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5集:一气通天拜太晨!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095集:一气通天拜太晨!

太晨宫中,诸强汇聚,江晨高坐云台之上,周遭上百座云床上下浮沉,星魂、苍帝、鸿帝、羽帝、燧人氏、有巢氏、缁衣氏、后羿等诸多混元大罗境强者落座其中,无穷苍茫气息,弥散天地之间。 下方列位者,除开一众太晨宫修士,诸如风伯、雨师、盘王、神龙氏、十二元辰之流,都是人族混元境强者,乃人族力量之中坚,如今俱都在列。 “纣王已经去了?准提那厮也走了吧?” 云台之上,江晨缓缓睁开了眼睛:“想必,女娲娘娘那里也该动起来了!” 燧人氏皱眉道:“圣师,虽然女娲娘娘于我人族只剩下一点名义,但毕竟曾经造化我族,开通灵识,我们如此放任准提那厮任意施为,是不是有些不大好?” “无妨。” 江晨淡然出声道:“当初女娲娘娘既然狠下心来不管人族与妖族之间的死斗,自然,如今人族也该无视他们圣人之间的角力,如今人族势力大成,但那些天道圣人却也不可小觑,此番大劫,正要借机清洗一下各大教派势力。” 有巢氏道:“仙神大劫,非同一般,我人族身为天地主角,此番只怕是少不了一番动静了,毕竟,那些教派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少昊氏却道:“或许,我们刻意尝试着拉拢一个教派,到时候,或可以更加直接的介入大战,把握大势走向。” “元始天尊一向自视甚高,人教弟子太少。西方教位置荒僻而且教义偏颇,如今看来。似乎也只有截教适合了。” 缁衣氏皱眉道:“只是,截教虽然有万仙来朝之势,但人员纷杂,仙、妖、灵、巫、人、鬼,什么都有,只怕也不大妥当。” “有什么不妥当的。” 江晨笑道:“照本座看来,截教就很好,而且,通天教主坐拥诛仙四剑,非四圣不可破。再加上截教势大,如今只怕已经成为了各大圣人的眼中钉,相信,这一点他自己也早已经有所察觉,嗯,正说着,他来了,后羿,替本座前去一迎上清圣人。” “是。” 后羿依言而出,果然不多时便就在山外迎来了通天教主,见他并无昔日英气,反倒带着几分忧虑,不由心中奇怪,但还是满脸笑意的迎上前来:“人族后羿,见过上清圣人,圣师同诸位护法、祖老、先贤已在太晨宫等候圣人多时。” “速带我前往。” 通天教主没有废话。当下便就随着后羿来到尊圣殿中,一眼看去。人族强者大都在座,当即笑道:“看来太晨道兄果然神通广大。早已经知道我要来此,说不得,连我来的目的也知道了。” “能够猜到一二。” 江晨也不遮掩,翻手拿出了一尊大印:“此乃乾坤印,乃是本座秘法制成,威能强悍,可以堪比顶级先天灵宝,除此之外,它还有一个功效,就是镇压气运,想来,应该足以助道友保下截教。” “哈!” 通天教主洒然笑道:“与太晨道兄说话就是痛快,有此乾坤印,我截教总算可以保下一丝香火血脉了。” 江晨叹道:“昔日你我相交之时,何曾想到会有今日,通天道友,你真的不后悔吗?” “后悔,用你的话说,后悔能当饭吃吗?” 通天教主说罢,口中哈哈一声大笑,言语之间,说不出的悲切凄凉,满满的都是对自己的讥讽。 “也罢,不管是为了交易还是你我之间的交情,这一局,本座陪你玩了。” 江晨沉声道:“着星魂坐镇殷商,后羿往冀州一行,另外,人族之中需要历练的都准备出山吧,凡人界的红尘大千,正是最好的试炼之地。” 一令而下,整个人族圣地顿时动起来了,便是强如上清圣人通天教主,也不由得为太晨宫以及人族如今的底蕴感到心惊,相比之下,他麾下漏洞百出、良莠不齐的截教,也确实需要好好地整顿一番了。 再说纣王,回到宫中之后,闷闷不乐,那奸臣费仲和尤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这一日,二人朝见之时,纣王叹息道:“孤于日前女娲宫中祈福进香,无意间见到她艳丽容颜,无双绝色,方言后宫之中,与其相比,实乃草鸡与凤凰之别,不知爱卿可有良策,能解寡人忧愁。” 费仲闻言,一双小眼精光闪闪,转念间,便有了一计:“大王乃万乘之尊,富有四海,德配尧舜,天下之大,皆为大王所有,想要什么而不可得?大王明日可搬下旨意,命四方诸侯每一镇炫美女百名,以充后宫,何愁不能让陛下满意?” 纣王闻言大喜,对他道:“卿真乃朕肱骨之臣也,有卿在,何愁天下不能平定。