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4集:天降陨星黑石球,世界沉沦死神临!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144集:天降陨星黑石球,世界沉沦死神临!

“呃.........” 眼见着江晨伸手指向,居然是那颗黝黑圆球,店老板不由得为之一愣,随即,带着几分苦笑问道:“这位客人,你真的要买这黑球吗?” “不错。” 江晨微笑以应:“我这个人喜欢收集稀奇古怪的东西,这个黑球正合我心意,所以我决定将它买下。” “这.........” 店老板有些忐忑:“这位客人,这黑球乃是一个大人物放在我店里寄卖的,他开得价格可不低。” “哦?” 江晨笑问道:“你倒是说说看,这黑球的价格,到底不低到何种程度?” 店老板当下竖起一根手指,报出了一个让人膛目结舌的天价: “一百亿墨石!” 此言一出,周遭一些看热闹的人,皆是忍不住的为之齐齐倒吸一口冷气,要知道,墨石虽然只是地狱的基础货币,但一百亿,也着实不是什么小数目了,对于很多人来说,那是一辈子都挣不到的天文数字。 江晨脸上也有些惊诧之意,这黝黑圆球能够阻挡他的神念探查,固然是件不为人知的异宝,但对于旁人来说,这不过就是一个毫无用途的黑球而已,对方开出一百亿墨石的天价,着实有些太过了。 “我就知道,这价格高的太过离谱。” 店老板苦笑道:“这位客人,现在你还准备买这黑球吗?” “为什么不呢?” 面对一百亿墨石的天价,江晨脸上虽有惊诧之意,但要买下黑球的心意,却未曾有哪怕一丝一毫的变更,甚至,哪怕价格再贵十倍、百倍也一样如是:“但我想知道,究竟是哪位大人物,竟然有这般底气,胆敢给这颗不知来历的黑球开出这样的天价?” “还能是谁,当然是我们太阿府的第一强者,血影修罗卡米尔。” 闻得江晨询问话语,店老板对此并未有任何隐瞒,当即详述了此中缘由:“说起来,卡米尔大人当初得到这颗黑球的经历十分惊人,那是在三万年前,一个日月并辉的奇异时辰,有一颗巨大的天星从天而降,坠落在太阿府,引发了诸多强者关注,这黑球,便是当初坠落地狱的天星,还曾引发了一场腥风血雨的大战,可是,众人争抢到头,却发现,这东西既不能炼化、也不能用来参悟修炼,除了重一点儿,其他半点神异没有,最后这东西落在了卡米尔大人手里,他还曾向紫荆主神求教,但依然没有任何收获,后来,他索性便将这黑球放在小店寄卖。” “原来如此!” 地狱天外,乃是无尽虚空,时空乱流,隐藏着无穷无尽的未知隐秘,便是江晨这样的天道境顶峰的强大存在,也无法肆意探索,如果黑球是来自那里,其之神秘,便就值得好好探究一番了。 “这黑球,我买下了。” 再不多说,江晨直接取出一百万湛石付账,然后拿着黑球转身离开,此行黑沙城堡,能够得到这黑球,已是他的机缘,若再继续强求,反倒不美。 而就在江晨离去之后,店老板当即关了店门,取出一块传讯符石:“卡米尔大人,你放在店里的神秘黑球被人买走了。” “哦?是吗?” 符石那头,传来一道冷厉声音:“说说看,买走天星黑球的究竟是什么人?” “是一个不知来历的强者。” 店老板满脸苦笑着应道:“虽然,我与他正面相对,可是,从始至终,我都无法记住他的身形样貌。” “看来,果然是个强者。” 卡米尔沉声道:“这件事情,你不用管了,我自会派人着手调查,只要他还在太阿府范围,就休想逃脱。” 