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4集:圣地祭祖,女娲盛怒!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094集:圣地祭祖,女娲盛怒!

自商容上奏,纣王决定往首阳山祭祀,人族之中多有能人异士,早将一些仙家道术加以变通,施法设在一些车马舟船之上,度比之寻常俗物却是快了不知凡几,日行何止千万里,其中俱为仙神力。, 纣王亲坐白龙马所拉的大王銮驾,前闻仲,后武成王,随从有车驾千余骑,只见王驾过处,旌招展,百姓退避,却是好生威武。然多有有德之士见了那些嚣张跋扈,肆意驱赶百姓的王驾兵马,心里不由暗自叹息,世道怕是要变了。 得异人以仙法施于车马座驾之上,朝歌距首阳山虽有几千万里之遥,却也只花了七天便到了,稍事休整,便到了祭拜祖殿之时。 好一座人族祖殿,大气磅礴,势吞山河! 纣王站在千余丈高下的露天道台下,不由得为之一声感叹。道台之上,便是那人族祖殿。一眼望去,直似有千万道祥云瑞霭笼罩着祖殿,祖殿后面是一片虚无,据说那是人族圣地太晨宫所在,传说之中的人族圣师,太古三王,诸位祖老,俱都在内,实乃历代人族先贤、强者的潜修之地。 “盛汤天子寿王前来祭拜祖殿!” 前丞相商容,率先上前,跪拜于道台之下,言语之间,神色虔诚至极。这道台也真个奇怪,居然孤零零地耸立在那里,连石阶也没有,若是凡人怕是连上都不能上去。 半响之后,人祖殿内方才传出一阵阵似天籁般古朴的钟之音,随即一个声音高声唱诺道:“凡人界殷商国天子祭祀,祖老有旨:开殿!” “轰隆!轰隆!” 一阵低沉的声音响起,随后便见一玉带从天而下,轰然落到道台下,随即一阵晃动。却是成了一道通往道台的石梯,石梯之上,祥云笼罩,仙光熠熠,却是有些看不清。 闻仲见状,迈步上前,凝神一望石梯,却是施展那三眼神通,射出天眼神光,散去石梯上一众云雾氤氲,随即高声道: “恭请大王上殿。” “哈哈哈太师果然神通无量!” 纣王一声称赞,随即高兴万分的迈步而上,众大臣也紧跟其后。不过片刻便到道台顶端,眼前却是一座古朴至极的殿宇,几位老者正自站于门外,迎接王驾。 “天子请!” 一位老者淡然开口,却是没有讲甚王者礼数。商容告知纣王,这些人全是不知道多少年地人族长老,都是老怪物,他也不想乱招惹,径直便跟了进去。 “好气势!” 纣王一进殿,便见到无数高大圣象,林立在大殿之中,立于最前排的五尊。居中者为女娲娘娘,圣师江晨、燧人氏、有巢氏、缁衣氏四人分在两侧,后面,还有太昊氏、九头氏、太康氏、赤松子、后羿等人族祖老先贤,但凡于人族有大功德、大付出或者大成就之辈,俱都供奉在此。 偌大一个人祖殿,内蕴天地乾坤广大,着实不可测度。 纣王虽然是如今执掌凡人界中土的帝王,但是,终究不过只是一个凡人,为人祖殿内的气象所慑,当即惊异出声:“原来我人族曾经有如此之多的先贤祖老,这些人大都还在吗,传说他们就在人族圣地内潜心修炼,不知道是真是假?” “自然是真的,众位祖老先贤,大都在圣地之内的太晨宫中跟随圣师潜修,此乃我人族大兴之根基所在。” 一个老者上前,说道,“还请殷商天子上祭文,祷告祈福!” 随即便有宫廷驾官总管尤浑准备好一切,纣王也就开口念道:“今有九五之尊,真龙天子成汤大王,纣王亲临……” “唉!” 商容在一旁听了,心里无奈地为之一声叹息,此祭文却是当朝大夫费仲所拟,祭文为了迎合纣王喜好,通篇极尽夸表君王之能事,此等场合,却是多有不当。 纣王刚念完祭文,忽然见到一阵清风拂过,吹起了正中一尊圣象前的细纱挂帘,整个人顿时呆在那里。 “好美!” 纣王只见那尊圣象容貌瑞丽,瑞彩天姿,恍惚间宛然如蕊宫仙子临凡尘,“女娲娘娘之美貌果然冠绝神人!” 纣王上前轻抚雕像一角,隐身大殿一旁的人族强者顿时生出感应,如杨蛟这等年轻气盛的,当时便要有所动作。 “慢来!” 眼见着自家徒弟将要出头,后羿连忙伸出一只手来,按在了杨蛟的肩膀之上,霎时,无端压力,压迫的杨蛟难以动弹。 “可是,师父.........” 杨蛟毕竟不愧是仙凡结合所生,后羿嫡传弟子,天资绝佳,如今已经渐渐进窥混元境界,再加上古神诀内外兼修,肉身强悍,几不在混元真仙之下,非同小可,竟能够在后羿的手底下勉力支撑。 后羿见状,心下不由得为之暗喜,跟着圣师修行,果然不同凡响,这才不过短短数百年时间,这小子就有了这般修为,只是,眼前的事情,天道大势所向,终究非人力可以阻挡,他也只能摇头叹息一声作罢。 “凤鸾宝帐景非常,尽是泥金巧样妆,曲曲远山飞翠色,翩翩舞袖映霞裳。梨花带雨争娇艳,芍药笼烟骋媚妆,但得妖娆能举动,取回长乐侍君王。” 纣王吟罢一诗,随即运力于指,刻在圣像下面的基座上,旁边臣子见了,虽觉着多有不妥,却不敢出声,只有商容上前说道:“陛下切勿误国误民,女娲大神虽因为诸般秘辛,不为人族尊崇,然终究为那天道圣人,岂能轻易亵渎!还望天子沐浴更衣,虔诚擦去所刻此等不雅之诗,否则怕是要惹了神明罪责。” 却不成想,纣王尚未开口,就有费仲站身而出,尖声指责道:“大胆商容,陛下乃是天命所归之真龙天子,神州之主,前来祭拜祖殿已是躬身至极,区区一诗,你却是如此僭越君臣之道。你眼中只有那些个谁也未见过地圣人,怕是没把陛下放眼里吧。” “商容死罪,万万不敢。” 闻得斥责,商容却是急忙跪下,但口中却仍是道:“陛下,还请三思啊!” “哼,不知好歹!起驾回宫!” 被人连番指责,纣王也是没了好心情,一声喝斥,随即起驾回宫。 却说,今日乃是人族百年一次的祭祀大典,早些时候,女娲娘娘便去了火云洞见伏羲。伏羲乃人族天皇,是女娲娘娘之义兄,也是其之丈夫,古老的传说,第一个人族便女娲娘娘和伏羲圣皇诞下。虽然女娲娘娘已经身为圣人之尊,但二人之间的感情却是永恒依旧,不曾有过丝毫的变更。由于她常往火云洞,是以和神农、轩辕二帝也很是熟悉。 从火云洞而返,女娲娘娘便看见纣王题在女娲宫粉壁上的那首诗,不由大怒,自己乃是人族之圣母,人族便如同自己子女,却不想,竟然有子女不孝,玷辱人母,让她怎能不怒,当下出声骂道:“殷受无道昏君!不想修身立德,以保天下;今反不畏上天,吟诗亵我,甚是可恶!我想成汤伐桀而王天下,享国六百余年,气数已尽,若不与他个报应,不见我的灵感。” 说罢,招来金宁仙子,化作凤凰之身,带了碧霞童女,往朝歌而来。却被两道红光阻住去路,女娲娘娘望将下去,只见此红光却是有纣王二子殷郊、殷洪身上透出,说明成汤尚有二十八年气运,女娲娘娘纵使为天道圣人,却也不好造次,只得返回娲皇宫。 不过,女娲娘娘终是心中不悦,唤彩云童子把金葫芦取来,放在丹樨之下,揭起葫芦盖,用手一指,葫芦中有一道白光,其大入椽,高四五丈有余,白光之上,悬出一面来,光分五色,瑞彩千条,名曰:“招妖”。却是那上古妖族的至宝,招妖幡,本为妖皇帝俊所掌,其战死于不周山后,便为女娲娘娘所掌,可以号令万妖! 招妖幡上一道道霞光透射,直接透入下方洪荒大陆,遍及三界,隐匿在洪荒世界各处的大小妖族,凡入得真仙境界者,皆被这股气息牵引,进入娲皇天中,只有少数混元境界的顶尖大妖,才能抗拒招妖幡的牵引之力。 不一时,但见悲风飒飒,惨雾迷迷,阴云四合。风过i数阵,天下群妖基本上都已经到齐,听后女娲娘娘的法旨。 女娲娘娘环视群妖,令彩云童女着各处妖魔且退,只留下轩辕坟中三妖伺候。三妖奉召进入娲皇宫中,尽皆跪伏在地,口称:“娘娘圣寿无疆。” 这三妖,一个是千年九尾狐狸精,一个是九头雉鸡精,一个是玉石琵琶精,其实,除却那玉石琵琶精外,九尾狐狸精和九头雉鸡精皆是由外搬迁而来,都不是一般妖物。 女娲娘娘淡然开口,道:“三妖听吾密旨!成汤气运黯然,当失天下,凤鸣岐山,西周已生圣主,天意已定,气数使然,你三妖可隐其妖形,托身宫院,祸乱君心,待武王伐纣以助成功,切记不可残害苍生,事成之后,使你等亦得正果。”女娲娘娘吩咐已毕,轩辕坟三妖叩头谢恩,化为一阵清风而去。正是: “狐狸听旨施妖术,断送成汤六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