卿所奏甚合朕意,明日早朝朕便发旨。卿且暂回。”那费仲被纣王如此称赞,感觉如同飘在云端,当下高兴的屁颠屁颠的走了,连行礼都忘了。纣王见他如此,满意的点点头,对于自己的御下之术,也是甚为自豪。 第二日,早朝之上,纣王对殿下文武百官道:“朕欲传下旨意,颁行四镇诸侯,与朕每一镇地方拣选良家美女百名,不论富贵贫贱,只以容貌端庄,情性和婉,礼度闲淑,举止大方,以充后宫役使。” 纣王话音刚落,便见文官之列中走出一个大臣,正是那首相商容:“君有道则万民乐业,不令而从。今陛下后宫美女,不啻千人,嫔御而上,又有妃后。如今又欲选美女,恐失民望。臣闻‘乐民之乐者,民亦乐其乐;忧民之忧者,民亦忧其忧’。 昔年有尧、舜与民偕乐,以仁德化天下,不事干戈,不行杀伐,景星耀天,甘腾下降,凤凰止于庭,芝草生于野;民丰物阜,行人让路。犬无吠声,夜雨昼晴。稻生双穗;此乃有道兴隆之象也。如今陛下若取近时之乐,则目眩多色。耳听后宫,沉湎酒色,游于苑圃,猎于山林,此乃无道败亡之象也。 老臣待罪首相,位列朝纲,受三代君王大恩,不敢不提醒陛下。臣希望陛下进贤人,退不肖。修行仁义,通达道德,则和气贯于天下,自然民富财丰,天下太平,四海雍熙,与百姓共享无穷之福。况今北海干戈未息,正宜修其德,爱其民。惜其财费,重其使令,虽尧、舜不过如是;又何必区区选侍,然后为乐哉?臣愚不识忌讳。望祈容纳。” 商容话刚说完,众大臣尽皆出言附和,此时商朝忠臣颇多,正气凛然。纣王被那浩然正气一冲,心神顿时清醒了一些,便道:“既如此,就按爱卿所说的做吧。” 退朝之后,邪气再次入侵,纣王找来费仲和尤浑二人再次商议。费仲二人不愿放过此次机会,便对纣王道:“臣近日听闻那冀州侯苏护有一女,艳色天姿,幽闲淑性,若选进宫帏,随侍左右,堪任役使。况且只选他一人之女,又不惊扰天下百姓,料众臣当不会再反对。” 纣王听其所言,不觉龙颜大悦,“卿所言极是!”随即命人传见那冀州侯苏护。 却原来,当初天下诸侯来朝歌面圣之时,尽皆为费仲二人送了一份大礼,唯有冀州侯苏护未送,苏护为人正直,形如烈火,最是看不惯费仲这等人,因此未曾送礼,被二人怀恨在心。 未几,苏护即随传旨之人至龙德殿朝见,纣王当下对他道:“朕听闻卿有一女,德性幽闲,举止中度。朕欲选其侍于后宫。到时卿便为国戚,食其天禄,受其显位,永镇冀州,坐享安康,名扬四海,天下莫不欣羡。不知卿意下如何?” 苏护听言,正色道:“陛下宫中,上有后妃,下至嫔御,不啻数千。妖冶妩媚,如何不足以悦王之耳目?如今陛下听左右谄谀之言,欲陷陛下于不义。况且臣女蒲柳之姿,素不谙礼度,德色俱无足取。还望陛下留心国事,速斩此进谗言之小人,使天下后世知陛下正心修身,纳言听谏,非好色之君,岂不美哉!” 纣王听后大笑道:“卿所言实在是不知道大势。从古至今,谁不愿将女嫁入名门。更何况是嫁入后宫,尊贵不下于天子;到时卿为皇亲国戚,赫奕显荣,莫过于此!” 那苏护见纣王如此坚持,又有那费仲,尤浑在一旁煽风点火,直到今日如没有个说法,休想走出这王宫了。他为人虽是刚直,但能稳坐冀州侯之位,也不是笨蛋。当先只能虚与委蛇,上前道:“既如此,待臣回到冀州,便将小女进献宫闱,以侍大王。” 那纣王闻言大喜,他如今色迷心窍,如何还能分辨苏护所言是真是假。只是那费仲,尤浑二人本就是骗人的祖宗,又素知这苏护为人,不想这老实人也难得的聪明了一回。又不敢当面戳穿,坏了纣王的心情,当下只能暗自打主意。 苏护出了王宫,回到驿亭,众家将接见慰问道:“陛下召将军进朝,有何事商议?” 苏护闻言大怒,骂道:“那无道昏君,不思量祖宗德业,却宠信谗臣谄媚之言,欲选吾女进宫为妃。此必是费仲、尤恽以酒色迷惑君心,欲专朝政。我想闻太师远征,二贼弄权,眼见昏君必荒淫酒色,紊乱朝政,天下荒荒,黎民倒悬,可怜成汤社稷化为乌有。我自思:若不将此女进贡,昏君必兴问罪之师;若要送此女进宫,以后昏君失德,使天下人耻笑我不智。诸将可有良策教我?” 众将闻言,齐称:“吾等闻‘君不正则臣投外国’,今主上轻贤重色,眼见昏乱,不若反出朝歌,自守一国,上可以保宗社,下可保一家。”此时苏护正在盛怒之下,一闻此言,不觉性起,竟不思维,便道:“大丈夫做事当明明白白。” 当下喝令左右:“取文房四宝来,题诗在午门墙上,以表我永不朝商之意。诗曰:君坏臣纲,有败五常。冀州苏护,永不朝商!”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