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7集:诸侯混战狼烟起,九尾狐妖乱宫闱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097集:诸侯混战狼烟起,九尾狐妖乱宫闱

却说崇黑虎大败归营,其兄大惊失色,询问之下,才知苏护营中来了高人,不禁满脸忧虑:“冀州本就兵强马壮,如今又得异人相助,这可如何是好?” 崇黑虎也是满脸忧色:“兄弟亦是不知,但来人法力高强,神通广大,即便是在我截教之中也不多见,这次兵发冀州,恐怕要无功而返了。” 正在此时,忽听兵士来报:“西伯侯差官辕门下马。” 崇侯虎心中正自恼怒,吩咐道,“令其来见。”不多时就见散宜生素服角带,上前行礼,崇侯虎见来人文文弱弱,一派书生之相,先就不快,“散宜生,你主公违逆天子旨意,偷安自营,不思为国,甚非人臣之礼。” 散宜生面色从容:“禀侯爷,我家主公言,兵者凶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因此特派卑职下一纸之书,以息烽烟。若是苏护进女,各罢干戈,若然不从,便挥军而至,剿除叛贼不迟。” 崇侯虎怒极反笑:“本侯先行到此,恶战数场,损兵折将,我倒要看看你家侯爷如何凭一纸书文平乱!” 散宜生来至冀州城下,将书文献与苏护,苏护拆开来看,就见满纸但劝苏护顾全忠义,献女与纣王,言辞恳切。若是往常,苏护自然应允,但如今得后羿、杨蛟师徒二人相助,心中既有了计较,自然不再相从,只是他与姬昌素来交厚,不好直言拒绝,只得沉默以对。 散宜生见苏护不语,连忙说道:“君侯不必犹豫,如允。一书而罢兵戈,如不从,到时我家侯爷发兵,冀州难保,仍是难逃。” 听散宜生大放厥词,苏护心中不喜,一旁苏全忠勃然大怒。“好个巧言善辩的匹夫,如此威胁恐吓,当真欺我冀州无人,既如此,你且回去禀报姬昌,不来还好,若来时,定叫他知晓厉害。” 苏护假装恼怒,“莫要胡言,西伯侯也是一番好意。” 一旁安坐的后羿轻声笑道,“若是一纸书文而罢冀州兵戈。果然西伯侯盛德之下,堪比尧舜。只是,如此一来,成全的是西伯侯地贤名,上朝请罪的,还是冀州侯爷,北伯侯更是臭名昭著,冀州一战,北伯侯、冀州侯双双吃亏,唯有西伯侯一兵一卒未动,却独领风骚,名贯四方,从此天下只知西伯侯之命,哪里还有其他人在内。” 苏护闻言,心中恍然:“还请大夫归去,若是西伯侯来征讨,苏护一并接下便是。” 散宜生默然退去,径回西岐,将其中究竟禀告姬昌,姬昌心中略略不快,“如此,只得出兵,君命难违啊。”当下提点兵将,挥军征伐冀州。 这厢里,冀州烽火弥漫,虽绝了苏妲己进宫之路,但九尾天狐却另借着女娲娘娘泥捏的一具人身,经由费仲、尤浑二人引荐,进入宫闱。 纣王一见九尾妖狐,虽不如女娲娘娘那般圣洁,却多了几分妖媚,立刻加封其为娘娘,入住寿仙宫。 自九尾狐入朝,纣王心中骚动不已,退朝后便在寿仙宫摆下酒宴,狐族本就擅长媚术,刻意奉承之下,把那纣王迷是的神魂颠倒不能自己,当夜便留在寿仙宫中颠鸾倒凤。 自此二人如胶似漆,恩爱非常,日日摆宴欢乐,夜夜欢愉,将朝政放置不理,连冀州征战都抛开了,有朝臣进谏,纣王也是左耳进,右耳出,依旧如故,不知不觉之间,岁月流逝,纣王竟然已经两个月不曾早朝。 却说这一日,终南山玉柱洞的福德真仙云中子出山采药,一日来到朝歌城外一座山上,只见那殷商王宫之内,一股黑色的妖气直冲九霄,云中子心中一惊,掐指推算之下,乃是一只千年狐狸精化为人形,迷惑君王。 云中子心中暗想:这孽障隐匿在朝歌城皇宫之内。祸乱朝政,若不尽早除去,必将为祸天下,我出家人慈悲为本,方便为门,今日就除去此妖,还朝歌一片清平。 心念既动,他当即吩咐身边的童子道:“将那老枯松枝取一段来与我。” 碧霞童子问道:“老师既欲除妖,何不让巨阙出鞘,斩杀此獠?” 云中子哈哈一笑:“区区一只小妖,何用巨阙出手?”待碧霞童子将松枝取来之后,削成一柄木剑,上刻阵法,云中子不愧是炼器狂人,区区一段松枝,也被练成一件不错的宝物,随即驾云往朝歌城来。 