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4集:天界大势,异界祖神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064集:天界大势,异界祖神

?旭日初升,紫气漫天,晨曦中,江晨踏步向前,一步一步,看似缓慢,实则天涯咫尺,他既来到天界,便要有一番风云开辟,石尸只是他的第一个目标,他要的不仅仅只是击败镇压,更是要彻底将之收服,成为属于他的麾下战力。 天界浩瀚,无边无际,便是石人王者级别的存在,也难以探测究竟,这片宇宙,早已经发展到了寰宇圣界的顶峰,若非根基不足,已然可以融入唯一真界,可惜,征伐难消,兵劫难解,终究差了一步。 徒步前行数万里之遥,沿途丝毫不见修士的踪迹,甚至连人类活动的痕迹都没有,各种奇珍异兽到是见到了不少,很多都是传说中早已绝种的异兽。 蓦然,足下脚步一顿,江晨抬眼愿望,数万里外,一片火光冲天,有阵阵强大的神力波动传来。 三座大山并列而立,耸立入云霄中,通体红光烁烁,像是烧红的铁块,散发着灼热的光芒。而三座炽热火红的神山周围,烈火腾腾,熊熊燃烧,方圆数百里都是神焰,滚滚灼热气息迎面扑来。 “嗯?初入天界,石尸尚未收服,看来,还得寻一些人来了解当今天界形势,才好方便本座下一步行事。” 江晨一声沉吟,静静望着前方的三座通红的神山,似是这般地方,绝非寻常凡地,想来必然会有非常人物坐镇。 踏步向前,数万里路程不过呼吸之间便就轻易跨越,江晨随之向着那三座红光烁烁的神山走去,炽热的温度,至少也要有半祖境界以上修为的强者才能够忍受,换作一般的修士定要灰飞烟灭。 “行者江晨,前来拜山!” 淡然开口,江晨言语之间,虽然不带半点威势,却也自有一股可怕威势勃发,声浪澎湃,呼啸着冲天而起,奔赴山顶。 随之,便闻山顶之上,传来一声沉稳回应:“此山已封,不见外客,山外来人,还请回吧。” “本座远道而来,诚心拜会,山主闭门不见,不觉太过失礼了吗?” 江晨何等人物,他既然开口,岂容对方拒绝,当下言语之间,一股无形威压,便是自他的身上缓缓透出,无声无息之间,弥漫开来。 “失礼了,还请尊驾谅解一二。” 似乎感应到了江晨的强大,知道无法阻止相见。神山中“轰隆”一声巨响,一条九十九重的火焰神石阶梯降落而下,铺展到江晨的近前,上面烈焰腾腾。 没有丝毫的顾忌之意,江晨当即迈步而上,很快便来到了正中那座神山的半山腰,在一个神焰滔天的火洞前停住了脚步。 一个面如重枣、浑身火焰缭绕的赤发中年男子走出熊熊燃烧的洞府,道:“贵客登门,赤火麟有失远迎,还望恕罪,不知尊驾前来,有何见教?” 江晨淡然出声道:“本座此番前来,所为也不是什么要事,只是,山中潜修太久,哪知洞中方一日,世上已是数万年,天界的变化太大了,令本座感觉有些陌生,所以想要找个人问问,天界这些年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闻听此言,赤火麒似是放下心中的担忧,脸上神色好看了一些,当即苦笑着应声道:“还不是几大巨头各自支持的势力,数万年前打了个天翻地覆,导致天界大变样。现在又剑拔弩张,恐怕又要生灵涂炭了。一宗逆天战宝将要出世,许多人都已经纷纷推算出来,准备聚齐五行灵宝来寻觅。” “哦?” 闻言,江晨不由得眯起了眼睛,眼下天界的情势,似乎很是微妙。 “自然,一切都是因为下界的导火索蔓延了上来。” 赤火麒皱眉道:“据说这次很不妙,有可能重演当年乱地之噩……”说到这里,他双目中突然射出两道火光,凝视江晨,带着几分不敢置信,惊疑出声:“你不是天界的人,你是……下界上来的人,这怎么可能?!现在所有通道不都是被封住了吗,纵然是天界人下去都很难,你怎么可能上的来?!” “嗯?”