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0集:擎空,天宫!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150集:擎空,天宫!

“杀!” 冷冽一声喝,江晨一身剑意,天劫在手,锋芒倾吐,瞬息凝化千百道剑光,将那名偷袭自己的人形生物困封在内,随即,“铿锵”之音不绝于耳,光剑凌厉,围绕着那人形生物不断横劈竖斩。 诡异的人形生物,居然是一具骷髅,浑身骨体破破烂烂的,几乎没有丁点儿完好的部位,每一根骨头都坑坑洼洼的,早已被腐蚀的不成样子。 “擅闯禁区,杀无赦!” 破烂的白骨骷髅中,传出阵阵精神波动,随即,只见他手中擎出一口残破战剑,便如发了狂的猛兽一般,向着江晨扑杀而来,看似拙劣不堪,实则迅猛无比,就算是此界主神级高手,怕是也难以抵挡。 “嗯?” 一声沉吟,江晨转动剑锋,天劫神威迸发,道道剑光凌厉,宛若神虹一般交织在一起,格外的绚烂夺目。 “当当当……” 出乎意料之外,以天劫堪比先天至宝的锋锐,一时之间,竟然也不过只是将这个骷髅的下半身分解,而这个骷髅竟然凭着手中那口残破的战剑,生生护住了上半身。 “怎么可能?” 江晨不由得为之吃了一惊,先天至宝的威能,就算是合道天境的强者,也不敢小觑,可是,竟被那口斩破战剑挡住,着实出乎意料。但转瞬之后,江晨口中一声冷哼,天劫剑锋再转,剑气冲霄弥漫,成千上百道的剑光分化开来,一道道神虹绚烂夺目,发出璀璨的光华,须臾片刻,便就将这眼前这具残破骷髅生生淹没在其中。 “轰!” 不知来历的神秘骷髅,终于在一声巨响后爆裂崩溃,只剩下一口残破的古老战剑,跌落在地面之上。 江晨踏步上前,拾起了残破战剑,触手一瞬,顿感一股苍茫剑意,虽岁月已久,但却不曾有半点退却。 “这剑.........天道级灵宝?!” 残破至此,尚能与天劫剑抗衡,残破的战剑,曾经乃是一件天道级的灵宝,威能更在先天至宝之上,足可以与江晨手头上少数几件大宝相比。 “这死亡禁域,绝非此界天然形成!” 江晨心中震骇,他知道,自己可能再次触及了轮回隐秘,而这一切,都是由怀中那颗意外获得的天星黑球主导。 机缘,还是劫数? 深吸一口气,江晨收起残破战剑,继续踏步向前。 灰色的雾气中,隐藏着无数未知的凶险,短短不到万里的距离,江晨就遭遇了不下上百次突袭,袭击他的有人形生物,也有兽形生物,无一例外,都是被腐蚀了大半的骷髅,但即便如此,还是有着超乎常人想象的可怕战力。 这些生物生前,至少都是混元大罗境的存在,甚至,有些应该已经达到了天道级别,可惜,如今都已成了过去。 虽然是重伤之躯,但江晨的战力犹自十分惊人,击杀来犯之敌,也让他有了不少收获,足足数十件神兵法宝,最次的都是先天至宝,天道级宝物也有十好几件,虽然都是残破不堪的,但说出去,也足够令人惊骇。 “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 随着江晨不断深入,遭遇袭击的次数越来越多,前来袭击他的存在也越来越多,他不得不打开诸神世界,拉出一批先天神灵护驾。 诸神世界,蜕变寰宇之后,早已开始神灵进化,最初的十二万九千六百位先天神灵,几乎各个都是混元大罗境强者,其中,初始五灵更是已经达到了半步天道境。 此番,江晨拉出来的这批先天神灵,以始龙、麟台二人为尊,其余二十四人,都是混元大罗境高手。 有了大批的保镖护航,江晨在无需担忧遭遇突袭,一边前行,一边安心恢复伤势,如有危险,自有始龙、麟台二人率众抵抗。 一行人迅速向前推进,不多时日,便就前进了数万里,但是,距离死亡禁域的最深处,还有着不短的距离。 值得庆幸的是,众人似乎已经杀出了骷髅生物的防守区,因为,在后来的万里路程中,众人没再遭遇任何袭击。 “你们有没有感觉有些不对劲?” 