纣王沉迷于酒色,已经两个月不曾上朝,前线又有战报传来,西伯侯兵败冀州,损兵折将,群臣心中又惊又怒,上大夫梅伯与首相商容、亚相比干等人商议之后,决定鸣鼓请纣王升殿。 那纣王本来在寿仙宫中与九尾狐玩乐,听到鼓声,知道是众臣请见上朝,虽然满心不远,却也无可奈何,安抚了九尾狐几句,来到大殿之上。 纣王上朝,众臣行礼之后,只见晁田,晁雷,方相,方弼,恶来在镇国武成王黄飞虎的带领之下,每人手里抱着一大堆奏折,纣王一见,直觉两眼发黑,心中一阵凄苦,这还是上朝前,众臣将一些小事处理好,将灰尘擦去的缘故,若不然,纣王看见那些足够把他活埋的奏折,估计死的心都有了。 纣王这两月与九尾狐日日欢乐,那里还愿意在这里看这些无趣的奏折?没说几句话便想退朝,在这里的人,那个不是人精?商容一见,便知道纣王心中所想,便上前进言,商议国事,商容完了之后,便是比干,比干之后是杜元戎,紧接着微子启等人一个一个的跟着纣王玩起了车轮阵,毕竟下次纣王升殿,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就在纣王头大如斗,焦头烂额之下,外面有侍卫前来禀报说是宫门外有一道人,自称是终南山玉柱洞练气士,有要事相奏特来禀报。 纣王本就为这些繁杂的国事头疼,听到禀报之后,马上来了精神,让侍卫将云中子请进宫来。 云中子走进大殿,众臣停下议论之声,纷纷打量他,只见他头带青纱一字巾,脑后两带飘双叶,额前三点按三光,脑后双圈分日月。道袍翡翠按阴阳,腰下双绦王母结。脚登一对踏云鞋,夜晚闲行星斗怯。上山虎伏地埃尘,下海蛟龙行跪接。面如傅粉一般同,脣似丹硃一点血。当真是得道之士也。 云中子左手挎着水火花篮,右手执着拂尘,漫步上殿,朝纣王打了个稽首:“大王,贫道稽首了。” 纣王见云中子并不下跪,心中不悦,冷声问道:“兀那道人,你从何处来。” 云中子道微微一笑:“贫道云中子,从云水而至。” 纣王心中一奇:“何为云水?” 云中子笑道:“身似白云常自在,意如流水任东西。” 纣王能够当上大王,自然不是一般人,有意考校云中子,便问道:“云散水枯,你当何往?” 云中子道:“云散皓月当空,水枯明珠自现。” 纣王心知云中子并非凡人,也不再计较方才不拜之事,命左右赐了座位。 云中子也不客气,径自坐下,云中子方一落座,纣王便问道:“道长今日来此见寡人所为何事?” 云中子笑道:“贫道乃终南山玉柱洞练气士云中子,日前在山上采药,见朝歌妖气环绕王宫,怪气生于禁闼。道心不缺,善念常随,贫道特来朝见陛下,除此妖魅耳。” 纣王却笑道:“深宫内苑,防卫紧密,又不是外面的荒野山林,哪里来的妖魅,道长该不会是看错的吧。” 云中子也不恼,自水火花篮中取出一把木剑交予纣王:“将此剑挂在分宫阁楼,不过三日,自然能够除妖。” 纣王命侍卫将宝剑悬好,又让云中子讲经与他听,云中子讲了一段经后,纣王叹道:“道长真是清静之客,仙家中人。”命侍卫取了一盘金银赐予云中子。 云中子笑道,“此物于我何用?”说罢,也不等等纣王挽留,便自驾云飞走,转瞬间已没入天际云空不见了踪影。 云中子走后,纣王早已疲惫不堪,趁机退朝,方一退朝,便来到寿仙宫,见九尾狐不曾迎驾,心中便有不安,问一旁的侍女,侍女却道:“娘娘偶染重病,如今卧床不起,因此不能前来接驾。” 纣王闻言大惊,急忙来到寝宫,见九尾狐面似金纸,纯如白纸,昏惨惨,气息微弱。,大惊道:“美人,早上分别之时尚且安好,今番何故遭此大劫。” 九尾狐娇声道:“妾身见大王不曾用过早饭,便想去御厨房做些吃食,与大王送去,不想再分宫楼前,见一宝剑高悬,不觉惊出一身冷汗,竟然得此危症,想来是妾身福薄,不能侍候大王左右,待臣妾死后,大王莫要悲伤,当保证龙体,” 纣王闻言,勃然大怒:“妖道害人不浅,来人,去将分宫楼前将宝剑取下烧了,另外在派人去捉拿妖道,孤王要与美人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