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0集:昔日战约,今朝再续!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110集:昔日战约,今朝再续!

天地鸿蒙盘古初,阴阳造化万物出! 断裂的天柱,再现的不周,广成子倾力一击,催动翻天印至强神威,携天倾地陷之威,轰然镇压而落。 “砰!” 无可言说之重,猛然压落下来。魔身女魃,盖世无双,口中一声长啸,身后那鼎立天地的巨大旱魃魔身虚影轰然挺立,竟是以巨大的肩膀生生的抗住了落下的半截不周山。那半截不周山是何等的神威,砸落在虚影肩上,爆出一声惊天巨响。 女魃神色一紧,感应到顶上那来自半截不周山的无边压力,当下便将聚集的法力,一起爆发开来! 狂暴的气息顿时化作无边的巨浪不停翻滚,奔涌不休,周遭的战局顿时被打破,轰然之间,全都溃散。 好半响,层层波散的磅礴气浪总算是消逝殆尽,场上稀稀落落的多出了数十道身影,一个个的,嘴角都挂着丝丝的血迹,显然是因为战阵给外力冲破,多多少少还是让他们都受了些许的伤害。 上玄对面,惧留孙、文殊、普贤三人身陷地面,直达腰间,慈航真人、清虚道德天尊、玉鼎真人、云中子、黄龙真人、道行天尊、灵宝法师、赤精子各自躺倒在地上,嘴里都是血迹。几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很显然,他们都已经是身受重伤。 太乙真人与广成子两人身体歪歪斜斜的站在场中。太乙真人发丝散乱,嘴角挂着一丝血迹,也是受了重伤。广成子脸色苍白,神情委顿,就连掉落在脚下的翻天印也没有力气去捡,眼睛还在紧紧盯着站在不远之处的女魃,满是不甘心和难以掩饰的败落感! 虽然不在全盛时期。但是,阐教六大金仙联手,最后自己还拼命引动翻天印的最终状态。衍化出了半截不周山,却依旧还是在几招之间便给女魃打得各个重伤,彻底落败! 不远处,姜子牙并杨戬、哪吒、雷震子等一众三代弟子,也是受创不轻,相比之下,闻仲及殷郊、殷洪两兄弟的情况就好上不少。 应龙负手而立,龙气沛然,席卷八方,不见他如何动作,自有一股凌然无敌的岂是化作层层叠叠的奇大涟漪缓缓波荡开来。 南极仙翁勉力支撑,护持着己方之人。 “看来,今日西岐、阐教气数尽矣!” 一声轻叹,肃杀凛然,闻仲踏步向前,竟是想要趁此机会,将阐教诸仙尽数诛灭,然后携势一举打破西岐! “无量天尊!” 就在此时,忽闻一声淡然至极的道号凭空传了过来,悠远平淡,传入耳中。阐教一众纷纷大喜,人族与截教一众人等却都是不由的将眉头一皱,双方不约而同的望向来人。 虚空之中,一个道装白须老者踏空而来,落在两方阵前,阐教众人纷纷行礼:“见过大师伯(师伯祖)。” 白须老者微微点了点头,转过身来,冲上玄等人淡然道:“尔等既然已经取胜,也是时候该住手了。” “嗯?” 一声沉吟,上玄脸上神色微变,但还是强作淡然,口中道:“太清圣人不在八景宫中炼丹,为何来这凡俗厮混?” 来人正是人教教主、太清圣人,太上老君微微的摇了摇头,道:“事关三清教派,却是不得不来。” “哈!好个冠冕堂皇的说法,看来,太清圣人怕是忘了昔日你借人族立教成圣时候许下的诺言吧!” 不等上玄回应,蓦然间,天外传来一声沉怒话语,如同九天雷动,回荡在天地之间,震慑大千尘寰。 