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1集:终局,钟声!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111集:终局,钟声!

三清情断,割义之战! 昆仑山上,诸多玉虚宫门人尽皆心神不宁,山顶之上,阴云连绵,遮天蔽日,早已经给截教上清圣人通天教主的诛仙剑阵尽数覆盖,不知昼夜。 从诛仙剑阵之外往里看去,但见混混沌沌模糊一片,隐隐约约之间朦胧可以看见,雷火连天,翻滚游走,流照天野,彷如亿万金蛇,神光闪耀;雾气层层弥漫,遮掩天地,呼啸的风声从其中透出,又将霞光遮蔽,再也难以看清。 且说阵内,又有不同,迷蒙的烟雾四处弥漫,重重叠叠,不可见物,密密麻麻的电蛇不停来回奔走,四道剑光凌厉无匹,撕裂虚空在大阵之中穿插来回,时不时的化作混沌气流逸散飞舞! 中心之处,玉清圣人元始天尊顶上庆云万亩,亿万盏金灯摇曳,招妖虚空,将近身的混沌剑气纷纷迫开,左手三宝玉如意来去如电,正跟通天教主的青萍剑斗得激烈,右手不停的摇动盘古幡,道道混沌气流咆哮翻滚,不断爆散聚合! 通天教主丝毫不惧,顶上三花五气翻滚奔涌,一手倒提青萍剑肆意拨弄,一手掌心雷光闪烁泯灭,每每震动,便有四道无坚不摧的混沌剑气从四面聚来,破碎虚空,共同斩向劈斩元始天尊。 盘古幡虽然贵为开天至宝,在整个洪荒世界都算得上是最顶尖一流的先天至宝,威能强大无比。但此时此刻,元始天尊身处于诛仙剑阵之中,面对着诛仙、陷仙、戮仙、绝仙四剑夹攻。盘古幡威力再强,终究是双拳难敌四手,不过百余息时间,已经给通天教主死死压制在下风。 “哈哈哈哈............” 抛开昔日情谊,仍凭仇恨噬心,疯狂,魔意,通天教主眼见着自己将一直与自己不对付的元始天尊死死压制,不由心头畅快无比,连连大笑不绝,放声道:“师兄,元始,还敢大言不惭么?!看来今日合该我落你的面皮啊!” 元始天尊脸上一片铁青之色,口中愤然出声道:“通天,你莫要欺人太盛?!”先时紫霄宫中分宝之时。鸿钧老祖就已经言及诛仙剑阵非由四大圣人联手方可得破,自己心中总有几分不信,毕竟圣人之威毁天灭地,纵有大阵之助。以一敌二已经是个幻想,更何况是以一敌四,未免也太有些天方夜谈了。谁想如今一经交手才发现,鸿钧老祖之言,果然无虚,这诛仙剑阵之威果然是冠绝洪荒世界,不愧那先天第一杀阵之称! “欺人太盛?” 通天教主闻言,脸上顿时显露出一丝极为古怪的神色,随之大笑出声,指着元始天尊便骂道:“元始,你这不知羞耻之人。凭你也好意思跟我说这句话?!先前你不顾圣人身份以大欺小杀我弟子之时,可曾想过自己是否欺人太盛?!” 元始天尊沉吟不语,通天教主越笑越大声,直至震动九天,山摇地动!青萍剑遥遥指向元始天尊,通天教主放声道:“今日,就为了我那些惨死的徒儿,我也非要落了你的面皮不可——诛仙剑阵,阵转乾坤,杀!!!” 口中一声咆哮,震动长空,诛仙、陷仙、戮仙、绝仙四剑齐齐震动,随着通天教主掌中雷光闪现,四道剑气呼啸翻滚,撕裂虚空,聚在他的身前! “陷仙、戮仙、绝仙、诛仙,四剑合一,诛神杀仙!” 愤而提剑,剑冲极限,浩瀚剑意怒卷万千波澜,绝阵巍然转动,只听得“轰隆隆”一阵惊天巨响,四道剑气翻涌之间,当空聚合成一股硕大的剑柱,连天接地,携着无可匹敌之势破碎虚空,轰然斩向了元始天尊。 面对通天教主强势杀招迎面来袭,元始天尊手上盘古幡连连震动,无尽混沌气息不停翻涌,顶上万盏金灯齐齐闪耀,玉清仙光笼罩全身,却也是低档不住,当头便给诛仙剑气轰了个正着! 