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8集:战车横空,羽帝驾临!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098集:战车横空,羽帝驾临!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且说商容与杜元铣朝见纣王,上报要事,正在等纣王批复,却见一对如狼似虎的兵士前来,将那杜元铣拿下。商容刚欲上前劝谏,也被那纣王赶出了王宫。却说那杜元铣被一众兵士押着出了午门,见一位大夫,身穿大红袍,迎面而来,正是梅伯也。 梅伯见状,刚欲上前询问,却见首相商容一脸不忿的自宫内走出,当下上前问道:“请问丞相,杜太师有何罪犯君,竟然获罪?” 商容上前将此事前因后果讲了一遍,自己与杜太师如何进宫劝谏纣王,纣王如何对待此事,那苏娘娘又如何言语的,以及最后纣王的决定。 那梅伯本就是性情耿直之辈,如今闻那纣王不但将国家大事视同儿戏,问询于一介妇人,如今竟然无缘无故的处死朝中大臣,当下被气得三尸神暴跳,七窍内生烟。当下喝住两边兵士,与商容进宫面圣去了。 这梅伯本就性情刚直,如今又是在气头上,如何还能好生相劝,进入寿仙宫之中,见到纣王,厉声奏道:“臣闻尧王治天下,应天而顺人;言听于文官,计从于武将,一日一朝,共谈安民治国之道;去谗远色,共乐太平。 今陛下半载不朝,乐于深宫,朝朝饮宴,夜夜欢娱,不理朝政,不容谏章。杜元铣乃治世之忠良。陛下若斩元铣而废先王之大臣,听艳妃之言,有伤国家之梁栋,臣愿主公赦杜元铣毫末之生,使文武仰圣君之大德。” 纣王闻言大怒,喝道:“梅伯与杜元铣结交朋党,私闯内廷,不分内外,本当与杜元铣一并斩首。念其为国事操劳半生,免其死罪,削上大夫之职,永不序用!” 梅伯闻言厉声大骂道:“昏君听信妲己之言,失君臣之义。今斩杜元铣。岂是斩杜元铣一人,实乃是斩朝歌万民!今罢梅伯之职,何足道哉!只是不忍成汤数百年基业丧于昏君之手!今闻太师北征,朝纲无统,百事混淆。昏君听信谗佞之臣,左右蔽惑,与妲己在深宫。日夜荒淫。眼见天下变乱,臣黄泉之下无颜面见先帝也!” 纣王大怒,刚欲让武士上前将其拿下击杀,却听旁边妲己言道:“陛下,如此让此人死了,岂不是便宜了他,臣妾倒知道一个法子,可令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也可以此来震慑屑小。” 那纣王闻言道:“哦。即有此法,美人快快道来。” 妲己道:“可以赤铜打造一个高约二丈,圆八尺,上、中、下用三火门,如铜柱一般的物事,里边用炭火烧红。将这些个妖言惑众、利口侮君、不尊法度、无事妄生谏章、与诸般违法者,脱去衣服,用铁索绑在铜柱之上,炮烙其四肢筋骨,不过片刻,便烟尽骨消,尽成灰烬。此刑名曰‘炮烙’”那梅伯在下面听了,厉声喝骂妲己恶毒。 那纣王却闻言大喜道:“此法甚妙,美人当真是冰雪聪明。”当下命人传旨将杜元铣斩首示众,又将梅伯收押,以待这炮烙之刑造好。那首相商容在一旁见这纣王昏庸至斯,一时之间心灰意冷,当下跪伏于地,辞官归隐。那纣王早就看他不顺眼,整天碍手碍脚的,闻他辞官,当下便准奏。 不多时,百官就都知道了首相商容致政荣归,纷纷前来相送。黄飞虎、比干、微子、箕子、微子启、微子衍各官,俱都在十里长亭饯别。百官无不酒泪而别,辞别之后,商容上马离去,众人这才回转朝歌。 如此三日之后,炮烙造好,纣王临朝,钟鼓齐鸣,文武百官俱都来到朝堂大殿之上。众人见殿东新设二十根大铜柱,不知此物做什么用的。 就在此时,纣王命人将那梅伯押上殿来,那梅伯见大殿旁所立的黄橙橙的铜柱,当下是吓的双股战战。转身对着纣王大骂道:“昏君!梅伯死不足惜,只是我官居上大夫,三朝旧臣,今日又何罪,竟要遭此酷刑?只是可怜成汤天下,如今要丧于你这昏君之手!不知你以后如何有面目面去见你的先祖。” 纣王闻言大怒,令人将梅伯的衣物脱去,又用锁链,绑住他的手脚,将他拖到铜柱之上,一时之间梅伯便在这九间殿上被烙得皮肤筋骨,臭不可闻。