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5集:黄河阵破,星魂御天!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105集:黄河阵破,星魂御天!

岐山夜斗阐教仙,黄河九曲势难回! 为报仇,三宵怒摆黄河阵,阐教金仙几近覆没,唯有姜子牙逃出,回到芦篷,与南极仙翁商议片刻,依旧无法,只得由南极仙翁往昆仑山玉虚宫去请教元始天尊。 仙人行路,瞬息万里,过不得半日,便就见南极仙翁满脸喜色归来:“子牙快快焚香结彩,师尊来了!” 两人慌忙秉香,在道旁迎接,不多时霭霭香烟,氤氲遍地,香气馥郁,元始天尊乘九龙沉香辇而来,白鹤童子在侧执幡幢羽扇。 南极仙翁与姜子牙匍匐迎接,元始天尊默默不言,自己门下精锐弟子被通天门下一网打尽,面上却是不好看,此刻天已黄昏,元始天尊却是现出庆云,五彩毫光闪耀,金灯万盏,缨络垂珠,把一片西岐城照得如同白昼。 圣人降世,自有异象万千,元始天尊并未刻意收敛,是以早已惊动了商军一方。云霄仙子见状大惊:“我早知此事断不可为,如今师伯前来,却是如何是好?” 碧霄仙子沉吟不语,却听琼霄仙子道:“九曲黄河,威力无穷,圣人如何,怕他作甚!” 元始天尊在外观阵完毕,不由得为之心中感叹:“好个九曲黄河大阵,奈何怎不是我阐教门下?” 姜子牙问道:“老师为何还不动手破阵,诸位师兄师侄皆在阵中,时间久了,只怕徒遭杀害!” 元始天尊道:“此教虽是贫道掌,尚有师兄,必先请问过道兄。方可行。” 话语未落,但见太清圣人老君乘牛而来。向着九曲黄河大阵微微看了一看,淡然出声道:“早些破了此阵。不可在凡俗之中多做停留。”当下两位圣人一起入了九曲黄河大阵。 太上老君见三霄仙子与彩云仙、涵芝仙五人未拜,心生不快,因而问道:“尔等为何不拜圣人?” 琼霄仙子却是率先应道:“圣人不顾身份欺我等晚辈,我等如何肯拜?!” 元始天尊闻言,顿时大怒,口中一声斥责:“无礼!”一挥大袖,荡起无边黄沙,狂涌翻滚! 三霄二仙怡然不惧,却见云霄仙子将手一扬。掐诀捏印,混元金斗黄光迷蒙,连连直向元始天尊刷来。 元始天尊欲要动手,却见一旁太上老君拂须而笑,轻轻抛出一方图来,却是那先天灵宝乾坤图,因那太极图尚在赤精子手中,故用此图,乾坤旋转之间。便收混元金斗。再一旋转,便将云霄仙子拿住,圣人修为岂是小可,远非三霄五人可以抵挡。太上老君挥手之间拿了云霄仙子。谓黄巾力士道:“将之镇压于昆仑山麒麟崖下,此事日后还有计较!” 碧霄仙子和琼霄仙子岂肯罢休,二人对视一眼。琼霄仙子扬手之间,却将两粒赤红小珠打向元始天尊。 “还我姐姐——” 碧霄仙子一声悲喝。金蛟剪凌空飞起,化作两条巨大无比的蛟龙。头交头,尾交尾,咆哮着便向太上头上落去。 彩云仙与函芝仙二人则是齐齐射出两口仙剑,上清仙光流转,一看就知不是凡物,双剑合璧,威力加成之下,更是了得。 眼见碧霄仙子的金蛟剪交叉剪来,太上老君脸上微微一笑,将手一抬,袖口迎空张开,那金蛟剪便如芥子落于大海,顿时没有了踪迹。旁边,元始天尊只将手伸将出来,轻轻拿捏,便收取了琼霄仙子的两粒戮目珠。再抬手,将两口仙剑生生拿住。 碧霄仙子与琼霄仙子大惊失色,却见原始天尊将手一伸,抛出一方碧绿色玉如意,正是那三清成道至宝,三宝玉如意! 圣人一击,岂是等闲,涵芝仙与彩云仙首当其冲,当下齐齐逼命,二宵也是陨命在即,到底姐妹情深,琼霄仙子连忙挡在碧霄仙子身前,欲要以身代劫。 就在此时,远处殷商帝都,奉命坐镇大商的太晨宫第一护法终于破关而出,位列江晨之下的第二高手,星魂一步踏出,便就来到了阵场之外,但见场中一片黄沙卷涌,泥土飞扬,乱蒙蒙的不可辨识,场中有三宝灵光照耀,尘沙中有一亩庆云,缤纷五彩,万盏金灯,光华流转。 