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8集:大成圣体威慑天下!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088集:大成圣体威慑天下!

?“轰!” 一声巨响,宛若晴天霹雳,五雷轰顶,六大强者毕生修为与九天而下的恐怖玄黄伟力狠狠撞在一起,顿时天崩地裂,肆虐的飓风八面绽射,呼啸而出,偌大虚空,崩分离析,寸寸破碎,远处观战的诸多仙神纷纷向后爆退,可还是有数十人退之不及,被生生吞没其中,死于非命。 元始天尊等人亦是难承重击,六人联手之势瞬间告破,无边风云涌动之中,却听准提道人扬声开口:“无量天尊,太晨宫主,你自恃法力强横,硬要夺取这天地灵根,岂不知天道运转,早有定数,一物自有一主,今日你得了去,可有福慧压制的住,莫要反遭其累!” 听得准提言语,江晨不由一阵怒气横生,心道这家伙好不迂腐,刚才放你一马,手下留情,你不仅不退,还来卖乖占口舌上便宜,当真是不识好歹,当下嘿然一笑,“准提道友,你说这灵根合该你得,元始道友也说合该他得,莫非这天道定数,都是你们这些天道圣人一口说定的么,若是如此,鸿钧老祖可就该退位让贤了。”说罢,他口中又是几声干笑,眼中满是戏虐。 准提道人听得江晨此语,不由得为之大惊,“太晨宫主如此说话,却是未免有些过了,你既一意孤行,不听劝诫,日后定有奇祸。” “修道之人当积德行善,准提道友你怎么能咒人遭祸!原以为你这西方教的天道圣人应该是个有根性地善人,原来却也不过如此。本座取了灵根,也省的你等自相残杀,祸及天下。当是功德无量,怎能说是恃强横行、来日遭患呢?” 眼见着准提道人出言不逊,江晨手掌翻转,玄黄二气涌动,轻轻朝外一推,无边苦海之上顿时掀起万重惊涛骇浪,准提虽然是天道圣人,仓促之间,只觉一股绝大之力奔涌铺面而来,不可轻触锋芒,连忙抽身急退。江晨掌心复又下压,他便如被山岳压顶一般,身形不稳,不由自主往下落去。 与他并列的元始天尊、紫微大帝五人见状,不由得为之心中骇然,他们六人联手,竟然抵挡不住江晨一人,虽然这其中有六人彼此忌惮没有施展全力、不能完全配合的缘故,但却也证明了,江晨的实力强横,着实已经到了难以估量的可怕程度。 “不好!” 硬抗圣体宏压盖顶,准提道人饶是天道圣体,亦敢难以承受,金身几欲崩溃,当下心中一声惊呼,连忙催运元功,七宝妙树神光绽放,凝化七彩神虹横贯天地,顶上金色庆云翻滚,晶光飘飞如雨,舍利玲珑绝俗,毫光亿万,带动起一阵疾风,联合金身法力,在虚空中横冲直撞,好似冲开了什么一般,金光明灭之下,纵起身形,头也不回的往西方去了。 适才一击交锋,他虽然看上去没有受到多大损伤,但实际上却已波及本源,如果再打下去,他的圣人法体都有崩溃的危险。毕竟是冠绝当世洪荒的大神通者,虽有些贪欲,但在夺宝和生死之间,他果断做出了选择。 眼见着准提道人远去,江晨口中嘿嘿一声冷笑,转而望向了元始天尊,口中道:“元始天尊,本座依稀记得,轩辕逐鹿之时,你之门下,十二金仙可是杀伤了不少人族,咱们不妨借此机会清算一下昔日因果如何?” “你.......你想怎么样?” 乍见江晨目光赫赫,威势骇人,饶是元始天尊亦不由得为之神色大变,下意识的向着周遭的紫微大帝等人看去,但紫薇大帝、雷神苍龙、神秘黑袍人与元始天尊也算不少有多大交情,又畏惧江晨实力强横,竟是不动声色的退到了高天之上。 “你们.......” 元始天尊见状,不禁为之大气,转向通天教主:“师弟,你不会也想袖手旁观吧?” 通天教主冷然道:“师兄修为神通胜我许多,又有开天至宝在手,再加上太晨道兄不过是想与你一了因果,何需我多管闲事。” “哈!看来眼下就咱们两人放对了,这因果是非了不可了!” 眼见元始天尊人缘竟如此之差,江晨不由得为之一声轻笑,话音落下瞬间,当即便就传出了一阵诡异骨骼爆响,随之,元功冲脉爆体,波散而出,一股庞然气息,如同山岳擎天,浩瀚磅礴,层层叠叠的向着周遭接连不断的扩散开来,一时风起云涌,天地色变。 荒古圣体,盖世神威,江晨尽展半步天道境的宏威巨压,顿时滔天气势,宛若排山倒海,倾泻而出,携无敌之势,漫境越界,席卷天地八荒。 “轰!” 