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8集:死中求生,石人女王!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068集:死中求生,石人女王!

?洪荒天界无边无际,领域广阔,聚集了来自诸天万宇的无数顶尖强者,这些强者都会占据一些密地潜修,挪移天地,布置阵法,就算是顶尖的强者都难以靠近,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片片了无人烟的绝域。 例如,眼前这足有九万里宽广的恐怖荒域古地。 江晨缓缓踏步行走在其中,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此地的恐怖,好在,江晨修为已臻顶峰,纵有灭世之力,也难加诸在他的身体之上。 不过,相比之下,异界的那些祖神可就倒霉多了,先不说一直暗中跟着他的那个九重天超级祖神,后来,又来了数位超级祖神,全都被冲天而起的血光吞没,生生的陨落在了这恐怖的荒域古地。 放眼打量周围的景物,参天古木可压过巨山,像是一梭株擎天大伞,虬龙般的老藤可堪比山岭,绵绵延延.方圆数万里都是如此,尽显洪荒气息。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多半尺长的雪白小兽,咬着一个奶嘴,缓缓地自远处走来,静静立在地上,眨动着一双纯净无瑕的大眼,长长的畦毛不断的颤动着,亦真亦幻,透着说不出的神秘。 是与萧晨的伙伴珂珂同族的雪白小兽,江晨当即放出了自己身上的九州气息,淡然微笑道:“本座知道你的来意,带路吧。” 雪白小兽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转过身来。前方带路,带着江晨来到了一株巨大的古木之前。 古木参天,高耸入云,巨大的树冠将周围的几座山峰都压在了下面,枝叶繁茂,绿色的神叶闪耀着点点光华,随风而哗啦啦作响。 雪白小兽走到巨树跟前,沿着根部的干枯树洞径直了走进去,江晨并不担心,施施然跟在后面。通道蜿蜒曲折,总的来说是成螺旋形向下的。这个树洞一直延伸到地底深处。很显然,是干枯的**天然形成的枯洞。 走出根洞,地下是一片混乱不堪的地窟,一条条岔路纵横交错,连向很多巨大的石洞,如一座地底迷宫一般复杂。地面之上,多有星星点点的碎骨,虽然都是零星半块的,但全都在闪烁着神秘的光泽,至少是祖神级别以上的强者骸骨。 前方的雪白小兽,真的很安静。没有一点声音,柔弱弱弱的样子很让人怜惜,轻迈小步前进。沿途很多的遗骨,无声无息之间记录着。在这个地方,曾经发生过一场惨烈到难以想象的恐怖大战。 穿行过一个巨大的洞窟,前方突然开阔了起来。好似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界。 广阔地下世界中,巨大的石块越来越多。像是有很多座石山曾经崩塌过一般,堆积的四处都是。江晨目光所向。可以清晰地发现,这些残破的巨石之中都蕴含着极为恐怖的神力,可以想象,这里曾经的宏伟磅礴。 那只叼着奶嘴、如乖宝宝般的雪白小兽回头好奇的看了他一眼,而后又开始安静的向前走去,直至半刻钟后.一座残破的巨城出现在前方。 这是一座远古的神城,纵然是残破不堪,但是依然宏伟与高大无比,比之一般的太古魔城大的太多了。 稚嫩的小兽,安静而又乖巧无比,径直走进了破碎的巨城中,江晨紧跟而入,一路上非常的寂静,城中破碎的建筑物占地极广,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神力波动,可见昔年这神城主人的实力强大。 神城中央地域,赫见一座具体而微小的完整神城悄然而立,虽然不过一所座宫殿般大小,但是整体来看与破碎的神城极其神似,从残留的痕迹之中可以推断,两座神城应该是一模一样的,仿佛,这是一座自废墟之中重新生长出来的新城。 就在这时,那咬着奶嘴的雪白小兽,缓缓地化成了一股白雾,形体竟飘散了开来,而后全都涌入前方那座具体而微的神城,没入了当中。 微型神城,虽然不过一座宫殿般大小,但是依然与雄伟的巨城一般,透发着让人颤栗的威压,这是精华的凝聚,这是古城淬炼出的神华。 江晨一声低喝,背后浮现出一方浩瀚无垠的寰宇之间,缓缓转动之间,展现出种种高远而又未知的神秘境界,迷迷蒙蒙,玄而又玄,慧眼亦难望透,是天地法则的具现,亦是大道规则的显化。 “咿呀、咿呀..........” 微型的神城仿佛感受到了江晨的善意,自内传来一声声稚嫩的咕哝,随即,一片乳白色的雾气浮现,慢慢凝聚成一只雪白小兽,疑惑的凝视着浮现半空的恢宏世界,感悟着世界轮转的伟岸神力。 