一时玉清仙光到处崩飞,金灯摇曳泯灭无数,连身上的衣袍也给划出了几道口子,发髻散落,满头的发丝乱作一团,披散下来,遮住了元始天尊那几乎因为恼怒而已经变得扭曲的脸庞。 “轰!” 惊怒瞬间,天地突兀一震,一股滔天大力扑面而来,元始天尊触不及防,身体猛然一震,竟然给生生的撞出了诛仙剑阵。 通天教主一招得手,却也不再过分逼迫,他自知自己的修为与元始天尊不相上下,纵然凭借着诛仙剑阵的威力将他压制的死死的,却终究还是奈何不了他:“来日方长,元始,你如此逼我,休怪我解除截教禁令,不日便有截教修士,阻挡西岐伐纣,凡见阐教弟子,一律格杀勿论!” 旋即,诛仙剑阵瞬息之间完全收敛,通天教主随手震破虚空,人已经消失在昆仑山半空之中。只留下元始天尊一人,脸庞扭曲,气冲冲的转回玉虚宫去。 昆仑上战方止,混沌天外斗未休,强者之争,盖世之战,引爆混沌虚空动荡,掀起无边风云浩荡。 盘古遗脉,圣人至尊,太上老君足下一步踏出,顶上天地玄黄之气挡住劈空斩落的元屠剑芒,身影幻灭,穿过太极图金桥,将手一伸,一指点出,一点寒芒乍现,牵动整个混沌为之翻涌,呼啸着激射而出。 “很好!” 敌势愈强,江晨越喜,只见他翻手间调转剑锋,无边剑芒横天劈斩! 不曾想,太上老君那一指点出,忽地一声咆哮大吼,滚滚法力迅速衍化做一道狰狞无比的巨大神龙,身躯蜿蜒盘旋,越过道道剑气,扑面而来。 江晨一声冷笑,似是早有预料,另一只手铺天伸展开来,五指一拢,宛如五根天柱,横在混沌之中,巨大的神龙之躯撞在他的五根手指之上,“轰隆”一声巨响,震荡的周遭混沌气流翻滚不休,四处奔腾起来! “吼!” 巍峨巨龙盘空,猛然张开那血盆大口,五爪乱撕,咆哮着一口咬在了江晨的手指之上,饶是江晨的荒古圣体,也不由的为之眉头一皱,吃痛只余,巨大的手指向内一屈,随之猛然弹出! “砰!” 惊天动地,擎天竖起的手指轰然弹在巨龙身躯之上,巍峨巨龙顿时一声哀鸣,那完全由太上法力衍化的巨大龙躯瞬息之间崩碎开来,周遭无尽的混沌之气翻滚席卷,已经消散的无影无踪。 太上老君似无所觉,脸上神色分毫微变,一声冷笑,顾自伸手向前,五指微微伸缩屈拢,点点华光闪闪烁烁,太清仙光耀眼绚丽,层层叠叠迅速蔓延开来,猛然之间几乎照亮了整个天外混沌。 “吼!吼.......” 一声声巨大的咆哮响彻洪荒,点点华光瞬息之间衍化成一头头狰狞无比的洪荒巨兽,林立而起,神龙巨躯蜿蜒,麒麟四下奔走,凤凰盘旋飞舞......还有其他种种巨兽纷纷站立起来,都是曾经亦或是一直以来横行洪荒世界的强大巨兽! 悠然而立,太上老君淡然开口:“久闻太晨宫主不灭圣体,无上之威,却不知宫主究竟走到了哪一步?” 江晨目光睥睨,口中淡然出声:“虚空造物,太清圣人好高深的境界,可惜的是,你终究不能如同鸿钧老祖那般,有天道作为依凭,也无法如同地皇后土平心娘娘那般,有六道作为根底,虚空造物,终究一切还都只是虚妄而已!”说话间,只见他深吸了一口气,周身的气势瞬息之间完全收敛,归于自身,乱发飞扬之间,无匹玄力震荡而出。 霎时,天外混沌咆哮翻滚,好似一锅煮沸了的开水,以江晨的身体为中心,连绵不断的波荡开来,元屠杀剑同时回应以万千剑意,瞬间在他的周围形成了一个直径数百丈巨大龙卷,可怕的风柱,卷着一道道凌厉无比的剑气,瞬息之间,直冲九天云霄,滚滚剑意,不断扩撒,刹那之间,便是通天彻地! “沉沦六道,永坠魔劫!” 奇古魔语,是不可言说的恐怖霸道,魔劫万千,带来无穷无尽的毁灭之能,衍生出最可怕的杀戮之力,瞬息之间充斥天地,一击,湮灭万物,无数的神兽凶禽纷纷湮灭在浩瀚魔劫之中,化为齑粉。 “太古之初,第一禁忌,果然厉害!” 太上老君一声感叹,挥手间,立时便撤去了虚空万物,没有了阻碍的磅礴魔力滚滚而来,径直撞在天地玄黄之气的防护之上。