众人惊愕转眼,但见远天之外,无尽虚空尽头,赫然可见,一片金色苦海,卷万丈惊涛,轰然席卷而来。 “轰!” 浩瀚苦海,一片金色璀璨,无边骇浪,自九天之上倾泻而落,落地瞬间,大地震动。海潮汹涌,似是难以承受这禁忌强者的无上威压,席卷当场。 众人目光所向,赫见一道不世身影,随着倾泻大地的无边金色圣芒缓缓而降,霎时,诸仙震动,万物臣服。 “太清!” 沉声开口,气吞山河,“枉你还是鸿钧座下首徒,众圣之首,竟然亲身临凡,以大欺小,欺凌人族后辈。” 太上老君闻言,不由的眉头一皱,复又释然,微微一笑,应道:“太晨道友此言差异,老道何曾打算以大欺小、出手对付那些人族后辈了?” 闻言,江晨微微一怔,脸上露出了一丝戏谑的笑容,淡然出声道:“真的么?这倒是出乎本座的意料,不像是你一贯的作风嘛?!”随即便冲闻仲等人开口道:“听见没有,太清圣人不会插手,你们想做什么,就尽管去做吧?” “是!圣师!” 闻仲、殷郊等人齐齐应声,嘴角微微的露出一丝丝残忍的笑容,目光一抬,都向着阐教一方紧紧逼了过去。 姜子牙等人只感觉像是被一群穷凶极恶的太古凶兽给盯住了,无尽危机层层蔓延而来,心里满是深寒气息,但是背后却偏偏忍不住冷汗直流。 太上老君见状,不禁眉头紧皱,隐忍半响,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口喝道:“够了,太晨宫主,如今阐教门下金仙已经有数位被抽干了法力,何必赶尽杀绝?!” “哈!” 蓦然一声长笑,只见江晨右手伸展开来,五指一蜷,虚空一握,周遭的虚空顿时给一股莫名的强大力量震动,“轰然”一声大响,虚空层层破碎,显露出一个幽深的窟窿! “铮——” 伴随着一声高昂剑鸣,元屠杀剑,破空再现,凌厉无比的血色神芒,自那破碎的虚空之中飞驰而出,轻轻的落在了江晨掌中,点点剑气弥漫开来,震荡虚空。 执剑在手,肃杀弥漫,江晨巍然开口:“太清圣人,可还记得昔日昆仑山上的三招之约吗?” 无奈一声苦笑,手中拐杖轻拄,太上老君站定那好似一阵风也能把他吹到的老朽躯体,淡然道:“虽千万年,不敢轻忘。” “今日,战约再续,不限招数,只在胜败!” 江晨冷然开口,足下一步踏出,身形幻灭之间,掌中元屠杀剑一阵嗡鸣,无边的剑气纠结成一道森然剑柱,顿时冲霄而起。 太上老君神色一紧,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江晨已经拖着连天接地的恐怖剑柱轰然斩落,连忙聚集法力,手中扁拐横如天堑,太清仙光耀眼闪烁,几乎凝成了实质,波荡开来。 “轰!” 擎天剑柱劈斩而落,撞破层层叠叠的太清仙光,狠狠的砸在了那道难以跨越的天堑之上,稍稍一阻,便径直越过了那道天堑,往太上老君头上斩落。 大吃一惊,太上老君顶上庆云翻滚起涌,托起一尊通体金黄色的玲珑宝塔,一丝丝的玄黄之气如珠帘一般垂落而下,结成一道道虚幕,将他紧紧的守护在内。元屠剑气无穷无尽,轰然之间接连斩落,玄黄之气断了一层,还有一层,也是无尽无穷。任那剑柱威能惊天,一路绵延斩来,也不知斩断了多少阻碍,却偏偏无法越过这薄薄的一道玄黄之气。 “天地玄黄玲珑宝塔!” 再见开天功德圣器,江晨脸上顿时笑意浮现,手上微一用力,元屠杀剑锋芒所向,擎天剑柱瞬间光芒大盛,几乎凝成了实质,瞬息间,携无匹威势,斩落而下。 “轰!” 