那梅伯凄声惨叫,闻者无不落泪,不多时便大叫一声,气绝身亡,就连那尸体也在片刻之后化为灰烬。可怜一代忠臣,为殷商大业奔波一生,却落得个尸骨无存的悲惨下场。远在瀛洲岛的凌霄见此,却一声轻叹,再次来到朝歌城。 朝中百官对于纣王的做法纷纷心寒不已,又摄于其淫威,不敢多言,退朝之后,纷纷退去。只是此事却是触怒了宫中的另一个人,此人便是那纣王原配,**之首的姜皇后。她闻听此事后怒道:“妲己这贱人,造砲烙之刑,残害梅伯,蛊惑圣聪,引诱人君,肆意妄为。今日本宫便代陛下教训教训这个贱人。”当下命人准备銮驾,往那寿仙宫而去。 王后姜娘娘一路来到寿仙宫,见宫中灯火通明,丝竹管乐之声不绝于耳,不禁心头火起,更是大怒。那纣王此时已经是喝的迷迷糊糊,闻听王后来访,既命苏妲己将他引进宫来,还安排那苏妲己亲自为她跳舞助兴。 姜皇后那里心情欣赏歌舞,直接对妲己一阵斥责,也不看纣王的脸色,拂袖而去,纣王大怒:“好个不识抬举的贱人,若非身为正宫,寡人定把她金瓜击顶,方消我心头之恨。” 次日,那苏妲己前去给那姜王后请安,姜王后本就看妲己不顺眼,当着西宫黄贵妃和馨庆宫杨贵妃的面对着她劈头盖脸的一顿斥责,回来之后,苏妲己更是怒火冲天:“本不欲伤人,既然如此,就休要怪我无情了。”令门下侍女鲧捐暗自联系纣王的宠臣费仲,让他出计帮助自己。 那费仲奸猾无比,派门下姜环冒姜王后之命前去刺杀纣王,以此来嫁祸姜王后,那纣王闻言大怒,命人将那姜王后拿下交由西宫黄娘娘审办。那姜王后贤良淑德,如何会做下此等恶事,自是不会承认。 苏妲己见姜王后不肯承认,心中发狠,上奏纣王欲挖去姜王后双眼,纣王丝毫不念多年夫妻之情,竟然欣然答应。黄娘娘与姜王后交好,赶紧回到宫中,劝那将王后认下此事。那姜王后虽是柔弱女子,性情却是刚烈无比,宁死不认,被剜去一目。那苏妲己见她仍是不招,又生一计,命人用铜炉炮烙其双手,可怜一代王后,无端遭此大难。 有那东宫太监杨容,乃是姜王后亲近之人,见她无端遭此大难,心中怜惜,当下便报于那两位王子殷郊和殷洪,此时殷郊年方十四岁,二殿下殷洪年方十二岁正在东宫嬉戏,闻听杨容来报,二人当即跑到西宫。只见母亲浑身血染,两手枯焦,臭不可闻。那姜王后见亲子来到,不由悲痛欲绝,当即毙命。 那殷郊和殷洪此时怒火中烧,提剑斩杀姜环,随即又欲进那寿仙宫诛杀妲己。纣王闻言大怒,当即命晁田、晁雷领了龙凤剑诛杀逆子,殷郊和殷洪两位殿下此时才知道闯了大祸,在馨庆宫杨贵妃护送下来至朝堂之上,寻求武成王等人庇护,杨贵妃也因惧怕受刑,自缢而死。 殷郊和殷洪两位殿下惊慌失措的来到朝堂之上,将来龙去脉讲给黄飞虎等人听,众人闻听王后突遭此难,无不落泪。 便在此时,就听一个声音道:“纣王无道,杀子而绝宗庙,诛妻有坏纲常,今日我等欲保二位殿下往东鲁借兵,除了昏君,再立成汤之嗣。我等反了!”二人背负殿下,径出朝歌南门去了。众人见开口之人,乃是镇殿大将军方弼、方相兄弟二人。众人赶忙将此事上奏纣王,纣王闻言,命殷破败和雷开前去缉拿。 二人自武成王黄飞虎处领了兵马,那黄飞虎有意偏袒殷郊和殷洪二人,故意拨了一些老弱残兵给他二人,二人带着这些老弱病残,如何能追得上,当下只能干着急。 那方弼、方相二人带着两位殿下走了一两天,决定分开逃亡。一路由大殿下殷郊前往东鲁,请自己的外公与舅父起兵,一路由二殿下殷洪前往南都借兵不提。不说那二殿下殷洪从小娇生惯养,如何受过这等苦楚,行了不久,便自身体困倦,来至一处轩辕庙中,在圣座之下沉沉睡去。 大殿下殷郊则是沿着官道一路往东鲁奔去,走了有四五十里,天色已晚,见前面有一所官宦府邸,上书太师府,当即决定借宿一宿再走。上前敲开大门,竟是那致仕的老丞相商容。商容见竟是大殿下殷郊,衣衫褴褛,极其狼狈。 商容见状大惊,忙问起缘由。殷郊忍着悲痛将这段时间朝中发生之事讲了一遍,商容闻言垂足顿胸,同时也是心痛不已。命下人服侍殿下下去洗涮休息,自己则到书房之中准备修书上奏。(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