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4集:战神断首,天帝陨落!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074集:战神断首,天帝陨落!

?战天,斗地,巫神刑天,因愤怒杀上天庭,天帝,金母,昊天瑶池,摄天威以斗巫神。逐鹿方休,大战又起,动荡洪荒天地,山河崩陨! 刑天身为巫族最顶尖的巫神,神通自是深不可测,昊天、瑶池二人亦有无边法力,三人战到一起,剑去盾挡,斧来剑接,一路打出天界,直打到了洪荒大陆之上。 此番大战,毫不遮掩,一方要替族人讨回公道,一方要为天庭树立威严,庞大的法力也不刻意收敛,爆走的灵力惊天动地,早惊动了洪荒之上无数的修士,个个元神外放,出府观望。 但出奇的是,洪荒中的大神通者,乃至天道圣人,却是一个不见,似乎都有意识的回避,不肯出手干预这一战。 三人一路打斗,却是来到了常羊山地界。常羊山之大,不知几十万里,三人只在此山之上翻滚大战,一方武力惊人,不死巫神之身;一方是有道仙修,混元太乙金仙强者。三人打斗了三天三夜,竟是不分上下。 昊天宝剑与分景宝剑临空舞动,漫天剑气割裂虚空,煞气涌动,经旱天和瑶池二人全力催动,当真是酣畅淋漓,直如同两条神龙在空中乱舞,剑光缭绕,一道紫红、一道碧绿,剑气充塞天地,宇宙色变,风云顿起。 刑天舞动干戚,巨斧寒光湛湛,犹如冷电破空,上下开合,撕天裂地,不时与剑光交击,火光四散,耀人眼目。 昊天、瑶池连连催动法力,剑光不时爆涨,口中咒诀不断。无尽雷火天罡自空中落下。刑天如山巨盾,也被砸得火光乱迸。 二人对视一眼。只一瞬间,便已经明白了彼此所想。当下,只见昊天左手凭空显出一面镜子,却是那先天灵宝昊天镜,镜光直射,如飞虹闪电,越虚横空,击在巨盾之上。 瑶池持剑悬空,素手一抬,不远处一座万丈巨山拔空而起,当头便向刑天砸来。人随山起,分景宝剑也自化作一道蛟龙,劈斩而出。 这昊天、瑶池二人在一起同修多年,彼此之间,心意相通,配合得几乎是天衣无缝,一连串的攻击让人目不暇接。 刑天身经百战,心知已到了关键时刻,当下爆喝一声,巨盾轰然挡开旱天的镜光,干戚则化作一道乌黑闪电劈向巨山。只听的一声巨响。那山峰竟被刑天劈得爆裂开来,一时碎石如雨,纷纷而落。 干戚斧光穿过巨山,呼啸着划破天地长空。径直斩在瑶池身上,可怜一代天后,金母之尊,也只能惨哼一声,化为飞灰。 “瑶池!” 昊天见到相爱无数年的妻子居然在自己面前身陨。悲呖一吼,双目如血欲泣。昊天镜也不要了,当头就向刑天头上砸去。 刑天大笑着,一斧挡开旱天宝镜,却在眼前一花,一道森然剑光横斩而来,若大个头颅,自身上一滚而落,摔入山间。 那刑天乃巫神不死之身,头虽已落,双目仍是大睁,就要飞回。昊天却是哪里肯容,长剑猛然一震,劈开常羊山,一座通体金黄的九层宝塔瞬间从天而降,直接将那颗头颅压入常羊山深处镇封,却是昊天三宝之一的昊天金塔。 刑天头颅被封,心中愤怒、悲凉,充塞胸腹,一声悲啸,刹那间天地色变,乌云聚拢,乾坤宇宙都阴暗下来。一声裂帛响声,刑天上衣化作碎布乱飞,露出肌肉纠结的上身。一时光芒漫天闪耀,充斥着整片天地。待光芒散去,只见刑天身上精光微闪,以肚脐为口,双乳为目,呼喝开来:“昊天小儿,这可是你自己找死!” 一时战意惊天,干戚神斧电闪而过,巨大的斧光大有开天辟地之势,破开重重空间,轰然斩落。 昊天心中惊骇无比,连忙横剑去挡,怎料那刑天断头之后,巫族玄功突破极限,一身修为简直超越了当年的十二祖巫,一斧之威,早非先前可以比拟。 “嘣!” 