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7集:点化赐宝,一根头发!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047集:点化赐宝,一根头发!

?殷商帝都,海上明月,神秘的师徒,单只一个青年弟子,便就轻而易举的击败了殷都四杰之一楚行狂,这个消息像是一阵狂风一般,一夜间席卷了整座大商帝国都城,这无疑是轰动性的消息。 殷都四杰在年轻一代近乎无敌,名震大商帝国都城数载,所向披靡,根本遇不到对手,就是高他们半辈的三十几岁的强者,都不见得能够与之争锋。 斗兽宫、赌城、沉鱼落雁宫、闭月羞花殿……几乎所有修者都在谈论这件事情,神秘的师徒强者,一夜之间,名动殷都。 尤其是各大世家的中青代,得到消息后都对这件事格外关注,楚行狂那可是青年一代的杰出人物,如此败了,实乃重大事件。 “命运双生子号称不灭,冥王至宝与天佛宝轮齐出,足以傲视青年一代,有几人能够与之争锋?但,却败在了一位横空出世的神秘强者手中,必须找到那位神秘强者,看看能不能拉拢呀为我们所用。” 不少家族得到禀报后,都已经下达出了意思相近的命令,如此青年强者,数十年上百年后绝对会是震慑一方的绝顶高手,培养得力的话就是横扫天下同辈强者也极有可能。各大世家怎能不招揽呢? 更何况,在他的身后,还有一个更加神秘莫测的师尊,说不定,便是一个实力深不可测的盖世强者,若能够将之拉拢,那么,不论是对于怎样的家族势力,都有着难以想象的巨大助益。 这个夜晚,整座殷都都沸沸扬扬。也就是在这一晚,众人还知道了一件事情。殷都四杰之一地燕凌空三日内将回殷都,个消息让所有人都万分期待,四杰之一的楚行狂大败,燕凌空会不会为他出头呢?不是为其报复,但应该为其找回一些颜面吧。 殷都四杰,同气连枝。本就是好友,如今燕凌空回来,怎么会袖手旁观呢?如此一来,殷都接下来的日子定然非常精彩。这一夜。注定让许多人失眠。因为接下来的日子会更加让人期待。 月湖畔,已安静了下来,众人早已离去多时,此刻是已经是深夜时分,皎洁的月光洒落而下,澄净如宝石般的月湖,流转出道道柔和的光辉,似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薄烟,美的如同仙境一般。 一叶小舟在月湖中缓缓而行。荡漾出一缕缕涟漪,将水中的明月破碎成一片片玉璧。 江晨、萧晨师徒二人对坐小舟之上,对月饮酒,此时此刻的萧晨。丝毫没有大战胜利的喜悦,有的只是深深的空虚。 以他现在已经达到鱼跃境界的仙神级修为,击败一个连御空半神境界都未曾达到的对手。实在是没有什么值得欣喜地,若不是对方的话语冒犯到了师尊江晨,他根本不会出手。 巨大的实力差距,完全不成正比的对敌。自然也就算不上是什么真正的对手。 江晨静静的看着自己的便宜徒弟,说起来,他自己算不上是什么好人,但是,对于自己的亲人徒弟,他从来不掩饰自己的爱护与护短,神功宝典,法宝神兵,甚至是机缘,他向来都是毫不吝啬的。 “你在疑惑什么?” 江晨淡然出声问道:“似乎,你找不到自己前进的方向了,是吗?” 萧晨闻言,当即便是忍不住的为之一声苦笑:众生喧沸,一心独孤,这就是他此时此刻的心境。 与江晨对饮几杯,他已然有些醉意,再闻江晨话语,面对那朦胧的月辉,他感觉迷失了自我:长生,到底有何意义?不死不灭,永生在这个世间,也许并不是幸事,在漫长的不死岁月中,面对的可能是无尽的苦寒寂寞,也许,“回家”看看,是他唯一能够不断前进的动力吧。 