星魂双目如电,透过黄沙,看三宝如意正高飞空中,宝光映照下,正是琼霄,一张俏脸满是惊恐,绝望,伤心,愤怒,却被如意灵光笼罩,眼睁睁的看着大落下来的如意,秀目紧闭。 “嗯?先前已经救下赵公明的性命,再救下这两人性命,也算是尽了作为盟友的义务,接下来,就看通天如何抉择了。” 心思灵动瞬间,全身上下星光粘稠,流云翻卷,毫光照耀,在他指掌之间变化,一柄古朴长剑隐约现形,但见剑锋之上,无边剑气流转,幻化出各种颜色,异彩纷呈夺目,倾吐出一道凌厉剑芒,硬生生的插入战阵之中,挡在三宝玉如意之前。 轰然一声巨响,神剑、至宝强势交锋,掀起漫天风云席卷,涟漪层层波散震荡,剑芒瞬间爆裂,三宝玉如意也被震退抛飞。 一瞬念转,星魂反手一拉琼霄,后退数十丈,脸上神色半点不变。 “嗯?是你!” 元始天尊见了星魂,不由得为之眉头一皱,太晨宫主座下第一护法,位列江晨之下的第二高手,绝非等闲之流可以相比。 “见过二位圣人。” 星魂只微微向太上和元始进了一礼,随即对着元始天尊昂然出声道:“天尊似是忘了当初在紫霄宫签押封神榜时说过的话吧,门下弟子更凭机缘,玉石自现,堂堂圣人之尊,就为了地上这几块废柴,出尔反尔,背信弃义。人间帝王尚知金口玉言,凡人也晓一诺千金,反倒是天尊教化万物生灵,却自不及,实在是令人不堪!” 元始天尊初始有些惊讶恼怒,随即便就掐算到了其中的原委,满脸沉默,随着云霄被擒,混元金斗跟金蛟剪分别落在太上和自己袖中,周围运转的九条黄龙般的黄沙渐渐止歇,化作随风飘扬的沙粒,慢慢的消散了。 玉虚二三代弟子都在地上,依旧昏迷,各各横睡直躺,闭目难睁。 太上未有言语,元始天尊沉默半晌,方始开口:“周兴商灭,此乃天数,三仙姑妄阻正兵,我今到红尘来走一遭,正应上天垂象。星魂,你虽是太晨宫中客,但尘世大劫笼罩,劝你还是早些退去,免得惹祸上身,到时自身难保,悔之晚矣。” “哈!” 闻言,星魂不由得为之一声轻笑:“即是如此,那在下便就告辞离开了。”说罢,他带上琼宵、碧霄二人就要离开。 元始天尊忽然说道:“星魂护法要走自走,但碧霄、琼霄二人却是身犯杀劫,少不得要应当日之言,往封神榜上走一遭了。” 闻言,星魂不由得脸色一变,转过身来,目光灼灼的看着元始天尊。元始天尊面无表情,只是眼中精光却不停的闪动,神光湛湛。 对峙片刻,星魂方才沉声开口:“天尊可是铁定了心,封神榜未定,碧霄、琼霄二人既然在天尊手下躲过如意,可见命数不绝。反倒是天尊坐下这些弟子,未必都能熬得过这次大劫!” 元始天尊冷哼一声,“门下福缘,谁也说不定,便看日后天数了!”当即自九龙沉香辇上起身,足下自有祥云托定,瑞彩飞腾,朵朵金莲簇拥,光华闪耀,手中擎着三宝玉如意,往前走来。 随着元始的缓缓踏步前行,一股沉闷的压力透出。无形有势,周围疾风呼啸,打着小小的旋儿,激荡回旋,隐约之间,牵动天地韵律变化。 星魂并不是第一次面对天道圣人,倒也谈不上畏惧,眼见着元始逼近,他反倒向着太上投去目光:“玉清圣人要以大欺小对上清圣人门下弟子赶尽杀绝,未知太清圣人对此有何话说?” “仙神大劫,既然身入劫中,一切皆是命数。” 太上一声轻叹,当下乘牛踏空而去,竟是对眼前一切,不管不顾了。 “哈!好一个无为的太清圣人!” 星魂一声冷哼,旋即猛然抬手,赫见星光灿灿,将琼霄、碧霄二人一推,虚空顿时破开,一道漆黑地门户闪现,直通东海之外。 “二位仙子,快去碧游宫寻你们的师傅去!” 元始天尊如此大的动静,欺凌截教门下,依通天的个性,竟然从未出手干预,定然是被人混淆了天机,想来也是正常,毕竟,太上元始两人合力出手,又是以无心算有心,自然能够轻而易举的障了通天。 碧霄、琼霄二人只觉轻飘飘的,无数景物乱闪,划过无数的碎面,比自己驾驭遁光快了何止数倍,却是被星魂硬生生以莫大神通送她们穿越空间,直达碧游宫外。 