浩瀚剑柱虽然依旧没有斩过玄黄之气,可那一股庞大的反震之力却是透过玄黄之气的光幕穿了过去。 遭逢巨力震荡,太上老君纵使圣人法体,亦难以承受,口中一声闷哼,足下已是不自觉的往后连退数十步,又将手中扁拐拄在地上,站才堪堪站稳身体,再看向江晨之时,心中已经是多了一丝骇然: 太古洪荒第一禁忌大神,竟然强横至斯?! 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心中波澜万千,太上老君脸上浮起一丝丝微微笑意,口中道:“太晨宫主,果然非凡!” “废话!” 江晨回之一声冷笑:“今日之战,关乎大劫命运,你若是胜了,本座自然只能携门下退去,可若是败了,那是去是留,可就轮不到你开口了。” “无量天尊!” 太上老君淡然宣了一声道号,“我欲规劝宫主,奈何宫主却听不进半句良言,说不得治好做过一场,论定胜败。”言语之间,只见他顶上万亩庆云上下翻腾,云光乍现,三条白色波浪如同滚滚大河,起伏波荡,合力托起一尊天地玄黄玲珑宝塔,悬在半空之中,足有万丈高下,霞光万道,瑞彩千条,丝丝的天地玄黄之气垂落而下,珠帘翠幕,飘渺灵动。 盘古大神开天辟地,有莫大功德。所生这由大半数功德衍化而来的天地玄黄玲珑宝塔,虽为后天,却远胜先天。防御简直变态到家,号称立于头上,先就不败! 右手擎着扁拐,以拐作剑状,道道神光流溢,时隐时现。左手轻轻虚托,凭空显现出一方太极图来。上有一黑一白两道玄气游走盘旋,放射出一道道淡淡的五彩毫光,照耀大千寰宇! 反观江晨,手中除却一柄元屠杀剑,再无他物! 身为太初之神,人族圣师,江晨手中并非没有至宝,旁的不说,就说那已然重归鸿蒙灵根之列的三十六品造化青莲,便是足以与开天神斧媲美的无上至宝! 不过,江晨自持修为既高,已然超越混元大罗境,对付太上老君这样的天道圣人,没必要全副武装,否则,倒显得自己逼格掉了。 眼见战火将起,闻仲姜子牙等人连忙领着大军退避,西岐城外万里大地,顿时倾肃一片。除却上玄、应龙、女魃、南极仙翁等几个修为够高的外,无人敢进入这般禁地。 似是江晨、太上这等近乎无敌的至强大神通者。开战之时,哪怕只是余波,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承受得了的,不及混元境界,贸然踏足雷区,简直与找死无异。 “出手吧,让本座好好看看,你这些年来的长进。” 神色肃然,冷然一喝,只见江晨浩气猛提,顿时,无尽浩世神力,瞬息爆发开来。 “轰!” 一声巨响,惊天动地,无尽元初巨力,迸爆而出,霎时之间,惊风走雷,玄黄翻覆,似惊涛骇浪,激起磅礴气象。 “苦海无边,沉沦诸天!” 金光乍现,波澜万千,轰然掀起骇浪惊天,冲破虚空极限,拖着江晨圣体,直入混沌天外,无尽星空之中。 太上老君见状,不由得心下一惊,就在这时,天外混沌之中,轰然一声话语垂落而下:“太清,你莫不是怕了本座,怎的到现在还不上来?!” 闻言,太上老君不禁微微的摇了摇头,“呵呵”一笑,一步踏出,已经出现在无尽星空之中,放眼看去,入眼的尽是密密麻麻的无尽星辰,各自遵循着某种莫名的轨迹不停运转。他身形一晃,轻轻落在江晨对面一方巨大的天外陨石之上,沉声道:“看来,咱们这一战,当是无可避免了。” “啰嗦!” 