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3集:阐截斗,首阳开,太晨门人入世来!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103集:阐截斗,首阳开,太晨门人入世来!

惨败,前所未有的惨败,遭遇不可测度的神秘大敌,太乙真人一时心中惊骇,原本已遭受重创的残破身躯,此刻更是摇摇欲坠,脸色惨白,不见半点血色。 九天云空之上,江晨忽地一声叹息,看了一眼冲上去扶起太乙的哪吒,转而对石矶道:“石矶小友,把混天绫跟乾坤圈都还与哪吒吧,你那后来的童儿无碍,先前那童儿虽然入了轮回,但如今神仙杀劫降临,如此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带他转世之后,你且再去好生度他一回便是。” “是,前辈!” 石矶虽然万分不愿,奈何自己的救命恩人已然开口,她也无可奈何,更何况,适才不管是太乙真人抑或是隐身九天云空之上的江晨,两人展露的实力,都不是她可以窥测,她实在是不敢拿大,当下应命,拿出乾坤圈跟混天绫,交付给哪吒。 “走吧。” 江晨说话间,径直破开虚空离去,石矶也不多说什么,转身驾云,一时金光荡荡,彩雾绯绯,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太乙真人休憩片刻,面色渐渐转为安定,也是长吁一口气,适才那隐于九天云空之上的来人虽然不见露面。但一身法力高深,实是莫测难度,如今这般局面,已是对方手下留情的结果。 看了一眼满面关切之色的哪吒,太乙真人微微叹气,“哪吒,你赶快回家去,四海龙君奏准玉帝,去拿你父母了。” 哪吒一听此言,再也忍耐不住,眼中强自忍住的泪水流了下来,哽咽说道,“还请师傅慈悲,教授弟子如何度过此劫,子作灾殃,遗累父母,心中实在难安。” 太乙真人附耳交待了一遍,哪吒叩谢,施展五行遁术,往陈塘关去了。 见哪吒离去,太乙真人面色数变。只是看着天上的云气,脚下苍茫的大地,怔怔出神,不知想些什么。 哪吒来到陈塘关帅府前,早有家将报了进去,哪吒更不停留,一路跑进帅府,一路上人声扰攘,进了大厅,就见座上高坐的正是四海龙君,敖光,敖顺,敖明,敖吉,自己父母满脸惊恐,在下首坐着,李靖诺诺不敢高言,正向四海龙王解释说些什么。 见哪吒闯了进来,李靖忽然高声骂道,“好逆子,你妄自逞强,打死夜叉跟三太子,祸大无涯,累及双亲,真真畜生。”语气严厉,全然没有丝毫的温情在其中。 哪吒见李靖斥责,心中更是哀愤欲绝,当即厉声回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打死李艮,敖丙,我自偿命,岂能连累父母。”说话间,他自转向敖广:“我一身非轻,乃是灵珠子下世,奉的是玉虚符命。我今日割肉还父,剔骨还母,不累双亲,你意下如何?若然不肯,我自同你到灵霄宝殿,见了玉皇大天尊,我也有话说。” 敖广听闻对方乃是玉虚门下,先有几分气弱,但一想到自己儿子的惨死,复又刚硬起来,非要置哪吒于死地不可。然则也不敢把事情闹大,听了哪吒如此分说,便也同意,“也罢,你既如此,救你父母,也有孝名。” 事情既定,四海龙王也不与李靖夫妇为难,哪吒单手提剑,先斩断一条臂膀,而后自剖其腹,剜肠剔骨,散了三魂七魄,一命归阴。 哪吒原是灵珠子降世,魂魄为物,本就是借精血而生,此刻肉身精血散去,魂魄也无,只剩一点本源生命之力飘荡,随风而行,一路往乾元山来。 