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7集:再复轮回,咒界深渊!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167集:再复轮回,咒界深渊!

咒界,传说之中,这是一片神秘复杂的世界,到处布满禁绝杀阵,甚至,整个世界就是一个旷世大阵,是专门为克制祖神而布下的绝阵。 绝阵之下,是一派原始风貌,大片的地域都覆盖着茂密的丛林,很多地方的山岭与天齐高,耸入云霄,有的地方则是无底洞般的沟磐,埋葬着神秘莫测的遗迹。 此时此刻,江晨的脚下就有着一个这样的大坑,这是他先前万万没有料想到的事情,穿越时空乱流,降临的随机性太大了,连如今已经登临半步大道境的他也无法精确掌握。 天可见证,江晨理想的降临地点,其实是洪荒天界的石尸道场,当初,在离开之前,他已经将石尸道场改建成了天庭驻地。 可惜,这一番穿越,他连天界都未抵达,更别提石尸道场了。 他来到了咒界,刚一落地,便有一股强绝的力量突然自地下涌动而上,大地龟裂,山石迸溅,原始山脉崩塌,一个巨大的深渊突兀出现在群山间,深不可测,更有一股巨大吸力爆发,引动江晨向下坠落。 风声呼啸,黑雾翻涌,越是向下,雾气越浓,迷迷蒙蒙一片,好在,江晨天目张开,自有神光贯穿重重阻碍。 恍惚间,江晨看到了一面巨大的天碑,镇压在深渊之中,又似乎不是天碑而是其他巨型器物,影影绰绰间,还有巨型生物在奔跑。 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撕扯着江晨,将他不断向下拉去,按说,以他的实力,如果强行突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但那无意间发现的天碑影迹,让他有了下去一探的想法,因为,他在此方世界,还有着一位修行天碑秘法的徒弟。 “嗷吼!“ 临近下方,突兀,一声沉闷的咆哮从地底深处传来,有庞然大物在低吼,与此同时,一道雷光向上劈来。 “咯嚓!” 妖异雷光,一片血红,来势迅猛无比,眨眼之间,便就冲到了江晨近前,雷光下,赫然可见,一个头上犄角的庞然大物在下方一闪而没。 “砰!” 江晨翻手一掌下压,来势迅猛的血色雷霆瞬间就被重击溃散,但同时,感应到那股血色雷电中蕴涵的强大力量,让他很是吃惊,那头蛮兽绝不是一般的凶兽。 “扑棱梭” 心中惊疑未定,突然间,有振翅的声响出现在上空,紧接着,江晨目光所及,赫见一片巨大阴影宛若乌云盖顶一般向着他笼罩而来。 “好大一只鸟!” 江晨赞叹,入眼所见,那是一只巨大的怪鸟,周身没有羽毛,通体遍布着乌光闪闪的鳞甲,狰狞而又凶恶,凛冽杀意席卷而来,狂风大作,将江晨的衣衫长发吹的凌乱飞舞,一道道黑色的罡风简直像是魔刀一般,铺天盖地一般劈斩而来。 “嗯?” 赞叹过后,随之而来的却是一声沉吟,沉吟中,满是怒意暗藏:“小小半祖,也该在本座面前放肆!” 一声放肆,怒意勃发,瞬间横扫漫天罡风。 “吼!” 不知是天赋异能,还是没有神智,巨大怪鸟并没有因为江晨的威压后退,反而一声厉啸,锋利的鸟爪像是铁钩一般,在黑暗中闪烁着冰冷的光芒,撕裂虚空,向前抓来。 “嗤!” 尖锐的破空声响传来,每根利爪都足有磨盘那般粗细,杀气千重,幽森迫人,直将江晨笼罩在了冷森森的巨爪之下。 江晨并没有躲避,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周身自有一股罡气爆发,无穷力量,掀动天地风云,崩碎虚空。 “砰!” 至强罡气,无可匹敌,照面一瞬,便就震碎了那黑幽幽的铁爪,而后更是如同浪潮翻涌,径直将那怪鸟吞没在内。 一念主宰生死,这就是半步大道境强者的恐怖势力。 黑色怪鸟被绞杀,鳞甲到处迸溅,但是却没有任何鲜血飞洒,出乎意料,这怪鸟竟然不是真正的生命体,而是一股强大的神秘力量所显化。 “咔嚓!” 罡气迸爆,衍生出无穷伟力,翻涌鼓荡间,彻底的粉碎了满身黑色鳞片的怪鸟,让它消失在了深渊上空。 然而,这还仅仅只是一道“开胃菜”而已。 “哞!” 突然,一声沉闷的吼声自深渊中传来,就在这一刻,一头庞然大物突然冲天而起,向着江晨野蛮冲撞而来。 那怪物简直就像是一座小山一般,冷幽幽的眸子都有房屋那般大小,巨大的犄角比神刀还要锋锐。 一头形似莽牛的怪物显现了真身,它通体血红,像是血玛瑙雕琢成的一般,且生有一对巨大的血翼,快如电光,一下子就冲到了江晨的近前,狠狠地撞击在江晨身前的护身罡气之上。 “砰!” 莽牛巨力,堪比战祖,生猛无比的撞在至强罡气之上,迸发出宛若肋骨震天般的沉闷巨响,偌大深渊虚空一震摇动,但却未能撼动罡气哪怕分毫。 “哞!” 一击失利,血色莽牛后退数步,再度出击,大如山岳鼻中喷出两道长达数十丈的血芒,那是它的强大气息,由此可想而知,它体内陆藏着怎样庞大的恐怖力量。 “轰!” 四脚蹬踏虚空,血色莽牛像是一座巨山般压了过来,两根长刀般的巨大牛角赤红如血,挑向江晨。 “退下!” 但闻江晨口中一声冷哼,话音落下一瞬,翻手一掌,无穷力劲,崩天裂地一般,猛然盖在血色莽牛身上,将它直接打落深渊,若非顾忌这血色莽牛可能与九州十二生肖战祖有所关联,这一击,他就将之镇杀了。 诡异深渊,已经勾起了江晨的兴趣,他自缓缓下降,至深处,黑雾翻涌之间,下方突兀传来一股巨大的压迫感,好像有狰狞的巨魔在仰望天空,随时要破碎苍穹。 “嗡” 就在这个时候,江晨感觉头皮一阵发麻,他听到了千万羽翼振动的声响,邪异的力量,正妄图侵袭他的灵魂。远处,一片乌云快速成型,黑暗中一双双血红的眼睛,闪烁着嗜血的凶光,飞速向着江晨淹没而来。 那是一群极其奇怪的生物,乌光闪闪,虽然不过一尺长,但形体极似神龙,有一股苍劲的感觉,且身体两侧生有透明羽翼,像是成千上万条小祖龙在振翅。 漫天乌云中,一片龙影黑压压聚集在一起,犹如魔蝠一般,嗜血如命的冲向江晨。在临近的刹那,每只龙形生物都化成了黑色的匕首,穿透虚空,向江晨而来,乌光森森,慑人心魄。 “叮叮当当” 成千上万条形似小祖龙般的怪异生物,如同狂风暴雨一般,不住的撞击在江晨的护身罡气上,瞬间爆发的密集声响,让人耳鼓都要碎裂了。 它们的身体极其强悍,接连不断的撞击之下,竟然冲破了一层罡气,这让江晨大为侧目,这些小龙的力量还真是不可小觑,在一定程度上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无坚不摧了,就算是祖神只怕也难以抵挡。 “嗡” 乌光闪闪的神秘生物,在黑色匕首与龙形生物间不断转换,振翅之音让人毛骨悚然,透出极其可怕的能量波动,成千上万双嗜血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江晨。 “亏得我没有密集恐惧症,否则还真要吃点亏。” 江晨摇头,一声叹息,顿时,无穷力量浩瀚怒涌,将冲击过来的所有黑色生物全部震爆,化成点点碎末飘散在深渊中! 这才是禁忌强者真正的力量,哪怕只动用零星半点,也不是祖神境以下的生物可以抵挡的,甚至,双方之间,根本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差距太大了。 江晨根本还没有用力,这些不知来历的神秘生物,就支撑不住了。 只是,转瞬之后,令人感到吃惊的事情生了,几乎就在刹那之间,那被江晨崩碎的成千上万只龙形生物竟然又重组身体,重新凝聚在一起,宛若一片乌云浮现而出,嗡嗡刺耳的振翅声响中,再一次向着江晨扑杀而来。 相比之前,这些神秘的龙形生物力量变得更加强大了。 如果说,之前的它们,仅仅只是能够威胁到祖神强者,那么,此时此刻的它们,已经完全拥有了可以围杀祖神的强悍力量。 “有意思!” 