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9集:庄周问道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039集:庄周问道

?圣音回荡,浩气冲霄,强势撞击之下,一阵隆隆的巨响爆发,瞬间传遍天际,像是巨大的门户在开启一般,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神光闪耀,很多强者的身形都动了,一起向着天宫冲去。 一人骑着天马,不怒自威,手中无兵,但煞气直凌云霄。 夺目的五色神光,号称刷尽万物,无人能挡,第一时间向着古殿冲去。 更有一只巨大的蝴蝶,翩翩然,破碎虚空,闪现在天宫门前。 而那七宝妙树则是穿越空间,直接出现在殿宇前,扫出刺目的七彩神光。 至于通天教主,一经现身,便是直接驾驭四把凶剑齐现在天空之上,立劈而下,顿时让天空上的众人心胆皆寒。诛仙、戮仙、绝仙、陷仙四剑皆长达千米,像是四座大山一般砸了下来,无匹的剑气直接震碎了虚空。 “轰隆隆……” 惊天动地的巨响之中,三年来都未被攻陷的天宫,在这一刻化成了废墟,发出隆隆之响,瓦砾不断坠落下天空。 对祖神遗宫如此不敬,也就是通天敢如此,通天不敬天、不礼地,只尊本我,在那遥远的过去更是直接挑战过祖神有巢氏,有如此做法倒也算不得什么。 四剑快速缩小,向漂浮在无尽虚空中的瓦砾石块穿行而去,毫无疑问,是想要攫取祖神异宝。 并不是所有人都惧怕通天,一只彩蝶翩翩然,出现在废墟中,无惧通天四剑。像是在万花丛起舞一般,自顾在废墟中飞行。与此同时。七宝妙树腾空而起,也进入了废墟内。孔宣更是化成五道神光,冲了过去。 场外有不少人,但是却没有几个敢冲过去,进入废墟的人都是传说中的狠角色,一怒血杀千里的狂人,现在冲过去与他们争锋,那纯粹是找死。 崩碎的大殿之中,一把古朴而又简陋的“石匕”浮现而出,长不过多半尺,似刀非刀,似剑非剑,像极了茹毛饮血地古人用的粗陋石器。 场中几大高手当场便就开始了剧烈的激斗,为了争夺至宝,这一刻,便是大能也失去了理智。 激斗中,赫见一只彩蝶,轻轻扇动翅膀,突破诛仙剑气,绕过绝仙剑芒,竟然生生闯了过去。这个变故,让所有观战者都大吃一惊,彩蝶是何来历?竟然可以连过通天教主两剑,实力难以揣测。 远远地将这一幕看在眼中,江晨不禁为之一阵讶然:“是庄周?!” 庄子,无己,无功,无名,逍遥天地间。虽然成道较晚,但是却被认为最有可能达到祖神境界的人之一,忘掉自己,忘掉一切,追求无束缚,自由而逍遥的散人。 其法,虽仅流传于世半部,但却对修炼界影响重大无比。汪洋辟阖,仪态万方,晚周诸子之作,莫能先也。庄子是超尘脱俗的,真正做到了,物我两忘,天人合一。 若论精神层次地修炼,这个世间他可能是最接近祖神的人。他已经真正达到“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的精神层次。 连续闯过诛仙、绝仙两剑,化蝶的庄周翩然而退,似乎并不想夺那石匕,这让所有人都有些不解,不过刹那间又明白了,这才是真正的庄子,从来都是逍遥天地间,绝非是为祖神至宝而来,恰逢其会,逍遥一游罢了。 与众不同,独一无二的庄周,化蝶而来的他,不理场中的激战,独自在废墟中飞舞,似在凭吊祖神遗迹。 对于庄子方才的进攻,通天教主并不在意,他知道对方并不是在挑衅,天性自然,本性如此,随心而动,如此而已。且,这不过是庄周的精神所化,并非其本体,就是现在他动用诛仙四剑杀过去,也伤不到对方地本体。 诛仙剑、绝仙剑困住石匕,陷仙剑、戮仙剑破空飞去,剑粉碎一切阻挡,在一个偏僻的角落发出“叮”的一声脆响,一个拳头大小的粗拙石球被斩了出来,强绝无匹的戮仙剑未能在上面留下丝毫印记。 两把浸染过无尽神血的凶剑,困住石球向着诛仙剑与绝仙剑飞去。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只大手忽然间从天外飞来,遮拢了整片天地。径直向着戮仙剑与陷仙剑封困地石球抓去。 威压不可想象,让天空中地废墟发生了激烈地动荡,不断崩碎,即便是祖神建造的殿宇也难以承受,又有无尽瓦砾坠落下天空。 西方大能,真主安拉出手了! 巨手闪烁着水蓝色地光芒,仿佛有无尽粘稠的液体向前涌动而去。戮仙剑与陷仙剑虽然震动出一道道混沌剑气。但并没有粉碎巨手。皆被水蓝色的光芒化解了,两者之间稍有摩擦。便撕裂出一道道巨大的闪电,空间不断崩碎。 “轰!” 强烈的撞击之下,祖神遗迹彻底崩碎了,落下高天,而地基下竟然藏有十几件异宝,全部坠落下虚空。 那些能够预控飞行的观战者,立时沸腾,他们根本无法去争夺那两件祖神至宝,但是眼下这么多地宝物出世,那是通天教主等人看不上眼的,但对他们来说,却是难得一见的宝物。当下众人一拥而上,混战爆发。 蛮兽睚眦、狻猊、貔貅直接对上了几个堕落天使,魔云暴动,黑雾滔天,与堕落天使激烈大战。而几头庞大的翼龙也与十几名人类修者也大战了起来,龙啸震天。