果然,太乙真人教授哪吒金身香火塑身之法,后李靖打破哪吒行宫,毁其功夫于一旦,虽有太乙真人以先天灵藕为其重塑身躯,但父子二人却也已经反目成仇,再无丝毫亲情可言了。 就在陈塘关变故横生的同时,被困已久的西岐之主姬昌终于逃离朝歌,殷商四面烽火,到处反叛,到让西岐气候大成,羽翼渐丰,占据西方。 另一边,苏护听从后羿、杨蛟师徒的建议,赶在西岐伐崇侯虎之前出兵,由杨蛟说服崇黑虎擒杀崇侯虎,转投苏护帐下,苏护据冀州之地,遥控北方,隐隐然与西岐,朝歌成三足鼎立之势。 姬昌因长子伯邑考之死郁结与心,回转西岐未久,寻了姜子牙之后便一命归天,便就撒手人寰,临死前立姬发为周主,托孤与姜子牙,四方附庸之国,皆行朝贡西土;二百镇诸侯,皆率王化。其时西岐文有散宜生姜子牙,武有南宫适黄飞虎,气势威猛。凛然有问鼎天下之心。 闻仲北海平叛归来,已是太晚,因冀州有首阳山支持,不敢轻动,只得命青龙关张桂芳讨伐西岐,神武大将军邱引交接,张桂芳点了十万兵马,以风林为先行官,大军浩浩荡荡,晓行夜住,过州跨县。不多日功夫便到了西岐,安营扎寨,设帐放炮,静待天明。 张桂芳一身法术,叫语捉将、道名拿人之术高明幻化,风林一身左道法术也是上古黄帝时帐下风后所传的法术,远不是此时的西岐凡将所能抵挡。不过几场,便被斩了姬叔乾,捉了南宫适跟周纪,却被赶来的哪吒救去。 哪吒乃是莲花化身,肉灵相合,张桂芳呼名拿人之术虽然厉害,但遇上哪吒,却正是他的死客。哪吒手下不留情,杀得张桂芳等人七零八落,好不凄惨。尔后,闻仲请来九九龙岛四圣,阐教一方也精英尽出,如火如荼的封神大战,终于揭开了序幕。 其后的鲁雄,费仲尤浑,魔家四兄弟,相继落败身亡,闻仲无法,只得率兵出征,至此,两教大战,烽火高燃,越渐激烈。 闻太师虽然深通兵法,胸有韬略,奈何不敌阐教中许多修士。虽都是三代弟子,想那杨戬乃是仙凡所出,前世就有大罗金仙的修为。轮回十世后重入玉鼎真人门下,开启三光,明悟前生后世,一番轮回更助他道行大进,再修九转元功,变化精奇,玄功诡异,一身修为还在哪吒之上。 而雷震子乃是秉天地间雷电之力得形,上映星宿,出身根行之高,远超同侪,随云中子修炼也不过是激发本身蕴涵的力量,实力之高,与哪吒不相上下,只在杨戬之后。 其余如金吒,木吒,根行深厚,再如韩毒龙,薛恶虎也是道行天尊门下,身手不凡。姜子牙身上更有戍己杏黄旗跟打神鞭这等异宝,闻太师纵然神勇,也是不敌。 无可奈何之下,闻仲乘墨麒麟到金鳌岛请来了十天君布下十绝阵。十绝阵乃是十天君毕生所修,阵法玄奥稀奇,或按三才,或分五行,或依四象,十道光芒在闻仲营前冲天而起,贯通霄汉,将两军阵前都照的一片幻彩流丽,不可方物。 其中有姚宾布落魄阵,玄奥难言,众人都言姜尚不过几十年修行,如何当得起十绝之妙,姚宾便在落魄阵内拜去姜子牙魂魄,才引来赤精子失落太极图。 原本太极图乃是先天三大灵宝之属,赤精子又是苦修多年的大罗金仙,若是出入落魄阵,自然无虞,怎奈这等奇宝本身就是难以驾驭,而太极图上更有太清烙印,虽然三清同体,所修也都是鸿钧大道,但所谓龙生九子,种种不同,何况是这等开宗立派地一方圣人。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以玉清法术催使太极图,本身就有些格格不入,再加上落魄阵果真厉害,这才将这等开天珍宝失落在阵中。 弟子有难,元始天尊这做师傅的自然不能坐视不理,随即便差下了众金仙齐来破阵,由阐教副掌教燃灯道人率领,十二金仙共商破十绝阵之道。 燃灯道人乃是曾在紫霄宫内听过道祖讲道的积年老仙,见多识广,道行精深,略略观察,便知这十绝阵必有人陨,必须以旁人抵过阵中杀气,方可破得。 