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3集:镇压石人王!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063集:镇压石人王!

?魔云蔽日、尸气滔天,恐怖的景象弥漫天宇,即便是远隔数万里之遥,依然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因贯通九州与天界的通道而起变劫,神秘强者来袭,江晨顿时眉头一簇,因为他知道,来人绝非等闲,极有可能是传说中已经迈出最后一步的石人王者! 黑色尸雾浩荡数万里,实在太嚣张了,或许这根本不是嚣张,这是无须顾忌,真我的自然表现,因为实力强大到足以横行天界的地步。 数万里内没有任何生灵敢于抗衡,敢于冲天而起问罪,这方圆数万里内一片静悄悄。 江晨顾自负手立在半空之上,足下是一片静逸湖泊,蔚然气息流转周身,虽看上去风轻云淡,却有着不容侵犯的威严。 黑气弥漫,浩荡而来,隐约之间,可以看见一道红衣身影缓缓踏空而来,如同闲庭信步一般,一步一步踏在虚空之中,每踏出一步,空气中便闪过一阵涟漪,速度看似不快,可是每一步都有着奇特的韵律,仿佛踩在人的某根心弦上,让人打心底里感到战栗。 “方才便是你出手斩了我一剑吧,很凌厉的剑气,看来,太久时间不曾现世,世人已经忘却了石尸的恐怖。” 红衣身影双目之中露出一丝凶光,恐怖煞气冲霄而起,方圆百万里范围内,几乎所有的生物都感觉到了那股可怕的煞气。 雄浑压力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江晨虽然并不畏惧,却也不得不正色眼前的对手。这是一个石人王者级别的强横对手。 石尸一步一步,缓缓踏步向前。每踏出一步煞气便增加一分,十步之后。风云骤变,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乌云盖顶,狂风呼啸,以他的身体为中心,天地间竟出现一条黑色龙卷风,直贯苍穹天宇。 怒啸风云,恐怖的法力浩荡天地,随着那道黑色龙卷风灌入苍穹,乌云竟以龙卷风为中心疯狂旋转。风不停的咆哮,恐怖煞气压的人喘不过气来,石尸一身惊天王者修为,在这一刻,彻底的展露无遗。 “好惊人的尸煞,我该说,阁下果真不愧是王道强者吗?!” 一声轻笑,江晨眉尖一挑,随即,一股凛然气势蒸腾而起,刹那之间,便是已经化作恢宏气柱,直冲九天云空。 抬步凌虚,踏空而上。在这一踏之间,整个天地气息都仿佛为之牵引,爆发出一股强烈的震动。与此同时,江晨的手中,一柄泛着琉璃彩光的神剑凭空凝化成型,绽放出无匹耀眼的剑芒,如日月并辉,照耀乾坤十方。 “杀!” 眼见江晨气势勃发,没有半句废话,石尸当即一声冷喝,抬手之间,乍现一道凌厉森寒的诡异绿光,凝化石剑而出! “铮——” 剑鸣高昂,神锋震颤,顿时,一道绵延开来,足有千万丈长短的凌厉剑芒,吞吐延伸,在虚空之中不断地扭曲着形成,那股澎湃浩荡的无形气势强烈至极,似是想要把周遭的天空尽数都为之贯穿,径直向着江晨斩落而下。 “来得好!” 一声称赞,江晨翻手之间,转动三恒曌世,诸天星辰,日月并辉,凌厉剑气呼啸倾吐,直接将眼前的天地虚空撕成两半,赫势迎击向上。 “锵!” 绝世神兵,今朝交汇,惊闻一声宛若天崩地裂一般的巨响迸爆,滚滚气浪翻腾,转眼便以二人交手的地方为中心,向着四周浩荡蔓延,随着剑劲波荡,这无尽天地便仿佛一张灰暗的纸张,被一柄利刃生生的破开了一道无形裂口,时间、空间、灵气、规则,统统都为之崩裂破碎。 