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1集:扭曲时空,神秘通道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061集:扭曲时空,神秘通道

?仙光耀世,浩气冲霄,初临长生界,石昊首现天帝能为,无匹玄力,撼动永恒光源,顿时,天地一颤,万物皆哀,一道又一道的永恒之光被他生生抽离出来。 相比于江晨,石昊的手段明显粗糙了许多,激起永恒光源不断震动,连带着整个最邪之地都起了动荡,空间开始破碎。 “不好!” 八卦盘与神秘女子脸上神色大变。 江晨亦不禁皱起了眉头:“小石头修为虽强,但他初临此界,尚未完全契合这里的天地规则,如此强行出手,必会引动天地反噬。”心念落下瞬间,天地异变越发剧烈,周遭时空,像是要崩溃了一般。 “嗯?” 一声沉吟,江晨当即出手,无匹神魔之力,浩世而出,强行镇压天地异变。庞大的力量对角,扭曲天地时空,于高天之上,划出一条庞大通道,内里混沌雾气翻涌,时间混乱,空间扭曲,神秘莫测。 “师尊,看来我给你惹麻烦了。” 石昊苦笑,他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却没有想到,会引发这样严重的后果,若非江晨及时出手,只怕整个最邪之地都要保不住了。 “废话。” 江晨沉声道:“赶紧离开这里,去外面的世界,找你的师弟,他叫萧晨,是命运之子,从他那里,你可以知道此方世界的信息,到时候,你自会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说话间,他猛然出手,将石昊、八卦盘与神秘女子震出了最邪之地。 天空之上,神秘通道,可怕的力量对撞,扭曲的时空变化,衍生出一股可怕的吞吸之力,便是江晨也难以完全抗拒,渐渐的被吸入其中。 “师尊!” 石昊大喊,无奈何,最邪之地时空动乱,他虽然实力强大,但在尚未完全契合天地规则的情况下,终究还是无能为力。 连石昊都无法逆转动乱时空,何况是八卦盘和神秘女子,他们虽然有祖神级实力,但在这样的恐怖大势前,根本派不上用场。 时空转换,三人转眼便就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江晨也被吸入了神秘通道之中。 破碎的时空通道,似乎并未建造完全,除了三轮破败的血月,一轮血日,以及少数几颗星辰外,一切都毁灭了,不知道还能否继续打通?江晨多少有些期待,当下迈步踏入其中,向里走去,顿时便感觉到一股无上巨力,铺天盖地而来,似要将他磨灭。 可惜,江晨显然并非常人,永恒不朽的强横气息弥漫出一丝。便可以震慑尘寰,属于时空通道的力量全部溃散。他自大步向前,时空通道空旷而又飘渺,点点星辰被炼化成明珠,镶嵌在通道的周围,璀璨夺目,透发着无限久远的气息。 就在这时,前方一块破损不堪的断石挡住了去路,上面残留着几个神秘的古字,铁钩银划。苍劲有力,江晨并不认识,不过,上面却有微弱的精神烙印,当他的神识扫过之后,顿时有一个无比威严的神念波动传出: “禁地止步,前方通向天界!” 江晨不由得为之吃了一惊,没有想到,误打误撞之下,竟然让他找到了前往天界的通道,早在许久之前,他就曾想着自己亲自出手,打开一条通往天界的道路。但是,这样必定会惊动各方的石王级强者,是以,他一直在犹豫,不曾想现在却意外寻到了这样的一条密道。果真是山穷水尽已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大步向前,不知道这神秘之所能否给他带来惊喜,眼前的这条通道完全是在混沌中开辟出来的,两旁混沌翻涌,雾气迷蒙,点点星辰炼化而成的明珠练点缀其中,梦幻无极。 约莫数千里后,一块混沌巨石挡在了前方,拦住了去路,前路像是被封印了,混沌巨石之上雕刻着种种法阵,透发着无穷无尽的玄秘力量。不过由于经历的时间太过漫长了,法阵明显已经开始失效,因为很多地方都破碎了,岁月的力量最是无情,便是神阵也难以抵抗,渐渐磨灭。 江晨目光所向,顿生一股骇然大力,前方的巨石轰然碎裂,散落向两旁,前方竟像是一个牢笼,一根根神铁依然在绽放光芒,很显然都祭炼成了祖神兵,封住了前方的地域,每根神铁上都有神华流转,至今依然刺目。 神念波动,感应不到任何的生命波动,但江晨并不惊异,当下,举步向前,越过虚空限制,牢笼虽强,但还挡不住江晨这样已经登临半步合道境的强者。 