惊闻一声巨响,惊天动地,无尽元初巨力,迸爆而出,霎时之间,惊风走雷,玄黄翻覆,似惊涛骇浪,激起磅礴气象。 无尽风暴的中心之处,赫然之间,天地巨变,一道耀眼无比的恢宏光束自江晨的身上暴涌而出,直冲九天云霄,激荡风云剧变,一阵高昂剑鸣,自高天之上,无尽苍穹之中,轰然倾泻而落。 叱咤天地神威,万千杀戮凝聚,铸就元屠杀剑,风云漫卷之间,赫见一柄通体赤红的森然剑锋,伴随着无尽血光与杀戮,缓缓降临尘凡,未曾动,便已有一股浓郁到了极致的杀戮气息,弥漫四海八荒。 元屠,元屠! 江晨握剑在手一瞬,剑鸣再起,如同弑天凶兽仰天咆哮,滚滚声浪迸爆汹涌,如走雷霆,恐怖剑压,震慑寰宇。令无数观战者,都不由得心生骇然,这柄剑,实在是凶厉太甚,令他们都有种受到威胁的感觉。 “太晨宫主,你..........” 眼见江晨二话不说就要动手,而且,还祭出如此先天神锋,元始天尊亦不禁为之惊怒,但他自持圣人至尊,岂肯退缩,当下左手擎着三宝玉如意,右手光华闪烁,显出一面黑色的三角小幡来,顿时,一股狂暴非常的混沌气息瞬间弥漫,掀卷风云,正是三大开天至宝之一的盘古幡! “开天至宝盘古幡,本座很早就想领教一番了。” 江晨持剑在手,口中一声冷笑:“一剑,不问生死,了断因果!”说话间,只见他掌中元屠杀剑不断震颤,莫名的气息,宛若来自九幽地狱,开启了无边黑暗的极度恐惧世界,这天,这地,仿佛只剩下了那单一的颜色,一股狰狞、凶厉,充斥天地乾坤。 “古神诀:轮回入灭!” 一剑祭出,天地动荡,轮回门开,黄泉奈何,江晨倾力一击,开启无上剑道,一片凄惶的恐怖世界,是死亡的象征,裁决着天地之间一切生命的生老病死,万物兴衰沉沦,葬灭大千寰宇。 “既然如此,那我今日就让你见识见识,这开天至宝的威力!” 元始天尊毕竟是天道圣人,位尊洪荒,几可堪比天道,虽然对江晨满心忌惮,但见其祭剑开锋,心中忌惮顿化无尽怒火,将手一扬,盘古幡上黑光闪烁不定,一股股毁天灭地的混沌气息绵绵波荡四散,震动天地。 “开天,辟地!” 无上至宝,盘古幡当空劈斩,顿时,一股撕裂天地的恐怖黑光划破虚空,怒啸而出,开天至宝之威,何其恐怖,但见黑光乍现,连天地乾坤都不由得为之一暗,仿佛弥天混沌鸿蒙,陡然之间划出了一道开辟天地的惊天神芒! 轰然巨响,天地震爆,漫天气浪奔腾,怒卷山河狂澜,众人目光所向,惊见元屠杀剑锋芒凌厉,竟尔生生破开盘古开天神芒,一道剑气贯穿天地,亦将元始天尊的胸口贯穿,圣血抛洒,染的天地一片猩红,凄艳无比。 “呃——” 杀剑贯体之痛,便是圣人法体,也顿遭重创,元始天尊跄踉后退,摔落在一座大山之上,鲜血不住的流溢而出,染红了他的衣襟,也染红了他脚下的大地。 此时,淮水四周的杀声渐落,镇元子击退了冥河老祖,实为不胜不负之局,虽然各自都有后手未出,但到了此时此刻,胜负,早已经不再重要。 人族修士大军横推而过,淮水妖族死伤殆尽,只有少许逃脱,却已难成气候。偌大淮水水域,到处都是横陈的尸体,鲜血,几乎染红了水面大地,到处都充满了刺鼻的血腥味。 “这一剑,总有一日,我一定会讨回来的!” 满脸狰狞,元始天尊撂下一句狠话,整个人当即破碎虚空而走,连带着门人弟子都顾不上了,更遑论什么天地灵根。 通天教主、紫微大帝以及神秘黑袍人等,悬浮在周遭天空之中,眼见着元始天尊败走,不禁一时愕然,再提不起半分战意。 巫支祁亦是怔怔的看着这一幕,堂堂三清之一的元始天尊,居然就这么败了,这实在是令他感到难以置信。就在此时,他眼神一凝,只见江晨一步踏出,便是已经到了他的面前,眼中满是冷漠杀伐肃然:“祸世水妖,当诛!” 一声当诛! 这是巫支祁此生听到的最后言语,生得先天异数,纵横卓越天资,鸿蒙之根为宝,练成三光神水,千万年时间的修持,到头来,却只换来一声当诛。 合眼一瞬,脑海之中回放着此生过往,回到最初的时候,那时,一只刚刚出生的水猿,缓缓睁开了双眼,幼小的心中,种下了修行的种子,只为向往无拘无束的自由与长生。 杀戮,洪水,血色,淹没了一切的凄惨哀嚎,是变了调的回忆,谱写生命的悲哀,最后的视线,只是无力的看到,一只大手,无情的从他的身体里,抽出了鸿蒙之根,天地,离他越来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