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却也没有想到,居然会被一个战祖级别的存在看破了身份,江晨一声沉吟,脸上的笑意却丝毫未曾减少:“本座虽然没有刻意的收敛气息,但是,你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看破本座的来历,倒也有些眼力。” “咕噜。” 赤火麟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他蹬蹬蹬退后了几步,脸色阴晴不定,半响,方才带着几分苦涩出声道:“尊驾还请离开这里吧,但请放心,我是绝对不会透露尊驾行踪的,就当做从来没有看到过尊驾,如何?” “不如何。” 江晨淡然道:“本座知道你不想卷入天界纷争,但本座既然来了,你便没了选择的余地,说说看,如何看透本座的来历,相信,你不会让本座失望吧。” “岂敢。” 赤火麟苦笑着应声道:“我久居天界,自然可以感应出尊驾身上的气息不同寻常,凝聚的神华不是天界的,尊驾想要不被人发觉,最好还是尽快找个无人之地,洗尽下界神华,重新凝聚天界精气,想必,以尊驾的修为,应该浪费不了多长时间。” 江晨不可置否的出声道:“左右不过是吞几口天地灵气的事情,倒也不是什么麻烦的事情,不过,貌似你的麻烦,已经上门来了。” “我的麻烦?” 赤火麟诧异之间,突然之间,远天一股庞大的气息如同江河奔流,轰然撞击而来,一时山摇地动,神火翻涌。 风云变幻之间,赫见远空之中神华冲天。仙乐飘渺,一群修士前呼后拥。追随在两辆神车前后,八头各异的洪荒异兽拉着两辆神车向着神山飞驰而来。 “赤火麟。我等前来,只为一借你手上的火灵至宝,想来,你应该不至于让我等此番空手而回吧。” 一辆神车之中,一道青年男子的话语淡然传出,言语之间,说的虽然是借,但强取之意,已经表露无疑。 闻言,赤火麟不由得为之眉头一皱,好半响,方才皱眉应声道:“我知道你们的来意,但是,很可惜,你们想要借取的火宝在我家麒麟老祖身上,并不在我的手中。” “哼!” 一声冷哼,自另外一辆神车之中传出,那是一道中年男子的声音:“赤火麒,你不要敷衍我们。麒麟老祖早就消失了,那宗火宝据说传承了下来。而他只有几个血统不纯正的后裔而已,未在其他人手中,只可能在你这里。” “没有就是没有,我不想多解释。” 面对来人逼问,赤火麒当即开口还声,言语之间,态度很是坚决。 那青年男子顿时大怒。当即满含威胁的出声道:“赤火麒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不过是战祖而已。真以为可以睥睨天界,独善世外?万一有战乱发生。像你这样没有靠山的人,最先遭殃。” “哼!” 赤火麟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方才吃了江晨的威压,此时此刻又被人威胁,当下便是万分不爽的冷喝出声:“你在威胁我吗?对不起,没有就是没有!” 来人闻言,怒意更甚,当即,一股澎湃力量如同惊涛骇浪汹涌,呼啸着奔腾怒冲,直扑赤火麟而来,竟是想要大动干戈。 赤火麟自然不甘示弱,当下一声冷哼,周身火元爆发,三座神山之上的火焰受到牵引,燃起滔天大势,却是丝毫不惧。 “住手!” 眼见着双方即将开启剧烈争斗,突如其来,一声淡然却又不失霸道的话语,自神山之中传递而来,响彻了周遭天地之间,随即,赫见江晨身影,缓缓踏步上前,出现在了赤火麟与来人的中间。 负手而立,气息淡然,江晨目光在两辆神车之上一扫而过,随即缓缓开口出声:“本座面前,你们也敢妄自动武,活得不耐烦了吗?”虽是淡淡的话语,却自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霸气。 