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2集:大禹开山定四海,水猿逆天斗群仙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082集:大禹开山定四海,水猿逆天斗群仙

?大舜年末,洪水肆虐,大禹奉帝命治水,有人族圣地太晨宫修者降临凡尘,赐下河图,祥记天下河道分布走向;五丁开山斧,可以劈开息壤大山,清理河道;以及四根定海神针,可定四海汪洋大水,不起惊浪。 不久之后,大禹遵从太晨宫修者江晨之命,开始治水,同时,无数人族强者出世,开始扫荡乘机动乱天下妖魔鬼怪,更有各大教派、大能仙神门下弟子也纷纷出世,斩妖除魔,累积外功。 人族本身强者无数,更有阐截两教的高明修士,再加上那许多潜修静养地道德真仙,那霍乱人间的妖邪中虽然也有妖法精深者,但大多都是些法力不怎么高强的小妖,欺负些凡人还有看头,但落在这些高明人士面前,却都是送死的,起初不过年余,水中的妖邪精怪便被斩杀了大部分,剩余的便都是些见机早、法力高的魔头。 当然,平乱大军之中的修士中也不尽然都是法力高强之士,在数百上千场地拼杀中也有不少天仙地仙被屠戮,便连元神都不曾逃脱,全被那些高强的魔头妖邪摄去,或是祭炼魔幡,或是饲养精怪,却也损伤不小。 双方僵持到了最后阶段,那些有能耐的妖魔都在刻意的躲避人族强者组成的修士大军,遇到各大教派的真传弟子也都退避三舍,但却又到处偷袭弱小的修士,杀戮人族,一时之间,劫难难以平复。 人族强者随着大禹治水动向,四处搜杀妖族,强势镇压了大部分地区,至淮河附近,妖族死伤无数,最终只剩下了一个强势人物。 洪荒水患如此严重,均因各处都有妖物作祟,这造成淮河水域附近生灵涂炭的滔天水患,其始作俑者,竟然是一只太古水猿得道,名唤巫支祁,这些年来,也不知在淮水河之中修行什么神通,搅得洪水泛滥,水患滔天。 是以,制服巫支祁,乃平定洪荒世界水患的最大功德,于是,各方降魔修士,俱都前往淮水,围杀巫支祁! 江晨来时,悬身九天之上,遥遥看见下方淮水之上,波涛怒涌,正有十数人在相互拼斗,法力滚滚如洪,直冲高天,威势大的实在是惊人! 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下方诸人并非都是来自一处,那东首者两人,乃是来自截教一方的金光仙和乌云仙;中间的三人,却是来自阐教一方的广成子、慈航真人和普贤真人;还有满脸笑容,袒露大肚的光头道人,竟然是西方教的弥勒道人,一个满脸苦涩,手持神幡者,却是同来自西方教的宝光琉璃王道人。 虽然三教来人一共也只有七个,但这七个来人,都是成名已久的大罗金仙,修为之高,距离准圣境界,也不过就是一步之遥而已。 而被三教七个大罗金仙围在最中央知处的,便是那搅动天下水患的太古水猿巫支祁了,只见巫支祁周身玄光缭绕,三色水光奔腾不休,竟然是以一人之力,独斗三教一众七大金仙级修士,丝毫不落下风! 那乌云仙舞动一柄大锤,上清仙光不断翻滚,凝练如同匹练。 金光仙一手执长剑,剑光纵横如虹,另一只手执一面金镜,金镜镜光交错斗射。 广成子仗剑悬空,掌托翻天大印,顶上一座黑黝黝的大钟,叮叮当当的响个不停。 慈航真人却是阐教十二金仙之中唯一的女性仙人,衣衫飘动之间,玉手轻轻托起一方羊脂白玉净瓶,道道光华四散冲飞。 普贤真人脚踏七色莲台,手中吴钩双剑剑芒吞吐万丈,交织成网。 弥勒道人金身耀眼,手中抓着一黄布小袋,袋口微微张开,大有鲸吞万物之势。 宝光琉璃王道人口中念念有词,一方神幡弥天展开,遮天蔽日! 面对数人围攻,巫支祁只手中一支黒棍,但一化千万丈,纵横开阖间,绚丽光芒闪耀,顶上一片三色水云飘荡翻滚,瑞彩霞光冲上云霄,环护周身,黑色巨棍左支右挡,一时之间,几位顶尖的大罗金仙联手,竟然也奈何他不得。 见得此况,饶是江晨亦不禁为之一声赞叹:“好一个巫支祁,竟有这般能为,看来,三教弟子要吃瘪了!” 虽然同为大罗金仙,但那水猿一身法力深厚,丝毫不在混元真仙之下,再加上其凝练的神通着实厉害,便是一般的混元真仙遇上了,亦要退避三舍。 