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9集:活着的祖神兵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049集:活着的祖神兵

?葬兵谷,葬兵谷,神秘无比的葬兵谷,为探寻传说之中的永恒之光,江晨来到这里,却不曾想,就在此时,异变突起。 “嗡嗡........” 像是有飞虫在振翅,原本寂静无声、一片死寂的山谷突然发生剧变,紧接着,一片刺目的光芒出现在江晨的视野中。 刀光,是刀光! 一片刀芒像是流星雨一般,绚丽夺目,向着江晨这里冲击而来,带着无与伦比的凌厉肃杀,交织成最可怕的死亡刀雨,放眼看去,赫然可见,一柄柄璀璨夺目的飞刀,全部在震动着、呼啸着破碎虚空,眨眼之间,便是已经冲至近前。 “嗯?” 江晨一声冷哼,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心意动间,盘绕在身周的三恒曌世当即震动,锋芒倾吐乍见,迅速织成一道剑幕,如同一道不可跨越的天堑,能够阻绝一切。 漫天刀雨,铺盖乾坤,每一把飞刀都不过巴掌大小,把把晶莹剔透,近乎透明,刀芒犀利无匹,不住的撞击在剑幕之上,发出阵阵铿锵之音。激烈的大碰撞。爆发出一阵阵火花。流光溢彩。可怕的能量到处肆虐。 密集的刀雨,宛若一条长龙盘空,在冲击剑幕不成之后,竟然宛若活物一般,调转方向,向着山谷深处折返而回。 “真是个奇妙的地方,纵然诸多神兵都已经破损,但是,却都又自毁灭之中孕育出了新的精灵,成了全新的生命体。” 江晨目光流转,赫然可见,周遭的黑暗之中,不时的有各种野兽出现。 就在他身前不远处,两条手腕粗细的黑色大蛇,正在凝视着他。而另一边一条丈许长的鳄鱼也在满眼冷厉的盯着他,稍远处还有几只野狼,眸绽绿光,森然无比,更远处,则有着一头形如暴龙般的庞然大物,浑身透发着惨烈的气息,像是可以灭世一般的屹立在黑暗中,亘古永恒......... 这座巨大的山谷之中,根本不知道有多少成精的神兵。它们,都已经在无尽的岁月之中产生蜕变。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江晨释放三恒曌世之内的磅礴剑压,震慑周遭一切兵魂,径直踏步向前,步入山谷深处。 “哗啦啦……” 就在这时,前方传来巨大的锁链动的声响,与此同时,一股更加强劲的杀意冲了过来,遥远的前方,似乎有着一个庞然大被巨大的铁链牢牢的锁在了那里。黑暗中看不清楚到底是何物。 “祖神兵,诞生了自我意识的组神兵,有意思。” 江晨手中有着不少的旷世神兵,逆天至宝,但是,真正能够诞生出自我意识的却一件都没有,甚至,就连最为强横的三十六品造化青莲、天地玄黄印和末日天都,也不过只是一件件的冰冷神兵罢了。 遥远的山谷深处,那里漆黑如墨,只能模糊的看到一个小山般的庞然大物在沉睡。随着它的呼吸,长达数十里的气芒冲天而起,比之剑芒还要可怕,虚空不断被撕裂,偶尔翻动时,绑缚在它身上的粗大铁链便会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声势恐怖。 一件活着的祖神兵,有呼吸,喷吐剑芒,被铁链锁在葬兵谷中,不用想也知道它达到了何等骇人的境界,绝对真正迈入了祖神之境,不然不可能造成如此可怕的声势。 江晨有心研究一下这种奇特的生命,当下,翻手之间,一股无匹力量澎湃汹涌而出,宛若一条滔天洪流,横陈在天际之间,眨眼便就覆盖了整个祖神兵。 “吼……” 遭遇外力压境逼身,沉睡的祖神兵终于苏醒了过来,奋力震动粗大的铁索,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直到这个时候,江晨方才能够真正的看清楚,眼前这被铁链绑缚的祖神兵倒底是什么样子。 那是一只形似乌龟般的巨兽,不过其头颅竟然是龙头,且没有四肢,身体两侧生有一对充满鳞甲的巨大神翼,怪模怪样,非常特别。 “轰隆隆……” 龙龟身体颤动,拉动粗大的铁索,瞬息之间,整座葬兵谷似是都在摇动,那巨大的龙龟舞动着庞大的躯体,爆发出了祖神级别的强大气息。 “你是什么人,竟然妄图收服我,真是不自量力!” 