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3集:与天对峙!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033集:与天对峙!

?苍天之墓! 眼前所见,竟然是一座天之坟墓! 江晨还记得,曾几何时,他曾在大破灭前的第三界遇到过黄天那个倒霉鬼的天幕,但其威势绝对比不上眼前的苍天之墓,可见苍天之强,非同等闲。不过,他并未急着动手,此时此刻,还没到出手的最佳时机。 越过苍天之墓,江晨继续向前,没过多久,又是一座巨大的坟墓出现在眼前,这座坟墓似乎建立的并不久远,最多不过千载光阴,远远无法和刚才的苍天之墓相比,苍天坟墓存在多少岁月,已经无法推测了。 转到那十米高的墓碑前,江晨清晰无比的用神识感应到了一道精神烙印,这竟然是六分之五的黄天之墓! 呵呵........自己前次已经吞噬了一部分的黄天真灵,没有想到,在这里又遇见了他的坟墓,缘分,这真是奇妙的缘分啊! 不为所动,江晨再次向前走去,过了数里,隐约间又看到了一座巨大的坟墓,他心里其实很清楚,这里乃是葬天的所在,这里是天的墓群! 可惜,天仅仅只是天罢了,就算是完整的站在江晨面前,也不足以撼动现如今的他,更别说不过只是一些天的残魂,对江晨来说,根本算不上是什么真正的对手,没有半点的畏惧紧张,向着前方坦然的前进,前方不远处,又出现了一座古墓。 这座坟墓,依然是一座古坟,也不知道存在多少岁月了,转到巨坟的正面,十米高的巨碑上清晰的刻着几个大字。江晨并不认识,用神识去感应,立即便就得到了一组信息,这里竟然是幽冥天之墓! 被辰家老祖干掉的那个家伙,据说是实力比较差的一个天,不过,天就是天,有资格被天道赋予姓名,便是堪比逆天王级的存在! 古天路之所以大异于其他各地,处了天道和诸多太古强者们在这里留下了无数的禁制之外,还因为,这里埋葬着死去的“天”,他们地骸骨扰乱并压制了这片空间地力量,让一切都显得不正常。 不远处,一阵虚弱的呻吟声传来,江晨踏步走了过去,只见一个太古神倒在血泊中,下半身已经粉碎,难以移动半步,很明显他是划着崖壁跌落下来地,不然也难以逃脱粉身碎骨的噩运。 “没有想到竟然来到了这样一个鬼地方!” 那名太古神无奈的冲着江晨苦笑,虽然他修为不弱,但在这里受到的压制太大,以他现在的力量,根本无力重组身体。 “无需担心,让本座来助你一臂之力。” 说话间,江晨心念一动,震动窍穴,开启天灵世界,随即,大量的生命源泉从中飞了出来,注入太古神的身体,助他迅速的恢复了身体。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一阵浩大地声音顿时在江晨的耳畔轰然响起:“卑微的人类........这是本座对你们地惩罚,让你们永远的安息于此,已经是最大地恩赐,让你们与天墓同在。” 是那个自称为天的家伙! 很显然,即便是“天”的力量在这里也被大大的压制了,远不如在高空时那般声音宏大,江晨自然是毫不畏惧,毕竟,以他如今的实力,所谓的天,除非冒出十个八个的围攻他,否则,他还真不在意。 “聒噪!” 江晨一声冷哼,庞大声浪扩散,撞击的山摇地动,乾坤震荡。 那太古神刚刚恢复身躯,元气还未养足,听得江晨话语,不由得为之一怔,虽然说,他们与天道势不两立。但即便是太古神,也不敢单独的跟天叫板,要知道这可不是背后偷偷咒骂啊,这是当着面训斥! “天”似乎有些愤怒,但最终还是平静而又冷漠地道:“天道之下,一切皆为蝼蚁……” “蝼蚁?” 江晨冷笑道:“天道之下?本座可不是什么天道之下,就算是天道也休想凌驾在本座之上,更别提你们你们这些所谓的天了,于本座而言,又何尝不是蝼蚁?!” 毫无顾忌,江晨继续前行,陆陆续续的遇到了五个太古神,并不是每一个人都重伤了,有的太古神实力强大,已经破入了逆天境界。他们的实力足以面前抵挡这里的恐怖禁制,毕竟,相比于活着的太古神,这里的禁制就算是再怎么厉害,终究也不过只是死物而已。 三个重伤的太古神已经在生命源泉的帮助下,都恢复了过来,六名太古神联合在一起。已经足以形成一股强大的战力。 “卑微的人类……” “卑微个鬼啊,少跟本座来这一套,不要在本座面前蛞躁,否则,休怪本座现在就对你们出手!” 几位太古神相当的无语,虽然,大家都知道江晨的实力强横的可怕,却是谁也没有想到,他如此的......嚣张!对着堂堂地天呼来喝去,根本没当回事啊!不过。他们对这个一直威吓他们的“天”也是不胜其烦。 但是,天地声音似乎无处不在,总是回响在他们地耳旁,最后,终于惹怒了江晨。铺天盖地一般的张开了自己的庞大神念,以他的身体为中心,瞬息之间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在这空旷的峡谷之间,近乎凝聚成为实质的神识震动,连空气都被激荡开来,一道以肉眼可见的涟漪,迅速的在空中传播弥漫,振荡出一片阴风怒吼也似的破空厉啸。 敢对天用这么暴力手段的人,只怕也就只有江晨了,不过,却也是江晨的无奈之举,除非他一举铲平了天墓,可是,这样造成的动荡太大,容易激起暴动,影响他复活人王之事,所以他才忍着,用这近乎暴力的手段强行搜索。 “轰!” 恐怖的神识骇浪,冲撞在四周峡谷的山壁之上,竟然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巨大声响,在江晨那强横的神识冲击之下,便是古天路这样可怕的诡异险绝之地,也给生生震落了大片的山石。 天的力量来源于天道,最是诡异难以捉摸,因为极尽了天道规则的变化,处在虚幻不定的状态,因此,即便强如江晨,想要找寻到天之残魂的具体所在,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除非,他直接将天墓全都推平了,这倒是件简单的事情,但却又让江晨难以下手。 “卑微的人类........” 当那熟悉的“卑微”再次响起时,江晨口中随之一声冷哼,抬手之间,赫然可见一道凌厉的剑光呼啸划破了天地长空,剑光起初,便有一大片朦胧星空悬浮隐现,浩荡起一股毁灭性地气息。 “啊……” 伴随着江晨挥出来的剑气划断天地长空,一声凄厉的惨叫立时传来,天之残魂口中那说到一半的话语生生咽了回去,化成了愤怒地咆哮,但是,在江晨的可怕剑气威胁之下,快速地便就销声匿迹了。 “原来真是个纸老虎!”几位太古神忍不住的为之齐声惊叹。 “哼,你们还真以为他是所谓地天!” 江晨冷笑指着回路,口中森然出声道道:“苍天之墓,黄天之墓,幽冥天之墓皆在这里,所以,这所谓的天,充其量不过只是一个残魂罢了,连天道本座都不惧,更何况不过仅仅只是个天的残魂,有什么值得好怕的!” 几位太古神无言,此时此刻,他们也察觉到了,这里........就是一个葬天之所,在过去的古老岁月中,埋葬了许多天的残魂在这里,如此一来,有古天兽守护这里,也是一件不足为奇的事情,而这里所谓的天,其实不过仅仅只是天的残灵而已。当然,即便只是残缺的天之精魂,也足以震惊天下了,传出去绝对是撼天动地的大消息。 “继续向前吧,别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 沉声开口,江晨率先踏步向前,几位太古神相互对视一眼,没有多言,只是默默的跟随在江晨的身后。 “喀嚓喀嚓……” 行不多远,突来阵阵异响传入江晨等人的耳际,放眼看去,目光所及,只见前方影影绰绰,有不少人影在晃动。顿时,让现场几人大吃一惊,潜行前进观看发觉,竟然是一群人在打扫战场! 地面是破碎的骸骨与尸骸,打扫战场的人形生物中有骷髅,也有血肉之躯的人,其中不少人形生物都身穿战甲,不多时他们将满地地碎骨与残骸都带走了。众人跟在后方,不多时,便就发现了一座高能有百米地巨大古坟,所有的人形生物都从古坟前的洞穴走入了进去。 直至过了很久,这里恢复平静,江晨他们才悄悄走上前去。巨大的坟墓像是一座小山一般,比之苍天之墓以及黄天之墓还要高大许多,透发着迫人的气息。 百余米高地巨大古碑之上,清晰地刻着古老沧桑的字体。众人以强大的神念探视,感应到了一道精神烙印,得出的信息让他们大吃一惊,这里竟然是人王之墓! 江晨眼中亦是闪烁着一抹凌厉的精光,找了许久,终于还是让他找到了人王之墓的确切位置所在!