元始天尊见状,不由得面色微变,手中如意光芒照耀寰宇,径直往碧霄、琼霄二人所在的虚空通道追去,如电走云飞,明灭闪现之间,已逼到了近前。 “天尊这么当着在下的面以大欺小,莫非是瞧在下不起么!” 眼见着三宝玉如意破空,星魂当即便是一声冷哼,翻手之间,万千星光汇聚,凝成一柄晶莹长剑破空而出,凌厉剑气流转之间,划出虚空界限,斩断天空,霍然迎击而上。 元始天尊见状,冷然不语,手腕翻处,盘古幡已经在手,微微一抖,一股毁天灭地地混沌气息涌动,化作道道剑气,充塞霄汉,目标直指星魂,开天神威,瞬息破空而至,威猛绝伦,催灭神魂! 先前与太晨宫护法羽帝一战,未能取胜,元始天尊已然觉得面皮大失,如今见了星魂,心中愤怒起时,杀机已动。 星魂丝毫不惧,抬手之间,虚空一掣,但见风起云动之间,有一点光芒隐隐闪现,随之,那光点在半空之中扭曲变化,牵动乾坤剧变,虚空“轰隆”一声惊天巨响,地、水、风、火竞相奔走,翻腾不息。 开天一瞬,大千世界轮廓隐现,紧接着,那世界越来越大,原本十分模糊的轮廓竟然也便得清晰起来。其中,山川高低起伏,江河奔腾,湖海翻波,日月交替轮回运转,亿万星辰闪烁不定。春、夏、秋、冬,四时轮回,万物生灭竟然全部都只在一瞬之间。 “看来天尊是执意想要指点在下几招了!” 一声大笑,星魂直将右手一台,五指微微轻挪之间,已然托起那方大千世界,滚滚法力裹着漫天星辰,化作无边星河奔涌向前,当空倾泻而下! 始天尊怒哼一声。手上有雷火闪动,混沌剑气更见密集。轰入漫天星辰之中。剑气方入,便如一点火星落进滚油中,一生二,二生三,连绵无尽,炸得漫天星辰崩碎,连大千世界都不住的抖动起来。 就在双强冲突之际,碧霄、琼霄二人顺着星魂撕裂的虚空,穿梭如电,身形不由自主地往前飘动,回头看时,正是星魂与元始天尊大战的场景,想起被擒的云霄。两人对视一眼,眼眶一热,不自禁的流下泪来。 眼前忽然一亮,碧波粼粼,清风吹拂,夹杂着湿热的水汽扑在脸上,顿觉舒畅无比,正是到了碧游宫外。 二女一路跑进碧游大殿,就见殿中有几十位仙人疏疏落落的坐着,大多都是在岛上修行的同门,前排正是几个入门较早的师兄姐弟,都在闭目炼气。二女跑动的声音惊醒了正在静坐的众人,都不禁皱起眉头,往后看去,到底是谁竟然在碧游大殿如此不守规矩。 待众人看清,竟然是通天一向宠爱的碧霄与琼霄二女,不少人都往回缩了缩头,不再说话,只是前排的金灵圣母冷声说道,“二位师妹,怎么这样不守规矩,在大殿内乱跑,可是忘了师门教训!” 若是平时,琼霄早就反嘴说过去了,此刻却没有说话,只是眼中泪光盈盈,花容失色,旁边碧霄连忙出声问道,“老师呢?” 截教内部却也有派别,一般是以几大首徒为分类,像金灵,龟灵就与多宝关系较好,三霄跟赵公明,金光仙兄弟三人,无当却不在此列,只是默默修行,跟随通天。 无当却见琼霄满眼泪花,惊恐绝望,知道事情有异,走到跟前,“二位师妹,老师正在闭关,你们有什么事么?” 碧霄、琼宵二女一听,眼泪再也止不住,哽咽说道,“元始天尊以大欺小,擒了云霄姐姐,又杀了涵芝仙与彩云仙两位师妹,亏得太晨宫星魂护法现身相救,我等二人才得脱身,但星魂护法还在西岐城外与元始天尊交战。” 此言一出,满殿皆惊,座首多宝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站起来说道,“无当师妹,你速速去禀告老师,二师伯之威,不是我们能够抵挡的。” 无当闻言,正要往殿后去寻通天,就见清光一闪,通天教主已然站在当场,一张棱角分明的刚毅脸庞上满是怒火,“元始,你竟然敢以大欺小,如此欺侮我门下弟子,此番定然不与你甘休!” 