一声脆响,昊天宝剑从中断开,干戚神斧直接斩中昊天身体。巨大的斧光破碎天地,一时混沌交复,地、水、风、火齐现,直搅得乾坤动荡。 昊天连一声惨叫也没有来得及发出,已经给干戚神斧斩得形神俱灭。 曾经坐拥天地洪荒,掌控万物众生,到头来,终究一场空梦,纵然天帝至尊,长生尽头,依旧难脱大劫,一切成空。 接连斩杀昊天上帝、瑶池金母,已经为巫族讨回了公道,更是重震了昔年威名,刑天也不去寻回头颅,直接提了巨盾、干戚,往极北之地祖巫殿而去。 观战的诸天仙神、各路修士看得是心惊无比,如此大战,堪称动地惊天,尤其是巫神刑天,断头之后,战意不减反增,几乎有滔天之势,一举灭杀旱天上帝,其神通广大,只怕是已经不下于那些混元大罗境的太古大神通者了。 “可惜了,昊天虽然只是鸿钧老儿座下一童子,但也曾经与三千紫霄宫中客一起听道于紫霄宫中,更得鸿钧老儿赐下诸般至宝,其人算得上是天资横溢,虽然未曾悟得大道,却也是混元金仙之中的顶尖强者,但劫数临头,纵有万般神通,终究只是虚妄罢了!” 无尽幽暗虚空之中,一道话语回荡,言语之间,满是感叹:“神通不敌天数,天道,天道,天何以为道啊!” 北冥深处,妖师鲲鹏龟缩不出,一双眼眸,透着无限的阴狠与惊悸:“昊天小儿,天帝尊位岂是那么好坐的,当初帝俊统领妖族大势,东皇太一执掌混沌钟,战力可以匹敌诸天圣人,甚至还有周天星辰大阵守御,到头来,还不是化成了飞灰,劫数临头,注定了一切全都将成虚妄!” “嗯?” 人祖殿中,人族三祖相互对视一眼,燧人氏一声沉吟,冷然开口:“好一个巫族刑天,好一个天道圣人,真是没有想到,他们居然这么狠!” “是啊!” 缁衣氏忍不住的为之一声感慨:“是啊!不管怎么说,昊天瑶池也是他们师父的童子,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加以算计、更坐视昊天瑶池败亡在刑天手中,一尊天帝之位,真的就这么重要吗?” “哼!” 有巢氏却自一声冷哼,口中道:“统领天地洪荒,谁人不想,昔年巫妖二族,不也正是因此而亡的吗?” “昊天瑶池败亡,天界必将生变。” 九头氏沉声道:“召回人族在天庭任职的仙神,回归人族参加万年一度的明圣大典。”那是大晨宫建立的日子,昔日,江晨教化人族,为人族征战天下,人族供奉其尊,每隔万年,召开一次明圣大典,入大晨宫,朝拜圣师! “刑天勇武,不可小觑。” 少昊氏补充道:“我认为,我们应该先暂停对巫妖二族的绞杀,以免激起刑天战意,与他在最巅峰之时正面开战,毕竟,诸天圣人窥视我人族已久,稍有半分差池,皆有可能引发大患。” “此事通过!” 诸位人族祖老纷纷点头应声,更有燧人氏下令:“盘王、雨师二人,领一支大军前往北俱芦洲镇守人族边界,但不许主动生事开战,明圣大典召开在即,天帝易位,乃是大事,到时再求教圣师,请他定夺。” 是天意,是算计,一切都不再重要,总而言之,如今天帝再次陨落,天庭大乱为期不远,如今这洪荒天地,已经走到了时代的尽头,不可避免的争斗,随着刑天这一战,即将开启全新的局面。 太古诸神,隐匿不出,诸天圣人,各据一方,广传教派,气运之争不可避免,天庭无可避免的将会成为争夺第一战。 妖族鲲鹏在,巫族有刑天,更有皇天女娲、后土平心,安于其后,虽然已经式微,但仍然不可有半点小觑。 人族虽然势力日渐强盛,但摄于诸天圣人有意无意的干扰,一时之间,却也不得不暂时的停下了对巫妖二族的清剿,不过,小规模的杀戮,永远也不会停歇,这是自久远之前,便结下来的生死大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