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0集:道主之下,大道至强!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160集:道主之下,大道至强!

三光圣器,划破苍穹,仿佛感应到了一点危险的气息,那庞大的黑色巨手猛然调转方向,向着三恒曌世碾压而来。 恐怖的黑色巨手,仿佛能够将天地都遮掩,还未压下,便是已然掀起了一阵狂风呼啸,倾轧而落的瞬间,空气被彻底抽空,形成了一个彻底凝结的真空,涵盖乾坤,镇压古今未来,无尽尘寰。 擎天一剑,遮天巨手。 “轰!” 伴随着惊天动地一声巨响,两大至高存在极致交锋刹那,幽冥山上,诸多神灵尽皆有种天崩地裂般的错觉,似乎在这一刻,整片天地都承受不住两着交击之际所爆发出来的可怕力量,轰然破碎! 这一刹,众神都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脚下的幽冥山剧烈的颤抖晃动起来,直欲轰然崩裂一般,虚空之中的无论是空气,还是天地之间那无形的规则之力,刹那破碎开来,整片空间刹那逆乱,形成一股可怕的空间风暴! 就在此时,幽冥山顶,忽来一道诡秘黑光绽放,眨眼凝结成为一道巨大光幕,护住幽冥山,稳定住空间波动,树神见状,当下也紧跟着出手,定住脚下地脉,方才令得山中生灵不至于被那可怕的空间风暴吞噬、撕裂。 “沉沦六道,永坠魔劫!” 不世身影,踏空而起,高天之上,遮天蔽日的黑色巨手轰然崩溃,化作一片漆黑魔云,隐约之间,一道虚幻身影,若隐若现的浮现而出。 “这人是谁?他的实力........好强!” 山中诸神惊见腾空而起的不世身影,纷纷惊骇莫名,没有人知道,幽冥山中,何时来了这么一个可怕的强者! 万众瞩目,只见高天之上,那一道虚幻黑色身影双眸之中猛然爆发出一道惊人神采,随即,一道恍若惊雷般的声音在无尽的虚空之中响彻而起:“真是没有想到,能够在这样的地方遇见一个达到合道境界的轮回者,有意思,真是有意思的很!” “域外魔族?!” 江晨还未答话,却在此时,惊闻一声冷哼,幽冥山最深处,暴起一道红色身影冲天而起,抬手一掌,携无尽死亡气息,直那道黑色虚影猛然轰击而去。 “嗯?!” 黑色虚影口中一声沉吟,抬手之间,顿时,一道黑色流光,凝结化作气柱贯破长空。 “轰!” 撼天一掌猛推而至,黑色流光破空,瞬息交锋,天地之间陡然爆发出一道直令山摇地动的可怕巨响,庞大的力量震荡,风云翻涌,化作滔天洪流层层叠叠的波散四周,震撼四海八荒。 漫天风云中,赫见红衣身影浮现真容,竟是一个女子,周身缭绕着无尽死亡气息,昭示着她的身份:死亡主宰! “有趣!” 莫名的虚空悸动,一股澎湃威压,镇压风云动乱,赫见那一道黑色虚影双手抱在胸前,上下打量了死亡主宰一番,随即,口中带着几分戏虐道:“此界的最强者,没想到居然会是一个女人!” “你瞧不起女人吗?” 死亡主宰沉然开口,一股死亡气息弥散,牵动天地规则,无声波动,一抗黑色虚影无上魔威。 “怎么会?” 黑色虚影见状,当即笑道:“我只是对你不感兴趣而已。”说话间,他目光挪转,投在了江晨的身上。 “一道投影,就有如此能为,你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还知道轮回者的存在,莫非........” 江晨目光之中带着几分莫名的流彩:“你曾经与轮回者打过交道?” “轮回无处不在,似我这样的存在,与轮回者打过交道有什么好奇怪的。” 黑色虚影笑着道:“倒是你,看起来不像是一般的轮回者啊,来,让我看看,你到底有什么底细?!”