王者之威,撼天动地,毁灭乾坤,大千世界无法承载的存在,江晨、石尸,两大巅峰王者,开启巅峰大战,一时之间,天界震动,无数高手神念纷纷探索而来,欲要围观,王者征战,这可是罕见的大场面。 自无尽的死亡之中重脱轮回,石尸周身尸煞翻涌之间,一道惨绿剑光折现,转瞬之间,便是已经跨越了空间界限,直接出现在了江晨的身前,凌厉的剑光,仿佛森然海域之中的层层浪涛,一层叠着一层,蕴含着无边恐怖大力。 江晨沉吟以对,神魔禁武运转瞬间,身上的气势再度暴涨,恐怖的剑气呼啸着撕破长空,凝化的三恒曌世在他的手中,宛若一道活物一般,诡异的无比的破开虚空限制,冲着眼前的剑光迎击而上。 “轰!” 又是一次惊天动地的交锋,刺耳无比的金铁交戈之声,瞬息之间响彻了整个天空,令得暗处无数观战者都是忍不住的骇然莫名,瞬息便是感应到,那一股股恐怖的力量,充斥了整个天地空间。 “嘣——” 就像是一根拉紧到了极限的弦,周遭的空间,直接崩溃了,数不清的虚空碎片,漫天飞舞,一道道狰狞无比的天地裂缝,纵横交织的向着周遭不断蔓延扩散。 气浪翻腾中,石尸难挡禁忌神魔之力,整个人顿时爆退,周遭煞气四散,转眼便就缩减了至少三成,气势也跟着减弱。 江晨乘胜追击,接连数次攻伐,日月并辉,星辰闪耀,三恒曌世倾吐出令人惊骇的剑芒,撕裂天地,斩灭规则,死死地将石尸压落下风。 一招失利,连番败退,石尸心知强敌难当,决意奋力一搏,当下魔力上冲极限,掌中石剑破空,刹那之间,风云汇聚,无边的天地力量,都被他引动,凌厉无比的一剑,携着排山倒海一般的磅礴威力,直奔着江晨杀来。 江晨脸上冷笑不止,体内禁忌神力再催,化作一道恢宏剑柱,自他身上爆冲而起,直达九天之上,掀卷浩瀚风云: “神魔禁武:元初开天!” 神阻诛神、魔挡灭魔的禁忌武道,为诛强敌,江晨亦全力出手,一时山海狂啸,风云掀卷,三恒曌世剑锋所向,无匹剑气破空,刹那间,是最璀璨的剑光,是最无情的锋芒,呼啸纵横,禁断虚空! “锵!” 又是一声巨响爆发,周遭的虚空顷刻之间爆裂开来,整个天空,都在两人那凌厉的剑光之中不断地动荡,到处都是疯狂涌动的能量暴动,就连暗中的那些观战者,都是忍不住的为之闭目退避。 “可恶,你居然敢将我重伤至此,该死!” 剧烈碰撞中,石尸再受重创,但却也更激起了他的凶性,一声怒吼,翻涌尸煞汪洋,无尽魔光乍现,一股浩瀚如海般地力量狂暴涌动而出,人剑相合,脚踏虚空,高大魁伟的身影,凝重,如山岳,似汪洋,给人以无比浩瀚、深不可测地可怕感觉! 天地寰宇激荡,莫大的威压,瞬息之间,向着整个天界寰宇蔓延而去,一股难以想象的力量正在在奔涌激荡! 剑冲极限,撼动九霄,虽是静静的站在原处,却自有一股磅礴剑意不住激荡波散,双目更是在这刹那间睁了开来,射出两道可怕的光芒,一股无法言喻的可怕剑势,浩荡于整片天空之上。 “梦生转死,神魔绝灭!” 搏命一击,杀招瞬出,神锋震颤,诡异惨绿光芒绽放,但见石尸持剑在手,身形巍然稳如魔城屹立,尸煞之气催运到了极致,浩瀚剑意冲霄,掣动风云,猛然劈斩而落。 踏出最后一步的石人王者,不惜一切的倾力一击,霎时之间,攻势已然突破了昔日的极限境界,威力强横,直教人难以想象,这一剑斩落,顿时便是宛若千万道惊涛骇浪层层叠叠席卷而至,滚滚剑气,连虚空都为之彻底湮灭。 “哈!打不过本座,居然还敢如此狂妄,该死的是你!” 面对石尸绝地杀招,江晨顾不得平复气息,口中一声冷哼,目光一凝,周身气势随之升腾,禁忌神力浩荡,转眼之间,便就冲破虚空枷锁,化作磅礴气柱,贯天袭地,引动乾坤剧变,三恒曌世同时回应以无上剑意。 “神魔禁武,天地尽灭!” 