眼见着神秘的龙行生物死后蜕变重生,江晨的眼中,不由得迸发出了两道神光,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趣味之色,连着口中的话语,亦带上了几分戏谑之意:“既然如此,本座倒要看看,你们能够做到哪一步。”话音落,只见他缓缓抬起一只手掌,霎时,一道星光神剑凝聚成形,伴随着他挥手而动,横扫天空。 “轰!” 剑势无匹,势不可挡,半空之中,成千上万的龙形生物再度崩裂,这一次,连它们的神魂都被剑气绞杀成了碎片。 “嗡” 仿佛虚空在颤动,就在下一瞬间,本已粉碎的龙形生物又再度重组,而且,灵魂也跟着重组,并开始渐渐苏醒,有了自我意志。 江晨眼中满是兴奋神采,这些神秘的龙形生物真是太有意思了,似乎拥有永恒不死之身,明明被击的形神俱灭,但依然可以无限复活,着实有趣的很。 这地方,处处透着神秘,纵然是祖神在这里恐怕都将疲于应付,单个的龙形生物并不可怕,不过成千上万的汇聚在一起,却拥有着一股令人震骇的强大力量。 “再来!” 兴趣泛生,江晨挥动星光神剑,再次对漫天飞舞的龙形生物进行绞杀,但很快,龙形生物就会复活,江晨毫不在意,再次挥剑斩杀。 “轰!” 当江晨第七次将所有的龙形生物粉碎后,深渊开始恢复宁静,它们好似畏惧了江晨一般,终于如潮水般向后退走。 但是,它们依然未死! 这是一个奇迹! 江晨远远的跟在后面,他很想知道这些龙生物到底有怎样的来头。 蓦然浩瀚威压冲天而起,他看到了一面巨碑矗立在深渊中,而那些龙形生物全部飞向了天碑,乌光烁烁,烙印在碑体上,竟然是一道道纷繁玄奥的图纹! 江晨感到十分惊诧,那些神秘的龙形生物竟有这样的来历,原来,它们竟是天碑上的图纹显化而出! 那一道道的印记,如龙似蛇,铁画银钩,苍劲有力。 难怪那些龙形生物会显化为龙形,难怪那些龙形生物不死不灭……只要天碑不朽,它们根本不会灭绝。 只是,纵然知道了它们的出处,江晨还是难掩惊诧,天碑上的图纹居然能够化形,显现出真正的生命体,这绝对是一种大神通,至少,就算是现在的他也不能做到。 不过想想,这些天碑,出自唯一真界,他也就释然了,那可是一个皇者聚集的强大世界,任何奇迹都有可能存在。 穿过重重黑雾,江晨终于降落在深渊底部。 下方是一个黑色的巨湖,黑漆漆的湖水如平整的黑色石块般,没有一丝波动,入眼所见,尽是一片死寂。 可以说,这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黑色死湖,江晨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阵阵森寒煞气自黑色的死湖中透出,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在巨湖的中间,有一座岛屿,上面矗立着一面巨大的天碑,雾气翻涌,遮掩的碑体朦朦胧胧。远远望去,岛屿上似有极其巨大的尸体横卧。 江晨踏步向前,登临岛屿,这才看见,在这里,除却方才显化过的那头山岳般的莽牛外,还有一条如绵绵江岭般的祖龙尸骸! 那是一条黑色的祖龙,山岭般的庞大神躯被斩成了六七段,龙头上更是出现一个恐怖的爪洞,应是被人生生抓击了头颅中的元神而死。 虽然过去也不知道多少年了,但伏尸在此的祖龙肉身并没有任何腐烂之处,且地上有大片的龙血闪耀着点点神华,如果不是被天碑压制,恐怕将血光冲天。 在那庞大的祖龙尸体旁,还有几具破碎的尸体,鲜血染红了地面,同样有点点神华在闪耀,显然,那些都是祖神的尸体! 有的只剩下了半截尸体,半截躯体被人一巴掌碾成了肉泥,甚至能够清晰的看到留下的大手印,血水四溢,触目惊心;而有的只剩下了一颗头颅,下面的躯干彻底灰飞烟灭,被人以恐怖神力抹杀的干干净净 很明显,这里曾经历过一场惨烈无比的祖神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