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9集:舍身,割义!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109集:舍身,割义!

“杀!” 最后一击,搏命一击,不惜一切代价,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可怕力量,灵宝法师口中嘶吼不断,一声接着一声,响彻天地之间,上震九天,下震九幽! 上玄之威,大千之重,轰然镇压而落,霎时,乾坤震荡,风云失色,刺眼的血色,艳丽非常,将天地万物俱都染成一片惊红。 纵然失了顶上三花,被削去胸中五气,毕竟是圣人门徒,大罗金仙,灵宝法师这般自损根基出手,威能浩瀚,自然非同一般,就算是混元金仙遇上,也得退避三舍,上玄衍化大千,终究不算真实,这一下,便给炸毁大半。 虽则世界一念生灭,对于上玄这样的存在根本不算什么,但见灵宝法师竟能凭着一身受损过半的法力坐到这一步,他还是忍不住的为之一声赞叹,但赞叹归赞叹,该出手时,他绝不会有半点手软。 “嗡.........” 刹那用灭,生死无间,只见上玄两眼之中,明明神光烁烁,几欲破碎的大千世界,顿生无边浩瀚伟力,随一念动,镇压万千风波。 “杀!” 张口怒喝,决然气势冲霄,灵宝法师摇摇欲坠,但他却仍屹立不倒,双目所向,直逼上玄而来,步伐虽停,凛然之意依旧怒涌咆哮。 挥手之间,抚平虚空之中的一切波动,上玄足下一步踏出,身形幻灭,跨越空间极限,来到灵宝法师身前,望着眼前那状若疯狂的灵宝法师,双眼不由的微微闭合了起来,口中忍不住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唉……可惜了,早知道你有这般心性,我也不会过分逼迫你了,放心,我不会杀你的,只是,你这一身修为,却难免要从头来过了。” 灵宝法师兀自屹立不倒,身上血迹斑斑的破烂衣衫迎风飘荡,满头散发飞舞半空,整个人身上充次着的尽是无穷的战意,但他的身上,却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法力,如今的他,已经彻底的沦落为了凡人。 上玄看着灵宝法师,心中突地升起一阵没来由的罪恶感,若不是自己赶尽杀绝,眼前这个肯为师兄弟不惜牺牲自己性命的血性修士,又怎么会沦落至此? 但也仅仅只是一瞬,他便将这个念头远远的抛飞了出去,大劫之下,生死有我不由天,今日纵然自己手下留情,但是人家必然不会对自己手下留情,就好比阐教十二金仙大破十绝阵,截教十天君各个身死魂飞,又好比阐教圣人元始天尊大破九曲黄河阵,三霄二仙死的死,封印的封印,也没见他手下有半点留情,既然如此,那么大家索性全都豁出去了,胜败生死,自有天定。 心念急转如电,上玄眼中神光猛然为之一厉,也不见他如何动作,身上自有一股冷冽杀意迸爆,顿时,无匹威能,浩气如柱,逆冲九霄而起,瞬间贯破九天,漫天流云崩飞四散,径直撞入无尽悠远的茫茫星穹之中。 “赤精子!” 开口吐声,一字一顿,上玄脸上神情冷峻到了极点,森森肃杀蔓延,无数异象纷呈衍生,化作最不可思议的力量,贯破虚空,径直向着正在飞逃的赤精子紧逼而去:“把你的一身法力都留下来吧!” 天地朦胧,大千震动,“嗡嗡”声响的不断,汹涌磅礴的法力奔腾怒吼,一圈圈的奇大涟漪疯狂的波荡开来,“轰隆隆”的将周围的虚空震得轰鸣作响。 “轰!” 上玄再增新力,神通威能瞬间暴增,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汹涌波动的庞大元力,“轰然”之间将虚空破碎开来,露出一条漆黑幽深的神秘通道,他足下一步踏出,人已在身形幻灭之间,没入了那无尽的虚空通道之中。 