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3集:鸿蒙空间,会见鸿蒙!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163集:鸿蒙空间,会见鸿蒙!

“谢江晨大人!” 父子隔世再相会,片刻温存之后,还处在灵魂状态的霍格回过神来,连忙躬身向着江晨拜谢,言语之间,满怀感激。 虽然,这两千年来,他一直都在养魂珠之中养魂,于外界并不清楚,但就在刚才,林雷与贝贝已经将江晨的身份以及他之所以能够存活的原因告诉了他。 “多谢江晨大人!” 林雷与贝贝也紧接着躬身表示感激,相比于先前,此时此刻,他们的言语间,明显更见真诚。 “林雷。” 江晨忽地出声道:“你的父亲已经复活了,你带他回去之后,自然可以借助成神的机会重塑身体,你们也是时候该离开了。” 闻言,林雷微微一怔,他似感受到了江晨言语之间的肃然,随即,面色也变得严肃起来:“江晨大人,在临行之前,我有一事想要询问,不知可否?” “你问。” 江晨似有所感,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 林雷当即问道:“江晨大人,我想要知道你为何会看重我,毕竟,以我的实力,就算经过了乾坤池的洗练,应该帮不上大人什么吧?” “现在或许不行,但未来却不一定。” 江晨忽地反问道:“只是,到时候我若有什么事情需要你帮忙,你会愿意帮忙吗?” “当然!” 林雷正色应道:“江晨大人于我有恩,我心里清楚,未来,如果我真的能够帮得上大人,一定不会推迟!” 江晨看向林雷,目光如电,林雷一身坦然,昂然对视。 “哈哈哈哈” 数息后,江晨忽地大笑出声:“很好,果然不愧是我看好的人,不过,你现在就想知道原因,还太早了一点,时机未到,就算是我说出来,你也未必能够理解。” “不过啊!” 看着有些发懵的林雷,江晨微微一顿,随即带着几分意味深长道:“你可知道,你所在的天地是有限的,他既是孕育了你们的摇篮,也是一个巨大的牢笼,局限着天地之中的生灵,仿佛,所有的生灵都在命运的掌控之下,但随着时间流逝天地间总会出现一些命运不可测之人,也只有这些命运不可测之人,才有机会超脱天地。” “超脱天地?!” 林雷似是想起了什么,他想起,在来到诸神世界之前,贝鲁特曾经跟他说过,江晨的修为深不可测,远在主神、主宰乃至至高神之上,很有可能已经超然天地之上。 “林雷,你走吧。” 江晨淡然开口:“去努力变强,到时候,你自然会得到你想要的答案,或许,都用不着我再费力向你解释。” “是,江晨大人!” 林雷应声而退,与贝贝和霍格一起,一行三人很快就来到了大殿门口。 “老大。” 贝贝忽地开口问道:“你说江晨大人最后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啊?玄玄乎乎的,我一点儿也听不懂。” “我也不是很明白。” 林雷同样摇头苦笑。 “林雷,贝贝,我们不明白其实也正常。” 霍格的灵魂虚影悬浮了起来,他笑着说道:“毕竟,江晨大人是我们无法想象的存在,他的强大,远超传说之中的主神,实力早已经凌驾于众生之上,他站的高度远超我们,对天地规则的了解也不是我们可以相比的,也许,他跟我们说的,就是那些常人不了解的天地大秘。” “嗯。” 林雷点头,对于父亲的话他还是很认同的。 “天地……牢笼……命运不可测之人……超脱天地,打破牢笼” 脑海之中的思绪不住翻涌,林雷隐隐约约觉得,江晨口中说的命运不可测之人就是在指自己:“超然天地之上的存在,江晨大人,他追寻的到底是什么?” 蓦然回头,看着末日天都,在这一刻,他仿佛看到了江晨的面容,正负手立在一片浩瀚的宇宙海之中。 