极招再出,霎时之间,天地一颤,乾坤寰宇似是都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牵引,偌大的天地空间不住崩溃,形成可怕的力量,自三恒曌世锋芒中倾吐,霎时之间,偌大的天地乾坤,竟然被一剑劈分,万里山河,无垠星空,如梦幻泡影,尽在瞬间破灭。 石尸冲破极限的最后反扑,眨眼便被这股摧灭天地的剑气淹没,剑气去势不止,轰然之间,斩落在石尸的不灭王者之躯身上,纵然是不死不灭的存在,但面对江晨这柄凝练三光的绝世杀剑,却还是稍显不足。 剑气森森,席卷而过,日月并辉,星辰闪烁,三股力量相互交织融汇,王者之躯根本抵挡不住,立马就被分割开来,石尸心神一颤,连忙往后退去,被绞碎的躯体化作一道道的诡异光芒,重新融合,再度成形。 遭此重创,便是突破了祖神无上极限的石人王者,也不由得狂喷出一口鲜血,抬头一看,不禁亡魂大冒! 江晨口中一声叱咤,剑势不绝,三恒曌世剑锋所向,一道森寒剑光划破虚空,眨眼之间,便是已经逼到了近前。 “噗嗤——” 一声轻响,是利刃刺破身躯发出的败亡沉沦预兆,三恒曌世锋芒震慑,破开石尸最后防御,击中要害。 “你败了。” 冷然开口,随即,只见江晨背后虚空一颤,乍现五道巨大的光束,白青黑红黄,五色分明,绚丽非常,呼啸着拔空而起,若隐若现的寰宇世界,如同一张古老噬天凶兽的大口张开,吞没了漫天尸煞之气。 天地之间的一切异象,全都在这一刻彻底消失,连大战造成的破碎虚空,也被一股莫名的强大力量生生抹去,虚空之中,不见战败的石尸,亦不见江晨身影,一切的一切,就像是一场虚幻梦境。 不久之后,两道长虹破空飞来,出现在混沌通道的近前,身影朦胧,看不清真容,他们没有强冲先天五行剑阵,只是在附近观看。 “果真有变故发生,怪不得石尸那家伙连关都不闭了,就急匆匆的冲向这里,竟是亿万年前的废土,门户大开了。” “石尸那种存在,一般情况下很难惊动,传说这废土当年可是威名赫赫之地,那石尸与世同存,也不知道活了多少岁月了,自然对这等地方敏感。” 两道朦胧的身影在那时空通道前低语,并没有半点遮掩的意思。许多暗中的人都能够清清楚楚的捕捉到神念波动。 “我们要不要冲开这层剑阵封锁,进入其中观探一番?” “还是算了吧。这剑阵威力非同小可,布下大阵的人更是深不可测,石尸都战败失踪,我们现在贸然强闯,只是凭白冒险而已。要知道当年那个地方可不是仅仅出现了一名石人,比之当年的天界也弱不了多少,纵然毁灭了,但有些禁忌东西也是不可磨灭的。石尸已然落败失踪,我可不想引来那位废土强者的报复。” “说得也对,乱罪之地果然恐怖,那人那剑,堪称禁忌啊!咦,对了……这里不是当年莲王的神城巍然矗立的地域吗?” 这时,另一名强大的修士惊讶的道:“我记得后来又诞生了一株血莲,在这里修到了战祖境界,不容小觑,现在怎么消失不见了。” 另一个人扫视四方,皱眉道:“那株血莲恐怕已经陨落了,我感觉到了湖水中残存的血气,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吧,不然恐怕会引火烧身,惹上麻烦。” “有道理。想来,敢杀他的,不是石尸,便是那位打开时空通道自废土来到洪荒天界的罪地强者,能够击败石尸的存在,真是难以想象,他究竟强大到了何等程度?” “这种事情不能乱说,我们速退!” 话语方落,两人当即化成两道长虹,眨眼之间,便就没入无穷天际云端,彻底的消失不见了。 这一天,这一战,注定了将要在天界掀起难以想象的恐怖风暴,乱罪之地,再现强者,伴随着石尸败亡,其无上威势,必将冲击天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