巫支祁现在愤怒非常,他为了彻底的凝练三光神水,不惜发动水患,岂料这才还没多久,便有如此多的厉害人物一起打上门来。原先以为这几个人也没什么了不起,毕竟,自他功成以来,便未逢过对手,便是那些成名已久的大妖也只是他的手下败将。 却不曾想,这几个人不但法力精深,道术玄妙,更有许多威力强大的法宝,任凭自己如何攻打,也难以压服其中一人,对其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更别说各个击破了。久攻不下,愤怒自生,霎时之间,攻势开阖,更显凌厉。 眼见着巫支祁挥舞手中的乌黑铜棍,顶上的三光神水有半亩大小,翻腾搅动,形成一个个大小不同的漩涡,流动运转,浮沉隐现,或升或降,大小不一,便如太虚中包裹的亿万星辰,玄妙深邃,深得大道精要。 随着巫支祁不断的挥舞,周围的水波也是连番涌起,滔滔洪水,不断激起千百丈高下的浪花,然后如山岳一般重重的压向四人,更化作无数的水中猛兽,或是细小的河蟹鱼虾,或是巨大的鲲鱼海兽,嘶吼着扑向三教七大金仙,以一敌七,丝毫不落下风。 广成子手上长剑闪光,剑芒吞吐闪烁。长达几十丈的剑芒就如一条蛟龙,不断的搅起滚滚水浪,撕裂了无数扑面而来地狰狞怪兽。另外留人也是纷纷施展神通,搅动水流,聚集灵气。或是防守,或是反击,将周围大片大片的虚空打得粉碎模糊,成为一团一团的混沌。 广成子心中大是惊异骇怒,自己七人,都是三教精英,修成大罗金仙已经千万年时间,论及法力,丝毫不在一些混元真仙之下,无论是道,还是法,在洪荒之上无出其右者。未料七人联手对付一个野修地猿猴都取胜不了,脸上不由有些挂不住。 左手上托着的番天印祭在空中,迎风一晃,广成子念念有词,左手上法诀掐动。三寸大小的印章立时大如山岳。宛如半截天柱,灵气庞杂浓厚。氤氲化雾,仙音大作,符篆凸显出来,流转不定,亿万霞光缤纷闪耀,映射虚空,底部两个硕大地古篆,“番天”,携带着万钧之势,如崩倒的华岳山峦,重重砸落下来。 印还未至,庞大的力量暴走,激荡起万顷水浪,将底下虚空尽数封锁,百里内的水流纷纷塌陷,只有巫支祁站立的水波仍旧屹立,高出周围百丈来高。 巫支祁只觉的劲风扑面,气流涌动如奔腾的海水,四周空气都被抽干了,绝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往自己一起涌来,心内也暗赞一句“好大地力量”,以自己实力也不敢硬接,铜棍一扫,将空间扫碎,身形跳跃,几个腾挪,就脱离了番天印的范围,跳出身来。 看似简单地几个腾挪,饶是巫支祁法力高深,也不禁急喘几口气息,番天印乃是上古天柱,半截不周山被元始天尊以无上法力炼制,蕴含的灵力之庞大,实在惊人,落下之前,将周围空间尽数锁死,广成子祭炼多年,才能运用自如,与本身元神相合,更见厉害。巫支祁先是破开被封锁的空间,又顶着庞大的压力跳跃空间,实在是不可估量的能耐。 水妖凶悍,自是有仇必报,脱得翻天印镇压,巫支祁一个喘气,顶上三光神水翻腾急涌,分出几缕,如穿云利箭,疾如闪电,几个闪烁,就化作一条光华灿灿的夭矫神龙,昂首摆尾,向广成子冲去。 三光神水,乃是天下水中至灵,操洪荒诸水,一时脚下的浊浪滔滔不绝,惊涛炸涌,一股连天通地的巨大水流如高山绝壁破水而出,似飓风盘旋,将广成子包裹起来,巨大无匹的水压从四面压来,气血翻腾,真元涌动,广成子无奈,唤回番天印,与自身元神合一,借助番天印中庞大的灵气抵御三光神水搅起地通天水浪。 普贤眼见着广成子吃紧,当下连忙催动吴钩双剑,凌厉肃杀剑气,破空直斩水妖。同时,乌云仙舞动一柄大锤,上清仙光不断翻滚,凝练如同匹练;金光仙一手执长剑,剑光纵横如虹,另一只手执一面金镜,金镜镜光交错斗射;弥勒道人金身耀眼,手中抓着一黄布小袋,袋口微微张开,大有鲸吞万物之势;宝光琉璃王道人口中念念有词,一方神幡弥天展开,遮天蔽日,五大大罗金仙,竟是合力来攻。 