乍然闻言,两辆神车之中的人齐齐为之一怔,但转瞬过后,便闻一声轻笑传出,似是根本未将江晨与赤火麟放在眼中。 “好大的口气,小子,你依附在哪一名巨头的势力下?” 神车中那名中年男子,隔着帘胧冷问江晨,言语之间,带着一丝高傲。 “依附在何人门下?” 微微一怔,江晨脸上随即流露出一抹满含趣味的笑容:“那你们觉得本座依附在何人门下呢?” “嗯?”中年男子口中一声沉吟:“让你说来,只是为了避免误杀,如果我们是同一阵营的人,那就不好了。” “哈!” 江晨口中一声轻笑,“虽然本座此番前来,并不是借火宝,但是,你们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我的面前进犯。” “哼!”中年男子的声音冰寒刺骨,道:“你到是很自负,可惜,自负与自信往往有着很大的差距,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出你的传承,再不说出来的话,可就别怪我们出手无情了。” “哦?这么说来,你们是准备对本座出手了吗?” 江晨冷冷的扫视两辆神车,道:“奉劝一句,动手之前,可要想清楚了,你们不一定是本座的对手哦,一旦出了手,到时候恐怕就无法收场了!” “蝼蚁一只,也想装作某巨头的后人,真是可笑,你或许不知吧,大势力的后人都有特殊印记,嗯,不对,有古怪……” 就在这个时候,另一辆神车中,那名年轻人的声音传了出来,似乎非常吃惊,道:“你不是天界中人,有下界的气息,你是……乱地罪人!这……怎么可能,你怎么上来了?!” “现在才察觉到吗?” 江晨淡笑着开口出声:“比起赤火麟,你们两个眼力可真是差的太远了。” “杀了他!” 神车中那名年轻人喝道:“决不能让他与别人接触!” “不可能让逃出生天!” 中年人也发出了冷漠无情的声音。 几乎与此同时,江晨的眼中也同样迸发出了浓烈杀机,此时此刻,纵然对方不想围杀他,他也必须要主动解决掉对方,此行天界,谁也不能阻挡他的脚步,强如石尸都倒在了他的剑下,更遑论两个祖神。 “吼……” 战火开启瞬间,惊闻八头种类相异的蛮兽齐声咆哮,随即拉着两辆神车向着江晨冲来,声若奔雷,震动长空,巨大的蹄爪森光闪闪,碾踏向江晨的躯体,而口中更是喷吐出一道道雷电与天火。 江晨脸上神色不变,一身气态,宛若古井无波,平淡如风,不见他如何动作,只目光微微一转,便就释放出一股无形无质的恐怖大力,所有雷电与天火都立刻化为无形。 神车内两人沉稳无比,到了现在还没有露出真容,放纵拉车的荒兽冲撞江晨,这是强大与自负的表现,更是对江晨的一种的羞辱,让牲畜来扫其颜面。 “哈哈……” 长笑声自神车中传出,语带轻狂,道:“踏死这个乱地罪人,让他明白天界不是他可以随便来的,到头来只能是牲畜蹄下的粪土。” 它们全都是洪荒异种,自然都非常强大与不凡,不弱于一般的战祖,周身鳞甲闪耀,爆发出炽烈的神光,向着江晨踩踏而来。 沉稳的身形,如一面古老的镇天神碑,不朽不灭,江晨静静踏在半空之中,脚不移,身不动,双目目光所向,顿时,逸散而出的无形大力凝化作一只大手,转瞬之间,就将前方的八头蛮兽全部压在大手下,任它们万载苦修,神力滔天,四蹄蹬踏,仰天咆哮,但就是无法挣动开来。 虚空都被它们蹬碎了,但是八头洪荒异种却是在江晨目光凝化的大手下,快速瘫软了下来。随着江晨目光转动,只闻得一阵悲吼震天,霎时间,一片血雾自前方飘散而出,八头暴戾的蛮兽形神俱灭。 “狂妄,嚣张,究竟谁给你们的底气,竟敢主动向本座出手,放肆!” 一声放肆,江晨目光所向,凝化浮现半空之中的恐怖大手,遮天蔽日,携着不可阻挡的庞大威势,呼啸向前,直奔两辆神车遮拢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