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5集:初会林雷,蜕变的代价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135集:初会林雷,蜕变的代价

“这位大人,你想要让我以您为原型雕刻一组雕像?!” 林雷满脸愕然的看着之人,虽然无法察觉到对方的实力深浅,却让他发自灵魂最深处感到了一股难以言说的敬畏感,他知道,这绝对是一个强者。 “不错。” 江晨笑着踏步上前,怕了怕林雷的肩膀,口中道:“只要小林雷大师雕刻的石雕能够让我满意,我可以付出一件宝物作为报酬,一件就算是你达到了神级,也会认为非常珍贵的宝物哦!” “嗯?!” 林雷满脸惊疑,虽然,如今的他距离神级还很遥远,但有着一个圣域强者灵魂在身边的他,自然能够明白神级的可怕。 “怎么样?” 江晨笑着道:“小林雷大师有兴趣吗?” “这.........” 闻言,林雷顿时一阵犹豫,就在此时,他的脑海之中传来一道声音:“答应他,姑且不论对方会给予怎样的报酬,对方实力深不可测,就算是我全盛时期都无法比拟,现在的你,还没有抗拒对方的能力。” “德林爷爷........” 林雷心中泛起无边惊涛骇浪,要知道,他口中的德林爷爷,全名德林柯沃特,在其生前,乃是一位圣域境界的魔法师,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圣域初期,如今虽然已经陨落多年,实力不再,可眼力却不曾退步,由此可想而知,能够让德林柯沃特如此紧张惊骇,眼前之人,该是何等的可怕。 主神戒指庇护,隐藏的灵魂气息,就算是神级强者也察觉不到,不过,江晨可不是一般的神级强者,哪怕,如今的他身负重创,亦不例外,当下,他饶有兴趣的看了德林柯沃特一眼。 “不好!” 这一刹那之间,德林柯沃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他感觉,自己像是被一个无法想象的强大存在给盯上了,对方一旦动手........不,不需要动手,只要对方一个念头,自己就有可能魂飞魄散。 江晨会动手吗? 答案当然是不会! 他是何等存在,足可以与开辟盘龙世界的鸿蒙平起平坐的无上存在,纵使身受重伤,实力折损,处在低谷时期,也不是一般的修行者可以相比的,区区一个圣域强者........呃,应该说是区区一个圣域灵魂,在他的眼里,不过蝼蚁而已。 一个人可以轻而易举的碾死一只蝼蚁,可是,又有谁会那么的无聊,专门动手去碾死一只蝼蚁? 丝毫不理会被吓得几乎灵魂崩溃的德林柯沃特,江晨对着林雷笑道:“我知道,小林雷大师心有顾忌,不过,我并非强人所难之辈,如果小林雷大师不愿意的话,我不会勉强,毕竟,我想要的是一场公平的交易。” “江晨大人!” 林雷忙道:“我并非不愿意。” 江晨大喜:“这么说,小林雷大师是愿意喽!” “我.......” 强行压下心中的纷乱思绪,林雷脸上神色坚毅,口中沉声应道:“能得江晨大人看重,我自然愿意,不过……”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才又补充道:“一组石雕,雕刻所需的时间肯定不少,短时间内很难完成。” “没关系。” 江晨笑道:“我会给你充足的时间,毕竟,需要的可是精品。”说话间,他又拍了拍林雷的肩膀,朝着大厅外走去。 “会雕刻还真是一个有用的本事,一组石雕而已,报酬居然居然是连那位大人都称之为‘宝物’的好东西。能够被那位大人看重并赐予的宝物,持之在手,恐怕就算是一头猪也能够成为神级强者吧。” “而且这个林雷十七岁就成为了七级双系魔法师,天赋显然还不错。看来,不久之后,大陆上又要产生一位神级强者了。” 希塞看向林雷的眼神中带着羡慕,虽然,他对于自己的天赋向来很有自信,可他还是足足花了六千多年才突破到神级,而眼前这个迷糊的小家伙,怕是不久的未来,就能追上甚至超越自己,想到这里,他顿生交好之念,笑着打招呼道:“你好,林雷大师,我叫希塞。” “希塞?” 林雷根本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但有的人却听过。 “希塞?!” 德林柯沃特的声音突兀在林雷的脑海中响起:“真是没有想到,希塞这个小变态竟然还呆在玉兰大陆这个物质位面。” 