地面上的普通修者目瞪口呆,这种大场面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江晨虽有盖世修为,但他并无出手的打算,只是静静的站在远处,目光中,有祖神遗宫,有混战的夺宝者,更有他的便宜徒弟.........萧晨! 当初龙岛之上,为谋取主角气运,江晨一时兴起,收了萧晨为徒,留下传承之后,便就被迫离开了长生界,时隔数年,再次见到这个便宜徒弟,已然是跃空九重天的半神强者,他正在废墟中寻找着什么。 机缘,大道........修行者的路,便是永无止境的寻找。 微微一笑,他没有急切去与便宜徒弟相见,顾自转眼看向天空,此时此刻,夺宝大战,却是越发的激烈了。 天空中,真主安拉对抗戮仙剑与陷仙剑,七宝妙树对抗诛仙剑与绝仙剑,混沌光芒闪耀,激荡出可怕的毁灭之力,显然,三大强者已经打出了真火! 就在此时,一声长啸,一匹天马踏空而来,一个身穿黄金战甲的武将,浩荡起汪洋般的能量浪涛,冲入了七彩神光禁锢的空间。 在人间界关羽被供奉在武圣庙中,但是如果真个溯本追源的话,真武圣非孙武莫属,这个人是真正的兵祖,战力无双,魂力逆天。 一拳轰出,天崩地裂,随着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四位绝世高手所在的虚空,发出爆发出一片刺目的光芒,而后竟然化归程了混沌,四人于混沌中激烈大战起来。 化蝶的庄周翩然而下,穿过在天空中为争夺异宝而激烈厮杀的人群,远离了战场,径直向着江晨而来。 “敢问尊上,何为道?” 淡然又带着迷惑的声音响起在江晨的耳边,眼前彩蝶翩然,轻轻漾下几许柔和的光芒,亦真亦幻。 “我便是道。” 江晨淡然开口:“你也是道,天地万物,尽皆为道,生死转轮,超脱永恒,我要求的,是我的道,你想要追寻的,则是你的道。” “我的道?” 庄周不愧是最接近祖神的存在,闻得江晨口中话语,顿时心中一怔,脱口而出:“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 江晨却自出声问道:“倘若这天,须臾便要崩溃,这万物也要随之毁灭,你的道,便也就此毁灭消亡了吗?” “嗯?” 闻得此言,庄周所化彩蝶顿时停在了半空之中,霎时之间,一股莫名的气息便是浮现在了他的身上。 纷乱,矛盾,迷惑…….难以言说的情绪波动,是感知到自己所追寻的道,并不完善,由此而生的诸多不解。 江晨半点顾忌也无,一声轻笑,口中又道:“天无长存,万物盛衰,你之道,也无长存,也有盛衰,既然如此,你如何求得?” “这……” 庄周心中生疑,波澜顿时便如同江海之上泛起的无边惊涛骇浪,层层叠叠,撞击内心世界,撞击他的道。 “我之道,在于永恒,是超脱生死,不朽不灭的永恒!” 江晨再度开口,不在发问,而是阐述起了属于他自己的道:“吞纳天地乾坤,超脱万物轮回,时间于我无碍,空间无限于我,我之所在,我之所行,便是我道……” 离离道音,透着一股难以言说的玄奥,回旋在两人的身周,这一刻,庄周循着江晨之道向前,看到了更辽阔的未来,更是在从那无尽的辽阔之中,寻找属于自己的道。 蝴蝶翩翩,一对近乎透明的翅膀,扇动起点点涟漪,虚空像是破碎了一般,而一道灵光也随之划破了黑暗中的冥雾。 仿佛陷入迷惘的人陡然之间清醒了过来,庄周淡然出声道:“道在前方,只需前进。道在后方,一转身的距离。” 他想到了曾经,想到了那种与道合一、天地同在的感觉玄之又玄,说不清道不明,如果能够回头看清,似乎就抓住了本质,但只需要一小步,他便可以超越极限,达到不可言说的未来。 “你的道究竟在哪里?” 江晨再次发问,言语之间,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微妙,似是在逼迫,又是最真诚的指点。 这一次,庄周似乎真的彻底惊醒了过来,很长时间都陷入沉默中,最后才道:“道在我的脚下,我所走过的路就是道,天地万物,与我为道,不朽永恒,亦为我道,我之道,无处不在!”言语间,语气坚定非常,像是彻底破开了心中的迷雾,这一刻,他知道自己该如何走下去了。 曾经一线之隔却宛若天堑的祖神境界,清晰地出现在了自己的前方,一步踏出,便是最后的突破! “很好!” 眼见庄周突破,江晨不禁带着几分赞赏出声道:“去吧,踏出你这最关键的一步,你会发现,天地万界,有着你以前不曾看到的精彩!” “多谢尊上指点!” 庄子的笑声传出,他并不反感江晨那种‘唯我独尊、追求永恒的道’。“圣人不死,大盗不止。”他也曾经说过这样惊世骇俗的话,为世间立下行为规范,成为人类楷模,这已经成为了一种禁锢的力量。“天生圣人,为世作则”需要破除,才能开拓。 蝴蝶翩翩,轻轻扇动翅膀,虚空破碎,庄周消失影迹。 江晨目送庄周远去,脸上却带着一丝满意的微笑,他知道,下一次再见,庄周必然已经做出突破,成就祖神境界。 那是属于庄周的道,他的道,在乎永恒,至于他那个便宜徒弟,萧晨的道,却还在寻找,半响后,自废墟中,萧晨寻到了一只半截拇指长的断臂,那是齐肩断下来的一条大臂,虽然毫无半点神异,但在萧晨心中的分量却重如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