身为天道圣人,碧游大殿上发生的事,通天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听了琼霄的话,通天稍稍掐算,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背后清光中有四道光华闪动,怒气勃发,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浓郁的煞气,袖袍一卷,带起几大弟子,“今日就与元始天尊好好讨个说法。” 一行人紧随通天,穿越过虚空,一脚迈出,正是西岐城外。 但见星魂与元始天尊正在激烈大战,虽然元始天尊为天道圣人,神通远在一般的混元大罗金仙之上,但对上星魂这个已经超出混元大罗境的存在,依旧没有半点胜算,而星魂也顾忌洪荒天道之威,反令两人处在诡异的僵持状态之中。 通天教主来到场中,一眼就见到了涵芝仙与彩云仙二女的尸体,心中顿时大怒,抬手之间,一道剑气破空,径直插足战局。 元始天尊一声闷哼,转眼望去,通天也显出身来,周围跟着几个门人簇拥,比起元始天尊身旁只有南极仙翁跟白鹤童子的寒酸模样,却是气派多了。当下,他抬手便朝地上一指,一阵清光闪耀,轰然雷鸣,众弟子猛然惊醒,懵懂无知,不知发生了什么,地上躺着的杨戬跟金吒木吒也都跳起身来,尽皆拜伏在地。见元始天尊面色不善,拜过之后,都知趣地跑到后边,对站而立。 两大圣人互相对视片刻,元始天尊突然冷哼一声,“通天师弟,你可是要为你这些不知顺逆的弟子强行出头?” 通天教主冷笑一声:“怎么,师兄能做初一,我就不能做的十五么!”背后四道剑光蠢蠢欲动,光浪滚滚,无形的压力缓缓散开。 元始天尊一声长笑:“师弟莫要不死心,成汤合灭,此乃天数,你若是妄加阻拦,到时候大师兄出面,你就不好看了。” 通天教主自然知晓,一时默默然不语,只是眼见着远处地上躺着的彩云仙与涵芝仙二女的尸身,鲜血浸透了地上的黄沙,凄艳惨绝,脸上忽然转过一丝坚毅,随即缓和下来。 元始天尊间通天脸色转淡,以为他想明白了,接着说道,“师弟想明白就好……”话还没说完,通天忽然出手了。 背后四道蠢蠢欲动的剑光突然间就暴乱起来,纵横恣意的剑气凌然决绝,笼罩了元始天尊身前的一大片空间,道道剑光曲折回旋,却绕过元始,向着元始身后的十二金仙身上劈斩而落。 “元始,你敢杀我弟子,我就拿你几个弟子抵命!” 通天怒声大喝,声浪滚滚,威压四方。 元始天尊急转身形,一抖盘古幡,就要接住轰落下来的诛仙剑气。 通天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一阵恐怖的煞气突然滚滚荡荡而出,一张古朴玄奥的阵图飞出,四剑分挂,门户森然,杀气腾腾,惨雾弥漫,阴风盘旋。 剑阵一成,通天发雷一震,四道凌厉的剑光划破虚空,先前发出的几道剑气也忽然调转了方向,一股脑地向元始天尊招呼。绕是元始,猝不及防之下也被轰了个正着,顶上地金莲被剑光一搅,飘飘落下几朵来。 “通天!” 元始天尊失了面皮,当下便是忍不住的怒喝出声:“你当真要与我为难吗?”他有心一搏,奈何诛仙剑阵当前,却不敢轻易出手。 “哼!” 通天冷然出声:“不是我要与你为难,而是你欺人太甚,当初说好了门下弟子各凭本事,但你却亲自出手,以大欺小,欺凌后辈,今日,我最后罢手一次,再有下回,休怪我与你不死不休。”说罢,他径直收敛剑阵,卷起几大弟子,碎裂虚空远去了。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星魂亦是一声哈哈大笑,随即踏破虚空,往朝歌回返。 元始天尊满脸的阴沉之色,回身上了沉香辇,由四方揭谛神托起,头也不回的去了。只留下一群弟子面面相觑,不知如何。 好半晌,南极仙翁方才出声道:“来之前,师尊已然知道结果,特着我留下,破去红沙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