一路之上,江晨看到了数把断折的祖神兵,以及点点干凋的血液,那是号称不灭永存的祖神血,但是现在却已经化成了乌黑的涛迹,失去了光芒与鲜艳的色彩,在岁月的力量下完全归于平凡。 每把断折的祖神兵都沾染着点点血迹,清晰的记载了当年那一战的残酷。 就在这时,前方一个人形躯体拦住了道路,那是一具干尸,血肉干枯,如刮开的木乃伊,貌若厉鬼,横陈在残破的古道之上。 江晨走当近前,方才看清,这是一名女性祖神,生前应该艳丽多姿,但是此刻却是这幅样子,真是名副其实的红粉骷髅! 没有刻意停留,江晨继续向前,才走不远,又有五具干尸陈列浮现,从他们残留的气息可以看出,曾经的他们,都是最顶峰的祖神强者,可惜,昔日祖神,今朝朽灭,时空长河中,不留半点痕迹。 “修行之路,难成不朽!” 一声轻叹,江晨顾自踏步向前,直到通道尽头,目光所向,赫然可见,有一名石人盘坐在那里! 古老的石人,全身都是裂痕,显然也已经神识寂灭了,早已失去了生命气息。这石人虽然不是真正的石人王者,却也几近完全蜕化,战力强大,非同寻常,在其背后所靠着的混涛巨石上,留下一行很深的刻字,在刻写时似乎非常悲愤。 “天界不可靠……” 来自远古之前的悲愤呐喊,令得江晨不由得为之眉头大皱,他知道,在久远之前,异界与九州大战之时,天界曾与九州结盟,但到了关键时候,却背离盟约,给九州带来了极大的打击,好在,九州早有准备,守护在这里的那名不完全的石人,以五大石人王者交给的封印古卷,封死了这里。 时间已经过去的太久远了,从这空间通道的烙印之中,江晨能够捕捉到的信息十分稀少,而且,也没有多少是对他有价值的,举步向前,突然,混沌一颤,赫见古卷迷蒙,一幅巨图出现在前方,当中山河壮丽,江山如画,五名神态各异的石人并立在那里,或沉静如渊海,或战意凌云霄,或霸绝千秋万古! 此图锁住了前路,堵住了通向天界的要道,即便亿万年岁月过去了,依然神力浩瀚莫测,根本无法撼动分毫,牢牢的封死了这里。 江晨并不想击破这宗巨宝,此乃五大盖世王者所留,绝对是瑰宝中的瑰宝,他以自身的神力补充,激发古卷之中的五大石人王者烙印,大势磅礴的山河古卷顿时迷迷蒙蒙,绽放出异常光彩,轻轻飘落而下,落在江晨手中,虽然轻若无物,但是却好像捧着百万座神山一般,沉重非常。 古卷消失瞬间,通道内妖风霎起,六个枯朽的祖神猛然站了起来,干枯的躯体在腾胀,血肉仿佛要重生,但却缺少光泽,与死人的肌体并无两样。 “嘎吱嘎吱……” 磨牙的声音不断发出,阴气袭人,六名祖神级强者居然如恶魔般在磨牙,样子狰狞而又凶狂,包括那名艳丽的女性祖神也是如此,脸孔近乎扭曲。他们的眸子在颤动,但几次都没有睁开。 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突然在通道内响起,那名女性祖神不知道为何发出了如此恐怖的尖叫,让人感觉头皮发麻,脊背冒凉气。接着,其他五名祖神也是如此,发出了极度惨厉的鬼叫声,让人毛骨悚然,那绝对不是一个正常的生物所应该发出的声音,比之厉鬼还要恐怖藏人。 残破的时刻通道内,顿时如冰窖一般寒冷刺骨,简直像是坠落到了修罗地狱深处,到处透发着森然的诡异恐怖。 六名祖神的尸体,没有一点正常生物应有的特征,他们神色狰狞,不断磨牙与厉叫,比最凶狂的恶鬼还要阴森恐怖。 “吼——” 凄厉的嘶吼,诡异的惨嚎,六大祖神齐齐咆哮着,他们的眼睛虽然没有睁开,但鼻子却在颤动,仿佛嗅到了新鲜的血肉味道,难以抵抗的诱惑,在一阵嘶吼之后,最终一起向着江晨扑杀而来,霎时之间,阴风鼓荡,无尽森然肃杀,充斥了整个时空通道。 “放肆!” 眼见诡尸来袭,江晨脸上神色不变,口中一声沉喝,目光转动,凝神瞬出,只见两道凌厉剑光呼啸着划破天地长空。 无可阻挡的锋锐,不可抵挡的剑光,瞬息之间,拦腰直斩六大祖神! “轰!” 一声巨响,时空震荡,六大祖神瞬间爆裂,不同于在九州长生界乃至最邪之地,为了不破坏世界的平衡,还需要压制自己的力量,此时此刻的江晨,在没有顾忌的出手之下,祖神强者,亦不过如同蝼蚁。 怒啸的剑气,崩散的祖神之躯,并未彻底陨灭,而是化作六道虚影,一声狰狞咆哮,向着前方冲去。 江晨见状,当下连忙紧跟而上,想要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古怪,将冲向哪里?这六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存在,引起了他的兴趣。 前方的时空通道逐渐变得狭窄,周遭混沌翻涌,阴风呼啸,似寒雪飞舞,如利剑横扫,江晨不得不释放自身气息,方才能够前行无阻,约莫千里之后,前方突然有点点光亮照耀进来,呼啸的阴风更加猛烈了。 