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1集:禁忌!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101集:禁忌!

恒河匆匆,万灵慑服,朝歌城外,太古第一禁忌大神强势降临,无边威压,浩荡天地,直迫战局两分,两大强者,各自崩退。 不远处,广成子二仙及许多观战者,尽皆为之骇然失色。 “太晨宫主!” 天道加持,元始天尊能为暴涨,达至前所未有的高度,直面江晨,亦无畏惧,言语之间,强吞山河震动,尽显霸道圣威:“你之门下,不尊圣人,强抢我阐教门下天定弟子,此事当如何了结?” “哈!” 江晨当即回之一声轻笑:“正所谓上不尊,下不敬,你有何处值得尊敬?你阐教门下?历来人皇受人族真龙之气传承,皇族之人,有资质者,都会进入圣地潜修,如何成了你阐教门下,你是在跟本座开玩笑吗?” “这.........” 这一点,元始天尊自然是知道的,只是,如今被江晨这么直白的说了出来,着实教人难堪。元始天尊言语一滞,再不开口,只冷冷的看了羽帝一眼,口中一声冷哼,随即转身带着广成子二人破开虚空,往玉虚宫回返。 元始天尊走后,羽帝方才向江晨行礼,江晨笑着摆摆手,口中却是问道:“这两个孩子你打算怎么办?” 羽帝想了想应道:“自然是送回人族圣地,那里人族强者众多,他二人天赋奇佳,加以教导之后,必能成为人族强者。” “也好,只是你行走在外,需得当心。” 江晨点了点头:“数日前本座演算天机,发现此番天地大劫非同小可,各大教派只怕是有意的想要争对人族出手,本座心中放心不下,便用神念观察朝歌,却没料到你竟然和元始动起手来。” 羽帝这才了然,为什么江晨会在关键时刻来到:“多谢尊上维护,错过今日,日后,就算元始老儿拿出盘古幡来,我也不再怕他。” 江晨却摇头道:“虽则如此,却也不能大意,此界圣人有天道之力加持,你纵使突破了混元大罗境的极限,但一日未达半步天道境,便难以取胜。” 羽帝不禁咂舌道:“天道圣人有这么厉害吗?” “等你到了本座这个境界,自然就会明白。” 江晨哈哈笑道:“如今大劫已起,变故将生,我人族强者也将纷纷现世,有道是人在山中坐,祸从天上来,毕竟,劫数临头,是躲也躲不了的,倒不如主动出山应劫,了结因果,也好明悟自身,带着殷郊、殷洪他们回首阳山吧,本座正好有事要外出一趟。” “是,尊上!” 羽帝拜别了江晨,当即驾驭战车,带着殷郊殷洪二人回到了首阳山中,口中道:“你二人既然拜入我的门下,我自会传你们人族修行之法,让你们有报得大仇之日。” 殷郊二人闻言,眼前一亮,连忙大礼参拜,羽帝点了点头,对二人道:“你二人在此好生修炼,大劫将至,商朝江山危矣,你二人将来学好本领,也可保住祖宗的基业。” 殷郊恨恨的道:“我兄弟学艺并非为了保护商朝江山,只为为母后报仇,杀了那妖妃,告慰母亲的在天之灵。” 羽帝摇了摇头:“你二人有所不知,你父王被那西方教的准提圣人下了惑神咒,又得罪了女娲娘娘,这才会越发昏庸,那妖妃本是一只九尾妖狐所变,便是因奉女娲娘娘之命,才往朝歌祸乱朝纲。” 殷郊二人一听,这才明白错怪了父王,虽然心中仍然埋怨纣王,对那九尾妖狐的恨意却是天高海深,发誓将来定要为母亲报此大仇。 不说这边,且说那老丞相商容跟在殷破败等人后面往朝歌赶来,只是他年老体衰,不似殷破败等人年轻力壮,是以骑马不如殷破败等人快,赶到朝歌之时,已是过了午时三刻,来至午门,见众人围观,心不由沉下了底。却问说是二位殿下被一阵怪风卷走,暗道天不亡成汤江山,吉人自有天相。 当下来到王宫之中,见众人聚集在朝堂之上,众官将见是老丞相前来,纷纷前来见礼。商容见到众人,少了不少的熟悉面孔,不甚唏嘘。随即上前对众人道:“今日老夫前来,只为以死劝谏天子,希望以老夫一条残躯,使得天子回心转意,如此也有脸面去见九泉之下的先王。”当下命执殿官击鼓请架。 纣王此时因为殷郊,殷洪两个逆子被怪风卷走,闷闷不乐。闻听有人击鼓请架,钟鼓不绝,当下大怒,命人摆架,来至大殿之上。