江晨口中一声冷哼,震动的四周混沌之气翻涌起伏,却也没有否认太上老君的话,宛若实质一般的两道耀眼神光斗射而出,目光所向,剑锋所至,一道血色神芒破空,横贯十数个庞大的星域,轰然斩落, 太上老君神色淡然,头上庆云翻滚,但见天地玄黄气万道垂落,犹如天河倒倾,将他整个人裹在中间,又有开天至宝太极图阴阳旋转,五彩毫光迸现,实在是牢不可破,神光破空,却是无可奈何。 元屠杀剑横如天堑,轰然斩落,天地玄黄之气崩飞四散,整个星空都震荡起来,无数的星辰错乱爆裂,乾坤动荡不休! 江晨看在眼中,一抹赞赏闪过,口中话语却更见冷:“焚天剑道,焚炼阴阳!”信手挥洒,剑芒横天,无尽神焰,焚天灼地。 “轰!” 漫天都是耀眼的焰火,自天地之极衍生蔓延,是凌厉无比的剑气,呼啸着划破了天地虚空,耳中只听得巨响轰轰,在天地玄黄气和太极图上掀起点点涟漪,奈何面对这号称是洪荒世界第一的后天防御至宝天地玲珑玄黄塔,实在是啃之不透! 太上老君哈哈大笑:“太晨宫主,看来你的神通还是有待提高呀,如此施为,根本破不开天地玄黄玲珑宝塔,这一战,还用得着继续下去吗?!”当下展开太极图,一道耀眼的金桥从老子脚下升腾而起,直接跨越了无尽星空,破入天外混沌之中,一黑一白两道玄气纠结,呼啸着就要来拿江晨。 但见两道玄气纠缠盘旋,毫光闪烁,江晨虽然暂时攻不破天地玄黄玲珑宝塔,却也不惧太上分毫,元屠杀剑回旋直斩,剑气纵贯混沌天地,波荡开来。那黑白两道玄气好似有莫大灵性,竟然呼啸着避开元屠剑气,任旧往江晨头上落来。 “好个开天至宝太极图!” 江晨口中一声赞叹,另一只手猛然抬起,从无尽星空之中探入天外混沌,五指一拢,巨大的手掌遮蔽乾坤,呼啸着笼罩而来,黑白二气纵有再大的灵性,却也走不脱,被江晨一把撰住! “破!” 冷声喝起,江晨手上猛然用力,但闻“砰”的一声大响,黑白二气竟然给他生生撰地粉碎,崩飞四散,撞得整个混沌空间震荡不休,混沌气流四下翻滚! 点点毫光闪烁,通过耀眼的金桥又复回转,归于太极图上,变成一黑一白两道玄光交替轮回,盘旋游走,只是,明显的可以看见,那两道黑白玄光给江晨的荒古圣体破碎,虽然没有因此湮灭,却也是受了不小的损伤。 那一黑一白两道玄气,实乃是天地初开所诞生的两道先天阴阳二气,阴阳衍生万物,自然克制万物,此乃万物相生相克之理,太极图功能定镇地、水、风、火,因而裹得这先天阴阳二气,太上多年祭炼,一直用以拿人,无不得手。却不想,今日遇到江晨,他这荒古圣体威能盖世,浑天地前而有成,不在后天万物之列,所以太极图中的先天阴阳二气反被他以荒古圣体破去。 看着光华有些暗淡的先天阴阳二气,太上老君不禁有些心痛,江晨那荒古圣体委实有些恐怖,先天阴阳二气经这一损伤,倘若没有上百年的祭炼恢复,怕是别再想用来拿混元大罗金仙以上的人物了。 相比太上,这一刻,江晨却感觉畅快至极,从交手以来,太上顶着个实在是难以攻破的天地玲珑玄黄宝塔,让他几番出手都无可奈何,眼下破了太上的先天阴阳二气,总算是出了一口郁气! “太清,看来你的圣人神通也不过如此!” 抬手之间,元屠杀剑倾吐凌厉神芒,血色惊虹,无尽不催,呼啸着划破重重的星空,轰然斩落! 太上老君心下正自恼怒,眼见元屠杀剑劈天而来,不禁一声大喝,顿时,浑身法力激荡,冲击四方虚空,脚下那巨大的陨石轰然爆碎:“既然太晨宫主执意要战,那老道今日索性就舍命相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