层层叠叠的天地玄黄之气崩飞四散,太上连忙催动法力,又有一丝丝的天地玄黄之气不断垂落而下,这股魔力来势比以往更加可怕,居然直直破碎了上千道天地玄黄之气的防御才堪堪停了下来。 “你可知道,本座已经多少年未曾认真出手了,今日........本座便破例一次,昔年在昆仑山,本座能够破开你的天地玄黄玲珑宝塔,如今自然也不例外!” 沉声开口同时,江晨周身气息深沉,掌中元屠杀剑血色剑锋不断震颤,无穷无尽的混沌天地精气被一股无形无质的力量牵引着,疯狂的汇聚而来,刹那之间,竟然在他的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偌大的灵气漩涡,缓缓地转动起来。 仿佛是来自远古天际的古老吟唱,那介乎于生死之间的冥冥韵律,在这一瞬之间,响彻了整个混沌虚空。 一人,一剑,悬浮在天外混沌之中,一股股莫名的压力不停的伸缩鼓荡,周遭的混沌气流都给他生生排开,形成了一个真空地带。 纵然以太上老君之能,在见了这一幕之后也不由的大吃一惊,他怎么也没有料想到,江晨之强,居然到了这般境地,简直可以说得上是........恐怖! “这.........你.......居然已经突破了混元大罗境?!” 深感对方剑压强悍,太上不禁瞬间失色,因为,他清楚的感应到,对手之强,已然超脱了洪荒天地的限制,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可怕境界。 “是又如何?” 江晨不可置否的道:“连你这样的后辈都已经修成混元大罗金仙,位列天道圣人,本座这些年来,又岂会原地踏步,来,今日便让你一试本座的神魔禁武!”言语落,剑意起,在这一瞬,天地间原有的波动、无穷无尽的规则.......似都在这里凝固。 “咔嚓!” 像是过了无数个纪元,但却仅在须臾一瞬,虚转的流年,无情的岁月,蓦然传出一声轻微的破碎声响,紧接着,赫见江晨手中,元屠杀剑之上,暴起一道诡异凶厉的血色剑光。 “神魔禁武,元初开天!” 神阻诛神的神魔禁武,破灭万物的至极一击,江晨一剑开天,造化生灭万千,携无匹禁忌神力,猛然劈向天地玄黄玲珑宝塔! “砰!” 惊闻一声巨响,巍然宝塔,天地至宝,也在这瞬间摇摇欲坠,成千上万道天地玄黄气都在这瞬间被生生斩破,惊得太上老君大惊失色。 他本以为,成圣之后,契合天道,天地玄黄玲珑宝塔的威能被他催发到极限,洪荒天地,谁也破不开这防御,却没有想到,终究还是低估了禁忌神威。 江晨劈天一剑,尽展太古第一禁忌大神威能,神魔禁武,无可匹敌,正要一举打破天地玄黄玲玲宝塔的最后防御,就在此时,遥远天外,忽然传来一声浩大钟声: “咚!” 霎时之间,天地猛然一滞,突如其来的钟声,蕴含着仙神都无法想象的恐怖威能,跨越了无尽空间与时间的限制,漫境越界,涤荡乾坤。 “这是........” 足下不乏一顿,掌中剑势瞬止,江晨霍然抬头,向着遥远未知的天外虚空看去,这一刻,风云停止,这一刻,时间不再流逝,空间彻底凝固,世间万物,都在这一刻静止不动,唯有那钟声,悠悠回荡。 “哗啦啦.........” 足足过去半响,静止的时空才终于破碎开来,无尽刺耳声响连绵传来,数不清的规则神链,显化天地之间,贯穿了时空界限,横陈在苍穹之中,铺成了一条大道,无尽蔓延。 “等待了这么久,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 江晨迷离双眼,看向未知的虚空天外:“前路杳杳,生死难测,最后一步,最后告别,你..........会来见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