乍然闻言,林雷不由得为之一怔。 德林爷爷认识这个希塞?德林爷爷那是什么时代的人?如果他认识,那眼前的这个希塞又是多少岁呢? “林雷,这个希塞是个很变态的家伙。修炼速度非常快,杀人也是不眨眼。我在世的时候,希塞就已经踏入了圣域。虽然当时他只是初入圣域,可如今五千多年过去了,以他的修炼速度,实力恐怕更加惊人了,圣域巅峰?亦或是.......神级境界?!” 林雷的心脏不禁狠狠一阵抽搐。 眼前这个看起来才不过三四十岁的中年人,竟然在德林柯沃特在世的时候,已经是圣域强者了。德林柯沃特不过活了一千多年便死了,可是这个希塞,仔细算起来,最起码也有六千年左右了。 六千岁的老变态! 而且还是一个很有可能已经达到神级境界的老变态! “林雷大师,你怎么了?” 希塞满脸关心的问道,“你的脸色好像不大好看。” “没什么,希塞先生,您有什么事么。” 林雷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可是一想到对方的身份,林雷心底就有些忍不住震撼。六千岁的老家伙,普昂帝国时代一直活到如今的强者,当年就踏入圣域,如今呢? “没什么事,就是想要和林雷大师结交一二!” 希赛走上前来,一把搂住林雷,脸上带着一丝痞意,说了一句让林雷心灵足足抽搐了一整天的话语:“与那位大人相比,我与你的年纪相差也不算大,你可以叫我希赛大哥,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找我帮忙!” “这.........” 林雷忍不住的嘴角抽搐:“有些不大好吧........”他虽然被尊为雕刻大师,也算经历过不少风雨,可是,从本质上来说,他还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 “有什么不好的。” 希赛笑道:“能得大人看重,我相信,你一定不是池中之物,未来的你,成就不可限量,能和你称兄道弟,说不定,是我的福气。” “大人?” 林雷心中顿时明悟过来了,希赛口中的大人,应该就是之前与自己交易的江晨,想到这里,他心中惊骇更胜先前,能够让希赛这样一个很有可能已经达到神级境界的强者称之为大人,那江晨,该是何等存在? 似是看出了林雷心中的惊骇,希赛当即笑道:“那位大人,不是现在的你可以测度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为那位大人雕刻,相信我,那位大人给你的报酬,绝对会让你惊喜到做梦都笑醒过来!” “是吗?” 林雷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我会努力的,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尽可能的雕刻出最完美的作品。” “我相信小林雷大师的实力。” 就在这个时候,取回“梦醒”的江晨走了过来,他笑着道:“不过,想要为我雕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小林雷大师你可以先去处理自己的私事,一个月后,我会再来寻你,到时候在进行雕刻不迟。” 说话间,他径直带着希赛离开,只一个恍惚,两个人便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先........回家!” 林雷满脸惊骇,心中更是惊骇无比,他知道,自己此番怕是结识了一位难以想象的强大存在,当下,他自离开,赎回了祖传的战刀“屠戮”,便就着急忙慌的往家回返,他得尽快了结自己的私事,然后才能专心致志的为那位大人完成雕刻,在这件事情上,他不敢有哪怕一丝一毫的马虎大意。 帝都城楼,江晨与希赛站在最顶端,看着那远去的队伍,久久无语。 “大人,你似乎对林雷大师很是看重?” 希赛小心翼翼的出声问道。 “嗯。” 没有隐瞒,江晨当即笑着道:“他以后的成就之大,将会超乎你的想象。” “不会吧。” 希赛满脸疑惑:“他虽有些天赋,但古往今来,有天赋的人多了去了。” “以后,你会明白的。” 江晨叹息道:“只是,变强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很快,他就会迎来一场巨变,一场改变他人生的巨变!” 