却是见到商容也在朝官之中,惊异道:“老丞相既然已经致仕,不在家中颐养天年,如今还来参与朝中之事,当真是不知进退。” 商容闻言,顿觉心中冰凉,自己为殷商耗费一生心血,却换来这一句不知进退。心痛流泪不已,跪在朝堂之上,奉上奏章。 纣王无奈之下接过来翻看,看完之后大怒,当下命人要将他拿下以金瓜击顶。商容闻言大喝道:“谁敢拿我?我乃三世之股肱,先帝托孤之大臣!吾死不足惜!帝乙先君:老臣今日有负社稷,不能匡救于君,实在无脸在九泉之下面见先君!你这昏君,天下只在数载之间,便将为他人所取代!” 说罢,商容往后一闪,一头撞倒龙盘石柱上面。可怜一代老臣,落了个脑浆喷出,血染衣襟的下场。众臣见商容撞死在朝堂之上,一时面面相觑。纣王尤自怒声不息,命人将商容遗骨,拖出城外,抛尸荒野。 大夫赵启见商容为殷商大业,死谏与朝堂之上,竟还落得个抛尸荒野的下场,连一句棺椁也得不到。当下站到纣王面前指着他大骂,那纣王余怒未歇,见他如此,当即命人将他拖下去炮烙致死。 如此一来,殷商朝堂之上精英尽失,江山处于风雨飘摇之中,纣王回过神来,因怕东伯侯姜桓楚纠结其他诸侯叛乱,问讯九尾狐。有那费仲在旁边献上一计,暗中传旨,将四大诸侯骗进朝歌,枭首示众,到时四镇诸侯群龙无首,便可天下太平。纣王闻言大喜,随即下四道密旨,派使官传旨而去。 那西伯侯姬昌闻听天使前来,当即帅手下众官将前来迎接。设宴款待,准备贵重礼物不提。 原来,这西伯侯姬昌精善先天八卦之术,临行之前专门为自己起了一卦,竟是大凶之兆,自卦象中知道此行将有七年牢狱之灾。当下召集众人,安排身后之事,有长子伯邑考,为人忠孝,闻自己父亲明知此行凶险,还要执意前往,上前苦劝,只不过那姬昌素来忠君体国,执意前往,伯邑考只能留下来替父亲管理属国。 那西伯侯姬昌辞别母亲妻子,文武官员带着厚礼启程往朝歌而去,行过几日,来至燕山,突然下起雨来。只不过此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无处躲雨,众人只得进入密林中暂避。雨过天晴之后,众人又自启程,突然在路旁密林之中传来一阵嘹亮的婴儿啼哭之声。 事出反常即为妖,此地深山密林,哪来的婴儿,姬昌见状当即运用卜卦之术,片刻之后,面露喜色。原来姬昌命中有百子,如今已有九十九子,只是自己年纪大了,早就不行了,是以这第一百子。迟迟不曾应验。如今这卦象上来看,百子正好应在这婴儿身上。当即命人入林中寻找。片刻之后,众人便自林中一处古墓前找到了那个婴儿。 就在此时,只见一个身着宽大道袍,丰姿清秀,相貌稀奇的道人从天而降,这道人来到姬昌面前,自称乃是终南山练气士云中子,此次前来乃是与这姬昌百子有师徒之缘,特来收他为徒。云中子与姬昌约定七年之后令其父子团聚,因这婴儿应雷电而生,为这婴儿取名为雷震子。 四大诸侯被纣王密旨骗进朝歌,除去北伯侯崇侯虎因为与费仲、尤浑臭味相投免去罪责外,东伯侯姜桓楚被乱刀分尸,剁成肉泥,南伯侯鄂崇禹被枭示众,西伯侯姬昌因为素有贤名侥幸保得一命,被囚于羑里。消息传至东南两地,姜桓楚之子姜文焕,鄂崇禹之子鄂顺纷纷起兵造反,再加上冀州苏护,一时之间,殷商半壁江山处于烽火狼烟之中。 就在四大诸侯,一囚二死之时,江晨却来到了陈塘关。 陈塘关总兵姓李名靖,自幼仰慕仙道。拜西昆仑度厄真人为师,习得五行遁术,只因仙道难成。故此下山享受人间富贵,辅佐纣王。官居总兵,发妻殷氏。为李靖生了两个孩子,长子金吒,拜在五龙山云霄洞文殊广法天尊门下,次子木吒,拜在九宫山白鹤洞普贤真人门下。 可惜,他们终究不知道,这些高高在上的阐教上古金仙,收取人族的精英子弟为弟子,不过是为了应付即将到来的仙神大劫。一如之前的赤精子与广场子,用自己门人弟子的性命,来铸就自己的仙道长生.........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4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