正行走间,突兀,始龙开口:“我感觉到了云气变化,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向我们靠近?”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惊觉,目光所向,赫见远处灰色雾气如浪涛起涌,若隐若现间,前方那可怕的雾霭之中,似有一个庞然大物正在移动。 “什么东西?” 江晨等人连忙小心翼翼的逼近过去,灰色的雾气,阻挡了视线,纵然盖世强者,亦难以看到百里之外。 一行人直到进入百里之内,方才看见,那个正在移动的庞然大物赫然乃是一座岛屿,一座悬浮在灰色雾气之中的岛屿。 这个出现,大大出乎了江晨等人的预料,早在来时的路上,他们曾不止一次的见到过,灰色雾气所过之处,一座万米高的大山,不过短短片刻时间,便就被侵蚀大半。由此可见,灰色雾气的侵蚀,不仅仅只是针对能量,实物也不例外。在这近乎能够毁灭一切的灰色雾气中,怎么会有这样一座岛屿漂浮呢? 心中疑惑万千,众人继续前行,片刻之后,他们终于彻底看清,悬浮在灰色雾气之中的与其说是岛屿,倒不如说是一块巨石,只有约莫百米方圆大小。但即便如此,在这除了灰色雾气之外、空空如也的地方,也确实算得上是一个庞然大物了。 悬空的巨石呈椭圆形,通体黑色,没有什么光泽,仅仅只有微弱的能量波动,但却可以抵挡灰色雾气的侵蚀,足以说明它的不凡。 “我的乖乖!” 一位先天神灵满脸激动的看着眼前的黑色巨石:“这绝对是我所见过最坚固的材料,若是拿来炼器,最差也能练出先天至宝来,要是父神出手,怕是足以炼制出天道级别的无上大宝!” “现在不行。” 江晨苦笑着道:“身上的伤势还未恢复,根本无法炼制天道级灵宝。” “那等父神伤势痊愈不就可以了吗?我先将这块巨石收取再说。” 那先天神灵说着就要动手,将眼前的黑色巨石收取。 “等一等。” 就在此时,麟台忽地出声喝道,因为,她发现了一些异常:“扶摇,先别贸然出手!”微微一顿,她方才满脸凝重道:“上面有人。” “吓!” 闻得此言,众人不由得为之大惊,凝神看去,上面果然有一个人形生物,不过看样子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此时正一动不动的趴在黑色巨石之上。 “嗯?轮回之力?那是一个轮回者!” 江晨一眼看去,不由得惊诧非常,作为亲手复活主神、开启新的轮回机缘的零号轮回者,他对于轮回之力十分熟悉。 虽然,黑石之上的人形生物已经枯朽到看不清模样,不过,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轮回之力,江晨可以判定,这就是一个轮回者。 “有人.......是你?!” 就在江晨等人观察黑石之上的那人时,那人也发现了江晨等人的到来,无声的灵魂波动,顿时散发而出,信息中,分明流露出几分惊诧之意。 “你是..........” 江晨看着眼前黑石之上的人形生物,好半响,方才根据轮回气息,判定出对方的身份:“擎空?!” 陌生又熟悉的轮回气息,眼前近乎枯朽的人形生物,居然是他在风云世界曾经打过交道的轮回者,也是他遇到的第一个除他自己之外的轮回者,擎空! 初相见时候,擎空不过是个武道初成的小角色,经久不见,如今的擎空赫然已是混元大罗境顶峰的强者,不过,更让他诧异的是:“你怎么会搞成这样?” 此时此刻的擎空实在是太惨了,一身气血衰败,元神萎顿,几乎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边缘。 “夜路走多了,难免遇到鬼。” 擎空苦笑着站起身子,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断气,江晨不得不取出一些生命源泉,灌入其体内,他方才稍有恢复:“你不知道,我已经被困在这里足足三万年了,三万年了!” 