虚空大挪移,这是混元金仙以上强者的标志,同为混元境,混元真仙即便是借助先天灵宝也难以施展而出的神通。 赤精子原本还在飞驰的身体陡然之间停顿了下来,眼中不由的露出了一丝惊恐神色,因为他清楚,哪怕自己飞行再快,也不可能快过上玄的虚空大挪移。 逃不掉了吗?那还用逃吗?既然这样,索性便拼了吧?!赤精子停在原地,全力聚集身上的法力,玉清仙光闪烁不停,直冲九天:“来吧,想要我的一身法力,就要看你有没有能耐取了!” “轰!” 回应他的是一声巨响,眼前虚空在刹那间破碎开来,一条漆黑幽深的通道蔓延而至,赫见上玄的身形自破碎的虚空之中踏出,迎面截住了赤精子,目光冷冽如电,斗射而出:“怎么,不打算继续逃了吗?” 来自天外世界,上玄初至洪荒之时,便已有混元金仙境的修为,借助洪荒大势,多年修持,而今早已迈入混元大罗境的门槛,修为之高,足以位列当世第一流的顶级大神通者。 “逃的了一时,逃不了一世,生死劫数,天命有定,索性,今日我便豁出一切,与你决死一战!” 强压下心中的惊恐,赤精子身上的玉清仙光瞬息之间大盛,全部都聚集到手上,掌中的阴阳镜激射出道道耀眼的赤红光芒,向着上玄紧紧逼来。 “哈!” 闻言,上玄口中不由得为之一声轻笑:“阐教金仙,果然非凡人可比!”赞叹过后,只见他缓缓抬手,五指分散合并,大千世界缓缓转动,磅礴法力奔涌而出,化作滚滚长虹,凌空倒卷,同时另一只手猛然伸了出来,战矛捅破虚空,横贯天地! 惊天一击对决,阴阳镜的镜光与上玄的磅礴法力轰然交织在一处,周围的虚空不断晃动震荡,轰鸣不断,化作无边的涟漪层层波荡开来,激荡不休,连绵不绝! 虚空翻滚动荡之中,一道连接着天与地的狂猛飓风呼啸而过,威势滔天。令人不可直视。赤精子一双眼睛之中不可抑制的透露出一丝恐惧神色,更多的,却是一份绝决! 上玄眼神之中略微一丝犹豫,但终究还是被无穷无尽的杀意掩没,脸上神情冷淡如冰,挥手之间,一口仙剑显化,锋芒所向,化成一道耀眼到极点的神芒! “破!” 惊闻一声大喝,仙剑神芒一闪而逝,径直逼向了前方,伴随着上玄催使法力,仙剑神锋光芒大盛,璀璨耀眼不可直视,虚空点点破碎开来,轰然炸裂,瞬息之间已经射至赤精子身前。 “噗——” 罡风透体而过,赤精子身体猛然之间一阵剧颤,口中急喷出一口鲜血。瞳孔瞬间瞪到了极大。身上的血气迅速的消退,转眼之间,脸色已是万分苍白。 要败了吗?终究还是要败了吗?赤精子突然觉得眼前一阵黑暗,精、气、神三者俱都萎靡不堪,战力已经消耗殆尽。 上玄落将下来,来至赤精子身前,不由得仰天一声长叹,口中道:“别怪我心狠手辣。仙神大劫,只能怪你我阵营不同。留你一条性命,已是我的极限。”说话间,他的手径直按在了赤精子的身上。 黄龙真人、道行天尊........昆仑山,玉虚宫大殿之外,元始天尊伫立许久,感应到门下弟子的纷纷落败,连功力也被抽走,他终于再也把持不住了。 以大欺小么?那又如何?谁能清楚自己对自己门下这些弟子的感情,纵使背负骂名,自己也要出手保住他们。身形不断颤动,一股猛烈的玉清仙光轰然震动长空,眼见着元始天尊这就要破开虚空而去。 “哈!二师兄,你这是要上哪去呀!” 一阵朗声长啸破空传来,但见一道人影破开虚空,转眼之间已经跨越无尽遥远的距离,出现在了元始天尊的面前,滚滚气势奔涌起伏,瞬间将元始天尊打破的虚空重新抹平。 一双眼睛紧紧盯着来人,元始天尊强自咬牙开口道:“通天师弟,不知你这时候来我昆仑山,所谓何事?” 来人貌似三十上下,剑眉阔目,手中倒提一柄无鞘长剑,身后有四道剑气冲霄斗射,大有睥睨天下之势,正是那东海金鳖岛截教教主、上清圣人——通天! “哈哈哈哈........” 