话音落,风云起,漫天魔气滚滚浩荡,一股澎湃气息,携着毁天灭地之能,直扑江晨进逼而来! 漫天的黑**气席卷,横在高天之上,形成一片广袤云海,层叠翻涌而起的是无边惊涛骇浪,赫见黑色虚影身体幻化,转眼之间,便是化作了一头狰狞巨兽,这巨兽浑身散发着可怕的黑色凶气,身上布满了诡异的血色鳞片,头顶之上,生有一根尖锐的独角,鲜艳的血红色,带着灼眼的杀意。 江晨见状,不由得为之瞳孔一缩,不管眼前这黑色虚影来历如何,他都不敢有半点的小觑,当下,身上剑意迸爆,日月星三光并辉,三恒曌世锋芒所向,凌厉剑芒,破开虚空限制,劈分天地阴阳。 剑气横天,划破虚空,疾刺袭斩,每一招皆如竭尽全力所出,每一下皆是势如开天,就连虚空都随着他的剑气锋芒而出现阵阵的扭曲颤抖,黑色巨兽纵使凶威盖世,神异威猛,却也不欲与其硬拼,庞大的身躯灵活的前趋侧闪,腾转挪移,巨硕身形暴绽出一道通天彻地的豪光气柱,挟着无穷无尽的滚滚黑气汹涌,在江晨凌厉剑气的缝隙之中闪烁攒动,似在寻找眼前强敌的破绽! 转眼之间,双方已经激斗了不下数百招,这是一场超越了仙神界限的激烈争斗,双方各展其能,爆发出超凡战力。一方是合道天境的不朽道躯,一方是来历未知的强者投影,是试探,是死战,强者争锋,震撼天地。 黑色虚影所化巨兽,口中不断咆哮,随即一股强大力量自天外源源不绝注入巨兽体内,一改先前游斗策略。全身鳞片如爪箕张,爆发出无尽黑**气汹涌呼啸,竟无视江晨剑气锋锐,铺盖天地直奔江晨席卷而来。 江晨脸上不见丝毫惧色,眼见着漫天黑气滚滚席卷而来,当下微微抬手,赫见三光汇聚,神虹冲霄,高天之上,风云翻涌之间,无尽雷霆轰然炸响,震动了整个冥界,飒然,混沌星空,铺天张开,三道异光齐齐坠落,灌入三恒曌世,激发神兵威能。 “不管你是什么人,想要试探我的来历,就得付出代价!” 冰冷话语,响彻天地八荒,只见江晨吞吐元气,神魔极元,提升一分,霎时之间,无匹剑意,赫势冲霄。 黑色巨兽搅动漫天黑气如灭世天灾,如暴雨飞瀑般倾泻而下,毁灭性的凶威如泛滥的洪水一样由四面八方朝着江晨漫溢扑杀而来! “道武,辟分阴阳!” 虽然伤势未曾痊愈,难以尽展全力,但江晨转动剑锋的瞬间,依旧爆发出了令人惊骇的战力,三恒曌世锋芒所向,顿时划破了天地阴阳,无边滔天黑气,都被这一剑生生劈散,然后被无尽剑气生生吞没,湮灭。 黑气毁灭,黑色巨兽震慑之余,也不由被逼得显出身形来,口中当即便是忍不住的为之狰狞咆哮,滚滚声浪,激荡九天十地,乾坤寰宇震动。 江晨携无上威势,展开一身无上剑道,攻势铺天盖地,向漫天黑气之中初露身形的黑色巨兽扑杀而去,不等对方反应过来,一道道可怕的残影已然从四面八方、如狂风暴雨一般狂攻而来,一时间,只见半空之中到处都是剑光飞驰破空,速度力量,都已经达到了超越极限的境界!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当江晨不惜一切,将速度发挥到极限,黑色巨兽纵使凶威盖世,也在瞬间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身形更是节节败退! 不过,虽然黑色巨兽深陷险境,但一身凶威盖世,却未见有一丝一毫的减少,纵然被江晨压着打,但元气犹在,未肯有半点衰弱,无尽黑气,漫天聚拢,翻涌间掀起不可计量的磅礴大力,吞灭万物。 江晨身影越来越快,到了最后,周身气流急转,竟然生生的化作一道可怕的庞然风柱,呼啸着拔地而起,直冲九天云霄,刹那间,只见万丈高空中混沌不清的风云骤然沸腾翻滚,竟化作一个无边无际的遮天漩涡,蔚为壮观! “魔式:陨灭!” 惊闻江晨口中一声暴喝,如九天雷动、九幽崩塌,从接天风柱的最深处滚滚传来,这震天巨吼还在耳边轰轰作响,江晨已然身化龙卷风暴,挟带着九天之上无穷的浩瀚力量,势如末日流星般,向着下方不安嘶吼着的黑色巨兽狂压而下! “轰!” 