江晨等人闻言,相互对视一眼,不禁为擎空感到默哀,一个人被困在这么个鬼地方足足三万年,难怪会沦落至此,没有死亡,都是他命大。 “擎空,不知你是怎么被困在这里的?” 江晨有些好奇,他相信,这绝不仅仅只是一个巧合。 “说来也是倒霉。” 擎空苦笑着道:“几万年前,我在一个名为‘永生’的大千世界闯荡,偶然闯入一个遗迹,得到了一件无上禁器的消息,便想着寻找,却不曾想,在最后关头,一步踏差,再睁眼时,已经落在了这片诡异禁域之中。” “哦?” 江晨脸上浮现出几分趣味,问道:“不知是什么无上禁器,竟然能够引得你如此不顾一切的找寻?” “这........” 足足沉默半响,擎空方才一声叹息,随即,口中一字一顿道: “天之彼方!” “天之彼方?!” 曾经参悟过萧云飞手中的封神台,江晨自然知道,这乃是一件与之齐名的无上禁器,曾有盖世大神,以之打破轮回主神,堪称禁忌的存在。 “轰隆!” 正当此时,远天之外,忽然传来一声庞然大响。 “什么声音?!” 突如其来的惊变,众人尽皆失色,随即,便就感应到,远处灰色雾气之中,有一股磅礴的气息浩荡而来。 凝神聚目,远远看去,隐约可以看见,灰色雾气之中,有一片比黑色巨石大上无数倍的庞然黑影正在缓缓接近。 “那是……” 待得那庞然黑影逐渐靠近,江晨等人终于看清了那黑影模样,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是一片宏伟的天宫,琼楼玉宇,连绵不绝,在雾气中影影绰绰,若隐若现,看上去神秘无比。 “这里居然还有这样的所在?” 擎空诧异非常,毕竟,他来这里可不是一天两天的时间了,足足三万多年的岁月,按理说,他应该已经探索完这里得奥秘,可惜,他有些时运不济,在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就遭遇了无数骷髅生物的围杀,结果身受重伤,被困在黑色巨石之上,随着灰色雾气漂浮,就这样,三万多年的岁月,差点没把他生生熬死。 沧桑久远的气迎面扑来,像一片太古的遗迹刚刚出土一般,给人以无尽岁月的感觉,那仿佛不是宫殿,而是一段历史长河的截影。 悬浮在灰雾之中的天宫如浮萍一般漂移,看上去非常缓慢,但实际上,却有着难以言说的奥妙,常人根本无法捕捉到它的痕迹。 “时空乱流!” 江晨沉声道:“这座天宫看似在死亡禁域之中,实际上是在时空乱流之中,看似缓慢的移动,实际上每一分每一秒,它都移动过不止一个世界。” “好厉害的手段!” 始龙惊叹道:“不知是何方神圣,居然能够建造出这样一座天宫,真是令人震骇!” 众人交谈间,庞然天空已然渐渐漂浮到了眼前,可以清晰的看见,整个天空,都是以一种黑紫色的石料堆砌而成,上面刻满了岁月的风霜。 “走!” 没有丝毫犹豫,江晨当即提起虚弱的擎空,率先踏步向前,始龙、麟台等人紧跟在手,须臾片刻,先后跃上天宫。 偌大天宫,皆有可怕的禁制笼罩,即便是强如江晨等人,也感应到了危险,他们不得不从唯一没有禁制的天门进入。 天门耸立在天宫正殿的一片广场上,两旁耸立一根根巨大的玉柱,高能有上千丈,十余丈粗细,上面雕刻着许多古老的图案,大都是些奇珍异兽、神魔鬼怪之类的,看上去栩栩如生,仿佛内蕴灵魂,随时都要可能破开玉柱封锁。 “咕噜!” 下意识的,一位先天神灵忍不住的吞咽了一口口水,他似是发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指着身前一根刻有巨魔图案的玉柱、带着几分颤音道:“父神,我刚刚捡到,这个巨魔他.......在瞪着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