通天教主大笑连连,目光如电,径直转向元始天尊,出声道:“二师兄,师弟我被你算计了一回,你难不成还想算计我第二回么?!” 元始天尊闻言,不由的为之气结,脸色瞬息之间变得阴沉,阴沉的几乎都可以滴出水来,颤声说道:“好!好!好!好个通天师弟,师兄我当真是小瞧了你!”双手蜷曲,伸指向前微微一弹,一道耀眼青光顿时便直奔通天教主袭来。 却听通天教主轻轻一笑,道:“二师兄何故如此?莫不是想要考教师弟我的修为?”当下五指屈伸,也是一道青光激射而出,抵下了了元始天尊的出手。 “通天你当真要阻我去路?!” 元始天尊大怒,身形闪烁变幻,眨眼之间欺近身体,反手之间取出了盘古幡,目光透出阵阵杀机,逼向了通天教主。 通天教主的脸色也在一瞬之间便的严肃了下来,沉声道:“今日,有我在,你便休想过去!”语气无比的坚定,也仿佛一道巨大的天堑,横断虚空,也彻底的断开了他与元始天尊的兄弟情义! “好,好,好!” 元始天尊闻言大怒,怒极大笑,手一抬,只将盘古幡轻轻一抖一震,顿时,一股毁天灭地的混沌气流汹涌而出,撕裂虚空,直奔通天教主而来! 通天教主见元始天尊竟然一开始便动用了那开天至宝盘古幡,当真是半点情分也不讲,当下也不再顾忌,口中一声长啸,大笑不绝!手上的青萍剑忽地消失不见,将手一翻,四柄古朴长剑悬空而起,随着通天指诀变幻,风雷齐齐震动,四股剑光猛然冲出,但听得“嗡嗡”一阵颤响,天地震动,剑气尖锐猛利,划破虚空! “轰隆隆..........” 虚空之上,惊见四道剑气旋转不休,轰然之间与混沌气流撞击在一处,一时气浪崩爆,奔走如潮,往四面汹涌,余波未平,便又有劲气波荡开来,昆仑山上虚空动荡,瞬息之间破碎开来。 元始天尊脸色铁青,三宝玉如意光华照耀,盘古幡摇动之下,虚空塌陷,通天教主脸上红光流溢,剑光幽幽深寒,诛仙四剑飞舞之中,杀气蒸腾。 那盘古幡乃是洪荒世界三大开天至宝之一,威力恢弘无比,纵观洪荒世界,无论先天后天,也只有那么寥寥几件至宝可以比拟。 通天教主手上的诛仙、陷仙、戮仙、绝仙四剑虽然也都是先天神剑,配合诛仙阵图以后所布下的诛仙剑阵更是非四圣联手不可以破之。但单单以品质而论,却也是稍逊盘古幡这开天至宝一筹。 果然,场中越发的激烈,两人拼斗愈久,元始天尊凭借开天至宝盘古幡,发出的混沌气息悠远绵长,源源不断,简直无穷无尽,通天教主的诛仙四剑虽然犀利无双,却也比不得盘古幡这等开天至宝,不由得有些相形见拙,穷于应付。 “通天师弟,你若是现在把路让开,咱们什么都好说,若是还是一意阻拦,就休怪师兄我不讲三清情义,落你颜面!” 元始天尊逐渐占得上风,心中好不畅快,只是虑及自己门下那些弟子的安危,这才出言,想要逼退通天教主。 可惜,同为三清,元始天尊却并不了解通天教主的性格,他这一番出言讥讽,立时让通天教主心下大怒,身上无边的剑意轰然爆发,将手一抛,诛仙四剑凌空飞起,诛仙四剑也随之悬浮而起,诛仙、陷仙、戮仙、绝仙四剑分挂四门,森森剑气瞬息之间弥漫开来,号称冠绝洪荒世界的诛仙剑阵顿时布成! 通天教主面色清冷,目光直视元始天尊,恨声道:“元始,你杀我门下弟子的时候,又何曾顾念过我们三清情义,这三清之说,今后还是休要再提的好,今日我倒要看看,是你落我颜面,还是我削你面皮!”说话间,场中杀气顿时浓郁了千百倍,腾腾鼓动,阴风呼啸,惨雾弥漫,将元始天尊笼罩进去。 割义之战,三清不再,破碎了虚空天地,斩断了过往情谊,今遭风云翻卷,剩下的,是彼此的针锋相对。 战火,燎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