有一双眼,洞开了碧落黄泉,神光横扫九天十地,宇宙海中,一股难以言说的抑郁气息正在弥漫,至顶点处,蓦然风云乍起,掀起浩瀚惊涛。 “齐心协力,共破轮回,冲啊!” 宛若一片无边海洋,潮起潮落间,一点残破的影像浮现在林雷眼前,恍惚中,他看见了一片片的浩瀚天地,一个个的盖世强者,前扑后继,纷纷向着未知的前方冲杀。 有人持无上禁器,镇压天地乾坤! 有人挥动双剑,凌厉剑光,横断天穹! 有人驾驭庞然神殿,无量伟力,冲开界海,所向披靡,那神殿金光耀眼、璀璨夺目,赫然正是末日天都! “末日天都?” 林雷诧然,满是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黄金殿堂,只是,他还来不及回神,便就猛地听到一声淡漠天音: “冒犯轮回,亵渎主神,抹杀!” 一声抹杀,令人发自心底最深处感到颤栗,随即,有光出现,光芒中,有一道道的身影浮现,隐约间,似有一对巨大的羽翼缓缓张开,雪白,圣洁,遮蔽浩瀚世界。 “绯苍之羽!” 有人在惊呼,恐惧降临,白羽染血,宣告着战争彻底爆发! 接下里的画面虽然残缺不全,但林雷仍然不难想象,那是一场何等可怕的战争,他所认知中的那些主神,与那位轮回主神相比,简直连蝼蚁都算不上,在那场毁天灭地的大战中,哪怕一个炮灰,也远胜主神,盖压主宰。 “林雷,林雷” “老大,老大” 就在林雷陷入极度的震惊失神状态,耳边突兀传来两道急切的呼喊,林雷这才恍然惊醒:“父亲,贝贝,我一时走神,让你们担心了。” “走神?你不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吧!” 贝贝夸张的大叫道:“你知不知道,你刚刚的模样,差一点就走火入魔了,我和伯父差点被你吓死了。” “这” 林雷看着贝贝与父亲霍格,下意识的想要解释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仿佛,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让他谨守轮回之秘。 似是看出了他的为难,霍格连忙道:“好了好了,林雷,既然你已经没事了,我们也是时候该离开这里了。” “走吧。” 林雷当下激发生命灵珠,一股奇异的波动出现,虚空之门被打开,他和贝贝以及霍格穿越虚空门户,回到了盘龙世界。 就在他们离开之后,末日天都拔空而起,冲破了九重天宇,江晨静坐云床,于无尽至高处,俯视着天地衍变,轮回运转。 身为天地主角,命运不可测之人,自林雷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意味着一个新的时代将会诞生。 在玉兰大陆上,林雷是最年少的雕刻宗师,不到百岁就成为了神级强者,毁灭光明教廷,创立了至今依然存在的巴鲁克帝国。 离开玉兰大陆后,林雷不到六百年就有了与七星恶魔相匹敌的实力,在千余年后,林雷更是成为了四灵魂变异者,拥有了镇压任何大圆满上位神的可怕力量。 尔后,林雷应邀进入江晨的诸神世界,经受乾坤池洗练,逆转后天,蜕变先天,拥有了足以匹敌主神的强悍战力。 自诸神世界回返,林雷又得到了贝鲁特赠予的两枚主神格,并击杀特雷西亚得到了第三枚下位主神格,拥有了不次于四大规则主宰的强大实力。 “真是令人惊讶的成长速度!” 末日天都飞速拔升,最终彻底冲出了诸神世界,进入了一片奇异空间。 这是一片还处在太始之初的鸿蒙世界,浩瀚无边,充满了鸿蒙之气,江晨驾驭着末日天都在其中飞驰,须臾之间,便就跨越亿万里距离,但饶是如此,还是足足过了片刻之久,方才来到目的地前。 江晨自末日天都中显化身影,放眼看向前方。 