隆隆的声音像是一道道雷声在长空中激荡。 却见江晨口中一声冷哼:“若不是本座对你有些兴趣,就冲着你敢和本座说出‘不自量力’四个字,本座只需要翻手之间,便足以将你彻底陨灭!”伴随着他的言语,无尽威压,如山压落。 龙龟遭遇强大威压临身,只觉得四周虚空都被禁锢凝结,便是强横如祖神之力,也难以动荡分毫。 江晨的声音越发生冷:“你们本是九州祖神神兵,但如今却已然与无数的残碎兵魂灵识融合了,你们……已经不是原来的你们!” “你说的不错,无尽的岁月,我们早已不是原来的祖神兵,如今,我们自己就是自己的主人!” 在这一刻,龙龟的声音格外的冷漠,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他奋力的挣扎着,欲要脱出困境。 “人总是会变的,祖神兵亦不例外!” 冷漠无情的声音,轰隆隆作响,在天空中传荡出去上百里远。 “是神农氏还是黄帝将你们绑缚在了这里?” 江晨话语淡然,虽是疑问,却透着一股不容违拒的霸道之意。 “该死的祖神多管闲事,早晚我自己会出去的!” 龙龟声音冰寒无比,他道:“你想要收服我,告诉你,不可能,就算是死都不可能!” “是吗?” 江晨一声冷喝,再催元力,庞大的威压如同潮汐汹涌,俱来并发,眨眼之间,便就超出了龙龟的承受极限,随之,被迫化出本体,却是一个巨大的黄铜八卦,缓缓转动之间,兀自散发着恐怖气息。 “就凭你,也妄想抗衡本座,不自量力四字,正好原封不动的还给你。” 江晨一声轻笑,抬手之间,自有可怕的力量释放,无形的吸摄之力,不可抗拒,一把便将八卦盘摄取在手中,仍凭这件有了自我意志的祖神兵如何挣扎,也无法挣脱。随即,他自踏步前行,来到葬兵谷一处山道之前。 这处山道的道路非常狭窄,仅仅能够容一个人穿行而过,像是两座大山挤在了一起,中间仅仅有一条大裂缝一般。江晨淡然一笑,抓着八卦盘踏入其中,行了足有十几里,前方才渐渐开阔起来。 穿越一线天缝隙,眼前竟然又是一个面积同样广阔无比的黑暗山谷,完全不下于方才那座,一根巨大的天柱耸立在那里,足有三百丈高下,数百人都合抱不过来,透发着一股古朴沧桑的气息。 但江晨却似对这通天神棍并不感兴趣,反而抬手之间,虚空一摄,将一个小小的半块石人头骨抓在了手中。 “石人九分,乃是萧晨我徒的大机缘,如今又找齐了一部分,真是意外之喜。” 江晨笑着开口,转而却又向着八卦盘问道:“死八卦,你可知道这石人的隐秘所在。” “哼!” 八卦盘显然不甘心被江晨这么收服,当下便是不屑的一声冷哼,并不愿意回应江晨的问题。 “想知道石人的隐秘,就自己去寻找,何苦来为难我们!”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话音传递而来,声音如同天籁,异常美妙动听。随之,一名手持战剑的女子,超尘脱俗,翩翩然走进山谷中。在她的身后,还跟着一道朦胧的黄影,一步一趋,紧紧的跟着她。恍惚间,两者不时发生重合。 传说之中,当年女娲显圣的时候,曾经为打造祖神兵四处寻找材料,意外发现了一处被毁灭的文明的遗迹,挖掘出上一个文明时代的祖神的肉身所化成的血泥。可以说是极其珍贵的材料。但是,女娲将各种打造祖神兵的神材准备完全后,却又终止了计划,觉得将一位祖神的肉泥当作材料,太过不敬与残酷……不曾想,无尽岁月过去后,祖神的骨肉与那些丢在旁边的神材自行合一,且意外进入了葬兵谷中,成为了一把难以想像的祖神兵,或者可以称为祖神也不为过! 天籁般的笑声传来,神秘女子与黄色的朦胧身影分分合合,如梦似幻,莲步款款而来:“葬兵谷自有存在理由,你不该来到这里,打破这里现有的一切平衡,放了八卦老鬼,我不想与你死战。” “死战?就凭你,还不够资格。” 虽然神秘女子的能为不差,但终究未曾超出祖神境界的极限,对于江晨这样已臻半步天道境的存在来说,根本算不上对手,但江晨并未急着出手,反而好整以暇的淡然开口道:“不过,既然来了,那就别想着走了,与本座一起去见证葬兵谷的最神秘的所在吧!” 闻得此言,神秘女子不由得为之身子一颤,脸上布满了惊诧神色,口中更是忍不住的呼喊出声:“最神秘的所在?难不成,你想要开启祖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