在黄泥台爆发出来的天地玄黄二气加持之下,如同惊涛骇浪,呼啸着冲击天地尘寰:“虚幻的半祖,我为你们送终来了!” 霎时之间,玄黄一颤,赫见萧晨手腕上的家传紫玉手镯忽然间爆裂了开来,金光乍现。冲入下方的黄河水中。黄河咆哮。如巨龙在舞动。 黄河水奔涌入东海之后,无尽璀璨金光在瀚海凝聚。那是当初崩碎在海中地祖龙龙珠。从四面八方向着龙岛汇聚而去。 到了现在。跨界而来的巨城、深谷、大漠、丽山等都渐渐出现在了海外。唯一没有真正浮现而出的龙岛也在此刻降临了。 万龙咆哮,龙岛解封! 所有跨界而来的巨大阴影都真正降临人世间,在这一刻人间界仿佛放大了很多,许多从来没有的地域出现在海外,有些地方甚至与九州连接到了一起。天地灵气铺天盖地,不光九州。而那更加遥远地西方也全都如此,曾经地封印在这一刻松动了,再现上古时期人间的繁盛景象。 同一时间,天空中九盏长明古灯在快速向苍穹之上汇聚,天空中一面巨大的石碑若因若现,如巨山般矗立在那里,正是黄河古碑,随着古灯照耀,渐渐淡化,而后彻底消失了在天地之间。 紧接着,死城上方的古碑也随之腾空而起,渐渐淡化,即将消失不见。 “轰!” 遥远的东海,战族那里爆发出万丈光芒,杀气直冲天宇,似乎感觉到了天地有剧变,而龙岛之上更升腾其让瀚海狂暴的龙啸声。蛮龙觉醒,恢复了神性。解除龙族封印的不是新祖龙,而是已逝的黄河祖龙地力量。 九州各地以及海外,各处密地都冲起无尽光芒,这是强者对天地异常的本能表现。所有人都感知到了一股毁灭性的气息以洪荒古村为中心,彻底的爆发开来。 杨逍眼见着他身上的气息变化,心里暗自叹息,远望的目光,隐藏着一股蠢蠢欲动的强大力量,此时此刻,偌大天地都已经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仿佛一块巨大地黑色天幕遮拢了一切,伸手不见五指。 九盏古灯长明不灭。自苍穹降落而下。定在了死城的上空。将黑雾翻涌地巨城映照地模模糊糊,显得有些阴森可怕。云雾涌动,死城内在暴动,各座建筑物都在摇颤。似乎每一间中都有囚徒想要脱困而出。 至于大街之上,早已是密密麻麻地影迹,似乎有无尽死神在走动。更有许多庞然大物在迈着沉重地步伐,透过微弱的灯光可以看到,那如山岳般地影迹鳞甲异常森然,竟然是蛮龙与各种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地巨兽。 而死城正中央似乎有着恐怖地魔性,一道黑光直冲天空,透发出阵阵巨大地波动,悠悠钟声传来,是丧钟在鸣响。 那一处,正是当初天碑镇压地所在,显而易见,那一道黑光来自魔井,也就是所谓的“罪恶深渊”。 钟鸣天地间,九州大地在摇颤,人世间诸强惶惶然。天地震动,仿似万古岁月在今朝重演,重重幻影再现人世间。 那矗立天地间地巨人。劈开了凄寂的蒙昧。世界焕发出了生命地希望。他是大地的脊梁,祖先在蛮荒中挣扎,抛头颅洒热血,延续生命地希望。斩荆棘,拓生路,前仆后继。血肉之躯浸入泥浆,如山的尸骨,通向明亮的前方……古老地歌谣在远方响起,凄惊地泣血之歌,响彻九州。 苍穹之血,大地之精,阴阳交战,泣血玄黄。 祖先血泪,古老歌谣,说不尽的起源故事,道不完的九州传说,炎黄,炎黄…….一声声的呼唤,宛若天地泣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