出口! 前方赫然正是出口所在,六道祖神虚影争先恐后的冲出时空通道,霎时之间,漫天阴风鼓荡,咆哮不休。 江晨紧追在后,一步踏出,时空瞬变。 天地易转,乾坤倒换,此时此刻,江晨赫然已经登临天界,传说之中的强者汇聚之所,这是一片与长生界孑然不同的全新世界。 放眼看去,却见天地一片浩瀚,数万里外,一道黑色的魔气像是一条巨大的拱桥一般,横贯在天际,一直连接到了这里,将六名祖神虚影收走,他试探着打了对方一道剑气,滚滚黑雾翻涌,冲天而起,刹那远去,无尽阴森的气息亦随之骤然消失。 “能够硬接本座一道剑气不死,这人可不简单啊!” 眉头微皱,眼中闪过一抹精光,但江晨转瞬便就压下了心中的思绪,转而打量起周遭的环境。 初登天界,随着目光所向,入眼所见,前方是一个美丽的湖泊,蓝的透亮与醉人,像是一块巨大的蓝钻镶嵌在了大地土,方才受惊飞起的千百只白天鹅,此刻已经重新落在了里面。缓缓游弋。 湖泊的周围,景色如诗如画,藤萝叠绕,开出阵阵沁人心脾的花香。附近更是佳木葱笼,像是一片出尘的净土一般。远处,更是仙山飘渺。祥云缭绕,隐约间可见鸾鸟飞舞。最重要是。这个世界灵气浓郁,着实已经达到了让人难以想象的程度。 心念一动。强大的神识瞬息扫出方圆数千上万里之遥,但是很遗隐,江晨仅仅感知到了一些样禽瑞兽,并没有发现任何一名修士,这通道的附近,竟然宛若是一片不可亲近的禁绝地狱。 “木头,木头,你回来了!” 就在这时,突如其来,一道惊喜无比的声音传递了过来,江晨转眼看去,只见一只艳丽的花鹦鹉正站在湖畔的灌木土,冲着他叫。随即,更是扑棱一声,拍打着亮丽的羽翼,飞了过来,非常不怕生的落在了他近前的一簇藤蔓上:“木头,木头,你不认识我了吗?” 江晨眼中神色变幻,口中却自带着几分好奇出声问道:“你通晓人语,本座问你,这里可是传说之中的洪荒天界?” “这里当然是天界了,存在亿万年岁月的洪荒天界,是所有究极强者的聚居地,木头,你不会真的忘记我了吧?” 花游鹉似乎非常不满这个问题,言语间,带着几分怒意。 “哦?” 江晨不动声色,顾自带着几分笑意问道:“你说你认识本座,那可知道,本座是谁?” “你当然是木头了,生于天界,长于天界,威震八荒,数千年前陨落下界,如今你终于归来了。” 花鹦鹉娓娓叙述着,但见江晨并不回应,当下流露出几分失望的样子,但终究还是打起了精神,道,“木头你一定是还没有觉醒,走吧,跟我去洞府,你很快就会忆起前世今生的。” “好,本座就跟你去你洞府看一看。” 江晨平静的看着眼前的花鹦鹉,随即,跟着它一起上路,沿着湖畔向前走去,一边走,一边口中淡然出声道:“路上无聊,不妨说说,本座的前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你前世大名鼎鼎,在天界威震十方,是盖世无敌的石人王者,号称石中帝!” 花鹦鹉叽叽喳喳,非常的聒噪,说个没完没了,在她的言语之中,似乎江晨的前世是天界某个威势滔天的大人物! 前方,植被茂密,古木参天,走了不长时间,便来到了一条大瀑布前,银色的匹练从陡峪的绝壁上垂落而下,如千军万马在奔腾,水涛震天,雾气缭绕。 毫不犹豫,江晨当即抬脚迈过瀑布,里面是一个空旷的洞府,果真是一个静修的宝地,点点光华在闪耀,灵气浓郁,石缝中更是生有各种灵粹仙草,清香阵阵,沁人心脾。 “木头,这水帘洞便是你的洞府,自你离去后,我一直再帮你镇守,快过来,这里有一块由三生石,上面记载了你的过去,你看过就知道了自己的前世。” 花鹦鹉非常忠心,在不远处催促着,带着江晨来到了一块妖异的巨石之前,想要让江晨尽快忆起过去种种往事:“你要放松,全身都要放松,然后神识慢慢探出,浸入那三生石内,就能够明了这一切了。” “是吗?” 江晨微微点头应声,随即,一股神识波散开来,似乎已经探出,全部进入三生石内。 “这里有一杯唤神水,可以将你过去的神唤醒,放松,放松,将它喝下去,然后就能够彻底的了情前世了。” 花鹦鹉拍打着翅膀,一个石杯悬浮而起,飞到了江晨的手中。 江晨仰头便饮,而后又木讷的看向三生石,丝毫未曾发觉,就在这一刻,这个洞府慢慢的朦胧了起来,什么都看不清了。而江晨也似乎陷入到了失神的状态中,对周围的一切茫然无知。 突然间,一股毁灭性气息,凭空乍现,如同一只狰狞巨兽,张开了血盆大口,向着江晨吞噬而下,想要将他在第一时间磨灭: “祖神级的食物,好久未享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