可是细想一想,白发生根地父母,身体并不是很好,纵然几十年后,他真的有了能耐能够回到人间,还能够看到他们吗?还有人间曾经地女孩,二十年后她又属于谁?我用青春来修行,但是却看不到未来、看不到结果……这值得吗? 萧晨默默,独望明月,他忽然感觉很累,仿似有一道无形的枷锁,牢牢地将他锁住了。想到二十年后的景象,他忽然有了信念崩塌的感觉,所努力奋斗的一切一场空,期望成为破碎的泡影,面对的将是让人黯然神伤的碎片……到底还要继续吗? 就在此时,远处忽然传来一阵铿锵之音,刀剑相击,声震天地。 蓦然惊醒,萧晨转眼看去,只见远处水波之上。竟然有一个女子,凌空飞度,虽然姿态优美,但杀伐之气却直冲霄汉。 “天风起,大地颤,胸藏天兵千百万,气吞山河,志压日月,一怒敢让天地乱……” 伴随着歌声飞扬,字字铿锵,回荡在天地之间,直让萧晨刹那间醒转。不知道为何,他仿佛看到了金戈铁马,江山万万里地景象,长刀恨欲狂,心中那冷却的血液刹那间燃烧了起来,涌起凌云壮志,仿似可以去撼动天地间的祖神。 歌声中,似有一种莫名的神异魔力,点燃了萧晨的斗志,令陷入疑惑与迷惘的他再次找到了自我! 人生如歌,大丈夫生于世间,怎能彷徨与迷茫,要让生命之花怒放,要充满斗志,昂然立于天地间,要让这一生都充满壮丽地色彩。 这一刻,萧晨的修者之心,前所未有的坚定了下来,他将继续前进,方向不变,始终如一,一往无前。 杳然,歌声渐去,眼前种种幻象已经消失不见,而那如梦似幻地绝代佳人,也已在月湖之上消失不见。 “师尊,方才……是清清吗?” 萧晨带着几分迷惘开口,远眺而去,清冷的天空湖面一片空寂,什么也没有,唯有月华与星辉洒落而下。 “现在的你,还疑惑吗?” 江晨叹息道:“这便是为师帮你快速提升修为带来的后遗症,只是没有想到,来得竟是如此迅疾,仅仅一战过后,就让你魔念丛生,险些自毁道心,好险啊!” “可是,有一句话不是叫做富贵险中求吗?若非如此,徒儿又怎能在短短时间之内再做突破?!” 萧晨沉声开口,眸光坚定,心志如铁,此时此刻的他精神饱满,修为直抵鱼跃六重天巅峰,仿似随时都可能会破入第七重天。 有着江晨灌输给他的浑厚元力,他欠缺的只是境界的突破,换做他人,想要再一日之内,连续突破几重天的限制,只怕比登天还要困难。 “这便是红尘炼心的效果了。” 眼见着徒弟安然无恙,江晨也放下心来,口中道:“修行路上,困难重重,每一次的精进,都要历经劫难,方能洗练出最精纯的道果,接下来,为师要去一处险绝找寻传说之中的永恒之光,为你祭炼无上神兵,所以,接下来的日子,你得靠自己修行历练,你........准备好了吗?” “师尊放心,弟子一定会披荆斩棘,克服所有困难,一路向前!” 萧晨重重点头,这一番迷惘,令他感受颇深,决定更加积极的在这红尘中走下去,百态人生在等着他,他想要求证大道,终究还是要告别师尊,一个人踏上慢慢修行之路。 “嗯。” 江晨想了想道:“长生界的水很深,未免你遭遇不可力敌的对手,为师给你一件护身法宝。”说话间,他抬手拔下了一根头发,递与萧晨。 “这.........” 萧晨有些傻眼的接过头发,这算什么护身法宝? 江晨呵呵笑道:“别小看为师这根头发,等你遇上危险的时候,就知道它的厉害了,绝对超乎你的想象,哈哈哈.........”长笑声中,他蓦然拔空而起,身形幻灭之间,便就消失在了萧晨的视线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