它的眼神清澈而又干净,仿佛刚刚出生的婴儿一般,没有一丝尘世的俗气,更没有一丝的世故,如冰山雪莲般晶莹,尽显真与净。 微风轻拂,雪白的小小兽,一下子随风而散了,飘散在寰宇世界周遭,白色雾气涌动,但片刻后它再次出现,凝视着眼前的庞大世界,观摩世界轮转的奥义。它像极了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大道神韵,一种无上境界正在为它敞开大门,而它却是如此的迷糊与不解。 渐渐的,那只雪白小兽似乎发现了什么,清澈而又干净的的眸子中闪现出一丝丝异彩,开始聚精会神的凝视。随后,竟变的如痴如醉,像是沉浸到了某种玄而又玄的奇妙境界中,呆呆发愣,苦思琢磨。 这是一种很怪异的画面,小小的神城上方,一只叼着奶嘴的稚嫩小兽,时而迷茫时而欣喜,一种得悟大道的样子,让人非常愕然。 江晨打量周遭,就在神城的地下,发现了一个破碎的石人! 击杀过即将踏出最后一步的异界石人,挫败镇压了石尸,他又怎会看不出来,这种石质,绝对是不一般,应该是已经迈出最后的强者! 虽然石体已经破碎了,但是体态纤秀,婀娜修长,生前应该是一位丰姿绝世的女子。纵然是石体,也有着一股超然之气,有着另类的神韵。微型的神城便是从这破碎是石人体上生长出来的,根基与那破碎是石体相连,汲取神力。 “破碎的石人,走向毁灭,但在死亡有孕育了生机,化出一座微型的神城,那是新生的力量,慢慢孕育一个新的自我。” 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仿佛在重复着他做过的事情,迈出最后一步的石人灭亡了,但是却以残体孕育生的希望,欲要重新来到这个世上。 眼前这个叼着奶嘴、懵懂无知、单纯稚嫩的雪白小兽,便是死亡中的无限生机孕育而出的王者新生。 白色雾气朦胧,在微型的神城上轻轻颤动,寰宇世界缓缓转动,尽情演示着种种天地奥妙,那是江晨一身修为的精深奥义,尽都化作一道道的影迹,不住的没入雪白小兽的体内,然后又贯入下方的微型神城之中。 这是大道的传承,江晨毫不吝啬,将自己的修行之道,一览无遗的展现在了雪白小兽的面前,为它开始最后一步的修行大道。 许久之后,叼着奶嘴的雪白小兽似是已经汲取到了江晨一身修为的精深与玄奥,形体再一次的散开,化成白雾回归城中。 江晨有心造就对方,打开寰宇世界,将自己近来斩杀数十名异界祖神获得浑厚神力都注入眼前的微型神城之中,令得微型神城变得越发神秘莫测了,透着无限的朦胧与神秘荒域古地,神秘地下世界,残破的神城,陨落的石人,寄托最后的希望,在死亡之中孕育新的生机。 静静地看着眼前正在不断蜕变的微型神城,江晨张开的天地门户,倾吐出磅礴浩瀚的浑厚神力,源源不绝的注入其中。 随着时间如同流水一般的不断推移流逝,微型的神城越发的朦胧起来,周围竟浮现出重重场景与画面。 在一片苍翠的大地上,一名石人女王傲然而立,虽然是石体,但却婀娜秀丽,钟天地之灵韵,比之有血有肉的人还要出尘绝世。 随之,画面一转,入眼所见,已然是血水滔天,丰姿绝世的石人女王大开杀戒,一扫方才的出尘与灵秀,取而代之的无限杀机,在诸多强敌之间肆意纵横,一双玉石手掌扫杀四方,如入无人之境。 各种神术攻击向她,全都无效,她的神通堪称盖世登顶,一双形状纤秀美丽的御使掌,点出千万道瑞彩,将所有攻击来的神术破除,直杀的诸多强敌饮恨洒血,崩裂四方。 画面的石人女王,简直就是一个女修罗,横杀四方,无人能挡。 剌目的血光将那里淹没了,没有人可以冲出血幕,全部被风华绝代的石人女王生生的笼罩在了里面。 “迫害我的家族,令我亲人离散,父辈陨落,家族血脉传承断绝,你们这帮爪牙,没有人可以逃离!” 当真是惊天动地,很难想象那是何私盖世神通,所有人都被阻断在里面。没有一人可以逃离,丰姿绝世的石人女子。虽然除尘多姿,集神秀于一身。但是手段强势无匹,出神入化的神通世间无人可争锋,里面的敌手不断冲起血光,陨落当场。 就在最后,当所有人都差不多被神术击杀时,天空中震动,一片紫色的霞光从东方照耀而至,紫气东来,一片无边无际的紫云快速汹涌到了石人女子的上空。笼罩了这方大地。 “紫霄石王你终究还是来了,昔日我旗遭受诅咒,你一定参与在了其中!” 石人女子仰望天空天空,面对铺天盖地的紫色云雾,怡然不惧。 “轰!” 紫气东来,携无穷威能,直接压落而下,彻底将石人女子覆盖在了下方,紫霄临世,无匹神威,震慑天地乾坤。 残留的画面并不完整,只能看见石人女王在紫色云雾中扫杀,不断震碎混沌天空,这场大战持续了半个时辰。所有光芒才渐渐敛去。最后,石人女子如折翅的天使,坠落大地上。婀娜秀丽的玉石躯体碎裂多处,金色的血液在流倘。 “本王赐予你死亡,你们这个家族真的不该存在于这个世间了!” 是紫霄石王的声音,森然话语,肃杀凛然。 “想杀我,你也要陪葬!” 石人女王虽然形体碎裂多处,但是依然不屈不甘,战力不减,伴随着她猛力一挥手,大地崩裂,一座宏伟的神城拔地而起,与她合一,凝结为一体,绽放绚烂的神华,在这一刻照亮了整片天界的大地。 接着,神城冲天而起,迎向了天空无尽紫色云雾。 “轰!” 最后一次大碰撞发生了,浩瀚无根,没有尽头的天界都摇了三摇,晃了三晃,在隆隆不断的巨大声响中,破碎的神城坠落大地,没入地层深处。逆天家族,一代奇女子就此凋零,消失在天界。 而紫色的云雾也被震散了,当中一名高的的石人躯体碎裂成数段,无尽紫气裹带着他冲向了东方的极尽处。 这便是当年的一切,不过,死亡显然并不是终结,逆天家族的那名石人女子不仅姿容绝世,且实力逆天,沉寂无尽岁月后,竟然可令破碎的神城之中再生神城,于死亡中再显生机,生长出一个全新的自我,这种手段常人无法想象。 “咿呀。” 就在这时,微型神城中传来那只小兽的嘟囔声音,随之,再次浮现在神城之上,眼睛清澈纯净,没有丝毫杂质,真如新生的婴儿一般。 被诅咒的逆天家族,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究竟传承于哪里?他们的真正身份是什么?可以诅咒这一家族的人又是什么人? “你不能呆这里了,也许该离开了,不然你的敌人早晚会知道你不是怨气未消,而是复生了。” 江晨淡然开口出声,雪白小兽闻言,却似有点迷糊,不解的望着他,偏着头的样子很是可爱。 “是的,该离开这里了,我蒙蔽天机,只能守护到今日了,再不走将真的危险了。” 就在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突兀的响起:“离开这里,去盘古旧地,那里也许是最后的庇护所了,可以在那里悟道。” “盘古旧地?!” 江晨微微一怔,半响,方才回过神来,口中淡然道:“是盘古王的道场吗?” “是的,盘古王是九州的始祖,是废土唯一幸存下来的王者,也是他为九州支撑起一片天地,不至于彻底绝灭。” 苍老的声音传自四面八方,在地层深处不断回荡着,根本难以寻出源于哪里。 “既然是盘古王的道场,为何是盘古旧地?难道说,盘古王早已不在了吗?” 江晨带着几分不解问道:“他去了哪里?” 就连旁边那只乖巧的雪白小兽,也露出了迷惑的神色,偏着头看了看江晨,又看了看远处的一片乱石堆,似乎在等待问题的答案。 “不知道,没有人知道他的去向。” 苍老的声音缓缓回应道:“天界并不平静,与其他世界一样,杀机四伏,亿万岁月以来,也不知道发生过多次大战,尤其是像盘古这种王者,与天界巨头的战斗就更加惨烈了。昔日天界曾经发生过一次有史以来的最大规模的神战,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天界巨头有一半陨落,他们留下的势力被后来者接替。盘古王就是在那场动乱中消失的,就此再也没有出现过。” “嗯?”江晨沉吟道:“难道就一点消息都没有吗?” “很多人都在猜测,盘古王可能遭遇了不测,不过虽有他留下的部分碎体,但并不是要害,天界诸神不认为他真的灭亡了。只要盘古王还在世一日,九州便不会真的彻底绝灭,没有人愿意将一个王者逼上绝路。” 说到这里,苍老的声音稍微一顿,道,“可是,盘古王真的消失太久了,不久前他的碎体又被发现了部分,很多人都觉得他可能真的不在这个世上了。” 这是一个残酷的事实,亿万年来天界巨头数次更迭,纵然强大如石人王者,也难以真正万古长存。 闻言,江晨却自淡然开口:“可惜,他们注定要失望了,盘古王只怕并不是那么容易死的。” “哈!”苍老声音笑道:“你倒是对他十分看好。” “废话。”江晨不耐烦的出声道:“身为盘古皇的转世之体,纵然还没有进窥无上大道境界,但是,却也有盘古皇战魂之力加身,王者之境,没有人能够轻易将他斩杀。” “嗯?连这样的隐秘都知道,你真的让我刮目相看了。” 苍老的声音满是赞赏:“说出你登入天界的目的,我会为你提供帮助,前提是你必须保证微型神城的安危,由你亲自守护,亦或者我给你一枚盘古石令,将之护送至盘古旧地。” “她传承了本座的修行之道,算得上是本座的传人,本座自然会守护她。” 江晨淡然道:“不过,盘古石令本座也需要,适当的时机,本座要借此与盘古王会晤一番,共商九州大计。” “以你的修为,足以守护神城完成最后的蜕变。”苍老的声音道:“我会将盘古石令交给你,但你真的能够凭此与盘古王一会吗?” “你以为呢?”

下一篇   第1069集:盘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