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响迸爆,无尽磅礴劲力,怒卷开来,顿时,虚空破碎,山河崩裂,入眼的,到处都是翻涌激荡的暴乱灵力,形成浩瀚洪流,扭曲虚空,震得漫天风云为之破碎,仿佛在为天地哀鸣,势若滔天、吞灭万物的魔气黑云与九天倾落的末日陨星狠狠撞在一起,肆虐的飓风带着泛滥的烈焰,如太阳爆碎般八面绽射,呼啸而出,顿时天地震动,山河变色。 幽冥山上,诸神放眼看去,但见目光所及之处,到处都是纷乱狂舞的残留风云,满地疮痍,不堪入目,双方交锋的中心之所在,更是显现出一个可怕的空洞,隐隐约约之间,连接着一个极度高维的世界,无数纷乱气息自那空洞之中传递而出,每一股都极为强大,有些甚至强横到了难以预测的地步。 “唯一真界?!” 江晨口中,一声惊疑爆喝,随之,他纵身一跃,踏空而起,整个人竟似飞天而起,抬手之间,森然剑意破体而出,翻涌激荡波散开来,无穷无尽的力量汇聚,凝结成庞然剑柱,悍然冲天,直入九霄! “铮——” 一声高昂剑鸣,神光辉映,三恒曌世爆发出无可计量的恐怖剑意,只见江晨五指摸弄乾坤,执拿神剑在手,双腿微微分开,正威武的跨在黑色巨兽的脖子上,掌中无上神兵,赫势一斩而落! “吼!” 黑色巨兽虽然挣扎不断,然而,面对三恒曌世之威,依旧难以抵挡,瞬息间,庞大兽体寸寸崩裂开来。 眼见胜利在望,江晨却并未因此感到半点的欣喜,因为,就在他斩灭黑色巨兽的瞬间,已经清晰无比的感应到,对方,还没有消失。 “不妙!” 心中念头一动,江晨连忙回身,目光所及,只见身后不远处的天空之中,一团黑气不断凝聚,随之,黑色虚影再度显化而出,抬手之间,一只黑色大手已经遮拦天空,向着他轰然碾压而来。 抬手,出剑,横剑在天,眨眼之间便就完成的动作,一道巨大剑芒,切开了天地风云,毫不示弱的迎击而上。 “轰!” 瞬间崩退的身影,江晨不由得惊骇出声:“你的力量........” “比先前更加强大了吗?” 黑色虚影并没有追击乾阳,而是静静地站在半空之中:“能够以带伤之躯将我的投影击败,看来,你在全盛时期至少也是一位合道天境顶峰的强者,很好,如此强大的你,已经有资格知道我的姓名,记住了,我是狩宇道主座下第七皇尊黑狩,相信,未来我们一定还会有再见的机会,在这期间,九天十地辟魔神梭就劳烦你替我好好保管了,哈哈哈哈..........” 诡异恶魔,森然笑声,传递回荡在整个幽冥山中,随之,投下的虚影开始缓缓的消失在半空之中,连带着漫天翻涌黑气也开始逐渐消散。 “休走!” 幽冥山上,惊闻死亡主宰口中一声大喝,死亡规则颤动,竟引动整个冥界的力量加诸自身,顷刻间,她的战力飙升,突破极限,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巅峰,强势一击,庞大的力量形成滔天骇浪,席卷长空,欲要吞没那正在缓缓消失的黑色虚影。 “轰隆隆........” 天地都被打裂了,近乎完全崩溃,令人发自灵魂的感到颤栗与惶恐。奈何,诡异黑色虚影,竟似半点不受影响,漫天毁灭洪流中,还是缓缓地消失不见了,正如先前他来的突兀,如今消失,亦是无影无踪。 江晨一声长叹,沉的似地底幽鸣,平复了惊涛骇浪,亦抹去一切山河颜色,只剩一双灼灼的眼,漠视着那黑影消失的地方,口中淡然道:“死亡主宰还请收手吧,人已经走了,更何况,即便是他留下,我们也拿他没有办法,他是从另外一个境界而来,本体不在,根本是就是杀不死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