无尽鸿蒙灵气深处,赫然一片数十米方圆的陆地悬浮,宛若一座浮空小岛,岛屿正中,座落着一间小茅屋,茅屋前有一颗矮壮的桂树,在桂树下,有着一张石桌,旁边有着两张石凳。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就在江晨踏上浮空小岛的瞬间,前方当即出现了一道人影。 这人,穿着古朴的麻布长衫,一头长随意披散着,显得不修边幅,此时此刻,这位中年人此刻脸上满是欣喜笑容:“哈哈一千多个衍纪了,我终于等到了第二个突破宇宙束缚、进入鸿蒙空间的生命,请入座吧?” 江晨也不客气,直接坐在了中年人的对面,随即笑着问道:“何为宇宙?” “上下为宇,四方为宙!” 中年人一挥手,顿时,两人前方浮现出一面水镜,镜中映现出一颗巨大的圆球,在这圆球周围,还有四颗体积小上很多的圆球,他笑着道:“这就是我开辟出来的宇宙,中央的大宇宙,为主宇宙,在主宇宙四周环绕的四个小宇宙,为附属宇宙,附属宇宙,只有主宇宙十分之一体积。” “很不错的想法。” 江晨又问道:“在下江晨,不知阁下是” “鸿蒙。” 中年人笑着道:“我的名字叫做鸿蒙。” 江晨笑道:“先天孕育,鸿蒙道胎,我们之间,看来应该会有不少的共同语言。” “确实,在你的身上,我感应到了同类的气息。” 鸿蒙笑着道:“久远之前,我自这片鸿蒙空间之中诞生,也是这里唯一的生命,在漫长的独孤岁月中,我感到无聊,某一刻灵光一闪,便开始建造宇宙!起先,我建造了那个主宇宙,可是我感觉单只一个主宇宙不够稳定,便又建造了四个体积小许多的附属宇宙,形成了一个稳定的体系。” “主宇宙体积大,稳定性要高。我让鸿蒙之气化为金木水火土五行能量,五行能量为那主宇宙的基础,而后诞生阴阳两种力量,以及雷电为判罚之力。至于四大附属宇宙,因为体积小,不需要化为五行。我便控制鸿蒙混沌化为地火水风四种基础能量。而后诞生了光明、黑暗两种能量,以及诞生雷电能量,为判罚之力。” “在宇宙之中,我创造了各种生命,各种种族,为了让这些生命平衡展,我也会制订许许多多的规则,比如,限制生命成长,因为附属宇宙的承受力度较小,所以,生灵最多只能修炼到主神境界,而主宇宙,承受力度较强,所以,还可以衍生出诸多强大生灵,超越主神,有神王,甚至还有天尊,他们感悟空间法则、时间法则,如果让他们去到附属宇宙,足以破开宇宙束缚” “为什么要限制他们?” 闻听至此,江晨终于开口,在他的背后,诸神世界隐隐浮现而出:“你看,这是我开辟的世界,在几经成长蜕变之后,正在渐渐趋向完善,我将其划分为凡人境、仙神境、混元境以及合道境,生灵可以通过修行,一步一步跃升,最后,超越九重天,进入合道境,然后超脱天地限制。” “合道境?” 鸿蒙感到十分讶异:“这是一种怎样的境界?” “与天同尊,与道同齐!” 江晨道:“合道境分为两重,第一重为合天道,到了这个境界,修行者可以与天地意志融合,驾驭天地伟力。第二重为合大道,这一境界为超脱,修行者已然可以超脱天地束缚,进入一片全新的广阔天地。” “好境界!” 鸿蒙听得兴起,连忙问道:“那么接下来呢?大道境界之后,又该是怎样的境界?” “临架大道之上,自然就是道之主宰!” 江晨道:“这种境界,可以称之为道主!” “哈!” 鸿蒙举杯大笑:“好一个道之主宰,原以为,我生于鸿蒙,开辟宇宙,这条路已经走到了尽头,没有想到,前方居然还有更加长远的道路。” “道无止境!” 江晨同样举起了酒杯:“这条路本来就是没有尽头的,只是人力有限,才有了一个又一个的道之极境,追寻终点,太过可笑,我们所能做的,就是付出努力,不断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