正如江晨所言,就在林雷满心欢喜的带着祖传战刀回到家乡的时候,迎来的不是父亲的欣慰欢喜,而是.........一块冷冰冰的牌位。 他的父亲,死了! 跪倒在父亲的灵位之前,他颤抖着的手,打开了父亲留给他的遗信: “林雷:当你打开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死去很久很久了。 对于你还有沃顿,我地心中有着无尽的歉意,但是我没有办法再补偿你们了。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够平静度过一段尽量长地时间,所以我让你希尔曼叔叔。在你达到七级战士的时候再将这封信交给你。” 看到这里,林雷不禁心中一酸。让自己平静度过一段时间?恐怕父亲也想不到自己这么快就成为七级魔法师了吧。毕竟按照正常的速度,一般人从六级修炼到七级,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 “林雷,我的心中一直藏着一个秘密,你的母亲并不是因为生沃顿难产死的。” 乍然,林雷心中猛然为之一震,因为,从小林雷就知道母亲是因为生沃顿难产死的,可现在看来,这.......竟然只是一个谎言。 “当年你母亲再次怀孕,我和她都非常的高兴,不过我们乌山镇地医疗条件太差了,我跟你母亲出发前往芬莱城,在芬莱城当中,你母亲安全生下了小沃顿,小沃顿很可爱,我跟你母亲都非常高兴,小沃顿生下不久后,我跟你母亲带着小沃顿去光明神殿为沃顿祈福。那一天我跟你母亲都非常的开心,而后我们离开光明神殿,在芬莱城的酒店住了一夜。” “就是那一夜,一群神秘人来到了酒店,直接抢走了你母亲。我寡不敌众,只保住了沃顿,不过我也看到其中一个凶手地手臂上有着红蜘蛛的胎记。” 看到这,林雷感到自己似乎都回到了十几年的那一天夜里:在一群神秘人围攻抢夺下,寡不敌众的父亲只能保住沃顿,只能眼睁睁看着,却无力救回心爱的妻子。 “我知道,那一群人不是一般人,最弱的都是四级战士,最强的一个比我还强,幸亏那些人目的只是你母亲,否则我早就被杀死了。能够出动这样的队伍,在芬莱城中也不是小人物。我不敢声张,我带着小沃顿回来了,对外只是说你母亲难产死了。而这个秘密,管家希里还有你希尔曼叔叔都是知道的。” 林雷看到这,不禁心中惊疑:那一群人当中,最强的比自己父亲还强,可他们并没有在乎父亲,只是抢走了母亲,可母亲到底哪里值得对方抢夺呢? “我不能告诉你们这事情,十几年了,我一直将这个秘密深藏在心底。我不敢对外说……甚至于我还不能独自一人去查询你母亲到底是生是死,那一群人到底是谁?我不敢查探。” 父亲的话,也令林雷的心疼的揪起来。 “我是龙血战士家族的继承人,至少我必须将你们培养长大。我不能让巴鲁克家族断了根。我一年年隐忍着,然而每天深夜我都难以入睡,你母亲到底是生是死,这一直折磨着我。我忍着……我忍了十一年!” “林雷,你非常的让我自豪。先是成为了玉兰大陆第一魔法学院的学员,而后更是成为恩斯特魔法学院的天才,我对你很有信心。连沃顿体内龙血战士血脉浓度都达到了要求。我很自豪,两个儿子都如此优秀,我对得起巴鲁克家族的先辈!可是即使到了这个时候,我还不敢去查询你母亲的事情,因为沃顿还需要大量的金钱去缴纳昂贵的学费。” “我忍了十一年,当你将你从魔兽山脉中获得的大量魔晶核交给我的时候,那一天我就知道……我终于可以放下一切了去查询你母亲生死的事情了,虽然这十一年你母亲一直没有回来,你母亲很有可能已经死了,可是我不想放弃,即使是死了,我也要为她报仇。” 林雷看到这,双手都发颤了。他明白,过去父亲因为要负责弟弟昂贵的学费,所以一直不敢去不顾生死的查探母亲的事情。可自己那价值近八万金币的魔晶核,让父亲完全没了负担。 “我终于可以去查探了,我改变容貌,变幻身份潜伏到了芬莱城当中。我开始追查当年的事情。” “可事情太久了,我只知道手臂上有红蜘蛛的胎记,我整整查探了近一年时间,终于发现了那个有着红蜘蛛胎记的人。顺着这一条线我继续查下去,渐渐的……我终于知道了这一群人背后的人物。” “这一群人的幕后指示者,正是如今芬莱王国的王族中,克莱德国王陛下的亲弟弟——帕德森公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