且不说,紫玉城中风云顿起,江晨带着天星黑球回返竹苑,先天五行阵开启后,他可以安心研究其中奥秘。 “神念不透,功力难侵,看来,只有动用那物了。” 心思转定,江晨凝气沉神,周遭青色华光大作,无穷造化之气澎湃涌动,勃发而出,一朵青莲缓缓盛开。 “天地之源,鸿蒙之根!” 盛放的青莲,造化蔓延,无数根茎尽都直扑眼前天星黑球。 “嗡..........” 神秘黑球,无声震动,突兀,一道黑光乍现,破开虚空,直冲时空乱流最深处,飒然,一个充满死亡气息的苍凉世界,浮现在江晨眼前。 “这是........” 江晨诧然起身,踏步进入眼前世界,放眼看去,目光所及,四周尽是一片荒芜,破碎的山岳大地,干涸的湖泊海洋,遍地的白骨累累,枯死的草木成堆,就连苍穹星空,都透发着一股难以言说的恐怖死气。 “一个死了的寰宇世界!” 生灵会死,逃不出六道轮回,世界也一样有兴盛衰落,此时此刻,江晨踏足所在,赫然便是一个已经毁灭的寰宇世界。 天目张开,神光横扫九天十地,江晨想要找寻遗留在这个死亡世界的昔日印记,顿时,风云乍起,无穷死亡之气迅速汇集。 “齐心协力,共破轮回,冲啊!” 宛若一片死亡海洋,潮起潮落间,一点残破的影像浮现在江晨眼前,恍惚中,他看见了一片片的浩瀚天地,一个个的盖世强者,前扑后继,纷纷向着未知的前方冲杀。 有人持无上禁器,赫然正是........封神台! 有人驾驭庞然神殿,赫然正是.........末日天都! 有人挥动双剑,赤阴白阳,横断天穹........ “冒犯轮回,亵渎主神,抹杀!” 一声抹杀,令人发自心底最深处感到颤栗,随即,有光出现,光芒中,有一道道的身影浮现,隐约间,似有一对巨大的羽翼缓缓张开,雪白,圣洁,遮蔽浩瀚世界。 “绯苍之羽!” 有人在惊呼,恐惧降临,白羽染血,宣告着战争........彻底爆发! 虽然画面已是残缺不全,但江晨仍然不难想象,那是一场何等可怕的战争,眼前这片荒芜的死亡世界,或许就是那场战争遗留下来的印迹。 深吸一口气,江晨欲要凝神再看,突然,就在此时,远处虚空,传来了一阵悠扬笛声,不见任何的曲调,却吹入人心,敲开心灵之窗,淡淡的,回荡在心里深处。 笛声婉转,不觉间,诱发人内心深处的离别之情,让人如在梦幻现实的交错之间,看不清过去与未来,惦念着思索曾经。 这音乐听上去似乎并没有多么奇妙的音韵,但是,落入耳中,却能轻而易举的叩开一个人的心扉,让人在不知不觉之间进入心底最深处的绯门。 每一个人,无论来自何处,无论修为高低,无论善良与邪恶,他们的心底,总是有着属于自己的最深沉淀,而这笛声,正是有着勾起心底深处沉淀着的积压情绪的神异,让人忍不住的为之心神沉迷,迭迭幽幽,风雨离愁,霎时之间,正要有所动作的江晨猛然停了下来,整个人好似都陷入了一个奇幻的境地之中。 笛音沉沉,幽幽,半响之后,方才渐渐终止,流风起处,赫然可见,片片竹叶自无尽混沌虚空之中飘落,纷飞舞动半空,织成优雅景幕,紧接着,一道修长身影,踏着纷纷飘落的竹叶,缓缓而来。 “一入鬼门生死间,谁诉奈何道黄泉?无尽前缘皆过往,莫许来世再缱绻。” 来人一身气度非凡,虽是介乎与生死之间,却又透着更胜神灵的光辉名耀,转瞬,便是到了近前。 生与死的交集,轮转着幽幽华光,是一种发自根基底处的矛盾之感。 “幽冥死神林跃,见过零号轮回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