巫支祁丝毫不见紧张,哈哈大笑之余,又接连发出一道道的三光神水,卷住了普贤、金光仙的仙剑,挡住了乌云先的混元锤,又翻出无边骇浪,圈住了弥勒和宝光琉璃王,淮水之上,一时掀起无边大浪,上下翻腾,滚滚荡荡,气浪四下逸散,双方彼此攻伐,斗了个不亦乐乎。 慈航道人将清净琉璃瓶祭起,瓶中倒出黑白阴阳而气,当空结成太极,太极旋转,产生莫大的吸力,瓶口宛如一个的黑洞,源源不断的吸纳四周的洪涛浊水,就连那三光神水都有些涣散不稳,便要有些崩溃。 巫支祁心下大惊,知道碰上了克星,这羊脂般的琉璃瓶却是能吸纳世间万水,正是自己的对手,慌忙凝神稳固三光神水,依旧缠住广成子等六大高手,自己却高举手中黑色大棍,洪流滚滚,都被他带动,携天地巨威,径直往慈航道人顶门轰下! “砰!” 伴随着一声惊天巨响,慈航道人竟被生生轰飞了出去,羊脂玉净瓶失了主人的法力操控,顿时威力大减,再也奈何不得三光神水,伴随着巫支祁口中一声张狂大笑,浩瀚法力奔涌,卷起惊涛骇浪,欲要吞没三教七大高手。, 广成子七人心里都是暗暗叫苦,本想剪除妖邪,积累功德,未料他们已经舍了大妖鬼车选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巫支祁,法力高强不说,还有三光神水在手,自己七人联手,兀自落于下风,看来今日怕是难以善了了。 双方拼斗的越发惨烈,但是,纵然七大大罗金仙法力精深,面对巫支祁全力爆发的三光神水,也讨不得任何好处,七人都是面皮发青,拼尽全力也只是刚刚护住自己,偶尔的反击对巫支祁也造不成任何威胁。 巫支祁法力既高,三光神水又是他亲自凝练,诸般妙用,都是信手拈来,大片大片的盈盈水幕遮天盖地,笼罩了方圆千里虚空,就似一个大球,隔绝外界,若非法力高于巫支祁,决然难以明了其中地战况。 广成子等七大大罗金仙心中憋闷惊骇,巫支祁也是恼怒惊讶,自他修成神通,占淮河,兴风浪,无往不利,从无败绩。不想今日刚出水面才兴起风浪,便有七个道人叫嚣着要斩妖除魔,开始巫支祁也没放在眼里,最近有许多修士来找麻烦,反被他打杀,原以为这几个也不怎么费力,岂料打斗了很长时间,虽然自己稳占上风。但对方显然道法精妙,法力虽比不上自己。也是不低,更有许多威力强大的法宝在手。任凭自己如何攻打,也是难以在短时间内将对方击杀,着实让人恼火之极。 “早知道,就将那件东西带在身边,现在哪还用这么苦耗心力,早就将这几个该死的道人轰杀了,看来以后得随身携带,太大意了!” 巫支祁心中忖度,手上却是丝毫不弱。三光神水莹光湛湛,被巫支祁全力御使,更见厉害,围绕七人拼斗不休,到得最后,竟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水球,将七人各自包裹其中,分处镇压。 “先让你们多活一会儿,等我取回了无上至宝。再来杀灭你们。” 心中念头一动,当下,巫支祁便就准备往淮水之下的洞府回返,谁曾想。他刚要抬腿,忽然心中一惊,只见面前的虚空如水一般泛起一阵涟漪。然后裂开一道缝隙,一个白衣青年自无尽虚空之中飘然踏了出来。目光灼灼,正自盯着他,虽未动手,却已让他没来由的感到一股莫名的威胁。 巫支祁心中大惊,破碎虚空,但凡修炼到大罗金仙级别的仙神,凭借着先天灵宝勉勉强强都能够做到这一步,但都只能在附近的虚空中进出,而自己神念强横无匹,覆盖了方圆万里的空间,都没有任何波动,显然这人是从远处直接跨越空间而来。而且以自己之能,竟然发现不了此人身上有半点法力波动,就如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恒明显,来人修为深不可测,远在自己之上。 “你是什么人?!” 心有忌惮,未敢直接出手,巫支祁连忙沉声开口,但言语之间,却也并未有多少畏惧,显然,先前连败七个强敌,令他信心大增,眼前来人虽是莫测难度,自己又何曾是弱手,未必不如,因而底气十足。 “嘿!” 来人却自一声冷笑,“大胆妖孽,你兴起淮河水患,造下无边罪孽,致使人族死伤无数,今日本座特来降你,你可准备好受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