燃灯依次破去,文殊天尊破天绝阵,惧留孙破地烈阵,慈航道人破风吼阵,普贤真人破寒冰阵,广成子破金光阵,太乙真人破化血阵。虽则如此,却也有六人身陨。 闻仲恼怒难言,急切之下却想起峨眉山罗浮洞赵公明来。此人乃是截教内少有的高明之士,闻仲在金灵圣母座下学道之时便听金灵圣母对此人称道不绝,自己先后也曾见过此人,可以说颇有交情,若有此人西岐朝夕定然可破。 果不其然,赵公明定海珠在手,所向披靡,纵然是燃灯道人,也不敢轻涉锋芒,望风败走。赵公明前后相逐,未料遇上萧升曹宝,被二人以落宝金钱收去定海珠跟缚龙索,虽然被赵公明打死一人,但失了定海珠后却是不敌燃灯道人,只得败走。 说来也是令人嗟叹,似燃灯这等与三清同一时代的仙人,手上却没有什么上好的法宝,若论修为,他比赵公明何止高上一筹,怎奈法宝不争气,总是吃亏。 如今得了定海珠,燃灯道人却是贪念大炽,留在手中不再归还! 赵公明郁愤难舒,怎奈失了定海珠后神通不及燃灯,径往三仙岛云霄三姐妹处借来金蛟剪,凭借此宝,杀得阐教众仙又是鸡飞狗跳。 不想来了散人陆压,曾是混沌离火之精,借金乌血脉重生,曾与江晨生死斗,岂是等闲可比?当然,此番来的,非是离火陆压,而是金乌陆压,只因先前散人陆压已了却了与金乌一族的因果,脱去金乌之体,令妖皇之子重生,此番入世,却是要掀人族内讧,以泄心头之恨。他来时,因见殷商占优,便决意助姜子牙一臂之力。与赵公明见识过一场后,对方果然厉害,陆压便将昔日天帝东皇太一留给自己的钉头七箭书交予姜子牙,让他早晚祭拜,可杀赵公明。 只是此法极为阴毒,有损阴德,是以陆压从未用过,今日不得已,却也只让姜子牙来用,免得日后祸及自身。 赵公明被姜子牙以钉头七箭书拜来拜去,心头火发,意似油煎,恍惚不安,到得后来,更是每日昏睡,日夜不觉。 期间又被陆压破去烈火阵,赤精子破去落魄阵,十绝阵十破其八,难以功成,赵公明昏昏欲睡,不可言明,闻仲直如热锅上地蚂蚁,坐立难安,却是一筹莫展,毫无办法。 正在不知所措间,就听辕门来报,“太师,门外有两个青年,说是闻太师有难,特来助太师一臂之力。” 闻仲正自无法,一听此话不由大喜,慌忙说道,“快快有请。”无论来人是谁,雪中送炭,总是惹人感激莫名的。 待来人入账,闻仲看时,见得来人,不由得为之一愣,随即,满脸激动难耐,连忙上前见礼:“闻仲见过二位皇子!” 却道来人是谁?正是殷商两位皇子,殷郊、殷洪,兄弟二人自拜入太晨宫护法羽帝麾下修行,已有数年,因真龙之气传承,又有量劫浩力推动,再加上大晨宫真传,修为精进迅猛,竟已入大罗之境,再加上古神诀炼体,诸般灵宝助威,战力十分强悍,这才被羽帝遣下首阳山,来助商灭周,亦全了人族与截教的结盟之谊。 故旧相逢,闻仲惊喜交加,却见殷郊忽然一皱眉头,殷洪也是略略惊奇,两人一个心思细腻,一个灵觉敏锐,却是察觉到帐内赵公明的情况。 当下,殷郊连忙出口询问,闻仲长叹一口气,把近来情形逐一道来,殷郊借真龙之力,探寻因由,口中不禁一声惊呼:“不好!” 闻仲惊诧间,却见殷郊皱眉道:“那陆压非是凡人,是他用钉头七箭书,在西岐山要射杀赵道长!” 帐内众人闻言,俱都面色一变,十分担忧,唯有殷洪,初生牛犊不怕虎,跃跃欲试道:“即如此,今晚我便去夺了箭书!” “不可!” 闻仲忙道:“王子千金之躯,岂可冒此大险?” “无妨。” 殷郊却自微微一笑,脸上满是自信之色,口中道:“我兄弟二人自首阳山太晨宫出,正要匡扶社稷,安人族大势,怎能畏惧小小风险?今晚我与二弟同去,必能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